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五十九章 蕭家二房的毒計(三)   
  
第三百五十九章 蕭家二房的毒計(三)

那知客僧皺眉:"小僧可不敢收.施主要是想要隨喜就改日再來吧."

那隨從哪肯就這樣收回去.他堵著寺門和那知客僧磨磨唧唧.那知客僧實在磨不過他,只得答應:"好吧,看在你們大老遠過來上香的份上就讓你們進去吧.不過丑話說在前頭,那尊客身份非比尋常,你們若是沖撞了尊客,可千萬不要說是小僧放你們進來的."

那隨從連忙應了.他忽然問道:"那尊客到底是什麼身份?鰥"

知客僧瞪了他一眼,隨從不敢再問.一行人就這樣悄悄地進了寺中砦.

……

太陽漸漸高起,暖和的天光透過枝椏照在了青石板上.一道俊雅的背影從山寺中幽靜的小徑慢慢向前走去.在他身邊跟著身穿袈裟,須發白如雪的洪泉寺方丈,元德禪師.

兩人一前一後正一邊走一邊說著什麼,忽然前頭傳來一聲淒厲的叫喊:"來人啊!救命啊!我家小姐落水了!"

"來人啊!快來人!"

"……"

元德禪師一愣,立刻吩咐身邊的僧人匆匆趕去前面.

眾人循聲來到了寺廟後園的一荷池旁,只見一位身穿素衣,面色蒼白的少女被僧人救了起來.一旁還有一位穿著不俗的貴婦正在嚶嚶地哭.

那少女雙目緊閉,牙關緊咬,而一旁奉命救人的僧人正手足無措.

只見那貴婦一邊哭一邊罵:"你們誰都不許碰我的女兒!我女兒清清白白,豈容你們這些男人碰?"

有個上了年紀的僧人連忙道:"這位女施主,可是若不施救,恐怕這位小姐就要一命嗚呼了!"

"呸!你這賊禿,你才一命嗚呼呢!還不趕緊幫我們找大夫!哦,記得要找女郎中!我女兒可是大家閨秀……"那婦人罵罵咧咧,一邊哭著自己昏迷不醒的女兒,一邊又不許任何僧人靠近.

那些僧人見她如此潑辣凶悍,一個個避之唯恐不及.

元德禪師趕到,見那躺在地上的少女奄奄一息,念了一句"阿彌陀佛",就勸道:"這位女施主,您的女兒危在旦夕,若要下山找女郎中恐怕來不及了,要不讓老衲看看,要是遲了就是一條人命……"

那婦人一聽,大罵:"我不要你們碰她!我家女兒清清白白,剛才若不是想要賞景也不會掉下池塘.誰要你們多管閑事將她救上來!我好好一個女兒竟然被你們給碰了……你們……你們雖是僧人,可一個個都是男人,要是傳揚出去我女兒是被你們寺中的僧人給救了,那……那她也嫁不出去了!嗚嗚嗚……"

元德禪師皺起雪白的長眉.他在這洪泉寺中幾十年了,從未見過這等情況.這荷池並不深,也很少有香客會掉下去,更何況還沒有見過有這麼一個不開竅的母親,甯可自己的女兒危在旦夕也不肯讓人施救.

"方丈,怎麼回事?"一道溫和如春風的聲音打破了僵持的尷尬.

那正在哭泣的婦人一抬頭,只見一位長身玉立,氣質儒雅的男子走了過來.他今日身穿一件銀白色錦袍,外罩銀灰色紗罩衣,容光清俊,面容白皙,一身的氣質難以用言語形容,只覺得他不應是普通人.

那婦人看得愣住.那男子卻已轉頭向元德禪師詢問事情經過.

元德禪師三言兩語將事情講了大概.那男子深深看了一眼那貴婦,再看了一眼地上不知生死的少女.

"禪師年紀最長,救你家女兒並無不妥.這位夫人放心."他微微一笑,道.

那貴婦眼珠子骨碌一轉,立刻道:"不行,老方丈雖然年紀大,但是……但是老方丈怎麼精通醫術?……妾身就擔心女兒……"

她說完又撲在地上那落水少女身上哭:"我苦命的女兒啊……早知道為娘就不帶你來這寺廟祈福了.都怪娘迷信算命瞎子說的,說你這幾日能遇見貴人,締結三世姻緣,如今沒遇見貴人,倒是把你的卿卿性命都要給賠上了啊……"

她一邊哭一邊說,當真是一句一哽咽,聽著竟哭得分外有節奏感.周圍的僧人聽得清楚,不由把目光放在了那銀灰衣衫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秦國皇帝君云瀾.而他才在洪泉寺過了一天,這對母女應該不可能知道有這麼一位"貴客"就在洪泉寺中.

如果那婦人說的是真的,那可真的是巧了!這算命瞎子口中的"貴人"能比眼前

的君云瀾更加尊貴嗎?

眾人的目光諸多複雜.君云瀾卻勾唇一笑,不緊不慢地對元德禪師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今這位姑娘危在旦夕,方丈你看怎麼辦才好?"

元德方丈還未說話,那婦人忽然抬頭,直勾勾看著君云瀾:"你……你是何人?為何在寺中?難道……"她的臉上忽然露出恍然大悟:"難道你是……你是那貴人?"

旁邊的僧人們一聽,都紛紛心道:這未免也太巧了,難道真是天意?!

君云瀾搖頭:"我並不是什麼貴人.這位夫人認錯了."

"你……"那婦人沒想到他一口否認得干乾淨淨,眼中掠過失望.

君云瀾忽然正色問道:"你為人父母,為何女兒危在旦夕,卻不讓人救她?"

那婦人一聽面上尷尬,結結巴巴道:"那是因為……因為怕她將來名聲有損."

一旁的僧人們聽了眼中都流露怒火.也不是沒見過篤信神佛的香客,可是如此頑固又迷.信的人還是第一次見.而且竟然為了名聲,連女兒的性命都不要了.這簡直是令人無法想象.

君云瀾搖頭:"愚昧!"

他說完轉身就走.那婦人見他竟然就這麼走了,急忙要去攔.

"這位貴人……你救救我女兒吧……"

君云瀾看了她一眼,冷冷道:"僧人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你不怕我救你女兒會讓她名聲受損?"

那婦人一愣說不出話來.

君云瀾伸手一拂,那婦人眼前有什麼飛過,緊接著"啊"的一聲.剛才還水淋淋躺地上的少女痛呼一聲立刻坐起身來.

"好了.你女兒醒過來了."他淡淡道,越過她就走.

那婦人看得口瞪目呆.地上的少女掃了一眼,除了看見身邊一圈的光頭僧人外,就看見一道儒雅至極的英挺背影.

她忽然起身,不顧身上濕漉漉的,撲到發呆的母親懷中,怯生生哭道:"母親,女兒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那婦人被她這撞清醒過來,也抱著她"痛哭":"我的女兒,為娘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快……快來拜見你的救命恩人……"

她說著拉著少女急匆匆又攔在了君云瀾跟前.母女兩人撲通一聲跪在他跟前,磕頭:"這位恩公尊姓大名.老婦人定要報答恩公的大恩大德."

君云瀾被她們攔住去路,索性停了下來.元德禪師見了這情形,歎了一口氣,上前對君云瀾道:"是老衲的錯.皇上要怪,就怪老衲吧."

君云瀾微微一笑:"方丈有何錯?"

那跪在地上的一對母女聽見兩人的對話,歡喜得渾身都簌簌發抖.

君云瀾微微垂眸,淡淡道:"朕是皇帝,但是不是你們口中的貴人.你們回去吧."

那婦人聽了心中吃驚不已.不過她還未說話,一旁的少女就柔柔弱弱開口:"原來是皇上救了小女.救命之恩小女不知該如何報答.請皇上受小女一拜!"

她說著重重磕頭下去.她面容清秀美麗,因為落水而顯得十分蒼白,此時身上濕衣緊貼,勾勒出少女身軀的曼妙,看起來有幾分誘.人.而此時,她正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期盼地看著他.

君云瀾見她如此,眼中卻沒有眾人所想的憐惜.他眼中有什麼一閃而過,淡淡道:"既然救也救過了,拜也拜過了.你們退下吧."

他的聲音分外清冷,令人不敢違背.

那婦人和少女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還不退下嗎?"君云瀾又問了一句.

那婦人和少女對視一眼,兩人的眼中都是懼色.難道這皇帝不是可以糊弄的人?方才他早就看破了她們母女兩人的伎倆?

上篇:第三百五十八章 蕭家二房的毒計(二)    下篇:第三百六十章 蕭家二房的毒計(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