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四十二章 受罪(二)   
  
第三百四十二章 受罪(二)

蘇云翎一下子被他點上穴道,攔腰抱起.而此時早已有侍衛鬼魅般而來,跪在地上聽候命令.

"把她帶下!"宇文禦冷冷把她丟給侍衛:"晚上本王要好好嘗嘗她的味道!"

蘇云翎只覺得脖子一痛,眼前一片黑暗襲來,一下子昏了過去襤.

…鱟…

茶室中,玄淵緩緩睜開眼,半面完好的面上浮現一絲冷笑.

"吱吱……"雪兒在他身邊打著轉.

玄淵把它抓起,淡淡道:"雪兒,本座知道你喜歡她.但是這樣半死的人活著還不如讓她為本座做點事."

雪兒叫了一會,發現主人無動于衷,悶悶蹲在他的掌心,一動不動.它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閃著憂慮的光.

……

不知過了多久,蘇云翎醒來.

她摸了摸脖子,那邊還腫痛著,十分不舒服.她抬頭看去,不禁愣住,只見四周都是輕薄的粉紅紗簾.

一重一重,豔麗的顏色就像是夢中才出現的.像是眼前蒙了一大片粉紅的朝霞,分外的旖旎.

她猛地回過神來,急忙摸向自己的身上.

幸好!

她身上穿著一件薄薄的紗衣,還不算是衣不蔽體.只不過她這樣和沒穿也差不多了.粉紅的紗衣籠罩著她婀娜的身材,內里是一件同樣薄的肚兜.

裙子是華麗又輕薄的鮫紗.一動搖曳生姿.只是她現在根本無法欣賞這種美.

不得不說宇文禦這個惡心的大魔頭對女人的趣味十分低下,她所見的姬妾和美婢都是這麼穿著暴露.

她檢查自己身上並沒有被侵犯,急急忙忙去翻找自己的舊衣服.

好在不知是不是侍女剛把她的衣服換下來,隨意丟在了床邊.她一眼就看見,急忙去找自己的針匣.

她的針匣隨身帶著,幾乎是日夜不離身.她打開看了下,針匣完好無損,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氣.

正在這時,殿門外傳來一道喧囂.

她聽見熟悉的笑聲,不由毛骨悚然.

是宇文禦來了!

她急忙忙地在屋中轉來轉去.

怎麼辦?

宇文禦對她好像勢在必得的樣子.就算她能逃得了他的魔爪,但是他已識破了自己的身份,恐怕不是要侮辱自己這麼簡單.

腳步聲一步步靠近,她額上的冷汗也一點點滲出.

沒地方逃了!

她一咬牙,轉身往往床上一躺,閉上了眼睛.

耳邊的腳步聲漸漸靠近.

終于她聽見有人窸窸窣窣脫衣服的聲音.

"美人,還沒醒嗎?"耳邊惡魔般的聲音傳來.

蘇云翎閉著眼,呼吸依舊平穩.

熱氣從耳垂一直往她的臉上吹來,她的呼吸屏住了.她生怕一呼吸自己就被他發現.

一只手在她的臉上輕輕撫摸,聲音懶洋洋的,帶著貪婪的意味:"好光滑的臉蛋,真不想嘗嘗這麼美的人兒是什麼味道……君云瀾一定很喜歡你吧.不然的話……連玉香那種貨色都看不上眼."

玉香公主?!

蘇云翎強忍著打掉在自己臉上畫圈的手的沖動,心中詫異非常.

這麼說,會獵結束後君云瀾並沒有娶玉香公主?

是因為時機未到?還是因為自己被帶走?……前者有點牽強,後面的猜測卻讓她不敢相信.

她雖然不太了解君云瀾,但是卻知道他心如磐石,沉穩平靜中早就衡量了所有的利弊,不可能放棄這麼好的秦國和齊國結盟的最好時機.

想著她的呼吸漸漸緊促.

"美人,你裝睡的樣子真是好看!"耳邊忽然嘶嘶傳來他的聲音.

蘇云翎猛地睜開眼,對上一雙冰冷的眼睛.

她猛地出手,手中的金針看也不看地刺向他的眼睛.她的動作又快又狠,精准無比.這個時候不需要找

穴道了.

一出手就是要廢了他的招子.

就算拼著一死也不可能讓他玷汙自己清白.她心意堅毅,練就的金針刺穴大法的手法快得不像是毫無武功的女人.

宇文禦冷笑一聲,一掌比她更快地掃上她.

"啪"地一聲,蘇云翎像是一個破敗的布娃娃跌在地上.

她的臉頓時腫了一大片.她眼前一片金光亂撞,半天都回不了神.

她頭皮一緊,整個人已經被宇文禦提了起來.他冷笑:"敢反抗本王!信不信本王殺了你!"

蘇云翎被打得頭發散亂,渾身都痛,特別是肩胛處更像是斷了骨一樣難以提起.

她冷笑:"打的就是你!你以為每個女人都是你的玩物嗎?做夢!我死了也不會讓你碰我一根手指頭!"

"哦?"宇文禦一挑眉,看著手中痛得臉色煞白的女人,邪氣一笑:"不讓本王碰一根手指頭?"

他猛地湊近,眼中閃爍著冷光,陰沉沉:"那本王就碰試試看."

他話音剛落,"咔嚓"一聲,蘇云翎痛得慘叫一聲.纖細靈巧的手指呈現一個詭異的角度.

蘇云翎冷汗簌簌地滴落,劇痛已經讓她麻木,更痛的是她的心.

她全身上下唯一的倚仗就是她的手!

她的手是認穴救人的!

她的手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手!

他竟然就這樣拗斷了?不……他捏脫了她的指結.十指連心,劇痛可想而知!

"怎麼樣?本王碰了你的手指,美人,你又想把本王怎麼樣?"惡魔一樣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那雙深眸中湧動著瘋狂的,嗜血的興奮.

蘇云翎渾身已經被冷汗打濕了,一滴滴的汗水滴在地上.

她咬著牙,冷冷怒視著他,一字一頓:"禽.獸!"

宇文禦看著她的怒容,邪肆地笑:"本王就是禽.獸,就是卑鄙無恥,就是殺人不眨眼……你,又能拿本王如何?"

蘇云翎忍著手指傳來的劇痛,也笑了:"我不能拿你如何.天理輪迴,人間有道.你作惡多端死後必下地獄!"

宇文禦聽了,忽然仰頭哈哈一笑.

他笑完猛地一把扯下她的外衣.薄如蟬翼的外衣被他的一扯,瞬間成了碎片.蘇云翎驚叫一聲.他的手已經如影隨行.

他一邊肆意撕扯她的衣服,一邊狂笑:"來世?下地獄?哈哈……本王不怕!本王從不相信有來世!來世就是由那些弱者信奉的!本王只相信有今世!!"

"成王敗寇!強者衡強,弱者衡弱!只要殺不死本王的,最後都會成了本王的墊腳石!哈哈……"

碎片如蝶,帶著無盡的羞辱.她忍著劇痛拼命躲著他的侵犯.

狂笑的宇文禦就是一只魔鬼,他戲耍一般地撕扯她的衣服.原本就少得可憐的衣服幾乎無法遮蔽身體.

她眼中漸漸浮起絕望.

她不怕死,甚至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壽數.

天不假年,英年早夭,這是她的命數.她能接受,可是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受辱而死!

看著越來越近的宇文禦,她的眼中怒火越來越燃,整個人越發美得令人窒息.宇文禦那雙眸子緊緊盯著她,原本冰冷黑暗的眼瞳也漸漸染上了欲.色.

他甚至故意放慢動作,讓她更有反抗的余地.

他是刀俎,她是他砧板上的魚肉.

如他所說的,強者衡強,弱者衡弱.勝為王,敗為寇.她始終逃不了被他吞食的命運.

蘇云翎退到了牆角,再也無法可退了.

身上的衣服早就破得無法遮擋了.她冷笑一聲,猛地一轉手狠狠朝著自己的天靈穴按了下去.

"咔嚓"一聲,手腕傳來一陣劇痛.

她臉色一白,下一刻整個人飛向了床.

砰的一聲,她摔得差點昏死過去.

等她睜眼,眼前居高臨下站著如惡魔一樣冷酷的男人:"想死?在本王手

中,死都是一種享受."

他冷笑著一把扯開她的外衣.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鏗"的一聲,窗戶忽然間碎成了千萬片,碎片激射向床上的宇文禦.

他正好背朝窗戶,異變來得很快.他根本無法躲避.蘇云翎也正是痛得無法清醒的時候.她只覺得下一刻,身上一重.

宇文禦猛地倒在了她的身上.

她絕望想,清白不保了.

可是下一刻她聽見宇文禦怒吼一聲,如風一樣翻身躍起,像是一只豹一樣抓向來人.

"砰砰……"屋中響起密集的刀劍交錯的聲音.

蘇云翎好不容易恢複清醒,急忙往床後縮去.她瞪大雙眼,只見滿屋子的刀光劍影,一個黑衣人飛快地朝著宇文禦纏斗著.

宇文禦的背上一片鮮血淋漓,甚是可怕.可是他好像沒有察覺似的,手掌曲成鷹爪抓向來人.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蘇云翎忍痛一把將自己脫臼的手指複位,然後扯了一件外衣披上.她忍著劇痛朝著破損的窗戶走去.

"別想逃!"宇文禦冰冷的聲音傳來.

下一刻,只見外面火光沖天,十幾條黑影躥了進來.一下子圍住了黑衣刺客.

蘇云翎無路可走,只能躲在牆角.滿屋子都是物件亂飛,黑衣刺客見無法脫身,使了亂劍,劍招舞得密不透風,可是終究是一個人.

忽然那黑衣刺客一招用老,斜地里一柄劍狠狠刺來.

"撲哧"一聲,劍穿心而過.

黑衣刺客定在原地.

"想殺本王,你還差十萬八千里!"宇文禦冷冷站在一旁,看著十幾柄長劍洞穿了黑衣刺客的胸口.

他笑得像是催命閻王.

黑衣刺客哈哈一笑:"宇文禦!你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生,一定會不得好死!"

他說完猛地一低頭.

蘇云翎正蹲在牆角,從她的角度剛好可以看見黑衣刺客不尋常的眼神.一種不祥的預感從心頭浮起.

她猛地失聲叫道:"不好!!"

宇文禦一愣,幾乎是同時,黑衣刺客的肚子忽然鼓起,緊接著"砰"的一聲巨響.血肉橫飛,中人欲嘔.

蘇云翎只來得及一把抓起被子擋住身上要害部分.耳邊傳來慘絕人寰的哀嚎聲.空氣中都是濃濃的血腥味.

一股焦灼的腐臭味彌漫了整間屋子.

哀嚎聲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越來越弱,越來越弱,最後漸漸沒有了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她顫抖著慢慢放下被子.

眼前的一切令她以為到了十八層的地獄.血,肉……還有一具具面目模糊的尸體,她忍著要嘔吐的感覺,站起身.

死了,都死了……

這刺客身上帶著極其烈性的毒藥還有炸藥混合,在最後垂死一刻用了同歸于盡的招數.

這是有多深的恨可以讓他這麼做?

她一步步地往外挪.

忽然腳踝上一緊,她嚇得尖叫一聲.

"救我……"那一雙冷酷的眼睛帶著強烈的求生,死死盯著她.

宇文禦!

她幾乎是下意識一腳將他踹開.

此時的宇文禦渾身都是血,除了那一張臉外,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在隨後一刻,他拉住了一個侍衛,擋住了刺客自殺前的大部分劇毒.

可是饒是如此,他身上沾染的劇毒也不少,正在呲呲地灼燒著他的身體.

剛才還風光又暴戾的宇城王此時此刻成了一個沒有半分防禦力的血人!

"為什麼要救你?"蘇云翎冷笑.

宇文禦吃力地撥開身上早就氣絕的侍衛,竟然強撐著站了起來.

蘇云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雖然知道他深受重傷,但是對這種人她永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可以揮出那致命的一擊.

宇文禦冷冷站好.此時的他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他的衣服已經被劇毒腐蝕了,血浸透了渾身上下,在他胸口前還插著一根被炸出的木棍.

他笑了笑,沾滿了血的笑容這個時候看來有多邪惡就有多邪惡.

他笑:"本王跟你打個商量.你救本王出去.本王給你萬兩黃金!"

蘇云翎低頭一看,心中如雪亮.

宇文禦的全身上下都被劇毒給侵蝕了.他是等不到下人來救的.

拜他那惡俗的趣味所賜.

從第二批侍衛趕到,到這里,沒有半個時辰根本不可能.

更何況,她現在只要手中有一把利刃就可以殺了他!

蘇云翎笑了:"讓我救你?"

"萬兩黃金不夠?"宇文禦吃吃笑,眼中卻沒有半點笑意:"十萬兩?百萬兩?千萬兩?萬萬兩?"

他每說一個,蘇云翎就冷笑搖頭.

宇文禦喘了一口氣,靠著唯一完好的桌子,吃吃地笑:"都不成啊?那你說說,要怎麼才救本王?"

蘇云翎用手帕包了一把斷了的劍刃,笑得陰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宇城王,當你折磨我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會這樣對待你呢?"

"救?宇城王的意思應該是你要給我什麼好處,我才會不殺你吧?"

斷劍上閃著藍光,她講劍刃慢慢地刺入了他的肩頭.

...

上篇:第三百四十一章 受罪(一)    下篇:第三百四十三章 虛虛實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