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零二章 最終大比(九)   
  
第三百零二章 最終大比(九)

蕭雨晴被他殺人似的眼瞪了一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更是哆哆嗦嗦不敢再看他.

君云瀾淡淡垂眸:"你叫什麼名字?"

蕭雨晴正忐忑中聽到這個聲音,心頭一跳,當對上他如黑曜石的眼睛時候,她一個哆嗦:"小女……小女蕭雨晴.凡"

君云瀾淡淡道:"傳朕的旨意,蕭氏雨晴擾亂女官大比,革去女官之職,永不錄用.謦"

轟!

殿中一下子炸開了鍋.

蕭雨晴呆呆看著高高端坐的九五至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說這皇帝是秦國有史以來最溫和的皇帝嗎?怎麼可能當庭做出這麼嚴厲的懲罰呢?

"皇上?!……小女小女只是無心之過!小女並不是有意的……"蕭雨晴語無倫次.

她原本以為只是小懲大誡而已,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永不錄用……這個等于在她的人生宣判了死刑.

她有才華,又是名門閨秀,雖然是庶女但是來了一趟京城上了兩榜.原本這樣的話,她下半生一定是光耀門楣的存在.

可是沒想到一念之差,竟然被奪去一切.

蕭雨晴還要再爭辯,陳公公已指揮內侍:"把她拖下去!"

內侍上前拉住蕭雨晴就往外拖去.蕭雨晴這下徹底崩潰了.

她尖叫:"皇上饒命!皇上……不可厚此薄彼……"

蕭雨樓在蕭雨晴最後一句嚷出來時,嚇的一個哆嗦.她一抬頭看見君云瀾眉頭皺了皺.幾乎是同時,她不假思索沖上前,狠狠一巴掌扇向還在嚎叫不停的蕭雨晴臉上.

殿中其余閨秀們根本沒見過這陣仗,一個個被蕭雨樓這個突然舉動嚇得花容失色.

蕭雨樓打完立刻罵道:"混賬!我親眼看見你佯裝昏倒撞了蘇二小姐!害的她畫作被毀.如今你還要狡辯!我雖為你的嫡姐,卻也不能任由你如此顛倒黑白!陷害蘇二小姐!"

她這一巴掌打得很重,蕭雨晴的臉頓時腫了起來.

蕭雨晴捂著臉吃驚地瞪著從不在公開場合有半分出格舉動的嫡姐蕭雨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蕭雨樓見她終于閉嘴了,立刻跪地:"皇上,她只是小女一介粗魯無教養的庶妹,仗著皇上的恩典才上了兩榜.沒想到她竟然不知恩,還肆意攻擊蘇二小姐,陷害蘇二小姐.還望皇上嚴懲她!"

君云瀾面色緩和:"你起來吧.此事朕會徹查.諸位繼續吧.時辰不等人,朕還想看到諸位的畫作."

蕭雨樓暗自松了一口氣,規規矩矩坐在了自己的席上.而蕭雨晴早就被內侍拖了下去.

一切恢複安靜.

"壯士斷腕.蕭家有蕭小姐這般人物,這次應該逃過一劫了."一道聲音淡淡傳來.

蕭雨樓心有余悸地回頭,正好對上蘇云翎帶著淡笑的絕美面龐.

蕭雨樓心中一個咯噔,連忙欠身:"改日家主定會親自向蘇二小姐道歉."

蘇云翎把目光放在了自己被毀了的畫作,微微一笑:"不用了.這就當是你們蕭家欠我一個人情吧."

她說著忽然又是一笑:"想起方才蕭雨晴小姐還想和我一比高下,如今卻成了這樣.這世事還真的是令人意料不到."

她說完專心開始畫起了畫.

蕭雨樓心中又羞又憤怒.

羞的是蕭雨晴鬧的這一出令她跟著丟臉,令整個蕭家也跟著丟臉.怒的是,蘇云翎最後一句看似隨意的話可真的是讓人無地之容.

不吝賜教……是蕭雨晴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句話,將來也勢必成為她蕭家的把柄和笑話.

可是等蕭雨樓回過神來,不由後怕.剛剛她那一下子不為別的,只為保住自己的蕭家.蕭雨晴被皇帝革去女官之職已經是毀了.可她還好死不死地當眾說皇帝"厚此薄彼",這簡直就是把整個蕭家架在火堆上烤.

一個不小心,整個蕭家都會隨著她陪葬.

自己那一下,的確是壯士斷腕.為的就是和蕭雨晴這個沒帶腦子出門的劃清界限.



可是沒想到這一切卻被一直鎮定得不可思議的蘇云翎給看破.

這少女……太可怕了!這個念頭劃過蕭雨樓的腦海,令她對這安安靜靜彌補畫作的少女多了幾分警惕.

時辰慢慢走過.

終于時間到了.

蘇云翎最後看了一眼自己的畫作,滿意地交給了內侍手中.

皇帝已經等了一個時辰.他當真有耐心,從頭到尾未見一絲不耐煩.

畫作先是交給底下的宮廷畫師評選.然後交到了皇帝手中.

皇帝拿了第一張看了一眼,不由莞爾一笑:"老三,你要不要看一眼?"

君云晟原本等這無聊的畫藝比試就要走的.要不是中途出了這麼一件事,他早就不見蹤影了.現在反而有心留下來看看最後結果是如何.

他聽了君云瀾的話,不冷不熱地道:"臣弟不懂欣賞畫作."

君云瀾微微一笑:"那可惜了.這些小姐們可把你畫得十分英武呢!"

君云晟眼角微微一跳,俊臉黑了幾分.

君云瀾看到最後一張,忽然"咦"地一聲.

眾閨秀正等著最後的結果,冷不丁聽見皇帝詫異的聲音,頓時兩只耳朵都豎得長長的.

君云瀾很快面色如常.

終于,他慢慢道:"朕已經心中有了決斷,不過還要諸位為朕解答一下今日畫作的意思."

他示意陳公公拿出第一張.眾女看去,只見畫作上畫的是一位坐著的君云晟,形神俱佳,遠遠看去栩栩如生,當真是上乘之作,只是……

眾閨秀頓時面面相覷,眼中驚疑不定.

君云瀾緩緩開口問道:"誰是錢瓏兒?"

錢瓏兒面上一喜,款款上前:"小女便是."

君云瀾語氣十分溫和:"你畫的是什麼?"

"是……是……"錢瓏兒忽然說不出話來,面上含羞.

君云瀾微微一笑:"你畫的是朕."

此話一出,錢瓏兒滿臉通紅.她結結巴巴:"小女原本要畫宸親王,但是不知為何目光總是看到皇上,所以……"

底下的閨秀們一聽臉上都浮現鄙夷的神色.

丫的,這錢瓏兒當真是不要臉.拍馬屁竟然拍到了這個份上!

君云瀾笑意不改:"畫得不錯.比朕宮中的畫師丹青造詣都還高上兩分,假以時日,應該能成為大家."

"多謝皇上!"錢瓏兒大喜過望,連忙拜謝.

君云瀾淡淡道:"不過,朕要你們畫的是宸親王.你偏題了.此畫不能上榜."

轟!錢瓏兒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旁邊的閨秀們早就笑出聲.蘇云翎暗自搖頭.沒想到這錢瓏兒和剛才被拖出的蕭雨晴一樣,也是走偏門的.

明明有不錯的才華卻非要走這一條死路.

君云瀾點評第一幅,然後示意陳公公拿起第二幅:"謝余姚."

謝余姚心懷忐忑地走了出來:"小女拜見皇上."

君云瀾看了她一眼:"畫作運筆有力,畫的宸親王十分有棱角.此畫可入前三."

謝余姚大喜連連拜謝:"多謝皇上!"

接著,君云瀾又點評了幾幅畫作.依次排下來,簡而言之,畫作前五的才有資格成為最後雅樂女官的人選.

至今為止,前五分別是殷紫菡,蕭雨樓,李云璐,謝余姚.

還剩下最後一位!

所有的閨秀們心都提了起來.在場有二十五名閨秀.皇帝只評選出畫作前五,還未被點名到的,不是落選,就有可能是最後一個名額.

君云瀾拿起最後一幅畫作,看了一眼,笑了.

"蘇云翎!"

蘇云翎正在走神,聽見這聲音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等她看見四周的閨秀們都看著自己這才明白自己被皇帝點名了.

她連忙出列.

"你畫的……"君云瀾似乎有些猶豫:"你畫的是什麼?"

底下眾閨秀一聽急忙看去.蘇云翎的畫作上一個玄衣男子在風雨中舞劍,而畫上左角上隱隱有宮闕重樓的影子.

這一副畫……當真很難說是在畫什麼.因為眾人畫的都是循規蹈矩的人物畫像.畫中的君云晟或坐或立,貴氣凜然.

而蘇云翎畫的只一張側臉,衣衫都是玄色,幾乎要與風雨融為一色,手中的長劍直刺風云布滿的天空.

這雖然畫的是君云晟,但是看著一幅畫風雨欲來,早就超脫了一般人物畫作.

"自然是宸親王."蘇云翎面不改色,"因為小女的畫作最後被毀,所以小女重新畫了一張.這一張只寫意,不畫形."

"好個只寫意,不畫形!"一旁原本不吭聲的君云晟忽然站起身來.

他的眼中眸光熠熠看向這幅畫:"皇上,臣弟認為,這幅畫畫的才是臣弟."

風雨如晦,玄色男子在風雨中舞劍,遠處的宮闕重樓在云霧中隱去,只能看見他獨自在天地中,長劍刺向天空,那一劍便是他所有的不滿,憤恨和不甘.

君云瀾笑了:"好.朕也覺得這一幅畫畫出了你的精氣神.這一副畫,當榜首."

一錘定音.

眾閨秀都無言以對.

畫作傳下來讓眾人觀看,人人都為畫中的意境所折服.不得不承認,雖然蘇云翎畫得匆忙,寥寥幾筆也算不上精工細作,但是這一幅畫看去就是有氣勢.

一種從畫中呼之欲出的氣概.

蘇云翎面色如常,四面八方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有嫉妒的,憤恨的,不甘的,怨毒的……可是都無法讓她臉色多變化一分.

畫藝考完了,下午便是琴藝和棋藝.特殊的是書藝此次不用比試.在初試和庭試早就有負責此事的周老夫子將這二十五位閨秀書寫的字整理交到了皇帝面前.

從朝華殿中出來,烏木珠和楚香早就等在了外頭.

烏木珠興奮得滿臉通紅:"奴婢就知道二小姐能奪魁的!"

蘇云翎微微一笑:"只是僥幸罷了."

楚香也十分高興:"這怎麼是僥幸呢!尚醫女早就有這份功底,再說誰能在那麼短的時間畫出形神俱佳的宸親王呢!"

蘇云翎看了看天色道:"回去歇歇吧.下午還要琴藝和棋藝呢."

說著主仆三人便高興離開了.

不遠處,三三兩兩的閨秀們看著三人離去,一個個眼中不由露出嫉恨之色.

陳凌玉忽然開口:"沒想到錢瓏兒都不能入皇上的青眼."

"呵呵……如此露骨討好皇上,皇上聖明,怎麼可能讓她上榜?"崇華裳譏諷地插了一句.

"這事不太妙呢."一直不怎麼說話的殷紫菡忽然開口:"從蕭雨晴到錢瓏兒,諸位看出什麼門道沒?"

李云璐眉頭皺起:"含香郡主的意思是……皇上偏心?"

殷紫菡眸光一動道:"這話諸位心里明白就好了.蕭雨晴的懲罰,還有錢瓏兒畫偏了.看似公平但是好像是皇上在表明一個態度."

"什麼態度?"謝余姚走過來,面色不悅:"背後私自議論皇上,你們都活膩了嗎?"

王芝蘭細聲細氣地道:"勝負還未全定.諸位不要杯弓蛇影了."

殷紫菡似笑非笑地看著兩位閨秀中的閨秀:"王姐姐,謝妹妹,聽說前些日子王伯伯和謝伯伯進宮拜見皇上,卻只短短停留一個時辰而已就出宮.看來也沒得到什麼呢!"

王謝兩女臉色一僵,頓時不好看起來.這次女官大比他們王謝兩家面上平靜,實則早就在一個月前開始積極准備了.多次進宮拜見皇帝,又積極奔走,沒想到卻沒有辦法最後落實.

宮中盛傳什麼內定,可是也要想想內定也要皇帝才能定.

皇帝不松口,誰敢最後保證她們兩位就可以當上皇帝身邊的雅樂女官?!

王謝兩女心中對殷紫菡十分不滿,可也又不能當面撕破臉皮.

王芝蘭細聲道:"殷姐姐說的是什麼話

呢.別欺負妹妹聽不懂了.有什麼就說出來大家合計合計."

殷紫菡看了一圈閨秀,哼了一聲:"你們還沒看出來嗎?皇上懲處蕭雨晴是在警告我們不可暗中去動蘇云翎,讓錢瓏兒落選,是警告我們不可走旁門左道."

"那現在該如何是好?"陳凌玉一向是個沉穩的人,這個時候也忍不住發問了.

謝余姚也冷哼一聲:"這麼說,皇上要我們見比試時候真章了?"

殷紫菡呵呵笑了聲:"雅樂女官只有三個名額.在場諸位都有上了兩榜,所以留在宮中是板上釘釘的事.如果在最後爭奪中馬失前蹄,當真不劃算.不過,諸位在五藝才能上都有欠缺,所以能不能擠上這前三位的名額,還真的是很難說.不過蘇云翎就不同了.據我所知,她是我們之中唯一上了五榜單的人.她當上雅樂女官的機會更大."

"所以?……"姚可欣眼中都是濃濃的不信任感:"含香郡主的意思好像是讓我們認命呢."

殷紫菡反問道:"難道你們不認命嗎?"

眾閨秀眼中頓時浮起濃濃的不甘心.

殷紫菡笑了笑,豔麗嫵媚的眼中都是陰沉:"好吧.既然都不認命.有一個辦法可以將那個礙眼的人踢出去."

***********************

晚上還有一更.

上篇:第三百零一章 最終大比(八)    下篇:第三百零三章 最終大比(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