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四十七章 銀面人   
  
第二百四十七章 銀面人

"暫時不用.|"那個聲音平平淡淡,但是有種說不出的凜然傲氣:"今夜你當你什麼都沒有見過就算揭過."

蘇云翎一愣:"這麼簡單?"

那人似乎冷笑了一聲:"當然這麼簡單.你的命對我來說如螻蟻.你可見過人和螻蟻計較嗎?"下一刻,整個禦書房又亮了.

她眼前一花,黑影瞬間在窗外消失蹂.

身上的壓力一下子陡然消失,蘇云翎像是被浸在水中好久不得呼吸的人,這個時候才大口大口地喘息.

她捏緊手中的書,再也不敢逗留,匆匆地離開了禦書房.

……

她一路奔到了甘露殿,急匆匆的像是身後有什麼鬼在追.

"撲通"一聲,她重重跌在地上.鑽心的痛從腳腕蔓延上,她痛得說不出話來.

"是尚醫女!"陳公公驚呼傳來.

蘇云翎抬頭一看,愣住.

只見君云瀾正在不遠處,長發垂肩,身披長長的披風.一雙黑黝黝似寶石的眸向她看來.

蘇云翎心頭一跳,心中掠過一個無奈念頭:又出丑了.

君云瀾微微一笑,走到了她跟前,伸出手:"能起來嗎?"

蘇云翎臉上通紅,動了動,然後老老實實搖頭:"崴到腳了."

君云瀾輕笑,伸手一把將她抱起.

暖意襲來,讓她的不安統統都給驅散了.她安靜地窩在他的懷中.

他的懷抱很溫暖寬大,就像是一艘船似的,隨著走路輕輕地起伏,十分舒服.兩旁的宮人都瞪大雙眼,眼中流露羨慕.

蘇云翎的臉更紅了.

陳公公笑眯眯跟著:"老奴早就勸皇上早點進殿了,皇上非要在這里等."

蘇云翎一愣,一抬頭對上他那燦若星辰的眼眸.

君云瀾回她一個安心的笑容,將她抱進殿中.殿中早就有宮女候著.她們紛紛上前,查看蘇云翎的傷勢.

這一看不要緊,腳面上一片烏青.

"呀!還有血!"有宮女驚呼起來.

蘇云翎低頭一看果然看見裙擺上有一片血跡.她一怔,這才想起來自己在禦書房中吐了血.一想起那半面的魅影,她就忍不住打寒顫.

君云瀾見她臉色有異,揮手讓宮女們都退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問道.

蘇云翎定了定神把今夜在禦書房中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只是她隱去了自己以前在甯府後山曾經見過那戴面具的男子的事.

君云瀾聽了,沉默了一會,道:"朕知道了.以後你要去禦書房就讓陳公公跟著吧.你放心,他的目的是朝著朕而來,不會輕易傷你的."

蘇云翎擔心:"那人武功極高,宮中來去自如又直奔禦書房,我擔心……"

君云瀾只是一笑,長袖拂來為她擦去唇邊一點血跡.他目光清亮:"有朕在,不必害怕."

蘇云翎愣了下,心中浮起複雜心緒.

有來曆不明的人剛剛闖入禦書房呢!他竟然一點都不擔心,也一點不為意.

那這麼說……這禦書房中沒有秘密.她忽然想明白了,一顆心也慢慢放下.

君云瀾已經吩咐宮女拿來藥酒,倒了一點在手心:"腳讓朕看看."

蘇云翎看他的樣子竟然是要為她揉腳.她頓時臉紅耳赤,急忙把腳一縮,道:"沒事!沒事……我沒事."

她正坐在貴妃椅上,腳也擱在腳凳上,這一縮,整個人縮成一團,雪白的小腳藏在了毯子中.

君云瀾一愣,眸中浮起淺淺笑意:"朕雖然不太懂得醫術,但是治個腳崴的淤腫還是很在行的."

蘇云翎卻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讓皇帝給她揉腳?!

傳出去那些大臣貴婦還不生吃活剝了她?別忘了今日那王夫人還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怎麼的?不相信朕的醫術?"君云瀾挑眉.

蘇云翎連忙把腳又縮了縮,眸中帶著羞澀和無奈:"這個小傷,我自己來就行了……"

她還沒說完,腳上一暖.君云瀾已經擒住了她的小腳.雪白的腳在他寬大的手中還不夠他一握.一陣酥麻從腳底傳來,她只覺得自己身如火燒.

"忍著點."君云瀾道.說著他的手就按了下去.

蘇云翎呆呆看著他,腳上的力道輕重和緩,恰到好處.不一會,腳面摔到的地方已經開始發熱,疼痛減少了不少.

她悄悄看著他.昏黃的燈下,他側面輪廓優雅清俊,當真是越看越是心醉神迷.她看得出神.

忽然君云瀾一抬頭,眼中的笑意忽然溫溫潤潤地鋪開,像是盛滿了一池的春光.

蘇云翎急忙避開眼,耳根子都要化了.而腳在他手掌中,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指尖撩過她的腳心……

"啊!……"她驚跳起來,臉上繃不住笑了.

君云瀾見她臉紅,眸色更深:"怎麼?不舒服?"

"沒有……沒有……"蘇云翎急忙矢口否認.說完她又開始臉紅耳赤.

沒辦法,她在他面前就是這麼失態,改都改不過來.

君云瀾見她尷尬,不再逗她.又輕輕重重揉了幾下.

"好了."君云瀾為她腳上蓋上被子,吩咐宮女進來伺候.

蘇云翎此時才會回神.她見他起身,忍不住問道:"皇上要出去?"

君云瀾回頭對她一笑:"朕去去就回.你先睡."

唰!

蘇云翎的臉又紅了.

這是什麼跟什麼?!她壓根不是問這個的好嗎?!此時她的內心是崩潰的,真正的風中凌亂……

果然一旁伺候的宮女們開始抿嘴偷笑,蘇云翎臉上掛不住,不由繃起來,可是沒繃幾下就在宮女們一個個曖昧調笑的眼神下潰敗.

罷了!虱子多了不癢,反正生米已經煮成熟飯,糾結這種根本就是掩耳盜鈴……蘇云翎一會長籲一會短歎,根本沒注意君云瀾已經出了甘露殿.

君云瀾一出甘露殿,面上的微笑便悄然隱去.

陳公公無聲而來:"皇上,出動影衛開始搜了."

君云瀾微不可查地點頭:"找到此人,不計一切代價也要留下活口!"

"是!"陳公公肅然道.

……

一輪明月照著,銀輝遍撒,照得延綿的宮殿如白晝.

寒風簌簌中,無數條黑影在宮中急速躥去,在宮殿樓閣中時隱時現.

一襲玄色披風在夜風中無聲飛揚,修長的身影在月下持劍而立.他清俊的臉上紋絲未動,看著宮殿中時而躥起又落下的黑影,眸光沉沉.

"皇上,暫時沒有找到."不知什麼時候,陳公公悄悄出現在他眼前.

君云瀾冷冷點了點頭:"繼續搜."

"是!"陳公公立刻轉身,幾下便消失在黑暗中.

忽然,西北角有一支煙花炸開.君云瀾眸光一緊,下一刻,披風飛揚如鷹翼,人已如消失在偌大的宮殿前.

……

殺氣彌漫.

小小的一處廣場上,尸橫遍地.

四面宮簷上沉默站著一圈猶如銅牆鐵壁一樣的黑衣侍衛,而當中的雪地上,只有一位白衣如雪的男子抱劍站著.在他腳邊起碼躺著二三十具的尸體.

尸體都被什麼利器一分為二,傷口整齊得驚人,也殘忍得嚇人.

靜.

天上的明月也蒙上一層血色光暈.

月光照在那當中男子身上,硬生生覺得像是在他身上披上了一層銀霜.

他人身姿修長,氣質飄然若仙.若不是四周的慘象太過血腥,而他臉上那一半銀面具看起來太冰冷,若說他是下凡的謫仙都有人相信.

他冷冷站在原地,無形的勁力張揚開來,身上的長衫隨風飛揚.

一陣風吹

來,與此同時傳來清越的聲音:"能殺了了朕的禦前影衛三十四人,卻只出一劍,看來是絕頂高手.真是出乎朕的意料之外."

那男人戴著半邊面具,冷冷朝著聲音傳來處道:"沒想到在下無名之輩也能驚動皇帝親自前來.這也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面前廣場一角陰影處慢慢走出君云瀾.他依舊是身著常服,披風加身,長長的墨發隨意垂在肩頭,可是月光照在他的面上,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溫潤之感.

他一出來,四面的黑暗似乎退卻了不少.仿佛他就是那月光之神,帶來清輝,令人心生向往.

那半面男子眸光縮了縮,眼神更加銳利.

一位矮小臃腫的老內侍從君云瀾身後走出,似笑非笑地看著這半面男子:"皇上,此人應該就是擅闖禦書房的客人了."

他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到了那半面男子的兩丈的.

一切好像都很自然,只有懂得門道的人才禁不住心頭發寒.能把自己的氣息隱藏得連高手都查探不到的地步,功力之深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

半面男子看了看君云瀾,目光掃向一旁的陳公公,忽而一笑:"君云瀾,果然名不虛傳.這世上能在我眼皮底下不知不覺藏身在我看不到的角落,已經是值得一戰的對手了."

他說著看向陳公公:"還有這一位,想必已經把內家功夫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內力陰柔至極,已是大家了."

君云瀾淡淡道:"閣下夜探禦書房,到底意欲何為?"

半面男子笑了:"不為什麼,在下云游四海,看遍了天下風景卻唯獨沒有見過龍椅是什麼樣的.所以好奇過來看看.可惜,驚動了皇帝."

他一口一個在下,口氣也沒特別狂妄,但是不知為什麼聽起來就是涓狂霸氣至極.

君云瀾一笑:"原來如此.那就是朕缺了待客之道."

他慢慢抽出長劍,劍尖斜斜指地:"朕與閣下過三招,三招留不住閣下,今夜任由閣下來去."

那半面男子微微一笑,半面完好的臉上,容色俊雅中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邪魅:"好!沒想到這一日竟來得這麼快."

君云瀾手中長劍寒光似水,流竄出來,恍似龍形.

他一笑,眸光深深:"閣下若是三招接不住.就自廢一臂謝罪吧."

半面男子眸光一緊,整個人如一把絕世寶劍,猛地暴起.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盯著廣場中一黑一白的兩道人影.

黑衣的是君云瀾,白的便是那銀面男子.

陳公公不由皺了眉,手中暗自蓄力.這銀面男子第一次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

上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假面魅影    下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驚起百年恩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