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7章 凶器   
  
第37章 凶器

里面放置著根和盒子中一模一樣的細針,花鎧用鑷子夾出,放回盒子中,又夾出另一根,裝進戒指.

這枚戒指,就是之前殺了惡漢的凶器.

做出這麼個東西來,還真的是不容易,多虧他認識的兩個牛人.

其中一個,就是給他那箱子冷兵器的人,還有那把匕首麻醉槍,也是他給弄來的.

這家伙是在國內已經不剩下多少的傳統手藝人,家傳的鑄造手藝,只是這人手藝太過與時俱進,不務正業,喜歡鑽研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尤其是喜歡從小說,電影之類里面找出一些奇特的造物,然後自己打造出來.這枚戒指,就是他從武俠小說中常出現的暗器戒指得到的靈感.

戒面因為藏有機關,顯得很寬厚,可以放進細針,轉動戒圈,針就會探出.細針尾端的小圓珠,暗藏著特制的毒素,當針受到壓力,小圓珠就會跟針筒一樣,將毒素注入人體.

惡漢就是被這些毒素在一瞬間內殺死.

小圓珠中的毒素是用傳說中的蓖麻毒素調配出來一種合劑,還不到1mg的量,針尖那麼大的一滴,能讓一個成年人瞬間死亡,比單純的蓖麻毒素更毒,致死更快.

連惡漢這樣的非人類都是沒能反應過來,就直接斃命.

這種毒素,卻是來自那個和他糾纏不清的美女醫生,王露卿.

這位美女醫生雖然是個外科醫生,可不知道從哪認識的一名藥劑師,花愷雖然不知道那人,卻對這個未曾謀面的藥劑師感到滲得慌.

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國產絕命毒師.

本來花愷只是求王露卿給他弄點普通的藥物,沒想到她竟然給直接弄來這麼可怕的東西,他平時把戒指戴在手上都點膽戰心驚,這東西不說有沒有解藥,就算有解藥,也是根本來不及救的.

這是絕對的凶器.

這種針和毒素都來之不易,除了已經用掉的,他總共也只有十根.

那把匕首槍,一次能裝進四顆麻醉子彈,也就是那種小針筒一樣的針,這東西也同樣不好弄,他也只有十二支,現在也只剩下八支了.

里面的麻醉藥劑,也是"絕命毒師"配制出來,就算是一頭大象都能在幾秒之內放倒.

因為時間倉促,他對一些東西也不怎麼了解,准備的東西不算很充足,很多想得到的好東西都是求入無門,能弄來這幾樣東西已經是很幸運了.

把兩樣東西的"彈藥"都補充好,花愷又小心地收起盒子.

又拿起張德順給的那本《拳經》……

這是傳說中的武功秘籍呀.

雖然在張德順口中,這本秘籍記載的幾招在這里不過是地攤貨,但對武功這東西向往已久的花愷哪里會嫌棄,一個吃都沒得吃過的人,還有資格嫌這嫌那嗎?

不要不把豆包當干糧.

更何況,見過了惡漢的威勢,他對這本秘籍上的武功還是很期待的,強還是弱,那是相對的.

不過,當他翻看之後,就是當頭一盆冷水潑了下來.

他現在只想說一句:誰說的只要拿到本秘籍就能學會絕世武功的?站出來,我絕對不打死你!

先不說上面晦澀之極的文字能不能讀通讀懂,就算能懂,那些密碼一樣的術語又是什麼玩意兒?為毛連張圖都沒有?

特麼的,空間出品的那本《術藏》雖然比這個玄奧不知多少倍,至少還有注釋,而且極有可能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傻瓜式注釋,學起來雖然艱難,可至少能入門.

這個倒好,密碼本一樣,也不說給個破譯參照.

花愷直接將這本破書甩到一旁,氣乎乎地躺回木榻上.

正煩躁著,忽然發現門縫露出半顆小腦袋,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在門縫里眨巴眨巴.

還是小果凍.

花愷樂了,這小丫頭正啜著根小手指在盯著躺草窩上的白慫,眼睛里流露出一種東西,叫垂涎三尺……

"過來."

花愷對她招了招手,小丫頭眼睛一眨,吧嗒吧嗒地就跑了過來.

不是她不矜持,洗乾淨了的白慫和花愷,顏值都是很有殺傷力的,不管大小……

對于小丫頭來說,小哥哥是人,不能玩的,但是這頭大尨應該是很好玩的,她早就盯上了.

看來這不論古今,都是看臉的世界,顏即正義……

"小哥哥,我能不能和大尨玩呀?"

小丫頭趴在榻旁,撲扇著大眼.

大尨這個稱呼他已經從張德順嘴里聽過,尨是他們這里的人對于長著長毛的大狗的叫法.

花愷伸手揪了一下她那圓嘟嘟的小臉:"小琪霏,白慫受傷了,不能陪你玩,等它養好傷,我再讓它陪你玩好不好?"

"大尨的名字叫白慫嗎?受傷是會痛痛的嗎?那我不吵它了."

小東西仰著腦袋,眼里的星星都快閃得花愷心都酥了.

"小哥哥,那你陪我玩好不好,張伯伯說月蘭姐姐睡覺了,要睡好長好長時間,阿鵑姐姐也跟周伯伯回家了,她家好遠好遠,都沒有人和我玩了."

花愷心中像是被人揪了一下.

他俯下身,用沒受傷的左手將小丫頭抱到榻上,這小東西都不知道有沒有三歲,身子骨又瘦,輕飄飄的沒多少重量.

"小琪霏,跟哥哥說說,阿鵑姐姐回哪里去了?"他知道小丫頭說的阿鵑姐姐就是周紫鵑,之前兩個小蘿莉中臉長的像小包子似的那個.

小丫頭歪著頭說道:"回家了呀."

花愷費了好一會兒功夫才從懵懂的小東西嘴里搞明白,那個小包子一家原本並不是平頂村人,後來才在平頂村外不遠開了家茶棚,大概是這次死了這麼多人,把她爹給嚇到了,不敢再在村里呆,直接收拾東西回老家了.

"吶,你再回答哥哥一個問題,哥哥給你吃好吃的."

花愷很無恥地又拿出了根棒棒糖哄騙小蘿莉,早就嘗過這種亮晶晶糖球美味的小丫頭,兩只大眼頓時亮了,都不自覺地吐出一截小舌尖,口水都從嘴角流了下來.

小丫頭重重地點了下小腦袋.

小蘿莉還是很喜歡親近他和他說話的,因為她平時的玩伴也只有周紫鵑和張月蘭,現在兩個都沒有了,家里大人們也不會有那個耐心陪她一個小女娃.

這幾天,小蘿莉的內心是很孤獨的,所以有事沒事就喜歡往花愷這屋跑,偷偷看兩眼漂亮小哥哥和大尨,想和他倆玩.

花愷當然想不到這些,他對張德順離開時的模樣有些疑惑,想看看能不能從小丫頭這里得到答案.

上篇:第36章 詢問    下篇:第38章 遷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