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五十五章 朕要罰你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朕要罰你

"皇上心細如發.自然會想到尚女進宮的不便之處."陳公公笑道,"等了一夜的人遲遲未歸,哪怕早一點見到也是極好的."

蘇云翎臉紅了,不過心中卻是撲通地跳了跳.

陳公公看了看她,忽然歎氣:"尚醫女,老奴是在皇上身邊服侍幾十年的人.看在尚醫女心地善良的份上給個提醒.皇上的心十分細.而心細的人,心思也會更重一點.該"

蘇云翎詫異看著他,一時半會不知明白他說什麼蹂.

陳公公說完笑眯眯地又說起其他事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好像剛才說的一番話不是他.

他領著蘇云翎到了閣子中便離開了.隨後便有宮女內侍前來服侍,等梳洗好早有太醫在一旁候著.

太醫檢查了下,蘇云翎的傷勢還算是輕的.只是骨裂而已.不過太醫卻是和蕭嘯天一模一樣的吩咐:靜養.

蘇云翎算了算日子頓時憂愁.

離大比也不過是一個半月.在一個半月能找到一本足以比過趙玉瑤的琴譜嗎?還有琴棋書畫醫,她能自信拿下兩藝,其余的呢?

琴藝有趙玉瑤擋道,書畫兩藝就怕到時候又冒出勁敵.

她想來想去也沒有什麼頭緒,不知不覺竟靠在軟榻上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臉上傳來冰冰涼涼的水滴.她揉了揉臉,嘟噥:"麒麟王又捉弄人了!……"

"咳咳……"幾聲很假的咳嗽聲傳來.

蘇云翎迷迷糊糊睜開眼,忽然一個激靈猛地清醒.

只見在眼前出現一張俊雅的面孔.那人臉上帶著似笑非笑,手中端著茶盞,看樣子是他剛才灑了茶水在她臉上,而在他身後站著臉色尷尬的楚香.

楚香在他身後著急向她比劃著,蘇云翎竟然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剛才說錯話了!!

蘇云翎急忙起身,跪地道:"皇上……小女不知皇上駕到,還望恕罪!"

今日君云瀾穿著一件玄色龍袍,外罩灑金紗罩衣,腰間束著乾坤寶玉蟠龍帶.看樣子是從朝堂上匆匆過來.

他垂眸看著跪在跟前的蘇云翎,道:"聽陳伯說,是麒麟王救了你?"

他的聲音不急不緩,如金玉交加,悅耳好聽.不過此時聽在蘇云翎耳中卻是心中一突.

她躊躇了一會,才道:"是的."

楚香連忙插話:"皇上,尚醫女手傷得十分嚴重呢.太醫說要靜養好幾日呢."

蘇云翎聞言感激朝她一笑,她知道楚香正在替她轉移話題.

果然君云瀾微微皺眉:"朕看看."

蘇云翎連忙道:"小女沒事,只是輕傷."

君云瀾卻不接她的話,道:"讓朕看看."

蘇云翎臉微紅.楚香十分識趣,立刻悄悄退了出去.

閣子中只剩下兩人.

蘇云翎還是捂著傷處,不知該不該讓他看.

君云瀾見她猶豫,挑眉:"怎麼的?為何不讓朕看?"

蘇云翎喏喏:"沒什麼好看的."

她說的聲音很低.

她手臂一片腫脹青淤,還有的地方劃傷了,一道道的.傷處猙獰,的確是沒什麼好看的.

君云瀾伸手握住她的手臂:"你又不是朕,怎麼知道朕想看什麼?再說,你我還需遮遮掩掩嗎?'"

最後一句說出來,蘇云翎臉紅得如紅布一般.

君云瀾掀開她的長袖,仔細看去.果然手臂上一圈青腫,還有的地方擦破了,上了藥後青紅黑白,看上去比太醫所說的更嚴重.

他湊得近,身上淡淡的香氣傳來,煞是好聞.蘇云翎聞著,心中那一點不安漸漸平穩.她悄眼看去.君云瀾的側面輪廓俊雅明晰,猶如工筆畫出.

她一顆心悄悄動了動,熱流湧過.分明只分別了一天一夜,今日相見為什麼又覺得新奇中帶著無比的雀躍.

真是很奇怪的感覺.她心道.

君云瀾仿佛感覺到她的

目光,忽然一回頭.深邃的眸光便靜靜盯著她.

蘇云翎大窘,急忙低頭.

頭頂上傳來他輕笑:"想要看朕,不必偷偷摸摸的."

蘇云翎聽了臉更紅了,急忙辯解:"沒有!我沒有!"

君云瀾忽然抬起她的下頜,仔仔細細地看.蘇云翎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心中緊張不已.

君云瀾忽然微微一笑:"還說沒有.你看臉都紅了.這可是欺君之罪!"

蘇云翎羞得惱火,低了頭咬牙:"皇上不要捉弄小女."

君云瀾見她臉皮子薄,笑了笑,便繼續查看傷勢.

君云瀾輕輕捏了一會,這才長籲一口氣:"還好沒傷到筋骨.用幾天藥應該就好了,不過這幾日的確是要靜養."

他說著,問不遠處侯著的內侍:"去找王太醫拿來朕的黑玉膏."

不一會,內侍匆匆而來,拿了一個白玉盒.盒子打開是溫潤如黑玉的膏藥.聞著有淡淡清冽藥香,果然是療骨珍品.

蘇云翎有心拿著膏藥和蕭嘯天送的膏藥一比高下,不過總算她還不至于這麼不知好歹.忍著對比的沖動,謝了恩.

她收回手,笑道:"小女沒事.皇上不用擔心."

君云瀾聞言,臉色忽然冷了下來:"這叫做沒事?"

蘇云翎愣住.等她回過神來心中暗暗叫苦.

這時候才是真正算帳的時候吧?

果然君云瀾冷冷道:"朕要罰你."

蘇云翎低頭:"皇上要怎麼罰?"

君云瀾道:"朕罰你這幾日靜養都要在宮中,不得出宮一步."

蘇云翎愕然.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君云瀾已站起身來:"好好歇息,朕晚點再來看你."

蘇云翎不得不把自己已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下.

君云瀾走後,蘇云翎獨自悶悶坐著.

楚香悄悄來.她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尚醫女,皇上說了什麼?"

蘇云翎歎氣地把君云瀾的決定說了.

楚香一聽豔羨不已:"尚醫女,這是好事!這證明皇上心中著緊你.這可是多少人都求不來的."

蘇云翎心中卻高興不起來:"可是這幾日在宮中,又能做什麼?"

她被禁足了,雖然並不拘束在哪個宮中,可是讓她幾日都不出宮著實會憋壞.

楚香吐了吐粉舌:"這奴婢也不知道.不過尚醫女的傷也需要靜養.還是聽皇上的話好好靜養吧,"

蘇云翎無奈只能點頭.

白日慢慢過去,蘇云翎有了楚香作伴也不會顯得寂寞.楚香一心認定蘇云翎將來有大前途,伺候上不敢怠慢.

蘇云翎喜歡她聰明機靈,又熟悉宮中,于是也特地找她說話.

蘇云翎問起君云晟,楚香笑道:"宸親王前日就又出了宮,領了皇上的旨意去辦差了."

蘇云翎心中一動,問道:"皇上是不是經常把差事交給宸親王去辦?"

楚香點頭:"是啊,在朝中誰人不知,宸親王是皇上眼前第一紅人.多少重要事都讓他去辦.哎,說來也奇怪,宸親王也是龐太貴妃所生親兒子,才干也是一等一的.沒想到卻是一點都不親.如今更是想親近也沒得親近了."

蘇云翎想起君云晟的跛腳,心中不由歎息.雖說君云晟的跛腳其實已經暗中治好了,可因他心中對龐太貴妃心中有恨,所以一直在外都以殘疾示人.

他這心中的怨恨,恐怕不是這麼簡單能化去.

楚香見她愣愣出神,以為她還在擔心君云晟的傷勢.她小聲道:"尚醫女放心,宸親王的傷好了."

蘇云翎笑道:"我自然知道他的傷應該好了.不過能親耳聽到還是覺得心中一件事放下."

她心中打定主意,下次見到君云晟一定要問問皇帝到底給他派了什麼重要的事讓他如此奔波.以君云晟的脾氣,恐怕那些朝廷中的事他並無興趣.

而讓他能如此盡心

盡力的,恐怕和鏟除龐妃和君玉亭有關……

上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女人,你解的是什麼?    下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贈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