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1章 誰說要闖蕩江湖了   
  
第41章 誰說要闖蕩江湖了

到了,這山羊胡子老頭還真像張德順說的一樣,真把玻璃珠給還回來了.

他的確沒有想到這點,這珠子在這里似乎真的是不得了的寶物,俗話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之前只是押著兩車村民們平常的物資用度,都能引來一群山賊,死了這麼多人,這要弄一顆世間少有的寶珠來,還不定會發生什麼.

立刻拿去賣了換錢?誰敢保證有人買,又有人肯老老實實地買?消息泄漏出去會引來什麼災禍誰又知道?

老頭幾句話,花愷就明白過來了,不是他笨,想不到這麼淺顯的道理,而是一時間,他怎麼也無法把幾毛錢的玻璃珠和"稀世珍寶"這四個字聯想起來……

想到自己埋下的那幾個箱子,花愷心里一凜,看來這些東西還真得小心處理,否則,八成可能是裝逼不成反成死逼.

花愷把玻璃珠收了回來,給了幾張金葉子.這東西才真的讓花愷心痛不已,那可是十足的真金.

之前他怕自己拿過來的東西換不了多少錢,就把梁爽那厮的身家全給借了過來,換了二十多萬的金銀,其中整整二十萬都是換了金子.

讓那個幫他打造兵器的朋友把白銀弄成了幾袋銀珠子,和一張張薄如蟬翼,脈絡分明的金樹葉.

山羊胡子緊緊揣著金葉子走了,琉璃珠他只是不敢要,不是不想要,這金葉子雖然值錢,可小心些,也惹不來覬覦.

花愷依依不舍地目送自己的金子離開,才回過頭來對張德順說道:"張大叔,真是抱歉,我剛才自作主張,也沒問你意見,你不會見怪吧?"

張德順連連搖手:"郎君多慮了,德順豈是不知好歹之人?唉,其實你未醒之前,我就已決定離開平頂村,那焦老頭雖是信口一說,但也誤打誤撞讓他說中了,如是普通山賊倒是無事,可那賊厮出自連珠寨,說不得真會有人來報複,我若離去,保長再將此事上稟官府,有官府相護,那賊人找不到事頭,當不至于冒險牽連無辜."

還有這說道?

花愷念頭一轉,倒沒想太多,反正事情正中他下懷,于是笑道:"張大叔,不瞞你說,我本就打算離開,去洛陽看看,不如你和我一起去,那里是天下之中,也許還能碰到什麼名醫異士,可以治好月蘭姑娘."

"而且,我人生地不熟,也很需要一個人能在身邊指點,這也是我的一點私心,希望張大叔能成全."

花愷學著老張的模樣,不尷不尬地對他行了個禮.

"使不得使不得……"

張德順連忙攔下:"郎君不需如此,德順早已說過,但有所需,無不從命.而且,我在平頂村也住了小半輩子,若是離開,也無處可去,小郎君若肯收留我與月蘭,那是求之不得."

"那咱們就說定了,五天後,我們就離開."

花愷笑了起來,在這個陌生的異時空,他肯定是要找些熟悉情況又牢靠的人.有張德順這麼個人在,他行事就方便許多了.

而且這個時代可不同于現世,讀過書的人都難找,別說什麼人才了.這張德順不止會武功,還讀過幾年書,人品不錯,思慮也周密,似乎還是個萬事能,關鍵是還肯跟著他.

說什麼也要拐走他,況且,他自覺張月蘭變成這樣,他是有責任的,心里對她有虧欠,也想帶著就近照看,直至把她救醒為止.

"三天?可郎君你的傷……"張德順遲疑了下.

花愷笑著反問了一句:"你忘記你是怎麼恢複的了?"

張德順恍然大悟,想起他那些高深莫測的本事,也不再追問,轉而和花愷閑談起來.

花愷在知道這里是哪個世界後,就一直有這個想法.

有唐一代,長安,洛陽並為兩京,而洛陽在高宗李治晚年,老武上位之後,地位尤其突顯,稱一句天下之中,並不虛妄.

他沒有忘記自己首要的目的,是獲取足夠的因果,氣運,開啟兩界通道.一個世界里,身負最大因果和氣運的,不是什麼主角,而永遠是影響著天下命運,最頂尖的那一小撮人.

而能影響天下的人,也許是掌握著權力,也有可能是力量,是智慧,是金錢……

在這里,這一切的中心都在于,皇權.

誰規定來到武俠世界就必須闖蕩江湖的?

花愷倒是想,可他怕死啊,經曆過一次,他是明白一個道理了:江湖並不浪漫.

自己又沒有光環加身,還是安全第一.

現在的洛陽畢竟是天子腳下,總是安全點.而且如果這里真是基三世界,那洛陽不僅是朝堂風云激蕩之處,也是江湖風云彙聚之所,機會應該很多,沒准隨便抱上哪根粗大腿,就足以打開通道了.

到時候,有個可以隨時跑路的底牌,再稍微浪點也無傷大雅.

其實他最想抱的是另一根粗大腿,因為老武這人太危險,尤其是像他這樣的小白臉……

不是花愷自戀,實在是他太清楚自己這副皮囊對女性的殺傷力,雖然有點無恥,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而且,老武這人後世雖然毀譽參半,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喜怒無常,殺伐果斷,誰也不知道她的刀子什麼時候就會落到你脖子上.

雖然他這麼一個小人物考慮些,有些杞人憂天,但花愷依然決定,在沒有自保之力前,絕對不往上湊.

只可惜他想抱的那根大粗腿現在似乎都還沒出生.

走一步算一步罷了,本來就沒有個確切的目標,碰碰運氣而已.

他雖然自認聰明,可也做不到那些一步能算三步的妖孽程度,找准方向,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地走過去,路自然會出現,如果沒路,那就想辦法趟開一條路.

事情定下,兩人心中都有了底,張德順本來想去做些准備,被花愷拉著沒讓他走,而是拿出了那本破秘籍.

他依然是向武之心不死,對這東西耿耿于懷.想著張德順既然會武功,應該能看懂這密碼本一樣的破書.

事實是,這大叔還真的懂.

他現在真的很慶幸自己能遇上張德順這麼個人,不說別的,僅僅是"人形密碼破譯器"這點,就值回票價.雖然據他自己的話,自己的武功根本不入流,那並不重要.

五天時間說長不長,至少那本《拳經》上僅有的三式拳法花愷連一式都還沒學會……

不過他的傷雖然還沒好利索,可握筆卻是沒問題,最重要的是精力已經恢複,畫符是沒問題了.

連畫兩張玉液符,讓他和白慫的傷勢盡複,哪怕張德順早有准備,也依然驚奇不已.

花愷現在知道自己帶來的東西值錢,也財大氣粗起來,直接托人買了一匹駑馬,這幾天讓人找了個木匠修了一輛帶篷壁的車,在車廂內鋪上了厚厚的褥子,讓張月蘭躺在車廂中,他抱著白慫和張德順坐在車轅上,慢悠悠地出了平頂村.

期間花愷回首忘了一眼這個只待了幾天的小村子,倒沒什麼留戀,只是對于那個萌萌的小琪霏有些不舍,知道自己要走時,這小丫頭還哭得滿臉銀豆子,讓人心疼.

唉,只期待來日還有相見之時吧.

剛出了村口,卻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張德順跳下車,驚訝道:"焦大?你在這干什麼?怎麼了?"

原來是焦大蹲在村口的岔路上,五大三粗的一個大個子,蹲在路邊,眼睛還紅紅的,活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

大個兒看到張德順,跟孩子見了父母似的,竟然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花愷第一次見識到了"涕淚橫流"是個什麼模樣.

這個大個兒斷斷續續地,總算把事情說清了,其實很簡單,這個平時過得有點渾渾噩噩的大個兒,經曆過這一次劫難,身邊一起長大的小伙伴都死了,單純的心里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殺了山賊,他也是"凶手"之一,也害怕自己留下會連累到村里.

于是,他想要跟著一起離開這個小村子.

"你爹娘可允許了?"

"嗯嗯."他連連點頭.

張德順看向花愷:"小郎君,你看……"

花愷對這事倒是無所謂,多一個人還能多一份力,隨口道:"那就一起走吧."

就這樣,馬車上又多了一個有點憨傻的壯漢.

只不過,沒過多久,花愷已經有些受不了.

木制的車輪在坑坑窪窪的泥地上,轱轆轱轆前進,顛得花愷眼冒金星,連白慫都有點受不了,舌頭伸得老長,都快翻白眼了.

花愷害怕再遇上山賊之類的破事,把五鬼喚了出來,讓他們到周圍四處探路.

就算這樣,他依然不能完全放心,一路上提心吊膽.

現在的五鬼說到底也只是普通的陰魂,和常人相比,優勢也只是本身無形無質,常人連觸碰都做不到,一旦失去這點優勢,他們和普通人沒太大區別.

之前一個小小山賊都能傷到他們,誰知道這該死的基三世界還會有什麼變態的人物.

更何況,馬車上裝著剛來時就被他埋土里的幾個箱子,出了平頂村,他就去將箱子起了出來,耽誤了好幾天.

這是他全部身家,能不緊張麼.

張德順一路上見花愷都一副緊張的模樣,這時忍不住道:"小郎君不必憂心,前面再走兩里路,便是楓華谷官道,已是東都轄下,當今天下,還沒有賊人敢在這里作亂."

花愷聞言倒是稍微放下了點提起的心.

不過,楓華谷?有點熟悉的名字,似乎基三里就有這麼一個場景地圖,不會是那個地方吧?

沒過多久,他們就進入了張德順所說的官道.說是官道,其實也只是相對稍微寬敞平坦些的泥路,依然顛得他難受,只不過這沿途的風景讓他得到了點舒緩.

漫山遍野的楓樹,山上,樹上,地上,水上,紅黃的楓葉鋪滿了山野,映滿了湖水,仿佛進入了一片楓紅的幻境.

花愷有八成的把握,這個山谷,就是基三里那個楓華谷.可惜他們要趕路,否則他還真想去探尋一番.

這古代沒有車沒有飛機,出行真的是一件折磨人的事,花愷原本聽張德順說平頂村離洛陽並不遠,誰知這個"不遠"他們就走了十幾天,大半個月.

這一天,馬車終于慢悠悠地走到了洛陽城外.

上篇:第40章 裝了就跑    下篇:第42章 神都洛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