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二十九章 南山會獵(四)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南山會獵(四)

殷紫菡的眼底藏著一些東西,配著她的笑容看起來格外地刺眼.

蘇云翎笑了笑,放下酒杯:"有時候人就是要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才不會出丑,不是嗎?含香郡主."

她說完翩然離去.

殷紫菡眸色動了動,眼底的神色漸漸陰沉魷.

……

蘇云翎回到了自己的帳中,拿了一卷書冊來看.可是耳邊都是營地上的歌舞喧囂,令人無法安神.

楚香拿了清水伺候她梳洗.她察言觀色,小心翼翼.

蘇云翎知道她在擔心自己.她一笑:"好不容易出宮一趟,你去玩吧.只是別往人少的地方去就是."

楚香感動:"奴婢不貪玩,可以伺候蘇女官的."

蘇云翎一笑:"我又不是什麼金貴的人,你下去吧."

楚香不再固執,伺候完了就悄然退下.

蘇云翎看了一會兒書只覺得無趣,正要熄燈歇息.忽然手邊的燭台一暗,整個帳子一片漆黑.

她心中警醒,正要摸索火石點上,一只手悄無聲息地捂住了她的口鼻.

蘇云翎驚得心都要跳出來,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別叫,是我."

蘇云翎長舒了一口氣:"你來做什麼?"

她回頭,身後正是喬裝打扮的南宮琴笙.他穿著一件侍衛的衣服,又故意在臉上抹上蠟黃的什麼藥汁,看起來十分不起眼.

"跟我去一個地方."南宮琴笙拉著她.

"去哪兒?"蘇云翎問.

南宮琴笙丟給她一套侍女衣服:"到了就知道."

蘇云翎見他雙目熠熠,十分有主意的樣子.她想了想拿起衣衫去了帳內換好了,跟著南宮琴笙出了帳子.

宴席還在繼續,一個個耳熱酒酣,滿臉紅光.南宮琴笙帶著她七繞八拐,繞過人多的地方漸漸向營地外走去.

蘇云翎警覺起來:"你要去哪兒?"

兩人已經出了秦國的營地,四周看了一眼,天黑四下茫茫,一望無際的草原延伸出去,像是能到了天盡頭.

"去一個地方拿我想要的東西."他忽然看著她,似笑非笑地說道.

"什麼地方?"蘇云翎看著他的笑容更是警惕.

南宮琴笙薄唇一勾,忽然一把拉起她,腳尖一點,帶著她如一片云一樣輕飄飄地朝著不遠處那星星點點的營地而去.

你大爺的!蘇云翎差點破口大罵.

她一下子明白了南宮琴笙要帶著她去哪了!他竟然要帶著她去齊國營地中探消息.

這當真是不想要什麼就非要來什麼.要是一不小心她被人抓住是和這妖孽在一起,她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南宮琴笙輕功很好,帶著她根本沒有一點阻礙.蘇云翎被他摟著腰,腳下就跟騰云駕霧一樣,不一會就已經遠離了人聲鼎沸的秦國營地.

她心中不斷叫苦,奈何根本掙脫不開南宮琴笙的鉗制,只能身不由己跟著他前去.

南宮琴笙武功極高,身形鬼魅,在黑夜中就如鬼混一樣令人難以捉摸.哪怕他帶著一個絲毫不會武功的人也不影響腳程.

很快兩人就一起到了齊國營地之中.

蘇云翎此時惡狠狠瞪著身邊的南宮琴笙,咬牙切齒卻不得不壓低聲音問:"你要拿什麼東西?"

南宮琴笙指了指當中的白色的精致帳子:"這次玉香公主前來,傳說她喜歡蝴蝶,身邊有養著一只極其珍貴的六色斑斕金虎蝶."

"然後呢?"蘇云翎一點都不相信他只是為了好奇才冒危險前來.

南宮琴笙回頭沖她勾唇一笑:"聽說那蝴蝶翅膀上的蝶粉和其他藥材煉制會是很好的一味毒藥.而本司正好需要這麼一味藥引."

毒藥?!

蘇云翎警覺地盯著他:"你的意思是這玉香公主會使毒?"

南宮琴笙嗤笑:"齊國地處偏南,濕熱多蛇蟲,身為堂堂一國公主身邊養一點蛇蟲並不稀奇.更何況只是一只漂亮的毒蝴蝶罷了."

蘇云翎想著摸了摸懷中,在懷中,她還有一只毒雪貂雪兒呢.只是這些日子不知是不是天氣溫暖,雪貂不愛動彈,一天十二個時辰,倒是有好幾個時辰都在她的懷中呼呼大睡.

她養著一只毒雪貂,玉香公主養一只毒蝴蝶,似乎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那你拿了金虎蝶就走?沒有別的目的?"蘇云翎問道.

南宮琴笙忽然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難道你就不好奇?"

"好奇什麼?"蘇云翎假裝沒聽懂他的弦外之音.

"好奇這大名鼎鼎的玉香公主長什麼樣子?"南宮琴笙道.

蘇云翎冷哼一聲:"恐怕你這次來不是來偷蝴蝶的,而是來偷人偷香的吧?"

南宮琴笙不屑一笑,傲然道:"我毒門聖主還需要偷人?這等庸脂俗粉本司壓根看一眼都嫌煩."

蘇云翎自然知道他眼睛半盲的時候就不喜女色,傲骨嶙峋.可是今夜聽他這麼說,不知為什麼忽然覺得順耳之極.

她故意道:"那你偷了蝴蝶,我又有什麼好處?"

南宮琴笙忽然眯了眯眼看了她一眼,耳語:"自然是有好處了.難道你以為我真的只是來偷那只蝴蝶的嗎?"

"那到底是來做什麼?"蘇云翎心中浮起濃得化不開的疑惑.

如果只是偷這只蝴蝶,南宮琴笙一個人就可以.他的武功極高又善使毒.君云瀾麾下神秘的神機營合力對毒聖門剿殺都無法擒住他.區區一個小小的營地他根本就如入無人之境.

而這一次南宮琴笙到底探聽到了什麼消息?

"現在別問太多.宴飲要結束了,不快點就來不及了."他說完一拉她朝著那白色帳子而去……

……

玉香公主,年方十八.是齊國皇帝膝下最珍愛的公主.聽說長得傾國傾城,更難得的是才貌雙全.

她十六歲及笄時各國的求親者絡繹不絕,可是都被她一一回絕,至今"大齡"未嫁.

就在國中對這任性的公主頗多風言風語的時候,誰也沒想到齊國皇帝對這心愛的女兒十分寵溺,她說不嫁便不強迫.

這次先前毫無預兆的,齊國成王帶著玉香公主前來參加秦國的會獵.這其中包含的意義太過明顯.

可想而知,這一次齊國出動保護成王殿下和玉香公主的守衛十分森嚴,而君云瀾派出的幾個軍營的人馬也嚴陣以待守著南山各大要塞……

這麼說,其實君云瀾早就知道了齊國的成王殿下和玉香公主要來……蘇云翎低頭捧著一個小小的果盤,邁著小碎步,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地朝著白帳子走去.

她一邊走一邊心中胡思亂想,越想越是覺得心口發悶.

"站住!"一道厲聲呼喝傳來:"什麼人?"

蘇云翎低頭:"是來給公主殿下送果盤糕點的."

盤問的侍衛看了她一眼,揮了揮手示意她離開.蘇云翎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趕緊向前繼續走.

她膚白,為了掩飾自己的容貌找南宮琴笙拿了姜黃的藥汁塗了臉,這樣就算長得美麗,看起來一點都不醒目.

蘇云翎很快到了白帳前,一掀開,一股幽幽好聞的香氣撲鼻而來.她輕輕一嗅心中不由咋舌.

這香是極其罕見的玉雪蓮香.聽說是一種生長在極高的雪山上的蓮花制成的香.

這個玉香公主果然名不虛傳,什麼都是最好的.

蘇云翎悄悄進了帳子,里面沒有侍女想必都是跟著去了秦國的營地伺候去了.蘇云翎放下碟子溜進了內帳中.

內賬中整齊碼放著一個個精致的楠木箱籠.蘇云翎迅速環視了一圈,一下子犯了難.她的時間不多,南宮琴笙要的東西到底在哪兒?

她想著心中忽然一動,從懷中掏出雪貂雪兒.

"雪兒,你幫我找找."她壓低聲音.

雪兒一落地立刻就精神起來,雪白的身影在幾個箱籠中躥來躥去,過了一會,雪兒圍著一個小箱籠在打轉.

蘇云翎急忙過去打開,一股隱約的藥香從里面彌漫了出來.她打開一看,果然一個

精致的羊脂玉盒中放著一只手掌大的蝴蝶.

玉盒四面都開著小孔,以作透氣用.而那蝴蝶背部金色,碩大的翅膀上一個虎頭栩栩如生生.

當真是極珍貴的六色金虎蝶.

雪兒見她打開箱籠,立刻跳上她的肩膀得意地吱吱叫了兩聲.那蝴蝶不知是不是受到了什麼驚嚇,翅膀撲哧扇了兩下.

蘇云翎只聞到了一股香氣,腦子竟一時暈了下.

不好,果然是毒蝴蝶!蘇云翎不敢久待,拿起准備好的天蠶絲袋准備裝好走人.她這還是第一次做賊,成功之余未免心虛.

就在這時,雪兒忽然吱吱叫了兩聲撲向另一個稍大大箱籠,不住地用小爪子扒著.

難道這里也有毒物?蘇云翎心中奇道.

如果說她是被南宮琴笙"騙"過來偷這蝴蝶還情有可原,但是現在她的心已經被好奇填滿.

這玉香公主一個嬌滴滴的公主,難道平日擺弄的都是毒物不成?

雪兒還在扒著那箱籠.蘇云翎心下已定,拿了金虎蝶,悄悄打開.她才剛打開,一道細長的黑影猛地朝著她躥了過來.

"啊!"蘇云翎叫了一聲,眼前白影一閃,雪兒早就興奮不已地撲了過去,和那黑影戰在了一起.

她只看了一眼只覺得渾身毛骨悚然.只見一條條頭呈三角的毒蛇紛紛從箱子中爬了出來,每一只五彩斑斕,十分豔麗.

雪兒十分興奮,已經有好些日子它不曾吃過這種小蛇了.雪貂身形靈活,幾個縱跳中已經咬死了好幾條,其余的毒蛇四下游走逃散,頃刻間走得一干二淨.

貂蛇大戰持續的時間並不長.不一會戰斗結束,雪兒津津有味地享受自己得戰利品,而蘇云翎終于大著膽子看向那箱籠.

她只看了一眼頓時倒吸一口冷氣.過了一會,她拿起一包東西放在了天蠶絲袋中.

今夜這深入虎穴還真的是收獲大大的.不但找到了南宮琴笙要的金虎蝶,也找到了她一直以來想要找的東西.

蘇云翎正要離開.這時,帳外有腳步傳來.

"怎麼回事?!公主的帳前守衛怎麼這麼少?!"一道尖利的嗓音傳來.蘇云翎急忙伏低身子迅速躲了起來.

"余姐姐,你忘了公主身邊的侍衛都跟著過去參加宴席了."

"那也不能沒什麼人看著.萬一公主的東西丟了,我們吃罪不起!"叫做余姐姐的侍女還有怒氣,邊說邊朝著帳子走來.

蘇云翎心中咯噔一聲趕緊抓起雪兒,一起在了一個大箱子的後面.這玉香公主的帳子十分大,還分內外.她躲在內帳中,一時半會侍女發現不了.

兩個侍女進了帳子.那個余姐姐冷哼一聲:"說起來當真是狗眼看人低,憑什麼安排我們在這里守著?分明就是沒給那李嬤嬤銀子,故意不派好差事給我們."

另一個聲音附和:"就是,公主平日都是由余姐姐伺候的.不過,余姐姐放心,這次不能去,下次公主一定會想著余姐姐的."

"難說.公主若是要與秦皇成親,你我恐怕不能跟去了,因為你我年紀大了,比不上那幾個小丫頭."那個余姐姐憂心忡忡地道.

蘇云翎躲在箱籠後聽得一愣.

難道君云瀾和玉香公主的和親……是真的?她的心忽然像是跌入了一個無名的深淵中,不疼,卻空蕩蕩的.

"余姐姐別難過了……"另一個侍女絮絮叨叨地安慰.無非翻來覆去就是說這姓余的侍女跟著公主身邊日久,公主將來一定不會忘了她.就算和親也會帶著她到秦國.

時間慢慢流逝.蘇云翎躲得腿腳酸麻.眼看著宴席的時間快結束了,那個愛玩毒物的香公主快回來了,她心中不由心急如焚.

正在這時,那姓余的侍女忽問了一聲:"這是誰端進來的果子糕點?"

"不是我."另一個侍女道.

"不好!"姓余的侍女警覺道:"這帳子有人進來過!"

她說著向著內賬走來.

蘇云翎心中大急.內帳太小,要是被人一搜那絕對一下子就發現她了.

她還沒想到辦法,那兩個侍女就已經撩開內帳的簾子

走了進來.

"嗖"的一聲,蘇云翎只覺得懷中白影一閃,雪兒如閃電一樣撲了出去.

"不要……"她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那兩個侍女一聲慘叫,倒地抽搐而亡.雪兒朝她吱吱兩聲躥出帳子.

蘇云翎見狀只能硬著頭皮跟著跑了出去.

"有刺客!有刺客!"有人發現這里異響,立刻追了過來.

一瞬間四面八方火把重重,朝著這里而來.

"要命!該死的南宮琴笙!到底在哪里!"蘇云翎又氣又急,只能像是一只無頭的蒼蠅跟著雪兒跑出去.

雪兒當真神勇,黑暗中白影跳來躥去,有攔在它跟前的士兵不是被它抓傷就是被它咬傷,無一不慘痛大叫.

"上來!"正當她胡亂跑的時候,南宮琴笙飛馳而來,一把將她抓上馬.

"你怎麼這麼遲才來!"蘇云翎怒道:"你差點害死我了!"

南宮琴笙勾唇一笑,眼底邪魅之色流轉:"不是沒死嗎?走吧!再不走來不及了!"

上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山會獵(三)    下篇:第三百三十章 南山會獵(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