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5章 琴,劍   
  
第45章 琴,劍

"罪人"老者在一旁饒有興致地撫須觀看,似乎別人要殺的人不是他,也絲毫不把自己會不會被"交"出去放在心上.

青年只悠悠道:"嘗聞,神策禁軍統領衛雄,人如其名,乃人中之雄,有無雙之稱,陣戰無雙,刀法無雙,忠義無雙,難不成還不滿足,想再給自己加上一個口舌無雙?"

那金盔將聽聞也不惱:"哼,本將素來光明磊落,又何必遮掩?上命不可違!罪人駱賓王是必死無疑,你要護他,以你的琴劍修為,本將可沒把握拿下,如若能將你勸退,那是最好不過,如若不能,唯有一戰."

本在一旁不發一言的老者此時開口道:"上命?上命何來?衛將軍,人道你忠義無雙,又何以甘做妖後鷹犬?武氏包藏禍心,以狐媚之身妄圖覬覦神器,篡李唐天下,你食君之祿……"

金盔將冷哼道:"哼!天家之事,豈是你一罪人可妄言!"

老者搖首:"這天下,是李唐天下,非她武氏之天下,武氏卻妄圖篡逆,禍亂天下,老夫為國直言,何來大逆?我勸將軍還是及早……"

"住口!好賊子,死到臨頭尚敢妖言惑眾,大逆不道,該殺!"

此人霸道剛硬,心如鐵石,唯天命獨尊,別人的言語對他產生不了絲毫影響.

"唰!"

金盔將一聲斷喝,長刀一展,顯然是殺念已決,不再多做顧忌.

"錚,錚!"

"疏影橫斜水清淺……"

青年十指連彈,朗聲誦念,琴音如訴,那淡淡的虛影持劍旋身,斜斜一掠,如同月下仙人于湖面上起舞,縹縹緲緲,輕輕淺淺.

此等武功,似仙似幻,簡直不像人間所有.

金盔將面色冷厲,毫不為所動,長刀血光燦燦,朝著虛影一刀劈出,斬出一道冷豔刀光,如同血色的彎月,要斬斷前路一切阻礙.

"錚,錚,錚……"

青年曲調再變,不再是高山流水,似乎是友已敬,情已敘,高山已隱,流水已斷.

"鴻雁來也楚江空,碧云天淨……"

平沙落雁曲.

虛影手中長劍上挑,帶著一聲清揚顫鳴電射而上,虛影如幻夢破滅,陡然破碎消散,無影無蹤,血色彎月劈落湖面,一道近十丈的平滑裂痕在水中憑空出現,無聲無息,似乎有著無形的屏障隔絕了流水,久久無法平複.

抽刀斷水!

金盔將一刀之威至此,本應令人動容,可青年依然臉色如常,反倒是他自己臉上微變,雙腿在湖面上猛踏,帶起一串血色殘影向前疾掠而出.

"錚,錚……"

"江涵秋影,風瀟瀟,送旅雁南歸……"

"嗡~"

一道劍芒吞吐,嗡鳴不絕,陡然從金盔將先前所在上空落下,凌厲無匹,帶著淒厲劍嘯,攝魂奪魄.

噗一聲悶響,落入清澈的湖中,刺出一道直直的白線,深不可測.

"夜深人靜也,底事又驚飛,棲止不定……"

"唳--"

寒芒一閃,長劍不知何時又回掠空中,落入不知何時再次顯現的虛影手中,發出刺耳的劍嘯,虛影如仙似幻,當空刺向金盔將,如影隨形,飄忽不定.

"鐺!鐺!鐺!……"

刀劍相交,鏗鳴不斷.

長劍在虛影手中回旋,劍光連綿不絕,招招刺向金盔將周身要害,狠辣非常.

金盔將一把長刀狂舞,直把周身舞出一個血色光球,密不透風,水撥不進.

一時間叮當之聲大作,綿綿密密不絕.

一邊看似使出了渾身解數,死守難攻,一邊信手撫琴,看似閑庭若素,換作旁人,十有七八會認為青年遲早會勝.

但是青年心中清楚,自己的"罡氣留形,孤影化雙"雖然強絕,但他的"琴心劍氣"修為尚淺,根本難以久持.

而金盔將衛雄雖然看似疲于應付,實際上法度嚴謹,絲毫不亂,他攻勢雖急,卻難傷他分毫.

如果沒有意外,只等他氣盡力竭,便是金盔將反擊之時.

青年雙目中精芒一閃,堅毅之意顯露無疑,低垂雙瞼,數聲琴音急驟,皓齒丹唇輕啟,他竟應著琴音,唱起了曲.

"春風南來兮水漣漣,鴻雁北歸兮飛翩翩……"

聲若朗月,歌如酥風,中人欲醉.

右手無名指輕輕一勾,七弦古琴應聲飛起,青年也順勢長身騰空.

"春風南來時,魚龍變化兮潛深淵……"

那持劍虛影與青年間似有莫名聯系,周身同時泛起淡淡氤氳青光.

七弦急驟,長劍飛旋,叮當之聲依舊不絕,虛影卻早已不見,只是金盔將的壓力更重,刀勢更烈了幾分.

"鴻雁北歸時,鸞鳳和鳴兮飛上九天……"

"錚錚錚錚!……"

琴聲越來越急,越來越高,若原先是秋雁低空回翔,現在就是鳳飛九天,鳴震千里.

"上九天,九天九天上九天!"

青年身在高空,手捧古琴,衣袂飄飛,如鸞鳳回翔,歌聲也在變,聲聲急,聲聲高亢.

那柄看似無人操控的長劍已經化作了道道青虹,上下左右,劃出一道道冷白的玉弧.

"嗤--"

金盔將終究是抵不過驟急的攻勢,露出了破綻,胸前明光鎧甲被玉弧掠過,劃出一道細線,一縷腥紅緩緩透出.

"魚龍潛深淵,深淵變化在深淵……"

清澈的湖水在這時突然出現了變化,似乎有一個"人"從湖底漸漸冒出,那是先前的虛影,只不過此時變成"水人",一個完全由湖水構成的人影.

這水人手中,還拿著一把水劍,栩栩如生,他也的確不是"死"的,水劍一揚,就向金盔將刺去.

"天海相隔幾萬千,日沉海底複升天!"

"錚--!"

一聲刺耳弦鳴,琴聲,歌聲乍斂,青年雙手在琴上一按,長琴飛旋,琴尾對向金盔將,他身形顛倒,頭下腳上,雙手憑虛禦琴,竟是把長琴當作利劍,人琴合一,青光大盛,化作當空巨劍,如同白日墜地,天劍降世,直向金盔將落下.

白衫,水影.

琴劍,長劍,水劍.

天上,地下.

劍氣充塞寰宇,劍光寒照天地.

整個湖面都像是被絲絲雨線刺破,刺出千點萬點漣漪,整個湖面頓時如同煮沸一般.

那是漫天劍氣絲雨.

上篇:第44章 金盔將,琴劍仙    下篇:第46章 血,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