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9章 琉璃?   
  
第39章 琉璃?

張德順也是個心思通透的人,看了眾人的臉色,哪里還不明白,原本還氣得滿臉通紅,在這一刻,竟像是忽然看透了一般,怒氣消退,臉色又恢複了平淡,更准確地說,是泄氣,是黯淡.

"好,我張德順一人做事一人擔,自不會連累了鄉親,我走便是."

"唉,德順,不必如此,咱們再想想辦法."

山羊胡子雖然這麼說,但臉上的表情卻並沒那麼堅定.

"保長,不用說了,我意已決,我只有個請求,請保長務必答應."

山羊胡子並不堅持,只是歎了口氣.

"我那恩人身上重傷未愈,實在不便上路,還請容我們多住些時日,等恩人傷愈,我們自會離去."

"好……"

"不行!"

山羊胡子剛開口,就被矮個老頭打斷:"多住些時日?哪個知道你們要住多久?口口聲聲說什麼恩人,就那個白面郎,臉白得能掐出水來,比大姑娘都嫩,就此等樣人還能殺得了山賊?姓張的,閑話休扯,今天無論如何,你等必須離去,誰知道山賊何時會再來?我這可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村里著想."

張德順服了軟,許是讓他覺得自己占了上風,有點得意,小眼一轉,又提出了要求:"還有……"

"各家家中都不甚寬裕,幾家兒郎是為送村里的物資丟了性命,不能不管,這喪葬之事,所費頗多,你且拿些錢財來."

矮老頭得寸進尺,開口要起錢來,又眯著一張小眼,陰陽怪氣地道:"再者說,本是一起出去一起回來,現在那多人都死了,偏你能回來?誰知道是不是幾個兒郎給你們當了墊背了?再有……"

"夠了."

一聲清喝,引得眾從向後望去,花愷從後面擠開人群站了出來,他實在忍不了這個缺德老鬼.

"你是誰?"

被人打斷讓矮老頭很不爽,斜著眼瞪著花愷,他沒見過花愷,之前說的關于花愷的話,也是聽過村里人議論,這張德順帶回來的那人有多俊多俊之類.

"哼,我就是你剛才說的小白臉!"

這也是讓花愷很不爽的點,雖然矮老頭說的不是小白臉,但這一樣的意思他還是能感受出來的.

矮老頭意外地打量了一眼,心里嘀咕了一句,果然夠俊.

背後論人長短,被正主兒當面說破,他也不尷尬,鼻子里哼了哼,直接臉一甩,根本不把花愷放眼里,一個沒點卵用的白面郎罷了.

"我也不跟你廢話,老矮子,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老矮子,你矮你不知道呀?"

"噗~"

花愷一只手抱著小琪霏,另一只受傷不便,就把小丫頭交給一旁還愣著的張德順,抬手指著矮老頭的鼻子道,他一米八幾的身高,在這個時代絕對算是個"高人",矮老頭撐死也就一米五.

花愷居高臨下地戳著他鼻子本身就些喜感,嘴里說著的話用的詞雖然讓人聽著有點陌生,但還是聽得懂的,尤其里面透著的意思,讓他們感覺莫名的笑意,當場就有人忍不住噴了.

這小老頭太可惡了,他要是只因為自家孩子死了有所遷怒,那花愷雖然不是很舒服卻也能理解,可這老頭從頭到尾都在暗戳戳地若有所指,現在更是張口要錢,為達目的還要給人潑髒水,在這里他看不到老頭還有絲毫的悲怒,只有貪婪,這他就不能忍了.

"你!"

矮老頭那個氣呀,老子好不容易有這麼威風的時候,你打斷我不說,還人身攻擊?

"你什麼你,真不知道你矮呀?吶,看看……"

花愷說著,在他頭上比劃了一下,又直直拉了回來,剛好到自己胸口以下,差點都腹部了,就跟大人和小孩子一樣,讓好些人都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你,吸……我,吸……"

老頭氣都喘不勻,你你我我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花愷也懶得跟這種人浪費太多時間,氣出了就好,直接從兜里掏出一顆東西,放在手心,伸直手平舉在身前,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想趕張大叔走是吧?想要錢是吧?"

又環視了周圍一眼:"還有你們,別說我不給機會,錢,我有的是,張大叔也不會賴在這里,但什麼時候走,由他說了算,放心,我們不會待太久,就當借用你們的地方住了,這顆琉璃珠,就是報酬,怎麼樣,夠不夠?"

最後是句是面向矮老頭說的,這老頭現在眼睛都發直了,直接釘在花愷手中那顆玻璃球上了,玻璃球到哪他就跟著轉到哪,只是他太矮,花愷哪怕是平舉著,他也要踮起腳尖才能看到.

"夠,夠夠,太夠了……"

他驚喜若狂地,聲音都發顫了,心里的貪欲已經不可抑制,天啊,這麼大一顆琉璃球,還這麼通透,得值多少錢?

這顆琉璃珠,其實就是一顆拇指大的玻璃珠,是花愷帶過來的"財物".

金銀之類的硬通貨他買不起太多,只能打別的東西的主意.他想過玻璃這種東西在這時代應該是值點錢的,于是便帶來了不少玻璃制品,最多的就是這種玻璃珠子.

但是他並不知道,這東西在這里,究竟有多值錢,那是遠超他的認知概念的.

現代的玻璃其實和古琉璃是有區別的,玻璃可以是琉璃,但琉璃卻不是玻璃.

但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是玻璃還是琉璃,在這個時代,都是比玉石更貴重的寶石.

尤其是現代工藝做出來的這種,幾近透明,渾圓無暇的"寶珠".

不過,只看眾人盯著玻璃珠子,那都快發綠的眼睛,花愷就知道自己想岔了,這東西遠比自己想象的值錢.

但既然拿都拿了出來,話也說出口,他也不好收回.

"花兄弟,這如何使得!"

張德順已經從呆愣中驚醒,一副大驚失色的模樣,站出來想阻止花愷這"敗家玩意兒"做這種"敗家"行為.

"使得使得!德順呀,既然這位小郎君這麼說了,你就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啊,都是鄉里鄉親的嘛,切勿生份過了!"

矮老頭眼中閃著綠光,模樣要多和氣有多和氣,全然忘了自己之前對村子命運的"擔憂",雙手一伸,就想撲過來把玻璃珠子抓到手里.

上篇:第38章 遷怒    下篇:第40章 裝了就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