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7章 可不是探你底   
  
第47章 可不是探你底

至于錢,那是個事嗎?

他到現在才明白,他花費了大半身家,還欠下一屁股價才弄來的金銀其實是他身上最不值錢的玩意兒.

就他帶來的那一箱子玻璃工藝品,完全就是一箱子"稀世珍寶",賣掉一件就夠普通人揮霍一輩子.

他撿出一件自認最差勁的,讓老張拿去找人賣了,那是一個幾公分高,黃色玻璃制成的展翅大鵬,賣了整整一萬兩銀子……

不止這宅子,連同另一處店鋪也給買了,一下子就揮霍掉了一半.

匆匆買了些日常用物就搬了進來,他一個現世住貫了"籠子"的人也沒那麼多講究,一張床一席被子就能應付的人哪會在意那麼多,其他的日後慢慢准備就是.

就連門口的額匾也是張德順看不過去才找人匆匆做了掛上去應付的.

有了自己的地盤,好處是顯而易見的,至少白慫可以撒了歡地到處跑到處鑽,一天到晚見不到個狗影.

他也落得個清淨,可以肆無忌憚地干想干的事.第二天,就照著拳經摹起那兩式拳法.

只不過……

看著一旁將拳法打得虎虎生風,法度嚴整,隱隱有虎嘯之聲,頗有了幾分猛虎威勢的焦大,花愷郁悶加惱羞地停下自己的小螃蟹揮拳……

他原本只是想找個陪練,當然不可能找張德順,雖說老張的武功據說算是很弱的,但是和他相比,那就不知道甩多少條街了,找他純粹是找虐.

聽老張說,焦大跟他學過幾年套路,還有點底子,便拉上了他.

可沒想到,他捧著本破書研究了近一個月,才有了點底,開始摹起書上的前兩招套路,打得還磕磕絆絆的,焦大這邊才只剛學,就學了個八九不離十,連那招他完全不得其門而入的"猛虎下山式"似乎也摸著了門檻.

花愷抑郁地站到一旁,看著焦大一招一式地打下來,一拳一腳,越來越順暢,越來越有威勢.

雙拳一前一後,如追風逐影,迅疾無比,力大勢沉,帶著他的身體前傾成一個斜斜的角度,雙拳很突兀地懸停,整個順勢騰空翻轉,雙腿如風,在身前一掃,勁風將身前丈余的塵埃落葉蕩空,在地上顯出一個巨大扇形.

左腿落地,身不停腳為軸,回身一旋,右腿緊崩如長槍,橫掃大片.

腿落拳出,又再次重複,銜接得行云流水,毫無滯礙.

"回風掃葉","橫掃行軍",這兩式並不複雜,但想要打得像焦大這般純熟自如,舉重若輕,絲毫不簡單,尤其是,這家伙還僅僅只是初學乍練.

難道這個憨憨傻傻的大個還是個練武奇才不成?

花愷在一旁有點郁悶地想著,反正就他自己來說,別說純熟自如了,做其中一個動作都不容易.

人郭大傻變郭大俠還經過幾十年,靠的多是勤奮和專心,也沒說像這家伙一樣一上手就這麼牛的呀.

還是說,其實是小爺太笨了?呸!

"公子,不必如此……"

張德順不知何時來到了身旁,他那一臉的郁悶任誰都能一眼看出,老張心眼一轉,就猜了個大概.

"焦大已隨我習武多年,雖說我也教不了他許多,只學了些粗淺把式,但這底子畢竟是打下了,而且他心思純樸,與這門外家拳法路子相合,練起來是水到渠成,事半功倍.而公子你卻是毫無根基,連這身子骨都尚未練開,初學乍練的,自然是事倍功半."

花愷轉頭看了他一眼,有些懷疑道:"是麼?"

眼睛轉了轉,想到之前考慮過的問題,干脆就在此時問了出來.

"張叔,我一直很好奇,你這劍法是從哪學來的?"

這是他第二次問這個問題.

之前不了解,老張說是一個過路的江湖人物所都,他也沒當回事,可現在他對于學武這件事有多不容易,已經有了些體會,一個戶不過雙十的偏僻小村中的村夫,竟然有這麼高明的劍法.

是的,別看他連一個山賊頭目都打不過,但在花愷眼中,這大叔的劍法真的很高明,耍起來那是一個寒光四射,劍氣縱橫.

他估摸著要擱一些武俠小說里,他怎麼也是個一流人物,也就比五絕之類的差上一籌半籌,如果老張說的沒錯,他和山賊頭目在江湖上都是不入流的死跑龍套,那就只能說明,這個世界的非人存在似乎太多了些.

一個過路的教了幾天竟然就能讓他學會這麼高明的劍法,如果不是老張天資卓絕,就是這個"過路的"絕對是個高得不能再高的高人.

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就是老張沒說實話,不過以這些日子相處來看,花愷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

張德順聞言卻沉默了一陣,花愷才說道:"大叔,我也不瞞你,咱們如果要成為自己人,這些事我是肯定要問的,當然,如果你不想說,我也不強求,只不過咱們以後還是平等相交的好."

他對這事的確是好奇,之前也沒有探究的意思,不願意說他也不在意,願意說他也樂意聽.

那是朋友相交.

但是現在不一樣,看這些日子的作派,這大叔似乎是打定主意賴上自己了,他聽說過賴人坑錢坑人,可沒聽說過上趕子給自己找主子的.

不過花愷自己也希望有一個能用的人,你情我願,也沒什麼好扭捏的,既然以後要成為自己人,他顯然得知道這人的根底.

老張搖搖頭歎道:"這倒沒什麼不能說的,只是這事讓我想起些往事罷了,若是公子願意,我便給您說說也無妨."

花愷揚了揚兩道修長的劍眉:"吶,可不是我要探你底呀,你自己要說的,來來,咱們到那邊亭子坐坐."

張德順搖頭笑笑,跟花愷也有一個來月,對這個"新主"倒是有幾分了解,知道這是個與眾不同的"妙人",性子還算良善,待人接物也是干脆爽朗,對待"下人"也沒什麼架子,卻也有自己的主意和堅持.

所以心下打著小算盤的他,為了抱緊大腿,是一直把這位"新主"端起來,打定主意以下人自居.

坐到池邊的亭子里,張德順斟酌了下言詞才慢慢開口道:"公子也知,月蘭是我侄女……"

上篇:第46章 血,刀    下篇:第48章 天資絕世如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