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一)   
  
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一)

c.t;玉香公主已經將近昏厥.小說下載/她無法再吸進空氣,也無法再說出一個字.她的腳尖已經離地,再多一刻一定會氣絕而死.

蘇云翎在一旁默默看著,心中不知在想什麼.她只看見銀面男子輕輕松松捏著玉香公主的脖子,沒有一點放松手的意思.

"你放了她吧.殺了她只會讓秦國陷入危機中.別忘了,周邊諸國都虎視眈眈看著秦國.秦國,亂不得."蘇云翎繼續道,"一亂,天下大亂.這點你應該明白.沿"

如今的秦國實力在諸國之上,是一直以來屹立北方的強國之一.可是國強並不代表著內里就完美無缺紡.

事實上,秦國內里勢力錯綜複雜,世家盤踞著整個政權的最核心處,讓整個朝政變得十分臃腫不堪.旁邊有多少國家在眼巴巴等著這個維持了近五百年的皇朝沒落,然後再一哄而上reads;.

銀面男子眯了眯眼.終于,他的手一松,玉香公主就如破了一個口子的袋子嘩啦一下子跌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蘇云翎悄悄松了一口氣.

銀面男子冷冷道:"我不殺她,不是因為你的求情."

蘇云翎在心中翻了翻白眼.好吧,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不殺她,因為君云瀾不得不娶這麼一個女人."他對她一笑.

她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絲殘忍冷漠.似乎這件事讓他真心愉悅起來.

這人……蘇云翎無言以對.

"走吧!"銀面男子冷冷淡淡道.

蘇云翎心中一緊:"去哪兒?"

銀面男子面向東方,那邊旭日初升,一片紅光遍撒.他**山石上,腳下是萬丈深淵.

山風呼嘯,他白衣傲雪,一股天生的尊貴傲氣令人覺得他猶如天神.

他垂眸看著蘇云翎,忽而一笑:"自然是帶著你去一個君云瀾都找不到的地方."

……

整個秦國營地這幾日氣氛都十分詭異.四周的守衛更加森嚴了,許多世家貴族忽然發現,這一次不像是來會獵,倒是像是要行軍打仗一樣了.

四周多出了帶著明晃晃刀劍的士兵,而這些士兵分明不是京畿四周的常規士兵,而分明是從真正軍營中調派出來的士兵.

嗅覺靈敏的人開始感覺到了不尋常.而這種不尋常的氣氛一下子將會獵的歡樂氣氛沖淡得干乾淨淨.

一天天過去,氣氛越發壓抑,漸漸的就要形成風暴.而那風暴的中心便是禦帳.

天色漸暗了.又是一天過去.前去山林中搜索的將士們疲憊不堪地回營,順便也把沉重的氣息帶回了營地中reads;.

禦帳中,君云瀾神色冷然看著跪了一地的將軍們.

"皇上,我們把方圓百里都搜了,沒有蘇女官的蹤跡."

"皇上恕罪!這都五天了,屬下們找遍了樹林四周,也沒有尸身……"

君云瀾面色冷然,只是一語不發.

禦帳中的氣氛越發古怪了.君云晟打破沉默:"皇上,找不到人是好消息.證明蘇女官沒事."

"是啊是啊!皇上,若是蘇女官出事了,一定會有痕跡的,可是沒有,證明蘇女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沒事."將軍們紛紛勸解.

君云瀾一揮手,冷冷道:"繼續下去找.另派人往南邊尋找."

幾個將軍一愣,頓時一個個苦著臉退下了.

帳中又恢複安靜.君云晟問道:"為何是南方?"

南山地處偏南,但是毗鄰好幾個國家,東西南北都有可能,為何他會知道蘇云翎被神秘人帶到了南方?

君云瀾沉默良久才道:"不要再問了.應該就是南方.如果朕猜的沒有錯的話."

君云晟見他心事重重的樣子,忽然想起了什麼.他欲言又止.正在這時,陳公公匆匆而來:"皇上,成王帶著玉香公主前來求見皇上."

君云瀾冷冷道:"不見!"

陳公公為難:"可是成王今日已經來了第三次了,不見恐怕不好.……"

君云瀾淡淡道:"朕說了不見.陳伯去和他說吧.就說過兩日

tang會獵完畢,朕再見他."

陳公公問道:"那玉香公主呢?"

君云瀾不語,但是目光更冷.

陳公公一下子意會了,悄悄退了下去reads;.皇帝的態度已經很明白了,不見便是不見.天皇老子都不見,一天三趟地來也不見.

……

客帳中,玉香公主大發雷霆.

她冷眉問道:"為何君大哥不見我?"

陳公公好脾氣地道:"皇上最近軍務纏身,這附近混進了西戎國的奸細,不除去,皇上不會心安.(廣告)"

玉香公主冷笑兩聲,要不是一直以來的教養壓著,她早就掀桌子走人了.想她堂堂一國公主什麼時候被這麼冷淡對待過?

她努力保持著風度,似笑非笑:"陳公公,會不會是君大哥在憂心蘇女官?"

"玉香!"成王猛地出口阻止.

玉香公主臉上笑得陰冷:"大皇兄,小妹問問也不行嗎?我得知道到底是什麼在擾亂君大哥的心才行."

陳公公撩起眼皮看了玉香公主一眼,淡淡道:"老奴不知.老奴不敢揣測聖心."

玉香公主氣的臉色一黑,不過她很快壓下怒氣,歎了一口氣:"都是我的錯,讓蘇女官被賊人捉走了.萬一蘇女官有個三長兩短,以後該怎麼做人……畢竟這麼年輕,又是大家閨秀……"

她說得聲色俱在.陳公公卻眼觀鼻,鼻觀心,一副沒有聽見的樣子.

玉香公主說了一會發現他沒有動靜,不死心道:"陳公公,你說這賊人是什麼來路?"

陳公公看了她一眼.玉香公主看見他渾濁的老眼中精芒一閃而過,心中頓時一驚.

陳公公皮笑肉不笑:"公主這話可就折殺老奴了.老奴怎麼知道這刺客是什麼來路?若是知道,老奴定能抓住這人,問問當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公主的侍衛都死了,唯獨公主沒事,還擄走了手無寸鐵的蘇女官."

玉香公主臉色一白reads;.

陳公公的話連消帶打地奚落了她.話中之意竟然暗示那銀面男子是她派去的刺客.

沒想到她方才想要暗中中傷蘇云翎,還沒見到成效,報應就這麼快來了.

玉香公主陰沉著臉:"陳公公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刺客是我請來的?難道陳公公沒有看見我也被刺客所傷了嗎?"

她一抬頭,脖子上一圈青紫,十分刺眼.

陳公公慢吞吞道:"老奴不敢.老奴只是根據當時情形做出的推測而已.再說,這種雇凶殺人有許多種手段,公主沒事,老奴只會覺得十分幸運,絕不會想到別處."

玉香公主心有憤恨,但是面上卻不敢表露太多.她知道眼前這垂垂老矣的老內侍,不是一般人.

陳公公說完和成王說了一些場面話就走了.

玉香公主在一旁臉色難看.

成王忍不住呵斥:"你看你,現在成了什麼樣子?善妒又嬌蠻.你這樣如何能讓君云瀾喜歡?真是自作聰明!早就讓你忍耐一下不要去碰那個叫做蘇云翎的女官,你偏偏不聽.如今可好了.一切的罪過都怪在了你身上!"

成王年紀比玉香大了一輪有余,呵斥她如同呵斥小孩子似的,一點都不留情面.

玉香公主冷笑:"大皇兄,你放心.君大哥不會輕易反悔."

成王冷冷諷刺:"你別忘了.咱們兩國的親事,君云瀾還沒答應."

玉香美豔的眼中射出勢在必得的冷光:"既然大皇兄擔心那就靜心等待吧.他一定會娶小妹為皇後的!"

"他不娶我,還想要娶誰?"

她說完傲然走出了客帳,騎上馬離開了秦國的營地.

……

"砰"的一聲,蘇云翎忍痛從睡夢中醒來reads;.

身下搖搖晃晃,她揉著額頭坐起身來.自從銀面男子將她從南山帶走已經在路上走了四五天了.

一路上,他幾乎都待在馬車中.蘇云翎則換了一身衣衫,扮成他身邊的丫鬟.她不知道銀面男子要把她帶到哪兒去.

只知道他似

乎一直在南下,因為天氣漸漸暖和,一路上花紅柳綠,明顯風物都和秦國不一樣.

她心中思索,側頭一看,銀面男子正坐在一旁閉目養神.她悄悄挪動身子想要出車廂.

雖然這幾日兩人共處一馬車,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畢竟男女授受不親,她也不能在他面前忘乎所以.

睡覺那是沒辦法,兩人連日趕路,除了馬車還是馬車,壓根她想找別的地方休息都不行.

"去哪兒?"冷淡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蘇云翎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她擠出笑容:"我出去坐,透透氣."

銀面男子冷冷看了她一眼:"在這里即可."

蘇云翎見他堅持,只能悻悻放下車簾.

兩人在馬車中實在是悶得要發瘋.要不是她受傷失血過多得養傷,前幾日都不知道怎麼過的.

蘇云翎無聊地左看看右看看,實在無聊了拿出雪兒逗弄兩下.說起來也氣人.這雪兒也沒出息,天天跟著他們在馬車中顛簸也不抗議,照樣吃喝拉撒,精神氣反而更好了.

銀面男子打坐完畢,看了她一眼:"看樣子你並不傷心."

蘇云翎習慣了他突如其來的問話方式,頭也不抬地反問:"我傷心什麼?"

"我帶你走,君云瀾找不到你自然死心.他一死心就會娶那個惡毒的齊國公主.你難道不傷心?"他問.

蘇云翎失笑:"就算閣下不帶我走,他也會照樣娶玉香公主reads;.跟我走不走沒有關系."

"你倒是想得明白."銀面男子冷冷道.

蘇云翎笑了笑,只是眼中一抹落寞很好地隱藏著:"我很早就想明白了.所以你帶我走也不錯,這樣一來他娶新人更是理所當然,不必在顧慮我.不對……他是皇帝,顧慮我做什麼?"

她說完苦笑了下.

"呵呵……皇帝!皇帝就是卑鄙無恥,六親不認!天下第一的惡人."他罵道.

蘇云翎聽得他破口大罵,失笑:"皇帝哪有你說得那麼壞?也有不少好皇帝."

銀面男子冷笑:"盤古開天辟地,女媧造人,這天下就是天下人的,憑什麼這天下是皇帝一個人的?憑著這條,皇帝就是個大惡人!"

蘇云翎啞口無言.這銀面男子武功高絕,世間難找敵,不過脾氣也是十分地暴戾和古怪.這些天她雖然早就適應了,但是還是時不時會被他出格的言語堵得說不出話來.

她聳了聳肩:"好吧.皇帝是大惡人."

"你若是一心想要嫁給皇帝的女人,早就死在我的掌下."他冷冷道.

蘇云翎失笑:"好!多謝閣下不殺之恩."她說著還像模像樣地向他行了個半禮.

銀面男子冷冷看了她一眼,轉而繼續閉目養神.

蘇云翎無聊,好奇問道:"閣下尊姓大名,總不能我每次都叫你閣下吧?"

"別人一般叫我主上."銀面男子閉目淡淡道.

蘇云翎頓時氣結,什麼主上?她又不是他的奴仆.

"閣下怎麼稱呼?總不能我到了大庭廣眾之下還叫你主上吧?"蘇云翎繼續不死心地問.

銀面男子眼睛都不睜,冷冷道:"叫我名字的人都是死人.難道你也想變成死人?"

蘇云翎被他的話氣得又一次噎住.

"那我們這次要去哪兒?"蘇云翎又問,"我們都走了這麼多天了.你又不殺我又不放我,總該告訴我我們要去哪里吧?反正你不說,我終究也是要知道的."

銀面男子聞言睜開眼,一雙玄眸深深看著她:"你去了就知道了."

他話音剛落,整個馬車忽然猛地一頓停了下來.蘇云翎冷不丁地,一下子被甩得跌在了車廂中咕嚕嚕滾向銀面男子.

她看著自己迎面要撞上像是石雕,一動不動的他不由心中暗暗叫苦.這幾日她在馬車中連一片衣角都不敢碰上這個怪人.

一則是世俗禮儀約束,二則,此人身上氣勢太強,不動不笑的時候也有一種睥睨天下之感.她有預感,要是冒犯了他,下場一定很慘.

可是現在她真的

是身不由己啊!蘇云翎心中哀嚎.

"砰"的一聲,蘇云翎只覺得眼前一花,腰間一緊,整個人隨即飛了出去.等她回過神來銀面面子已經拉著她好端端站在了馬車前.

他眯著眼,看著眼前.蘇云翎急忙看去,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在寬闊的官道上停著一輛巨大的馬車.

說是巨大,是因為這馬車並排需要十匹馬來拉,而這馬車造得猶如精美的房屋一般,雕梁畫棟,金漆銀彩,看過去氣勢非凡.

恐怕連皇帝的禦輦與之相比都黯然失色.

她瞪大美眸看著這史無前例的"馬車",一時竟說不出話來.因為這馬車實在是太大了,大得幾乎把整條寬闊的官道都擋住了,而馬車後則是鮮衣怒馬的侍衛.

一位穿著十分整齊的管家模樣看見銀面男子,恭恭敬敬跪下:"拜見玄淵先生!我家主人聽聞先生要來,已經備上美酒佳肴,掃榻相迎了."

銀面男子掃了一眼眼前這一大排的迎接陣仗,云淡風輕地嗯了一聲,舉步就走向馬車.

他身量修長,白衣勝雪,行走間一舉一動瀟灑不羈,踏上這貴氣十足也華麗十足的馬車,仿佛理所當然.

這一份從容自然令那管家眼中流露崇敬,更是卑微地伏在地上.

蘇云翎見他一聲不吭地上了馬車,也連忙跟上.她進了馬車中,一瞬間被馬車里奢華裝飾給驚呆了.

想她堂堂秦國世家名流小姐見過無數奇珍異寶,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可是卻從未見過這麼奢華到極致的裝飾.

龍眼大的絕頂貓眼石,千年難得一見的,一整片一整片的華麗玳瑁,用純色寶石鑲嵌成的龍鳳呈祥圖案貼滿了車廂幣,還有夜明珠,七彩翠羽,如拳頭大小的南海珍珠……

蘇云翎看得眼睛越睜越大.馬車中的珠寶,隨便一件都是價值連城.而這些價值連城的寶貝只裝飾在馬車車廂中而已!

可想而知這馬車的主人豪富程度已經超過她所見.

馬車十分平穩地往前走,神奇的是,人在馬車中搖晃感並不強烈,十分舒適.

銀面男子……不,那個管家稱呼他為玄淵先生,玄淵兩字應該就是他的名或者表字.蘇云翎欲言又止,想要喚他卻猶豫躊躇.

玄淵冷冷睜開眼,看了她一眼:"你想問的不必問了.在他們面前,你是我的貼身丫鬟,稱呼本座為主上.若是你不肯,最後你是生是死,本座不會理會."

蘇云翎張了張口最後無奈閉上.

"這馬車的主人是誰?"她忍不住問.

玄淵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他?他是這個世上最隨心所欲,最無視禮教,最殘暴,最喜怒無常的男人."

蘇云翎愣了下,忽然她脫口而出:"宇城王?!"

她說完臉色變了數變.

宇城王宇文禦?!

齊國最暴戾最殘暴最窮凶極惡的王爺!聽聞他曾經有一年出征征討叛軍,在久攻不下之後,他凶性大發,下令放火箭燒城,大火足足燒了三天三夜,哀嚎震天.

就在叛軍開城投降時.他卻單槍匹馬進城,屠城三日,盡興而出.

從此齊國中,宇城王宇文禦的殘暴之名傳遍.所過之處,尸山遍野,流血飄櫓.而且隨著他的威名遠播,關于他殘暴的傳說紛出.

有人說,宇城王每月都要殺二十人,剖心挖肝,以供玩樂.

又有的說,宇城王每次行獵,獵物都是從各地抓來的江洋大盜.他一人將他們放入山林中,然後想辦法一一射殺取樂.

還有的說,宇城王所在的封地麗城中,他的名字可以止小孩夜啼……

種種傳說將他描繪得似魔非人.蘇云翎雖然對這種傳說大部分不信,但是那一仗她卻是知道的.

宇文禦的確是火燒叛軍,外加屠城三日.那一仗殺了三萬人.此後那一座原本十分繁榮的城變成了一座鬼城,無人敢再進住.

想到這里,她生生打了個寒顫.

"你怕了?"玄淵看了她一眼.

蘇云翎看了看四周,不由頭皮發麻.這一輛馬車恐怕就是宇

文禦坐過的.一想到這些金銀珠寶,綾羅綢緞都沾染了那個殺人魔王的氣息,她就覺得自己仿佛也浸泡在血池中.

"我怎麼會怕?"她回答得十分勉強.

玄淵盤膝而坐,閉上眼冷淡道:"有時候惡名天下的人反而不是惡人,而真正大奸大惡之人從不以惡面目示人."

蘇云翎愣了下,陷入了沉思中.

……

這一路又走了近兩個時辰.好在馬車夠寬夠大夠舒服,不然蘇云翎從早顛簸到晚上免不了又要頭暈目眩,難受不堪了.

終于到了一處行宮模樣的大門口reads;.管家恭敬請玄淵下馬車,然後又來了兩頂頂用珍珠綴紗簾的小轎子.

蘇云翎坐了一天的馬車想要下地走走,連忙婉拒:"小女用走的就行了."

管家微微一笑:"這位姑娘還是上轎,從這到玄淵先生休息的別苑還要一個時辰."

蘇云翎一聽差點沒軟倒在地.

這宇城王的住地到底有多遠?!從大門到里面還要一個時辰?!

她回頭一看,玄淵已經從容地上了轎子.她無奈,只好也坐上了轎子.終于,一個時辰之後,在她昏昏欲睡中,轎子停下來了.

她下了轎子,還沒看清楚,只聽得面前有人嬌滴滴地道:"奴婢等奉命伺候玄淵先生!"

這些聲音眾口一詞,嬌軟動聽,猶如夜鶯.

蘇云翎看去,頓時無語凝噎.

只見在面前站著十六個國色天香的美婢.這些美婢一個個輕紗著體,身材曼妙無比,身上無一不透著青澀的風情.

風吹來,香風陣陣,是好聞的少女特有香氣.

她們其中一位款款走上前,含情脈脈地看著玄淵,俯身行禮,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春色.

她嬌滴滴道:"玄淵先生一路風塵,辛苦了.我家主人讓奴婢等伺候您更衣梳洗.還請玄淵先生移玉步,隨奴婢們進去歇息."

玄淵看也不看她一眼,問道:"宇文禦呢?"

那美婢低頭:"我家主人說,明日一定會設下隆重宴席好生招待玄淵先生."

玄淵冷冷一笑:"不用了.你去告訴宇文禦,今日不見,明日也不用來見本座了!"

他說完拂袖走了進去.蘇云翎看看他,再看看那十六個被生生撂在當場的美人婢女,心中默念了一聲暴殄天物,匆匆跟了進去.

...

上篇:第三百三十八章 夜襲(二)    下篇:第三百四十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