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外有人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外有人

不然的話又怎麼的?……

蘇云翎沒來得及聽到他下半句,一回頭,南宮琴笙已經沉沉睡著了.淡淡的晨光照在他的臉上,投下陰影.

她心中長歎了,為他掖了掖披風,回頭默默看向窗外斛.

…餐…

十天後,京郊松山雅苑.

蘇云翎這幾日過得甚是逍遙自在.白天去盧云書院上上課,到了散學就回京郊雅苑為南宮琴笙治傷.

她出宮的理由很簡單,要歸家准備大比.

她走得突兀,第二日陳公公親自去蘇府尋她.

陳公公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的臉色:"尚醫女怎麼的突然出宮了?"

蘇云翎笑:"昨兒的宴席上,小女感覺到了諸多敵意,思來想去,大比迫在眉睫,萬一將來小女考上了雅樂女官,卻有人心有不服以為是皇上徇私.這對皇上的清譽有損."

陳公公看不出她心中真實所想,勉強道:"原來如此.昨夜皇上還問起尚醫女.沒想到今日一早尚醫女就請辭出宮,讓皇上好生詫異."

蘇云翎微微一笑:"皇上現在應該要多陪陪皇子殿下.我出宮對誰都好."

陳公公聽到這一句贊許點頭:"尚醫女果然是識大體之人.皇子殿下的心結也就只有皇上可以開解.尚醫女放心,皇子殿下一定會喜歡上尚醫女的."

蘇云翎和他又說了些許閑話,這才送了陳公公離開蘇府.

等陳公公離開,她才長長松了一口氣.

能讓君云瀾相信她出宮不是因為別的原因,只能拿大比考女官和皇子君玥明的事搪塞.

……

松山雅苑.

劍光閃閃,勁氣縱橫,小小的庭院中草木摧折,亂石崩落.一道雪影在其中如鬼魅一般飛騰閃躲.

蘇云翎散了學就看見這一幕.

她含笑:"都好全了?果然是毒聖門的門主,霸道至極的孔雀藍都能在短短十日中解了,可喜可賀."

南宮琴笙飛身落下,徐徐凌空來到她面前.

他身後亂石殘雪慢慢平息.眼前的南宮琴笙面色如玉,姿容俊魅,身上長袍緩帶猶如謫仙,實在是絕世美男.蘇云翎看得心中嘖嘖稱贊.

"散學了?"南宮琴笙伸手,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她的手.

蘇云翎由著他握著,引著他慢慢往廳中走去.這幾日她在這里全力治他的毒傷,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碰觸.

南宮琴笙終究是個半盲之人,眼力不好.來到陌生的所在諸多不方便.

他心性高傲,從不求人.她自然也不點破,兩人就這麼默契地住在這里,一則為了療傷,二則商量將來要怎麼辦.

"是啊,今日還是無趣."蘇云翎抱怨.

南宮琴笙道:"去盧云書院只是遮人眼目.你當真的能學到什麼?"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尋常得如熟悉之極的朋友.

在廳中坐下,早就有啞奴捧上熱茶熱毛巾.南宮琴笙隨手擦了擦,淡淡問道:"宮中沒有什麼消息傳來吧?"

蘇云翎知道他說的是宮中夜輻行刺她一事.

她搖了搖頭:"一點消息都沒有."

她也正在奇怪著.若是君云瀾知道她被人行刺,那陳公公絕對不會毫無動靜.

南宮琴笙微微皺眉:"看來已經有人替你善後了."

蘇云翎一想起自己的閣子事後又被人摸了進去,把一切痕跡都抹去就覺得渾身毛骨悚然.

這種手段太可怕了.

她問道:"君玉亭背後難道還有別人?他是比君玉亭更厲害的人物?君玉亭與那所謂的'主人’是什麼關系?"

南宮琴笙冷冷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又有什麼稀奇的."

他說完不願再多說.蘇云翎見他這樣子也只能做罷.

南宮琴笙心中有太多的秘密.每個秘密對她來說都是驚天動地的存在.可是他不願意說,她一個字都得不到.

他能深夜冒險救她,已經是不知她幾輩子修來的運氣了.

為了救她,他還差點搭上一條命.這也是這幾日蘇云翎老老實實在這松山雅苑中為他療毒傷的原因.

想到毒傷.蘇云翎問道:"余毒都清了嗎?我再看看,總是覺得不放心."

南宮琴笙面上神色一閃,少頃才道:"好了.不必看."

蘇云翎搖頭:"總是要看看才放心.我看傷口愈合得怎麼樣了."

南宮琴笙似不願意.蘇云翎反而笑了:"若是你覺得毒傷好了,那明日我便回蘇府去了."

她說著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背影輕松.

南宮琴笙聞言臉色一冷:"你回去做什麼?"

蘇云翎奇怪回頭道:"不回去做什麼?老是天天在這松山雅苑也不是長久之計."

南宮琴笙長眉一挑,這是他發怒的前兆.蘇云翎還在納悶.

他忽然淡淡道:"記得我帶你去的地下藥市嗎?"

蘇云翎眼中一亮.

這她怎麼可能忘記?當時自己還是在這底下藥市中拿到了炎龍木!而且就算不是為了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怪藥材,她也可以在里面找到很多市面上沒有的珍貴藥材!

她連忙道:"是不是要帶我再去一趟?"

"你想的美!那藥市沒有藥王令不得入內.每年也就只開兩次.上次已經用過了.這次要進去恐怕要等三個月之後.而且你沒有藥王令,如何進去?"南宮琴笙毫不留情地打擊.

蘇云翎惱火:"那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南宮琴笙從懷中不動聲色掏出一枚令牌:"你沒有,不代表我沒有."

蘇云翎眼中一亮:"原來你早就有藥王令!"

她想要去拿.令牌在她眼前一晃,又收回在南宮琴笙那只比女人還秀氣的手中.

蘇云翎看他的樣子,心中頓時明白.

"什麼條件?"蘇云翎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地道.

南宮琴笙把玩著手中的藥王令:"據我所知,你好像在找什麼藥?"

蘇云翎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說,跟聰明人打交道的就是很危險.她雖然掩飾得很好,但是還是被南宮琴笙給知道了她在找藥材.

"這事跟你沒什麼關系吧."蘇云翎道.

"你留在這雅苑中替我治眼睛,我就把這枚藥王令給你."南宮琴笙慢慢道.

蘇云翎一聽瞬間釋懷:"原來你是要我留著替你繼續治眼睛,這簡單.不用藥王令都行."

南宮琴笙卻是一愣:"你肯?"

"當然了."蘇云翎湊上前仔細看了看他的眼睛:"上次治了一個療程.如今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你不提醒我還忘了."

她湊得很近,仔仔細細地看.忽然她察覺到了什麼異樣,一低頭,只見南宮琴笙臉色怪異地盯著自己.

"怎麼了?"蘇云翎連忙放開手,問道,"是不是毒又發作了?"

她關心地探手去摸南宮琴笙的脈門.

南宮琴笙忽然手一揚,把她的手指都給震開了.

"你!"蘇云翎被他強悍的內力震得指尖發麻.她一頭霧水地看著他.

"我累了.要去休息."南宮琴笙丟下這麼一句話:"總之,這些日子你不能輕易回府.還有,從明日開始我要治眼睛!治不好眼睛,藥王令不能給你."

他說完冷冰冰地飄然離開.

蘇云翎莫名其妙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這人真的是太陰晴不定了.

她心中暗暗罵著,正一回頭,忽然胸前微涼,她一低頭整個臉"騰"地紅得像是熟透了的紅蘋果.

臥擦……她的胸口的領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松開,露出一小片肌膚.低頭一看,胸前的春光若隱若現.

她臉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一樣,心中恨恨.

這南宮琴笙不是眼瞎了嗎?怎麼的還知道自己領子開了?剛才自己湊得這麼近,難道以他半盲的眼力竟

然能看見什麼?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暗夜行刺(二)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驚喜還是驚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