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3章 蘇醒   
  
第33章 蘇醒

惡漢眼中凶光閃動,大步向花愷走來,忽然又被五股無形的力道絆住,這次惡漢僅僅是周身一抖,便震脫了五鬼的束縛.

大手一探,直接抓著花愷的脖子舉了起來.

"哈哈哈哈,小畜生,還有什麼把戲,快使出來呀!"

惡漢並沒打算讓花愷死得太痛快,一邊說,一邊捏著他的脖子,手上慢慢發力,花愷臉上已經漲得血紅,青筋根根暴起,顏色幾近發黑,眼看不是窒息而死,就是被掐斷脖子死.

"呵……呵……"

花愷被捏著脖子,被惡漢向提著小雞似的懸在空中,卻依舊艱難地抽動了下嘴角,笑了兩聲.

"嗯?小畜生,你笑什麼!"

惡漢一怒.

"你……知……道……"

花愷已經窒息,想說一個字都痛苦無比,可他依舊要說,而且臉上明明痛苦無比,卻帶著一絲笑容.

一只手也在緩慢地,艱難地向上抬起,似乎想要攀上惡漢的手臂,想要掰開惡漢的手.

一個人被人掐著脖子,就快死的時候,本能的掙紮再正常不過.

在惡漢眼里,這就是他臨死前的掙紮,甚至都根本沒看在眼里,因為花愷是他一根手指都能戳死的螞蟻,哪里會在意.

而且花愷的臉上的笑容讓他憤怒,他想看到的是花愷痛苦地死去,而這個笑容卻像是在嘲諷他.

"知道什麼?"

"反……派……是……怎,怎麼死……的麼……"

"?"

"哼嗯!"惡漢一頭霧水,卻感覺捏著花愷的手臂突然一痛,身體陡然劇烈地抽搐了一下,只悶哼一聲,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砰然一聲落到地上,揚起一陣塵土.

"哈!哈!咳!咳,咳咳……哈……"

花愷脫開束縛,跪在地上,大口大口貪婪地呼吸著空氣,伴隨著劇烈的咳嗽.

好不容易緩過一絲勁來,才看了一眼惡漢的尸體,快意地一笑:"因為話多."

又看了一眼帶在右手中指上的戒指,此時戒面上多出了一根短短的針,比繡花針都要細些.

看起來平平無奇,花愷卻知道它的可怕,哪怕強如惡漢,被它輕輕紮破皮膚,也是半點緩和余地都沒有即刻死去.

他掙紮著爬起來,咬起牙關,捏起拳,戒面朝朝著惡漢心口重重地砸了下去,尖銳的細針再次紮了進去.

然後撿起一把長刀,雙手緊握著,帶著一絲本不屬于他的猙獰對著胸口就紮了進去.

他不是要虐尸,而是惡漢之前爆發的一幕讓他震驚,他害怕惡漢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手段.

如果這樣都還弄不死他,那花愷也無話可說了.

之後又微露猙獰,將同樣的手段在每一個山賊身上都使了一遍,因為先前放倒那幾個的,不過是麻藥而已.

他扔下刀,踉踉蹌蹌地向著張月蘭倒下的地方走去.

張月蘭躺在那里,鮮血在她身下流成了血泊,早已經不動了,惡漢的一刀,穿胸而過,極為狠辣,生機渺茫.

"張月蘭,張月蘭……"

花愷低聲叫喚著她的名字,想去搖醒她,伸出手卻又不敢碰.

張月蘭的眼睛是睜著的,雖然失去了光彩,可依舊透出一種懵懂和悲戚,似乎在說:為什麼要殺人?為什麼我都答應跟他走了,他還要殺人?我不要伯伯他們死……

花愷的叫喚自然是在做無用功.

其實只不過是剛認識的人而已,說是悲傷,也難有太多.痛卻是極痛,因為張月蘭這樣一個乾淨的小女孩,這麼年輕,這麼美好,就這麼被人殘忍殺害.

任何一個對于美好還有著向往的靈魂都會被刺痛.

他好羞愧,好恨,如果他沒有這麼脆弱不堪,一開始就能和他們聯手對敵,張月蘭也許不會這樣.

只是他卻沒想過,他手段已經盡出,也只有那枚戒指能對惡漢有威脅,這次能擊殺惡漢,不過是因為惡漢的大意,不把他放在眼里,對他毫無防備,竟然讓花愷有機會接觸到自己.

如果換了一個過程,那麼花愷還有沒有機會觸碰到惡漢,還是未知之數.

"我一定會救活你的,一定會,這是我欠你的……"

花愷有點無措地自語.

"對,救活你,玉液符……"

花愷猛然醒悟,從身上出一張黃色符箓.

"天地無極,天心正法.玉液化生,陰陽逆從!敕!"

黃符化成一滴碧綠的玉液,懸在指尖,被花愷彈入張月蘭眉心,無形的神力化作一道道漣漪.

張月蘭胸口觸目驚心的血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最終只留下淡淡的一道疤,只是,她並沒有醒過來.

花愷跪倒在地上,愴惶地搖著頭,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這種結果難以接受.

不是玉液符沒有用,而是他道行太淺,還發揮不出玉液那能令陰陽逆轉的偉力.

"伯伯,你快醒來,嗚嗚……"

一陣稚嫩的哭聲驚醒花愷,逃得大難的兩個小女娃趴在中年旁邊,銀豆子似的眼淚漱漱掉落.

花愷吃力地爬起,來到中年旁邊,對著他使用了身上僅剩的最後一張玉液符,眼看著中年胸口開始起伏,雖然沒有能盡複,依舊顯得很虛弱,卻很平穩,花愷終歸是松了口氣,兩眼有些迷糊起來,身軀微微搖晃了幾下,吧嗒一下倒在地上……

……

不知過了多久.

花愷眼皮子掙紮了幾下,慢慢張了開來.

白亮卻柔和的光芒照下,有點耀眼,下意識想抬起手來擋一擋,手剛一動,卻傳來一股疼痛,花愷不禁悶哼了一聲.

抬眼看去,自己正赤裸著上身躺在一張木榻上,右肩用白布纏了一圈又一圈,還沁著些血色.

花愷轉動著眼珠子,發現這是一個簡陋的木屋,屋角用干草鋪了厚厚一層,白慫正趴在這個草窩上安定地睡著,身上也纏著白布.

之前發生的一切,如同流水般回到腦子里,他呆愣愣地望著頭上簡陋的房梁,百味雜陳.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穿越之旅會這麼的凶險,穿越沒幾天,他就接連遇險.

這一次,更是手段盡出,才僥幸保下了一條命,回想起被惡漢捏起的那一刻,他就渾身發冷,那時,他真的感受到了死亡.

現在即便逃過了一劫,卻依然在心中留下了一道撫不平的痕跡.

這不禁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對自己原先的想法產生了動搖,也徹底明白了一件事.

未知的世界,有太多未知的凶險,並不是可以供他予取予求的後花園.

哪怕這個認知他早就有過,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直接地感受到.真的是幸好,他沒有完全毫無准備就貿貿然地闖了進來.

"吱呀--"

簡陋的木門被人推開,一個小小的人影背著光出現在門口.

小人兒看見睜著眼呆呆看著門口的花愷,粉嫩的小臉上露出歡喜,露出幾顆白白的小乳牙.

"咯咯,小哥哥,你醒了!"

上篇:第32章 殺    下篇:第34章 破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