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3章 驚呆了   
  
第43章 驚呆了

花愷想了想道:"咱們先去找個地方落腳吧,之後再商量下,盡快把酒樓開起來."

花愷這一路上就和他商量過,要在洛陽開家酒樓,只不過張德順一直對此心存疑慮,不為別的,洛陽城里的酒樓酒肆簡直多如牛毛.

但花愷卻是無所謂.

他現在連接不上空間,連距離目標有多遠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完成,但有一點是沒有疑問的,只要能成為對這個世界有著舉足輕重影響的大人物,抑或是直接做出對世界有大影響的事件,那身上的因果和氣運必定不少.

無論是哪個,都不會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只能做好長時間的准備,首先就得先融入這個世界.

要融入這世界,至少一個身份不可或缺,既然說了自己是個商人,那就好好地扮演下去.

張德順來過幾次洛陽,有這個向導在,花愷並不需要費心,在南城找了一家客棧暫時住了下來.

休整了一番,張德順便帶著焦大匆匆出去,他要去找牙行打聽打聽.

花愷要暫時在洛陽紮根,總不能一直住客棧,還要找一處能住的房子,酒樓也需要先找個店鋪接手過來.

他原本還想跟著一起,但被老張攔住了,說是身為主人,哪有親自過問這些小事的道理,真的是把他當地主老爺給端了起來.

花愷也只好隨他,本想著把五鬼也放出去,探探消息,多了解一些,可想起一個小小的山賊都有傷到靈體的能力,這洛陽城里說不定藏龍臥虎,不知道有什麼變態存在,還是暫時打消了這念頭.

一個人待在客房中,無所事事,花愷只好拿出那本破書.

這破書名字叫《拳經》,以"經"為名,口氣大到沒邊,可給花愷的感覺卻是LOW比得很.

但就是這本LOW得很的拳經,怎麼就那麼的深奧難懂?

通過張德順這個"人形破譯器",他倒是已經能讀通這本書.這一個多月來,他也天天研讀,前兩式"回風掃葉"和"橫掃千軍"到是不難,似乎真的只是兩式普通拳法,找到關竅,照貓畫虎,不過是一個熟能生巧,巧而通神的積累過程.

但是最後一式有著很LOW比名字的"猛虎下山",他是根本不得其門而入,每次煩躁得想放棄,又想起當初從山賊頭目身上看到的威勢,就是心癢不已,只能繼續悶著頭研究.

月上中天,花愷靠著窗,還在一遍遍地研究著《拳經》,其實也就那一式,白慫懨懨地趴在他腳邊.

如果不看已經被他自己抓得如同亂草堆一樣的頭發,這倒是一幅俊書生月下閑讀的畫面.

這個時候,出去了小半天的張德順和焦大終于是回來了.

花愷放下破書:"張叔,怎麼樣?"

張德順一臉春風,顯然是心情不錯:"住宅和店鋪都有著落了,等公子去看過,若是滿意便可定下了."

"看你的樣子,似乎有好事呀,跟撿了便宜似的?"

張德順一臉笑意,卻賣關子道:"一時也難以說清,公子明日去看過便知."

這大叔還有這種趣味,花愷指了指他沒說什麼,那就看唄.

第二天,到了地方,花愷卻驚呆了……

這哪里是什麼住宅,根本是一座園林啊.

林園灘池,亭台水榭,拱橋回廊,廳宇樓閣,無所不具,不所不有.

共占地一十八畝,換算成他習慣的單位,就是一萬多平方米.

他是有交代過要盡量找處大點的房子,因為自從知道自己"身家財產驚人"後,他就想過一回土豪的癮,在現世中拼死拼活這麼多年,依舊連個廁所都買不起的花愷,怎能不逮住機會發泄一下這種怨氣?

可這"大"得也恁誇張了,難道他們對于房子大小的觀念真的差距這麼大?

花愷站在一座石拱橋上,下面是一個碧綠的蓮花池,嘴角有些抽搐:"張叔,這房子……多少錢……"

老張大手一揮:"不算貴,一共四百萬貫錢,換作白銀,合四千兩整."

"噗--"

花愷一口鹽氣水差點噴了出來:"我說張叔,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他現在對于這里的金錢有些概念,單論糧食的購買力,一兩銀子就相當于現世的四千多塊錢,四千兩是多少?一千多近兩千萬!

如果是在現世,他所在的東都市,那估計兩千萬剛剛好觸摸到豪宅的腳底板兒,算不上誇張.可這是哪里?跟現世那坑死人的房價地價相比,這里的土地根本就是白送一樣.

但是對于他的反應,張德順明顯想反了:"的確是挺便宜了,也是趕巧,那牙子正好有這麼一處宅院."

便宜?花愷眼角抽了抽.

"聽那牙子說,這宅子原先的主人是禦史台的台院侍禦史,六品官,家底不薄,又是個風雅人,這宅院占地不小,修得也好看,正好出了事,急著把宅子兌出去,比市價低了將近一半,讓咱們趕上了."

花愷聞言,暫時拋下對房子的怨念,好奇道:"出什麼事?一個六品京官,怎麼會急著要賣房子?"

盡管這是在房間里,張德順還是小心地看了看周圍,才壓低聲音道:"去歲,高宗皇帝大行之後,朝中便一直是聖後臨政,今歲正月,當今聖人登基,這位禦史竟上疏,要聖後還政于聖人,還對聖後臨朝一事,明嘲暗諷……"

噢,原來如此,這真是妥妥地作死呀,花愷聽完就明白了.

忍不住撇了撇嘴角,這聖後自然那位武則天.

他忽然對那個無名禦史有點好奇了,竟敢做這種事.

對于這位千古女帝,嘲諷也就算了,老武未必沒這胸襟,可竟敢叫老武讓權,妥妥地戳中老武逆鱗,他不死誰死?

"那官兒死了?那這宅子怎麼回事?"

"死倒沒死……"張德順說到這里,又指了指頭頂道:"那個……礙于顏面,雖未殺他,卻是將他貶黜出京,罰沒家產,這宅院也本應歸了公,但朝廷為顯示仁慈,又將宅院歸還,可他家人哪還敢留?正想把京里的家產都變賣了,因為著急脫手,價錢僅為市價一半多些,正巧讓我們趕上了."

花愷在心里嘀咕,這位則天皇帝會為了彰顯這些種假仁假義自己放過想殺的人?

不過他清楚自己的了解都來自于故紙堆,未必作得准,而且也事不關己,沒必要想那麼多.嘖,這人是屬小強的吧?

……

與此同時,洛陽城東某處.

這里湖光灩灩,綠柳垂堤,花色正濃.

倒不像是城里,而是城外.

這也正是城東的特點,因此,這城東往日里與洛陽其他地方的繁華熱鬧不同,人煙稀少,多是文人士子踏青郊游才會來的地方.

此時湖面上,只有一葉扁舟,舟上有數人.

一人長身立于舟頭,舉目遠眺,隱含憂色.此人五十上下,頭發花白,長髯垂胸,相貌清古,氣度沉凝儒雅,看邊上數個護衛打扮的人,應是這舟上眾人之首.

"啊嚏!"

老頭正坳造型,忽然打了個噴嚏……

身後的護衛趕緊給他披上一件披風,好說歹說把他拉下了船頭,省得在那招風.

船上還有另一個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那是個青年,身著白衫,年約三十上下,俊逸不凡,舉手投足間有股不羈的風流,盤坐舟上,身前有一張小案,案上有一尊小小香爐,兩盞清茶,一張古琴.

"駱公,此去揚州,天高地闊,何必如此憂心忡忡?"

說話的是那俊秀青年,修長的十指閑撫琴弦,錚錚清響.

"唉,若虛,你們不該來."

那老者對于剛才來得蹊蹺的噴嚏有些莫名其妙,捂了捂鼻子,聞言長歎了口氣,回過身來對那青年說道.

青年也不驚不怪,只是隨口應了一句:"為何?"

"武氏狐媚,包藏禍心.如今先皇大行,新皇未穩,正是她的良機,此人雖為狐媚女子,卻豺狼心性,心狠手辣.我上疏諷奏,早已觸她大忌,哪里真肯放我安然離去?不過惺惺作態罷了."

老者頓了頓又道:"老夫這殺身之禍,早晚必至,你等又何必自陷險境?"

這人說到自己的殺身之禍,沒有半點應有之情,反而像是在說別人的事一般.

青年對他的質問沒有回應,只是淡淡問道:"駱公既知如此,為何還要上那疏奏?明知不可為,卻偏要自尋死路,豈非愚不可及?"

老者撫須一笑,對于青年鋒利的言辭絲毫不以為忤:"天下之事,有可為,有不可為,亦當有可為而不為,不可為而必為者.如今武氏臨朝,顛倒乾坤,罔顧綱常,更是窺伺神器,欲行篡逆之事.這天下承平已久,妖後此舉,又不知掀起多少浩劫,老夫怎能容她?"

話到此處,遠處陡然傳來一聲暴喝:"好賊子!果然膽大包天……"

上篇:第42章 神都洛陽    下篇:第44章 金盔將,琴劍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