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6章 詢問   
  
第36章 詢問

張德順解釋道:"這是那賊首身上搜出來的,這賊厮應該是從連珠寨出來的."

他知道花愷應該不了解,又道:"說起這連珠寨,原本也不過是群草賊聚集的烏合之眾,可自從依附了十二連環塢,便越來越猖獗,凶名日盛,如今,連這東都所轄之地,都敢來劫道,實在無法無天!"

他說到這里,臉上怒恨交加.

聽到這個名字,花愷心中一動,這個名字他曾經在兩個地方看過,其中一個不大可能,另一個……

他試探地問道:"這十二連環塢又是?"

張德順道:"這十二連環塢,是江湖中的一個綠林大派,原本不過是盤踞在長江邊上的幾伙水賊,不知從何時起勢力大增,曾坑殺過前來剿匪的朝廷大軍,現如今,在長江之上稱王稱霸,哪怕是官府也難以奈何他們,隱隱已是中源江湖之中的黑道領袖之流."

又歉然道:"至于其他,我一個山野之民,也無從得知了."

花愷有點譜了,繼續問道:"張大叔,你有沒有聽說過純陽宮,少林寺,天策府,萬花谷,七秀坊?"

張德順聞言思索了一會兒道:"少林,天策倒是有所耳聞,都是江湖中的大派,純陽宮,七秀坊與萬花谷卻是不曾耳聞……"

花愷聞言剛有點失望,又見他眉頭緊鎖一陣後,口風一轉:"不過,聽聞華山上有一純陽觀,乃純陽仙人所居,凡人難以得見.又聞揚州有一憶盈樓,內中有一七秀坊,素以歌舞聞名于世,至于萬花谷倒是不曾聽聞?"

花愷皺著眉,雖然有點出入,但他依然認為這個世界的衍生因子很有可能是他曾經玩過的一個游戲,學名基腐三的一個武俠網絡游戲.

因為他說的這幾個門派,就是這個游戲中的五大門派,也是五種不同的職業,而十二連環塢是游戲中的一個背景勢力,不會這麼巧能同時出現幾個.

為更多地確認,他再次試探問道:"張大叔,現在是哪朝哪代?哪年哪月?哪位皇帝在位?"

張德順聽到這個本應該是奇怪的問題,不僅沒有覺得奇怪,反而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四處看了一眼,做賊似的,然後向著一個方向拱了拱手壓低聲音道:"現如今是大唐嗣聖元年,當今聖人諱顯."

唐中宗?

他早在來前就利用空間智能把自己能找到的海量資料給灌進腦子里,數千年的中夏曆史自然包含在內,現在他的腦袋絕對稱得上一個移動的圖書館.

嗣聖,是唐中宗李顯的年號,哪怕沒有往腦子里灌資料,這倒黴皇帝花愷也是知道的.

因為這貨他爹,他娘,他弟,他兒子,他侄子,全是皇帝,加上他自己也是皇帝,就有了個美名叫"六位帝皇丸"……

這並不是讓花愷記住他的原因,而是因為,他爹叫李治,他侄子叫李隆基,他娘叫武則天!

而他曾被武則天廢掉,一直在老武的陰影下戰戰兢兢活了小半生,等老武死後,他又再次複位,複辟唐朝.

正應了那一句:老子不需要比你強,只要活得比你長!

但這並不代表他就雄起了,先是被自己老婆韋後綠了又綠不說,老婆連帶女兒弄權,想弄死他自己當皇帝,最後讓她們給毒死,不得不說他老娘武則天真的是他的克星,活著的時候被她廢,死了吧還因為她開了個壞頭,讓家里的女人一個個都野心膨脹想當皇帝,坑得他是不要不要的.

雖然後世對他被妻女毒死這點有些爭議,但是他的悲催是肯定的.

可以說,這是個差點被自己老娘玩兒死,最後又被自己老婆女兒玩死的倒黴皇帝,唯一能拿出來說道的,也只有複辟唐朝這點.

而嗣聖元年,是這個倒黴皇帝登基的第一年,同時,也是大唐剛剛結束了"二聖臨朝"時期,武曌成為太後,"垂拱稱制"的第一年,倒黴皇帝李顯會在登基後幾個月,就被老武給廢掉,另立皇帝……

這是閑話,並不是他關心的,讓他在意的是……

雖然距離當初他玩基腐三時,已經過去了十來年,能記起來的東西已經不多了,但是大致的東西卻還有印象.

他記得基腐三的背景主要是在李隆基時期,而且還是離著安史之亂沒有多遠的時期,如果這真是基三世界,那麼現在距離背景劇情開始的時間都還有四十來年左右.

而且不僅是時間問題,他印象中完全沒有記得純陽宮之前有什麼純陽觀,七秀坊前身倒真是憶盈樓,但距離出現時間還差著幾十年,連環塢也不應該是這個時候出現.

如果這真是基腐三的世界,那就坑爹了,變數太多.

接下來和張德順的交談中,他打聽了不少事情,雖然零零碎碎,但越來越多的跡象證明,這里八成就是基三世界.

花愷真無法想象,一個游戲衍生出來的真實世界,到底會是個什麼模樣.

問了這麼多,他覺得張德順真不像他自己說的一樣,只不過是平頂村中的一村民而已,在古代,一個普通的村民讀過書,會武藝,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就算這里可能是基三世界,文武雙全的村夫也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但是,他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吧.

據他自己說,他的武功,只是多年前過路的一個江湖人所傳授,這些事,花愷也沒多問.

他現在對這個世界總不至于像之前一般懵懂無知.

花愷畢竟還受著傷,張德順怕耗他太多精力,不肯待太久,花愷也不好攔住他,也就隨他去.

走之前,張德順再三交代,讓他好好休息,不要出門,影響了傷勢.

臨走時,花愷見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有什麼事情,卻藏著沒說.

皺著眉想了一會兒,也就暫時壓在心里.

他這傷也不算太重,哪怕什麼也不做,休養個把來月也好得差不多了.再說,再過幾天,他就可以再畫出兩道玉液符.

他現在的能力,一個月內畫兩道黃符就是極限,之前和山賊一戰,用去了兩道玉液符和一道龍虎符,就是他所有的存貨.

張德順走後,花愷也沒閑情休息,他從旅行包翻出那個巴掌大的盒子,放到小案上,小心翼翼地打開來.

盒子里放著一個小小的尖嘴鑷子,還有整整齊齊並排放著的一根根形制特殊的細針,近一公分長,尾端連著一個不比針大多少的小圓珠.

他摘下右手中指上那個怪異的戒指,拿起小鑷子在戒面側邊一個地方捅了下,戒面竟然打開了.

上篇:第35章 用心    下篇:第37章 凶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