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三十六章 黑夜暗影(2)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黑夜暗影(2)

他說話的聲音很清淡,可是殿中的氣氛一下子就肅冷下來.

張尚宮開始簌簌發抖.

陳公公冷冷道:"張尚宮,還是老實說吧.你不說也難逃一死.尚醫女不可能無緣無故冤枉你."

張尚宮咬牙:"尚醫女就是冤枉奴婢!奴婢怎麼可能去害皇後?!踺"

"朕說過,給你一個機會."君云瀾冷淡道:"皇後中宮中徹查過.沒有人知道皇後用過秋石散,也沒有人給皇後用過.所以能給皇後用秋石散的人不是中宮的人.既然不是中宮的人,那就一定是皇後信任的人."

"除了禦前的宮人,整個後宮中能有這個資格經常見皇後又能得皇後信任的人,不會超過十個.剛好張尚宮便是其中一人."

"朕若記得沒錯的話,張尚宮和皇後是來自同一個地方."君云瀾緩緩道,"朕還沒來得及查後宮的人,你便自露馬腳,這也許便是天意."

"奴婢……奴婢……"張尚宮額上冷汗涔涔.

正在這時派去搜查的宮人匆匆而來,呈上一堆奇怪的瓷瓶.陳公公親自去一一打開,終于,在一個不起眼的瓷瓶中他發現了秋石散.

"皇上,物證在此."陳公公道.

君云瀾接過瓷瓶,默默看了一會,揮手:"帶下去吧."

蘇云翎一愣,他竟是再也不問了.臉如死灰的張尚宮被人拖了下去.甘露殿中又恢複安靜.

過了一會,內侍悄悄前來:"皇上,罪人張氏伏法."

君云瀾點了點頭:"此事不要聲張."

內侍點了點頭,又退了下去.

蘇云翎站在一旁將這事從頭到尾都看在眼底.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個人便在宮中悄悄消失.

君云瀾看著手中的秋石散,良久才道:"是朕的錯.皇後得了病後朕都被瞞得嚴嚴實實,才讓小人有可乘之機."

蘇云翎想起上官皇後臨死時的痛苦,黯然道:"可是用了秋石散並不能延長生命.皇後為何要這麼做?"

"也許是她太過痛苦,也許是她想要讓自己在朕面前看起來精神不錯.總之,這件事朕會追查下去."君云瀾道.

蘇云翎低頭想了一會,忽然道:"可是小女總覺得不對."

"哪不對?"

蘇云翎抬頭,眼底寫著疑惑:"給皇後用秋石散的人一定也知道皇後有不治之症.為何要多此一舉?"

"這又有什麼不明白的?"君云瀾的聲音漠然得冰冷:"只要皇後一死,後宮自然空虛.皇後多活一天,便是他們的攔路石.這就是他們的目的.背後的人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把手伸向後宮了."

蘇云翎聽了頓時渾身毛骨悚然.那這麼說,那些害了皇後的人之所以找上她,也是因為她擋了他們的路.

只是他們沒想到她運氣這麼好,不但躲過了一劫還能反擊.

"別想了."君云瀾看向她,"從今日開始,朕吩咐陳公公多派人手保護你."

蘇云翎還沒來得及謝恩.君云瀾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今夜夜深了,你也不用回閣子了.在甘露殿中歇息吧."

蘇云翎頓時臉紅耳赤.

君云瀾見她窘迫,修長的眉一挑:"難道你想要再回閣中?"

蘇云翎連忙搖頭.雖然那兩人中其中一人被抓了,暫時閣子也安全了,但是她一想到那閣子竟然能讓刺客隨意進出就覺得渾身不適.

"可是……可是……"蘇云翎支支吾吾.

她已經和他"同床共枕"一次了,這一次難道還要?

殿中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無比曖昧.君云瀾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朕以為你的決心很大.還是和朕睡一張床上令你覺得不安?"

蘇云翎臉更紅了.

君云瀾微微一笑:"好好安睡吧.不會有人來打擾你."

他說完披上披風出了甘露殿.外面有內侍隨行的聲音.等蘇云翎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甘露殿.

蘇云翎呆呆看著空蕩蕩的殿中,等她想明白了以後臉更紅了.

他竟然

是和她開了個一個小小的玩笑.

蘇云翎坐在龍床上心中亂糟糟的.她一會想到了那張尚宮,還有張尚宮身邊的那個同伙,一會又想到了已經過世的上官皇後.然後又想起了那未曾謀面的菁菁姑娘……

腦中千頭萬緒,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睡夢中,她夢見有人悄悄進來為她蓋上了暖和的被子.

清香襲來,是令人安心的味道.她睡得更沉了.

……

第二天一早,蘇云翎回到了蘇府中.今日不用去書院,她便回家看看.到了蘇府中,只見蘇玉煥和曹氏兩人在廳中等著她.

一等她現身,兩人便古古怪怪地看著她.

蘇云翎臉色發燙,心知這一關逃不過.她正想著怎麼個說辭.忽然下人匆匆而來:"老爺,夫人,曹姨和陳大夫打起來了."

蘇云翎一愣.

曹宛?

蘇玉煥一聽頓時皺眉:"這是第幾個了?趕緊去拉開."

曹氏歎氣:"好幾個大夫都說治不好.她就偏偏不信邪,非要人家大夫給她兒子給治好了.這不是……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蘇云翎心中失笑,原來如此啊.陳玉郎廢了,曹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便天天找大夫來給她兒子看病.若是治不好她便和人家爭吵,甚至大打出手.

蘇云翎問道:"這幾日都是如此嗎?"

曹氏苦著臉點了點頭.蘇玉煥也是一臉頭疼的樣子.

蘇云翎見他們兩人都束手無策,心中歎了一口氣.看來這事還得她最後出手才能擺平.

蘇云翎道:"我去看看."

她便到了曹宛母子三人住的院子.果然還沒到了那邊變聽見曹宛破口大罵的聲音.里面一位花白胡子的大夫被下人擁著出來了.

那大夫氣得哆嗦:"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他說著"豈有此理"地走了.蘇云翎等里面罵聲稍歇,這才慢條斯理地走了進去.說起來自從陳玉郎被打廢了,她還一次沒有去見過.

曹宛正坐在院中的地上破口大罵,一邊罵一邊捶地,活脫脫一副潑婦的樣子.

蘇云翎走上前,佯裝關切問道:"曹姨,到底怎麼了?"

"還能怎麼了!那些殺千刀的說我兒子廢了!廢他祖宗十八代!老娘的兒子怎麼可能有事!一定是他們醫術不精!"曹宛罵道.

蘇云翎見她雙眼布滿了血絲,身上衣服也凌亂著,竟有幾分可憐她.不過一想到陳玉郎做的事後,那一點同情和可憐頃刻間煙消云散了.

蘇云翎明眸一閃,道:"曹姨,按我說你這也不是個辦法.當務之急應該先給玉郎表哥治好傷才是."

曹宛惡狠狠瞪了她一眼:"我兒子的傷好多了!不要你貓哭耗子假慈悲!"

蘇云翎聽了心中越發冷笑.曹宛這麼說應該是聽說了陳玉郎為何受傷的來龍去脈.雖然陳玉郎不是她所害,但是估計他們也猜到了是因她間接導致的陳玉郎被打.

不過,這一切原本就是陳玉郎自作自受,和她一點關系都沒有.

蘇云翎心中冷笑了兩聲,面上卻越發溫和:"曹姨,看你這話說的.玉郎表哥被打我也十分心痛.你放心好了,打陳玉郎的那些人,咱們去報官!"

曹宛一聽先是狐疑地看了蘇云翎一眼,然後拼命搖頭:"不用了!不用了!報官什麼!那些人我們可是惹不起!"

蘇云翎義憤填膺:"曹姨不用怕,天子腳下怎麼能容得這些人這般囂張?!我們去報官,給玉郎表哥出一口惡氣!"

她說著還去拉曹宛.曹宛此時心中恨不得吐蘇云翎一臉的唾沫星子.

讓她去報官?!

且不說那些打人的紈绔子弟們背後都有一個個不錯的爹和家世,就是報官了全部把他們抓住,最後一審把這事來龍去脈都審了出來,那最後倒黴的還是陳玉郎.

"不用了!不用了!那些人我可惹不起!二姑娘別拽著我啊……"曹宛嗷嗷叫.

蘇云翎見拖不動她,喪氣道:"那可怎麼辦呢?報官又不能報.真可惜,要是我爹還當著官就好了.

"

曹宛見蘇云翎這般好說話的樣子,心中一萬個罵她是傻瓜.她擦了擦眼睛,佯裝歎氣:"二姑娘的好意我心領了.現在我只想著怎麼讓我的兒早點好起來."

蘇云翎聽了,忽然道:"曹姨這麼一說翎兒忽然想起來了.在濟州老家有不少名醫,再說那邊的藥材什麼的都比京城來得好."

曹宛眼中一亮:"是啊!"

蘇云翎明眸中寫滿了誠懇:"曹姨,俗話說的好,功夫不負苦心人.也許在京城治不好的病,在濟州就可以找到大夫了治好了呢?"

曹姨越想越覺得蘇云翎說的話是對的.她罵道:"在濟州一貼藥都不需要這麼貴,京城那些庸醫騙人錢財,也不怕天打雷劈!"

蘇云翎附和道:"是啊.在濟州還清淨點.這里人來人往的,嚼舌根什麼到底是不利于玉郎表哥養傷."

曹宛一聽心中更是盤算起了小九九.實話說,她也想離開京城,帶著自己的兒子跑回鄉下.畢竟這兒子被打廢了的消息還沒有傳到濟州老家.

而在這里要是繼續住下去,等陳玉郎傷好了以後壓根就娶不到媳婦.誰家會是那種腦子被門擠了,會把自己家的好女兒嫁給她那不能做男人的兒子?

可是若是回到了鄉下,也許消息瞞得住的話,還能騙到一樁好婚事.

曹宛心中打定主意,不過卻又猶豫.她可舍不得離開蘇家.在這里好吃好喝供著,要是離開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蘇云翎看到曹宛臉色便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

她心中冷冷一笑.這個曹宛當真是老賴.賴在蘇府中打算賴一輩子,把蘇府當做長期的飯票呢!

不過,做夢吧!

這一世她可不想自己家中有這麼一個禍源藏著.雖然陳玉郎被打得廢了,誰知道將來他會不會再生出什麼壞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蘇云翎忽然道:"哦,我想起了.濟州老家那邊二叔近日買了個好宅子."

"宅子?"曹宛的眼一下子亮了起來.

"是啊.二叔說這宅子是一位做生意的朋友抵給他的.二叔說要不是看這宅子風水好,格局雅致,又是同是好友的份上,才不買呢."蘇云翎說道.

曹宛一聽心思開始活絡起來.她連忙笑吟吟地問蘇云翎:"二姑娘,這宅子的地契如今可是寫在二哥的名下?"

**********

補更昨天的五千字,還差一千字,明天繼續補.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黑夜暗影(1)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逐曹氏(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