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五十九章 灰頭土臉   
  
第二百五十九章 灰頭土臉

黃副總管點頭:"是啊,白日里皇上要見各位大人,批閱奏章,連午膳都是在禦書房用的呢.這恐怕要一直到了天黑才得空."

蘇云翎發愁.

黃副總管是個人精,一下子看出她心中所想.他嘿嘿笑道:"尚醫女是為了大比發愁是嗎?沒事的,隨老奴來.植"

他說完帶著蘇云翎向著禦書房後走去.

黃副總管把蘇云翎帶到了一間破舊的小房子前墮.

蘇云翎好奇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黃副總管笑眯眯的:"這些是皇上從前看過的藏書.也許里面有尚醫女喜歡的."

蘇云翎連忙問道:"有琴譜嗎?"

黃副總管想了一會,點頭:"好像有的,不過這些不是正經書.尚醫女要好好找一番了."

蘇云翎一聽早就兩眼發光了.當下什麼也不多說,立刻催促黃副總管打開門進去.

她進去,一陣灰塵的氣息撲面而來.她看去果然是一排排古舊的書架.

她咋舌,這麼多的書都是君云瀾看過的.那他看的書簡直是幾馬車載都載不完.

時辰不早了,她趕緊找了起來.

……

禦書房中,宮人屏息凝神.君云瀾端坐在龍案旁,大臣們在底下說得熱鬧.

他眉眼肅冷,眸色深深,誰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

終于,大臣們議政完畢,跪地告退.禦書房又恢複了安靜.

君云瀾這才起身,在殿中踱步.不一會陳公公走了進來,奉上香茶.

"皇上該歇歇了."陳公公道:"已經忙了一個早上,等會該用午膳了."

君云瀾道:"朕還不餓,晚點再傳膳."

他說著又來回在禦書房中踱步,像是有疑難之事難以決斷.

陳公公從未見他如此,小心問道:"皇上,是不是大臣們給了難題?"

君云瀾搖頭:"能有什麼難題?左右不過是那些事罷了."

陳公公忽然想起了什麼,提醒:"皇上,是不是龍體不適?尚醫女說過,皇上不要憂思太重,不然頭痛之症會加重."

君云瀾忽然頓住腳步.良久他問道:"今日……她如何了?"

陳公公笑道:"尚醫女就在閣中,皇上要去看望的話,可以前去."

君云瀾瞥了他一眼,只是不說話.

陳公公見他不答應,徑直笑眯眯地去整理龍案上的奏章.

君云瀾見他的樣子竟是不讓他再看奏章,輕咳一聲:"陳伯,不用整理了.等會朕還要看看."

陳公公卻是笑:"皇上一會就要用午膳了,下午再看也是當的.若是皇上覺得現在無事可做,也可以去看看尚醫女.她手臂摔傷了,這個時候恐怕正疼著呢."

君云瀾聽了頓時皺眉:"今日怎麼會疼呢?難道藥不好?朕不是讓她用了黑玉膏嗎?難道她沒用?"

陳公公笑眯眯的:"這傷呢,是越看越疼.尚醫女一個人在閣子中無事可做.本來只是一分疼,想起一些心事什麼的,自然會更疼了."

君云瀾看著陳公公調侃的神色,頓時無語.

"陳伯你……"他苦笑.

陳公公上前道:"皇上,老奴雖然是閹人,不懂男女之事.可是這幾十年下來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從前該忘的人忘了便是.要好好珍惜眼前之人才是.不要再重蹈從前複轍."

君云瀾眸色一緊,隨即黯然:"該忘的人忘了?陳伯是讓朕忘了菁菁還是忘了梓潼?"

"都是."陳公公正色道.

禦書房中安靜下來.

君云瀾眸色深深,只是不語.

"能那麼快忘記就好了."他良久才道.

陳公公道:"老奴僭越了.皇上恕罪."

君云瀾淡淡道:"陳伯不必自責,你是朕母後身邊的老人.朕待你如長者.有些話天下間除了過世的母後外,也就只有陳伯才能說給朕聽了."

陳公公胖胖的臉上浮起緬懷和無法言說的激動.

他不過是一介卑賤的閹人,可是卻能得到九五至尊的尊重和禮待.

有時候人就是如此,你待我如國士,我必定傾盡所有助你,哪怕拼盡一切.

正在這時,黃副總管喜孜孜地進來:"皇上,可要傳膳?"

君云瀾微笑:"不必了,擺駕去甘露殿吧."

黃副總管一愣:"去甘露殿?"不過他很快回神,應了一聲.

他嘟噥:"這可不巧."

陳公公耳尖,問道:"什麼不巧?"

黃副總管連忙點頭哈腰:"皇上恕罪.老奴是在自言自語."

"說."陳公公道.

黃副總管連忙賠笑:"因為尚醫女正在書庫中,老奴以為尚醫女是來見皇上的呢.……"

他還沒說完,君云瀾看了他一眼,轉身走出了禦書房.

黃副總管心中惴惴,嚇得呆在原地不知要做什麼.他戰戰兢兢地問陳公公:"陳公公,是不是老奴說錯了什麼?"

陳公公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頭:"你沒錯.好好下去領賞吧."

……

蘇云翎艱難地在滿是灰塵的書庫中尋找著琴譜.可是她的手還傷著,單手一本本找真是痛苦不堪.不過她生性堅毅,不肯放棄,一個個書架找過去.

忽然她看到高高的書架上有一本薄薄的書冊.

經驗告訴她,這很有可能是一本琴譜.要知道琴譜並不大,很容易就湮沒在茫茫書海中.

她想著更熱切想去一探究竟.她費力搬來一張梯子,爬了上去.

那本冊子塞在一堆故紙堆中.書脊上的字跡已經被磨得看不見了.她伸手去拿.

忽然身下傳來"嘎吱"奇怪的聲音.

她伸出的手頓在半空中.她頭皮發麻地看著身下老舊的梯子.只見這老掉牙的梯子有個榫卯已經腐朽脫落……

不會吧?

她運氣這麼衰?先前找到落英就差點搭上自己的小命,現在找一本琴譜就要摔下來?

"黃公公?……"她一動不敢動,試著去喚人.

可是等了大半天,書庫外無人應答.

她額上冷汗冒了出來.這要摔下去,不說別的,自己的小命就算沒事,但是摔到手拿就一定有事.她好不容易才覺得手臂複原有望,可不希望在這個時候黴上加黴.

她想著,不知是不是錯覺,身下的梯子開始晃動起來.

正在這時,書庫的門打開.一個人影走了進來.她看去,書庫外面的亮光太強烈,只能看見那人秀挺的輪廓.

蘇云翎心中高興,急忙道:"快快!幫忙下……"

她還沒說完,腳下一空,整個人急速往下掉去.與此同時,那破舊的梯子砸上書架.她耳邊只聽到"嘩啦啦"的巨響響起……

糟糕……這兩個字緩緩劃過腦海.

她認命地閉上眼.

下一刻她腰間一緊,整個人騰云駕霧一般"飛"了起來.

耳邊的嘩啦啦巨響還在繼續.她想睜開眼卻被一大團的灰塵煙霧給迷蒙了雙眼.那帶著她的人立刻拉著她飛速出了書庫.

終于巨響停下.她這才敢睜開眼.

可是等她睜開眼,頓時愣住.

天光下,面前站著君云瀾.他皺著眉,眼神中帶著無比嚴厲的神色看著她.

皇帝……蘇云翎呆呆看著他.

"朕的書庫……"君云瀾說了四個字就不再往下說.

蘇云翎回頭往那書庫的屋子看了一眼,只覺得大難臨頭了.

掌管書庫的內侍聞訊而來,一看這情形,都傻眼了.里面成千上萬本的書……都摔成了一堆,這下可好了,什麼都找不到了.

君云瀾的俊臉黑了,蘇云翎的臉紅了.

"皇上……"蘇云

翎驚魂未定.

君云瀾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半天,他冷著一張臉看了她一眼:"罷了,跟朕回去."

蘇云翎臉紅耳赤地跟在他身後.

到了甘露殿,君云瀾頭也不回地進去.蘇云翎站在殿中茫茫然.四周的宮女內侍都跟看什麼稀奇玩意似的口瞪目呆地看著她.

她更加手足無措了.

"進來!還愣著做什麼?"寢殿里面清冷的聲音傳來.

蘇云翎只能期期艾艾地走了進去.

君云瀾正坐在殿中,一雙深邃的眸子盯著她,一語不發.

氣氛尷尬.蘇云翎想了想,跪下:"皇上恕罪……"

她自己也欲哭無淚.把書庫弄成這樣,真是闖了大禍了.以君云瀾愛書的脾氣恐怕是真的生氣了.想著想著,她不知為何心中湧起巨大的委屈.

跪在原地想好謝罪的說辭一個都說不出來.

"知道自己哪里錯了?"君云瀾冷冷問.

蘇云翎不語.

君云瀾見她那樣子,長眉一挑:"生氣了?委屈了?"

蘇云翎抬頭看了他一眼:"皇上要罰就罰小女吧.小女絕無半句怨言."

她說著眼中竟然有不爭氣的眼淚滾滾落下.

君云瀾盯著她的臉半天,才冷冷吩咐道:"都別看了,進來拿個鏡子給她瞧瞧."

外面探頭探腦偷看的宮人們吐了吐舌.有幾個女官急忙抬了銅鏡放在蘇云翎跟前.

蘇云翎原本一肚子的氣,正在抹眼淚.忽然眼前抬來一面銅鏡.她才看了一眼,瞬間呆愣.

那抬著銅鏡的宮女們已經噗嗤笑出聲來.

蘇云翎的臉越來越紅,簡直要滴出血.

坐在上首的君云瀾冷冷道:"就這樣還好意思哭?沒有拆了朕的書庫,難道還是你對了不成?"

蘇云翎看著銅鏡中的自己:披頭散發,一頭一臉的灰塵.剛才還因為哭了臉上東一道西一道的痕跡,就跟從灰土地上打滾一圈的野丫頭似的.

她想哭又想笑.終于忍不住"撲哧"笑出聲.可是笑了後又看見上端冷著臉坐著的君云瀾,心中氣憤不已,淚珠子又啪嗒啪嗒地掉下來.

她一會哭一會笑,簡直看傻了一圈的宮女.

這世上還有這麼個哭法?簡直大開了眼界.

宮女們一個個忍著笑忍得很辛苦.君云瀾沉著一張臉不吭聲.蘇云翎見他生氣,自己心中更是委屈,干脆就哭了起來.

她哭得斯斯文文的,肩頭一抽一抽的,楚楚動人.這淚水一沖,倒是沖走了臉上的灰塵,露出一張清麗的臉.

良久,她聽得頭頂上傳來君云瀾的輕咳聲:"都退下去吧.打點水來."

宮女們趕緊退下.不一會洗臉水打來.宮女們要上前伺候.

君云瀾揮了揮手:"都退下吧."

殿中無聲.蘇云翎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君云瀾皺眉:"還不起來麼?坐在地上很有趣?"

蘇云翎想起來,可是坐久了竟然腿麻了.她干脆不起,哽咽:"皇上要罰小女嗎?"

君云瀾見她一臉橫七豎八的黑灰印子,半天才道:"朕不罰你了.起來吧."

蘇云翎想要站起來卻是吃力,好不容易才站好.

君云瀾向她伸出手:"過來."

他口氣中帶著命令的味道.蘇云翎慢慢走過去.她看著他,卻沒有在他沉靜的臉上看出什麼來.

她心中開始忐忑起來,腳也正好在這個時候不合時宜地一軟.

"撲通"一聲,她整個人向前撲去.

蘇云翎只覺得鼻子一酸,整張臉撞上了一堵溫暖的肉牆.

好硬……她涕淚橫流.

頭頂上傳來君云瀾的聲音:"走路都不會走.朕真的是……服了你."

蘇云翎正摔得七葷八素的,聽到這句話

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她正要辯解,一抬頭忽然定住.

只見君云瀾的龍袍上……髒兮兮的印子這麼刺眼.

她滿腹的不忿頓時煙消云散.她結結巴巴:"那個……衣服……"

君云瀾一低頭,俊臉更沉了幾分.

蘇云翎連忙道:"皇上別生氣,小女去洗!"

"不用了.洗壞了你怎麼賠?"君云瀾額角青筋微微跳動.

蘇云翎喏喏.這龍袍還真的不好洗,要一百多道工序,上面金絲銀線,扯壞了一根她都不夠賠的.

唉,自己今日是怎麼了?總是笨手笨腳的.蘇云翎喪氣.

她正低頭檢討,忽然臉上傳來冰冰涼涼的東西.她詫異抬頭看去.只見君云瀾拿著一塊濕了的方巾慢慢為她擦去臉上的髒汙.

"皇上……"她不知該說什麼.

"別動."君云瀾皺眉:"你看你的臉,怎麼摔成了這樣."

蘇云翎一動不動地任由他擦拭著,一時間忘了如何應他.

終于,臉擦乾淨了.君云瀾對她微微一笑:"這樣好多了."

他笑得很溫和,如瑤池瓊花,臨溪淺照,脈脈無言.

***************************************************************

夠甜了嗎?夠甜了嗎?夠甜了嗎?誰還說皇帝大叔不是男主,統統拉出去面壁!

話說,寫八千字很不容易的!--18219+d6su9h+11184086-->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解局之人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先錯和後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