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8章 遷怒   
  
第38章 遷怒

"你知道張伯伯去干什麼了嗎?"

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他這一問,小丫頭仰著小臉呆了呆,那張小嘴慢慢癟了起來,一雙大眼里顫動著兩汪清澈的淚泉.

花愷心里一顫:"哎呦,怎麼哭了?跟哥哥說,誰欺負你了?"

對付女人他會,可一個小女娃,還是個小奶娃,他可完全不會應付.

頓時手忙腳亂的,只好看了看手里的糖,直接塞給小丫頭,酸酸甜甜的味道讓她眯起兩道小彎月,小臉上卻滿臉淚花.

"張伯伯,嗚……去保長爺爺,嗚……家里了……"

保長是什麼東西?花愷納悶了下,只不過看了一眼小東西,他都不知道該哭還是笑,這小東西說幾個字舔一口,舔一口又嗚咽一下,短短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的,還好人小,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沒一會兒倒是不哭了.

"伯伯叔叔,在保長爺爺家里吵架,他們說,嗚,村里幾個哥哥去了好遠好遠的地方,不回來了,琪霏以後見不到他們了,嗚……"

說到這里,小東西又癟起嘴,掉起銀豆子,花愷只好趕緊哄,也不繼續問了.

他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測.

出了事,張德順和那個叫焦大的活著回來,還要算上半死不活的張月蘭,其他人卻都死光了,無論是悲傷也好,怨恨也罷,死去村民的親朋,應該是遷怒活著回來的人,正在那個叫"保長"的家里鬧了起來.

俗話說: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句話放到這里也一樣管用.

憑什麼?大家一起出去,一起回來,我家孩子死了,你為什麼活著回來?你為什麼不一起死?

說起來荒唐,卻是人性.

這不是他喜歡把人往壞了想,而是他曾經親身經曆過類似的事情.

難怪之前感覺張德順有點古怪,心里有事藏著卻不說,最後又匆匆離去.

……

花愷換上那件騷包的淡青長衫,帶上一頂幞頭,也就是那種黑色的紗羅軟帽,後面還斜吊著兩條長耳那種,蓋住一頭短發,抱著小蘿莉,在她的指引下來到了一座同樣簡陋的小院邊,還沒走近,就聽到陣陣嘈雜的爭吵聲.

站在遠處看了一眼,一群人圍在小院前頗有些群情激憤的味道,人群的焦點,正是張德順,旁邊還站著山羊胡子的干瘦老頭.

花愷走了過去,站到了人群後,這群人的注意力都在前面,他的到來竟沒有驚動任何人.

這時人群前有一個個子不高,年紀也不小,卻很精悍的小老頭,面帶悲戚之色說道:"我早就說過,這外姓人就是不可依靠!保長,不是我老漢亂嚼舌頭,這眾人一起出去,一起回來,可我孩兒死了,其他幾家出去的也死了,就他姓張的活著回來,哪個知道其中到底有甚關節?"

那干瘦山羊胡老頭眼一瞪:"說甚屁話!都是鄉里鄉親,往日里德順為村時所做可還少嗎?爾等一個一個,哪個敢說沒受過他好處?若不是有德順在,咱們平頂村不早讓山賊禍禍了?"

"這次的事,是個意外,德順他侄女現在可也還躺著呢……"

那矮個老頭手一揮:"那我不管!我就知道他一點傷沒有,那侄女說是躺著,可也沒傷沒痛的,大夫也沒見看出什麼毛病來,哪個知道是不是裝的?"

"說得也是,這也太過奇怪了些,遇上山賊,這麼些人都死了,他們怎的一點傷都沒有?"

人群也附和起來.

張德順在人群中臉脹得通紅,已經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山羊胡老頭指著人群中一人道:"焦大他爹,你來這起甚亂子?你家焦大不回來了嗎?"

那被指的人也不怕,反而脖子一梗:"是回來了,帶了一身傷回來了!焦老叔說得不錯,這麼多些人死的死傷的傷,怎的就他爺倆沒事?"

矮個老頭得了聲援,氣更壯了:"話都說盡了,別的我也不說了,不追究了,他張德順不能再留在平頂村."

"而且,今天就得走!帶著他侄女和他帶回來的那個怪人,還有焦大,都要離開平頂村!"

"焦老頭,何至于此?"

"焦老叔,我兒哪里得罪你了?把我兒扯進來作甚?"

山羊胡子和焦大的爹都不滿地說道.

"保長,不是我不講情理,他張德順這些年來教村里的娃娃讀書習武,雖無甚卵用,但沒功勞也有苦勞.可此次不同,遇上了山賊,人死了也是命,我無二話.但他可說了他是殺了山賊才活著回來的,這些山賊誰知道他們還有多少同伙?若是讓他們同伙知道了,遷怒平頂村,到時候誰能擔待?"

矮個老頭說完,眾人瞬間變色,他們原先的確是被自己家兒子的死刺激了,也的確是遷怒還活著回來的幾人,可卻沒想到這一層,這時聽到,一個個都變得恐慌無比.

這年頭,山賊屠村的事情太多了,他們一年中都能聽到一兩次哪個哪個村被山賊屠殺了,這次發現,這種可怕的事似乎離自己並不遠了,哪能不恐懼.

對于張德順幾人,也不僅僅是一種心中悲戚無處發泄的遷怒情緒,而是因恐懼而起的怨恨.

原本還隱隱站在張德順一邊的山羊胡老頭臉色也微微一變,矮個子老頭的心思他是猜得出來的,什麼不是不講情理,什麼擔心山賊報複,都是這老頭信口雌黃.

這老頭他是再清楚不過,為人最是小肚雞腸,狡詐無賴,他扯這些不過都是為了泄憤,而且平時張德順在村中威望不低,遠遠不是他一個無賴老頭能比,這小老頭恐怕早就懷恨在心,這次要不是為了趁機把張德順趕出去,他把胡子剃嘍.

他雖然知道小老頭不過是信口胡扯,但他卻不能不考慮,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而且很大.

他是村里的保長,雖說只管著這平頂村十幾戶人家,但知道的東西也比別人多一些,要考慮的也多一些.

通常山賊進村,只要侍候好了,他們是不會大開殺戒的,畢竟殺戮過多,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惹怒官府,和一些江湖中人.因為作惡太多太過,惹怒一些高人,被人連鍋端的例子不是沒有過.

如果繼續留著張德順在村里,真來了山賊,為了複仇,還真有可能連累整個村子.

他心中原本還傾向張德順的天秤,此時已經慢慢傾向了另一邊.

上篇:第37章 凶器    下篇:第39章 琉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