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五十三章 如夢似幻(五)   
  
第三百五十三章 如夢似幻(五)

許她一個好處?她又不是小孩子!蘇云翎一皺秀眉就想要反駁,可是一回頭卻對上他那似笑非笑的晶眸.

心中千言萬語忽然間被這笑意給壓了下去.

她慢慢道:"什麼好處?"

她聲音低沉,帶著三分的漫不經心,三分的認真,剩下的便是三四分尋常語氣.君云瀾眸色更深了鲺.

他含笑:"自然是大大的好處."

好處?皇帝肯許下的好處那自然是大大的.會是什麼?金銀珠寶?權勢財富?還是世上所有女人都想要的獨一無二的帝王寵愛?……

她抬起頭看著眼前英俊儒雅卻看不出年紀的深沉男子,心頭緩緩流過許多許多念頭,一個個充滿個魔性的誘惑,可是卻一個個抓不住.

"皇上的話當真?"她問.

君云瀾眸色更深了,像是一汪深邃無垠的深海,輕易地就能讓她溺斃其中.

"朕說的話自然是真的."他握住她素白的手,淡然道.

四目相對,空氣似乎凝固了.一旁的宮女,他手中還冒著熱氣的湯藥,甚至這四周的一切都像是隱沒了.

她耳邊只回蕩今日周三娘悲憤的話,"……蘇女官一定要阻止兩國和親才是……"

而眼前就只有這麼一個絕好的機會,也許這一輩子只有僅有這一次而已.她心頭砰砰跳了起來,可是面色卻依舊平靜.

"想好了嗎?"君云瀾慢慢攪動碗中的湯藥.

湯藥已經有點涼了,這個時候飲剛好.可是依舊在他手中不緊不慢地攪動著,翻出刺鼻的藥香.

她面上漸漸流露莫名恍惚的笑意:"想好了."

"哦?"君云瀾一挑長眉,認真看著她.

蘇云翎微微一笑,垂下眼簾:"喝完藥,能否吃點蜜餞果脯,不然這藥太難喝了."

君云瀾一怔,修長的手指捏緊了銀勺.不過片刻他一笑,回頭輕聲吩咐宮女:"去,備一份蜜餞果脯."

"是."宮女滿頭霧水地退了下去.

很快端上一盤子色和樣都不錯的果脯.蘇云翎挑了一顆含在口中,就著他的手將定驚藥湯喝了下去.

君云瀾就在一旁親手為她擦拭唇邊藥漬,宮女端上的漱口水和香茶都經由他的手送到她的唇邊,可謂無微不至.

蘇云翎喝完藥,溫熱的藥熨帖著五髒六腑,十分舒適.她原本就比常人氣虛體弱,這一夢又極傷元氣,而這安神定睛湯藥中有安神藥草,很快就靠著他的肩頭昏昏欲睡.

君云瀾見她的臉色實在是不好,略一沉吟握住她的脈搏探了探.正當他探出一點究竟的時候,她猛地一驚一把抽回手.

"你!……"君云瀾眉頭深鎖,目光帶了平日的嚴厲.他正要說什麼,蘇云翎已飛快道:"皇上,我自小身子就比旁人弱.不過我精通醫理,不用擔心."

君云瀾欲言又止,半天才摟著她細瘦的肩頭,皺眉:"當真?"

蘇云翎給了他一個寬心的微笑.那笑容在昏黃的燭光中絕美傾城.她笑道:"皇上就信我一回吧.我的身子自己知道."

君云瀾看了她良久才道:"好,朕信你."

他說著將她一把抱起放入床深處,又寬衣依在她身邊.兩人靠在床邊靜靜依偎.蘇云翎聞著令人心安的氣息,還有他身上源源不斷傳來的溫熱,漸漸睡意升起.

"方才夢見什麼了?"他忽然問.

聲音低低的,恰似尋常聊天.

她迷蒙,下意識回答:"沒夢見什麼."

"朕聽見你喊著娘親."他忽然道.

蘇云翎倦然道:"是嗎?……"

半晌,她低低道:"皇上……"

"叫朕云瀾."

"云瀾,你可知道.我從谷中回來後……過了許久許久才去母親的墓前祭拜……"

"你知道為什麼嗎?"

"……"

"因為我害怕……害怕看見母親的墓聳在眼前.若是眼不見,還可騙騙自己,母親還未過世,家

還是那個家……"

一滴淚悄悄落下.

耳邊傳來一聲輕歎:"明日,朕帶你回鄉吧."

"回鄉?"她的神智清醒了點,抬頭朦朧地看著他那張不夠真切的俊顏.

他定定看了她良久,低頭吻上她光潔的額頭,悄悄延下捕捉她的粉唇,輕啄:"難得出宮一趟,總要了了你的心願……"

她眼中泛起驚喜的水光:"皇上!"

回鄉……她若是沒有猜錯,回的就是她外公秦國第一大儒蕭悠之隱居的所在--青陽州!

"叫朕云瀾……"他微微一笑,深深的眸倒映著她絕世的容顏.

眼前的少女這麼美麗,這麼素白,白得像是能透出燭光.他走過大江南北,走過海角天涯,見過許許多多的人.

女人與他只分為三種人,一是母後,二是妻子,三則是不相關的女子.

除了那早就芳逝的一縷香魂外,眼前伏在他懷中的少女算是他見過最奇特的女人了.她面色總是淡淡的,不屬于這個年紀的從容很奇異,卻並不令人感覺到違和,而是令她多了幾分難以言說的媚.

就像是……在稚嫩的軀殼中裝了一個深諳世事的魂.

她言語不多,循規蹈矩,可美美總能給他最深的震撼.

他身邊的女人很少,能入他的眼的女人更少,而能近他的身入了眼的女人,更是五個指頭都算得綽綽有余.

可偏偏是她……

他輕歎:"人都說千金買一笑,可是……翎兒,為何朕總覺得傾國傾城都無法買得你真心一笑呢?"

深深的吻落下,堵住了她所有的話,也堵住了這個夜的所有空虛.

紅燭搖曳,輕紗帳暖.

夜,輕易掩蓋了一室旖旎.

……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的奢華府邸中卻是另一種壓抑至極的氣氛.一位長相英俊卻眉眼十分暴戾的男子冷冷地,斜斜靠著虎皮太師椅.

他腳邊橫七豎八地放著十幾個玉酒壺.許是喝多了,頭發微微凌亂,沉重的紫金發冠斜斜墜著腦後,幾縷長發散在額邊.

他一雙眼通紅通紅的,像是發狂前的野獸在醞釀著.

四周靜悄悄的,如嬰兒臂粗細的燭燃燒著.

他死死盯著那兩根燭火,雙瞳不斷地映出跳躍的火苗.

火,到處都是火.

他的地盤--瀛城.大火燒了三天三夜!

足足三!天!三!夜!

大火過後,富饒的瀛城成了一座鬼見愁的空城.他憤怒,不甘,想要殺人!這一切都是那個姓君名云瀾的男人給他的回禮.雖然最後密室中,兩人達成了某種協定,但是……還是不甘心!

"啊啊啊啊啊!……"他怒吼一聲,惡狠狠將手中的玉壺砸向牆壁.

"嘩啦"一聲,碎玉四濺.幾乎是同時,數條黑影從屋簷迅速落下,跪地,不語.

四下里靜悄悄的,氣氛沉悶得像是流淌著黑水.

宇文禦定定看著一地的酒水和殘渣.酒水流淌,倒映出他那張憤懣不甘的俊臉.那一雙瞳中是暗地洶湧燃燒的火苗.

"宇城王……"不知有誰喚了一聲.

他冷冷抬起頭,在黑暗盡頭,一位銀面長袍的男子不知何時站在了廊下.他的肩頭停著一抹雪白.

"呵呵……"宇文禦惡狠狠擦了擦嘴角,冷冷地道:"玄淵先生大晚上的有事要找本王?"

玄淵不語,手中一動,雪兒已經乖巧地蹲在了他的掌心.

他一下下慢慢撫摸著,半年銀面半面如天人般俊顏在黑夜中顯得如鬼魅一樣詭異.可偏偏的,風吹過竟令人覺得他是遠古走來的一縷荒魂.

沉默,沉重,神秘.

"君云瀾說了什麼?"他淡淡地問.

宇文禦冷笑:"還能說什麼?莽山他不給,美人他要!呵呵!真是毀了玄淵先生的一手好局.巴巴地把那蘇云翎帶到了瀛城來,結果呢!留不住人!"p>

玄淵面無表情:"這麼說,留不住君云瀾,是本尊的錯了?"

他淡淡一抬眼,看得宇文禦幾乎恨得咬碎了銀牙,他一字一頓:"你諷刺本王?"

"說吧,君云瀾給了你什麼好處?"玄淵似乎不耐煩了,撇開這個固執的話頭,淡淡問,"本尊帶蘇云翎來到這里,可不是讓宇城王領教什麼是真正美人的."

他看著宇文禦,忽而一笑,帶著深深的惡意:"不要告訴本尊,鼎鼎大名,威震四方的宇城王愛上了一個小小的雅樂女官!這女人還是君云瀾的人!"

---題外話---三百加三百,600啦.

真可憐的我!今天1號還有一更.斷了太久,白天沒狀態.晚上才能寫.抱歉!盡量會調整過來. 第一傲世皇後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如夢似幻(五)

上篇:第三百五十二章 如夢似幻(四)    下篇:第三百五十四章 拜見外祖父(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