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太冷(六千)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太冷(六千)

趙玉瑤被自己猶如發了瘋的母親抓住,又痛又怒.

她狠狠一推,怒吼:"是!就是她!別的人看見也就算了!非要被她看見!你可知道現在宮中傳出去會怎麼說我們母女?會說我們母女共伺一君!不知廉恥!"

"我一定會成為皇上的女人!而母親你老了!!你別以為你還是當年可以勾引先皇的如意夫人!"

趙玉瑤說完頭也不回地跑了讎.

如意夫人呆在原地劇烈喘息.過了良久,她慢慢恢複平靜,只是眼底的怨毒令她整張臉扭曲起來.

"夫人,怎麼了?"一道陰柔慵懶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如意夫人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一僵.不過很快她臉上便若無其事是,清清冷冷,恢複了尋常高傲清冷的模樣.

她回頭,冷淡笑了笑:"靜王殿下,夫人兩個字可不能這麼輕易稱呼."

站在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許久不曾出現君玉亭.

君玉亭今日穿著一件玄紫色長袍,玉帶修身,看起來不過是一位俊美的富家公子.他走來,面上帶著曖昧笑意看著如意夫人.

他附耳悄聲說:"怎麼?如意夫人不就是夫人了嗎?難道本王叫錯了?"

他的靠近若有若無地撩撥著眼前成熟又有韻味的美婦人.如意夫人看了他一眼,雖然面上還是高傲清冷的神色,不過眼底的魅色還是流瀉了出來.

她似笑非笑:"殿下想要探聽什麼?"

君玉亭忽然伸手摟住她的纖腰,在她耳邊低低道:"這後宮也就如意夫人能入無人之境,本王想要探聽什麼,如意夫人難道不知道嗎?"

如意夫人不動聲色地笑了:"自然是探聽到了.龐太貴妃讓幾位大臣們諫言皇後移衣冠塚,這可是惹了皇上的逆鱗了.聽說這從不發火的皇上在禦書房整整發火了一個早上."

君玉亭眸中有得意之閃過.他面上卻不變色,低頭道:"那這麼說,皇上已經關注陳皇後的衣冠塚的事了?"

如意夫人清冷地笑笑:"這我就不知道."

君玉亭見她神色就知道她一定是心中知道什麼卻不肯說.

他忽然一緊手中力道,懶洋洋靠在如意夫人的肩頭,悄悄吹氣,慵懶道:"如意夫人看來今天心情不好.有什麼為難之處,可以給本王說說."

他已經靠得很近.兩人幾乎貼合.若是有人看見一定會詫異,可是這里不知是不是事前下人被安排開,竟安靜得不同尋常.

如意夫人被他一撩撥,身子很快化成春水似的綿軟.

她順勢懶洋洋靠在君玉亭的身上,似笑非笑回頭,眼中卻有冷色:"有一件事得和靜王殿下好好地說道說道."

"哦?如意夫人想要做什麼呢?又是什麼是如意夫人擺不平的?"君玉亭眸半閉,悠悠嗅了一口懷中美豔少婦身上的香氣.

這便是前朝最最有名的妖姬,也是先皇身邊最得寵的禁臠,更是最特別的存在.曾幾何時,這風光八面的美豔婦人眼高于頂,也清高至極,頂著一張妖豔清冷的皮相,內心高傲得比天仙.可偏偏這樣的女人反而激起男人的興趣.自己那老邁已埋入黃土的父皇不也是她的裙下之臣嗎?

只是沒想到這妖孽一般的美婦人也有求人的時候?

終歸是……老了啊.君玉亭掃過如意夫人眼角細碎的紋路,眼底的鄙夷不露聲聲色的壓下.

如意夫人卻沒有看見君玉亭的神色.她清冷一笑,帶著無比的怨毒,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

"蘇云翎."

……

蘇云翎醒來的時候,天色已暗了下來.她看了看四周,是禦書房後面皇帝平日休憩的所在.

她起身看了自己的手腕傷處,猙獰的傷口已收,不流血了.

最近真是倒黴至極,禍事連連.她心中暗道.

過了一會,陳公公前來,面上帶著愧疚:"蘇女官醒了,感覺如何?"

蘇云翎含笑回禮:"已經好多了,陳公公放心."

陳公公胖乎乎的老臉上更是慚愧:"要不是老奴絆了蘇女官一腳,蘇女官也不會跌得這麼慘."

蘇云翎

一愣後頓時明白.她搖頭道:"陳公公的好意小女心領了.只是皇上與我……"

她話說了一半卻不知如何說下去.

君云瀾與她,因錯而生情,因緣淺而止步不前.她不知該以什麼樣去面對他.情根深種後又怎麼辦?抽身事外,又來得及嗎?

陳公公見她面色黯然,忽然道:"老奴伺候過皇上三十一年,可以說,皇上從小便是老奴從小看到大的."

蘇云翎肅然起敬.

她知道天家之中,有時候卑微的閹人太監便是這些孤寂皇子們的唯一親人.陳公公能伺候君云瀾三十一年,再算一算君云瀾的歲數,這幾乎便是看著一個孩子從懵懂無知長大成君臨天下的九五至尊.

陳公公慢慢道:"皇上小時候與別的皇子便不同.不是老奴偏愛,而是真的不同.皇上小時候少年老成,喜歡與不喜歡都深藏心底,鮮少能看見皇上因何而動怒動氣.與人爭吵更是從未見過."

蘇云翎心中一動,忍不住脫口而出:"當真?難道……"

陳公公歎道:"連先賢後過世,他都一聲不吭,長跪三天三夜,不流一點淚.而至于喜怒形于色,則更是少之又少."

蘇云翎不信:"不可能."

陳公公看了她一眼:"皇上是個心有韜略之人.世俗的感情已很少能激起他的喜怒.唯有今日,老奴看見皇上第一次和旁人置氣."

蘇云翎好像瞬間明白了什麼.她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

良久,她歎氣:"陳公公的意思是……"

陳公公卻不急著揭開答案.他道:"皇上是很尊敬先皇後,上官皇後.因為她是他的結發之妻.可是其實在皇上心中心愛之人另有其人.這點上官皇後很早就知道了.而這是這一點,讓皇上更加覺得虧欠上官皇後.所以這便是他不娶妾室的真正原因."

蘇云翎心緒複雜.

她知道有一個女子的影子一直在君云瀾的心中.他的溫和和從容,看著近,實則隔著一層紗.

她忽然茫然,其實從一開始,她和君云瀾都是不溫不火.他對她是真的好,可是這種好是否當中讓她覺得不踏實的因素?

也許這便是她那一夜親眼看見如意夫人夜出甘露殿,所以不告而別的真正原因.

她無法完全相信他,無法完全靠近他.所以她轉身離開了.

可是她又不能走.于是便成了如今這樣的局面.

唉……蘇云翎歎氣:"陳公公的苦心,小女明白了."

"不,蘇女官不明白."陳公公依舊很溫和,像是一位很和藹的長者:"其實蘇女官心中也有憂慮,所以才會屢次拒絕皇上,不是嗎?"

蘇云翎渾身一震.

陳公公問道:"蘇女官心中的疑慮是什麼呢?是因為蘇家在先皇時獲罪全家嗎?"

蘇云翎看著陳公公幾乎洞悉人心的眼睛,心中不由一縮.

這讓她怎麼回答?

"陳伯,下去吧."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帷帳後傳來.

蘇云翎一驚.她抬頭看去,不知何時一道人影已靜靜立在帷帳之後.她不知道他來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到底聽了多少.

冷風吹來,蘇云翎不由縮了縮.

下一刻,一道修長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

蘇云翎看去,心頭跳了跳.君云瀾一改往日穿著,穿著貼身勁裝,勁裝上繡著金絲龍紋,銀白祥云,貴氣四射.包裹在貼身勁裝之下的是兩條修長的腿.

他腿上還穿著馬靴,馬靴上有泥點,看樣子是長途跋涉回來.

他面上被雪水打濕了,更顯得冷峻肅冷.他原本就看不出年紀多少,現在這一穿著,更顯得十分年輕.

蘇云翎從未見過他這個樣子,愣了半天都忘了行禮.

"好點沒?"君云瀾伸手拉起她的手查看.

他的手很涼,帶著皮革的刺鼻味道.看樣子是從很遠騎馬趕回來的.

"皇上……"蘇云翎要行禮,卻被他按住.

君云瀾回頭對宮人淡淡吩咐:"怎麼讓蘇女

官睡在這里?回甘露殿."

于是,一聲令下,宮人們紛紛動起來.一大堆人呼啦啦地將禦駕移到了甘露殿.

蘇云翎被包在厚厚的披風中,由君云瀾親手抱著一直到了甘露殿中才放下.她臉已漲得通紅.

這一路走來,不知有多少雙豔羨的眼睛在盯著自己.

那一雙雙眼睛中都是同一個訊息:這便是將來後宮的女主人.

蘇云翎心情更加複雜沉重了.進宮後當雅樂女官的新奇和興奮都被眼前一道無形的枷鎖給壓住了.

……

甘露殿到了.君云瀾長臂一伸,將她放在了龍床上,然後徑直去更衣梳洗.

蘇云翎手上傷口已經敷上靈藥.她這副身體孱弱可總是黴運連連,血光之災不少.岌岌可危地活到了現在,真不知道是自己的幸運,還是上天對她的考驗.

"傷我看看."耳邊傳來君云瀾的聲音.

淡淡的,柔柔的,亙古不變的樣子.蘇云翎把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君云瀾揭開繃帶仔細地看著.

夜已深,人寂靜.蘇云翎看著他沾水汽的乾淨的鬢角,恍然出神.

君云瀾看了一會,為她妥善包紮好.蘇云翎見他手勢嫻熟,勉強一笑打破沉默:"皇上包紮很有一套."

"恩,因為這是有一位故人教朕的."君云瀾道.

蘇云翎頃刻無言以對.

聶菁菁.這個名字忽然闖入腦海中.

這三個字經過十年的歲月風化,時至今日竟然有了別樣的魔力.似乎多沾染一點,就永遠會活在這個名字的陰影中.

"皇上……很喜歡這位故人吧?"她問.

君云瀾抬起頭,眼似深海:"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一個不能碰觸的秘密.只有朕,沒有."

她呆住.

"朕一出生就活在萬眾矚目之下,一言一行都被史官記錄.直到朕的母後過世之後,去京就藩去到偏僻的衡州."

"皇上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這位故人的吧?"蘇云翎語氣澀然.

雖然明知這位故人已經過世十余年,也明知她再也無法再挖出什麼,可是這一切卻讓她更無力.

就好像她明明知道上官皇後必死無疑,卻不得不為了他去救她.一次次做著無用功,一次次煎熬著崇敬和愛戀著的心.

"是的."君云瀾沒有回避這個問題.他看著呼嘯著風雪的殿外:"也是那個時候,朕娶了從小定親的燕彤."

上官燕彤,上官皇後的閨名.

蘇云翎忽然心中升起絲絲羨慕.她羨慕在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肆意張揚的青春中,她們可以親眼見證.而自己面前的俊雅男子已是曆經滄桑後.

"真好……"蘇云翎喃喃道.

君云瀾深深看向她:"那你呢?"

蘇云翎被問了個措手不及.

"什麼?"她語結.

"朕問你,你心中藏著什麼?"君云瀾沉靜看著她,深沉的目光幾乎刺入她的內心,"是什麼讓你一直抗拒著朕?"

"陳伯問你的話,朕都聽見了."他慢慢道.

蘇云翎心中一縮.

他果然都知道了.

"那一夜,你為何離宮,朕也知道了."他看著她.

蘇云翎心口一窒:"皇上知道什麼了?"

"南宮琴笙."他直視她的眼睛,"那一夜,你帶著他離宮.你為了治他的眼睛,在他的雅苑中十幾日."

蘇云翎張口結舌看著他.

這些事這麼機密,她也相信這些事這麼機密,他不可能查到.

幾乎是不假思索,她立刻道:"你查我!"

"是的."君云瀾目光坦坦蕩蕩,"朕要弄明白.為何你要為了江湖上聲名狼藉的毒門聖主離宮!離開朕!"

蘇云翎亂了.這事怎麼會成了這樣了呢?

明明是過了這麼久的事.而且她還以為他遺忘了,沒想到他隱忍到了現在才揭出.陳公公果然說的是對的.

沒有人能看透他心中所想,也沒有人能知道他的喜和怒.

她心煩意亂:"琴笙不是壞人!"

"不是壞人?毒門聖主,殺人如麻.而且和靜王君玉亭同流合汙.朕手下的不少能人賢才都是被他門人所殺.你若不信,朕還有一堆未結案的宗卷可以由你翻閱."君云瀾說得心平氣和,像是在談論今天的天氣.

蘇云翎皺眉,雙眸閃著不服的光:"他現在已經和靜王決裂了.現在毒門不會再為他干殺人勾當了!"

"哦?"君云瀾挑眉,眼底有濃濃的深沉:"這麼說,南宮琴笙做了什麼事你都知道?"

蘇云翎一驚,不敢再說.與此同時一股寒氣從心底升起.

她忽然有種害怕的感覺.眼前的君云瀾收起溫和,竟然銳利得令人無處躲藏.她無法再說什麼,因為說什麼就會錯什麼.

他心思縝密得令人害怕.

她抿緊唇不再說一個字.

"南宮琴笙是慕容家的棄兒.你不知道,他還做過一件事."君云瀾並不打算結束這個話題.他冷淡地開口:"你不想知道嗎?"

"不想."蘇云翎臉色已經十分難看.

她現在有種感覺,君云瀾今夜打算撕開她做的拙劣偽裝.她身邊信任的人,他要一層層剝開偽裝,然後冷靜而殘忍地告訴她:她錯了!

這種感覺太糟糕,也十分難堪.

"南宮琴笙在十八歲的時候,潛回慕容世家,弑父."他一字一句地道.

蘇云翎驚呆了.

"不可能!"她不顧手上的傷口,一下子撐起身怒視著他:"他不是這種人!"

怎麼可能?南宮琴笙雖然暴戾,雖然乖僻,但是絕對不是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人!

"你不信可以去慕容世家,朕會讓你看到,如今的慕容世家的家主,其實是南宮琴笙的叔叔.因為此事駭人聽聞.慕容世家決心隱瞞下來,用長相相似的兄弟來代替那個被南宮琴笙殺死的親生父親."

"這事外人知道的不足三個."君云瀾道.

蘇云翎定定看著他,忽然冷冷笑了:"皇上為何會知道?"

"朕能知道,因為朕是皇帝."

蘇云翎忽然笑了,笑得極其憤怒,極其譏諷:"皇上今夜說了這麼多,不覺得手段卑劣了點嗎?"

在自己面前說這些,字字句句都在針對南宮琴笙.這種做法不但難看,還丑陋!壓根不像是堂堂皇帝可以做出來的.

君云瀾不動怒,依舊淡淡道:"朕之所以今夜說出這些話,是因為朕想告訴你一件事……"

蘇云翎不等他說完,忽然臉色劇變.她幾乎是驚叫一聲,跳了起來:"不!--不要!"

她還沒說完就往外沖出去.

"來不及了.朕已經命神機營今夜屠滅杜毒聖門."他在她身後淡淡道:"知道朕為什麼要動手嗎?因為朕的母後之死,和毒聖門脫不開關系."

蘇云翎渾身僵硬.她緩緩回頭,看著他像是從不認識.

君云瀾走來.拉住她的手,把她扶到了床邊,目光依舊溫和.

"前朝的事是個噩夢.翎兒,南宮琴笙和他的毒聖門手中沾滿了無辜人的鮮血.龐妃讓大臣們提議遷母後的衣冠塚,這事是個開始……"

蘇云翎聽著他的話,忽然笑了笑.

她笑得很干澀.她冷冷道:"皇上,我累了.要睡了."

她說完躺在床上,嚴嚴實實將自己裹住.

真冷.這個世間真冷.恩恩怨怨,環環相扣,不死不休.其實她錯了,君云瀾從來就不是一個溫暖的男人.

他背負太多太多,所以他的心太冷太冷.

生殺予奪,他從不猶豫.就如今夜,他在她面前細細的說南宮琴笙的惡行,可是早就在背後掀起了血雨腥風.

上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母女反目    下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聯盟(六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