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2章 神都洛陽   
  
第42章 神都洛陽

花愷站在馬車上,遠遠看著洛陽城的城牆,一種直入靈魂的震撼撲面而來.

他不知道曆史上的洛陽究竟是什麼樣,他曾經在一部叫《龍王》的電影中看到過"複活"的神都,那已經讓他歎為觀止,他以為那不過是經過特效的粉飾,真正的神都不可能那麼壯觀,畢竟是一千多年前建造的城市.

但花愷知道自己錯了,錯得離譜,哪怕是電影中那座令人震撼的神都,也遠遠及不上眼前這座,還不是武周巔峰時期的神都洛陽.

哪怕是現在的洛陽,也是一座比他在電影中看到的,更加恢宏壯麗.

這就是那座,鼎定夏,商,周,都領煌煌大漢,巍巍盛唐的雄城,偉城,時稱"普天之下無二置,四海之內無並雄"的洛陽城.

花愷被震撼得久久無語,在現世,他去過洛陽,但只看見了一個灰撲撲的土城牆,還夾雜在鋼筋水泥之中,哪里還有半點盛世景象,沁魂古韻?

因為那僅僅只是後世朝代在廢墟之上複建的一小段,根本不能及眼前之萬一.

倒是後來從史料中複原重建的天堂,明堂等地,還能看到一絲盛唐余韻,但也僅僅是一絲了.

而眼前這座雄城,不存在于現世的曆史中,但也是衍生自相同文明的世界,僅僅是出現在他視野中的,就是一段綿延不知多少公里,一眼看不到盡頭,高達數十米的恢宏城牆.

或許能與之相比的,只有那座處于同一世界,同一時代,號稱"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的長安.

長安他還沒得見,但看著瑰麗雄奇的洛陽,花愷突然有一種沖動,這是建築的奇跡,是煌煌華夏史中的瑰寶,是先祖的饋贈,如果有一天,他能讓這座奇跡之城,出現在現世中,那該多好?

這個念頭一發不可收拾,又在默念了一句"這不是做夢,不是妄想,有機會的"後,又讓他緊緊地壓在心底.

"花兄弟,前面就是洛陽城了."

張德順在車上抬頭說了一句.

"嗯,一會兒還得麻煩大叔了."

"好說,只是,從現在開始,咱們稱呼可需改一改了,公子(注1)."

馬車嘎吱嘎吱向著一座城門悠悠走去,靠近之後,而覺氣勢迫人,僅僅是高達至少十丈以上的城樓,並不能讓在現世中見慣了摩天大樓的花愷震驚.

但是這座城牆卻不一樣,青灰的石牆,透出曆史的厚重滄桑,碧青,赤白,紅綠,五彩,宛如各色琉璃的瓦,簷,壁,柱,無一處不滲透著濃濃的古韻,鬼斧神工的技藝,和天人合一的智慧.

這座城,有靈魂.

城樓下有三個門洞,中間最寬最大的一處,並沒有開啟,只有左右兩邊略小的門洞敞開,門下都有兵丁把守,行人如同川流不息的流水,排著長龍般的隊,來來往往,左進右出,秩序井然.

從這里,就能略窺一絲盛唐之風.

往來行人有的身穿傳統的廣袖褒衣,也有融合了漢胡風格,大唐獨有的窄袖袍衫,更有許多干脆就是來自各國,各種膚色的異國之人,有許多都拉著成隊成隊的貨物.

尤其不見有什麼封建時代女子足不出戶的說法,形形色色的婦人少女照樣穿行在人流之中,衣飾更是多彩多姿,只有一點是幾乎所有女性的共同點,她們身上大都披著一根長長的披帛,隨風飄飄,極為風流.

終于輪到了花愷一行人.

行到門洞下,兩排手持長戈的兵丁分列兩旁,只是守城門的士兵,卻竟然個個身穿寒光懾人的明光甲胄,可見這個大唐的國力有多鼎盛奢華.

一個軍官攔在馬車前.

"哪里來的?進城做什麼?"

這只不過是例行盤問,張德順早有准備,迎著軍官行禮笑道:"軍爺,我家主人乃新安縣人士,本居于縣外楓華谷中,做些買賣,只因主人之妹罹患怪病,欲尋名醫救治,聽聞東都彙聚萬國之風,奇人異士無數,便想來碰碰運氣,若是得便,也想在此尋一落腳之處,做些生意."

軍官聞言不置可否,上下打量了一下笑眯眯的張德順,又看了一眼馬車和焦大,說道:"可有文書?"

"哦,有有,文書在此,縣中鄉籍,沿途縣衙所具過所均在此處,請軍爺過目."

張德順從懷中掏出一遝文書,雙手遞了過去.

軍官接過翻看了一會兒,又遞還回去,看了一眼氈布遮擋的車廂又道:"打開車廂看看."

"是."

隨著張德順掀開簾布,只見花愷端坐車中,端著架子,對軍官微微頷首,身旁還躺著白慫和張月蘭.

那軍官每日在城門迎來送往,見過的人物何止萬千,眼力毒得很.

在他眼中,車中所坐的人年紀雖輕,卻氣度不凡,一身穿著雖然樣式有異于當下,看似素樸,實則奢華暗斂,所用衣料見所未見,腰帶上那一串水玉更晃得他眼花.

那只大尨也從是所未見,看那模樣,也不知是何等珍獸.

原本還有的懷疑頓時去了大半,心中更是微虛,這莫不是沖撞了哪位貴人?

這種穿著,不是貴人也是豪商,況且還是個這麼年輕的小孩,不是哪家公子,也是生于豪富之家.

張德順在一旁一直在查顏觀色,很適時地將一個錦袋藏在袖底,不著痕跡地塞到軍官手中,行了一禮道:"我家小娘身患怪病,經不得風寒,還請軍爺高抬貴手."

軍官暗暗掂了掂手中錦袋,他對于這東西的手感,聲音都太熟悉了,感受著手中沉沉的份量,嘴角頓時微微勾起,手一揮道:"過去吧."

張德順拱手道:"多謝軍爺."

隨即示意焦大將車趕起.

軍官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叫過一個兵丁接著查驗進城的人,自己跑到休息的地方,拿出錦袋打開一看,一顆顆圓滾滾的銀珠子裝了滿滿一袋,打磨的光滑無比,銀光燦燦,這份量至少有十兩.

他對自己的寬大處理更是滿意了,不光是份量,銀珠的樣式做得這麼別致光亮,不可能是出自尋常人家,真要得罪了自己未必能得著便宜.

"哇,頭,你這是遇上貴人了啊!"

他也沒避著一邊的同伴,幾個兵丁見了,都不由發出驚呼.

"哈哈,這些拿去,等下了差事,讓兄弟喝頓好酒."

軍官倒出將近一半,一派豪爽地笑道.

這種事情是眾所周知的潛規則,只要不壞事,不過分,沒人會管,反而樂見其成,自然不是什麼需要避人的事.

但他也不能做得太難看,全都獨吞了.

不怪他高興,給他遞錢的不是沒有,但多是給銅錢,這樣直接給銀子,還一次給這麼多的,一年都未必遇上幾次.

在這個時候,銀子的購買力還是高得很,他堂堂一個城門郎,每年的俸祿除去祿米,僅俸銀也只不過二十多兩,要是只靠俸銀那還怎麼瀟灑?

終于進了城門的花愷不知身後的事,知道也不關心,過了這一關,他現在是大大地松了口氣.

緊接著就被徹底顯露在他眼前盛唐洛陽吸引了所有注意.

馬車悠悠地走在寬闊的大道上,這就是傳說中那條"天街".

唐時有本書叫《大業雜記》,就有對天街的描述:"闊一百步,道旁植櫻桃,石榴兩行.自皇城端門至外城定鼎門南北九里,四望成行,人由其下,中為禦道,通泉流渠,映帶其間……"

這僅僅只是對隋時洛陽的描述,而唐時,尤其是老武駕臨洛陽後,又在其基礎上不知花了多少功夫.

定鼎門就是他們剛剛進來的那個城門,"百步"約現世中的147米,很誇張的寬度.

道兩旁值栽的不是古時城中慣植的槐樹,而是各種奇花異草,櫻桃樹,石榴樹,榆,柳,還有各色奇花異草,這正值初春時節,處處是郁郁蔥蔥,千紅萬綠,百花千樹,爭奇斗豔.

路人的行人更是千奇百怪,不止是黃色皮膚的唐人,白,黑,棕更種膚色都有,不愧萬邦來朝之稱.

"真是一座奇跡之城……"

花愷忍不住贊歎.

張德順笑歎道:"是呀,我也來過東都數次了,可也依然有目不暇接之感."

至于焦大,早已化身好奇寶寶,和白慫差不多一個樣,東望望,西望望,顧不上別的了.

好不容易從這盛唐的瑰麗中抽回視線,才想起對張德順豎起拇指:"張大叔,能這麼順利進入洛陽,真是多虧了你呀,還是你行."

這年月,想要去別的地方可不簡單,尤其是洛陽這種重地.

如果不是張德順給力,他的幾顆玻璃珠又誘人,弄來了那幾份文書,還真不可能這麼輕松,就算想賄賂城門官也不可能.

這文書可是貨真價實的,可是花了他的"大價錢"才得到.

上面有著關于他的來曆,大概是"他家祖上"本是在前朝為避戰亂藏進山中的富戶,直至高宗時才從山中出來,這還沒多久,家中高堂已盡逝,只剩他一根獨苗,前些時日在平頂村遇到早早被派出辦事的表叔張德順和表妹張月蘭,後面的事就是張德順之前所說.

這東西如果真要追查,破綻不少,最大的破綻其實就在張德順身上,他早在平頂村生活了這麼多年,認識他的人不少.

雖不知他是怎麼圓過來,花愷也沒想多問.

反正只要他不自己作死,也沒有誰會花那麼大功夫去查.

張德順笑道:"哈哈哈,歪門邪道,不值一提.倒是接下來該如何,還請公子決斷."

上篇:第41章 誰說要闖蕩江湖了    下篇:第43章 驚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