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57章 惡客   
  
第57章 惡客

"公子,公子!不好了,不好了!"

花愷心神陡然一散,那縷波動自然也跟著消散,還把半截身骨震得隱隱發麻.

微微有些氣惱,但是看見來人那惶急的表情,也顧不得叱責.

來人就是花宅里僅有的三個下人中的一個,負責看門,打理庭院的老安.

花愷皺眉問道:"安伯,怎麼了?"

"公子,不好了,有一隊軍兵把咱們花宅都包圍了,那個,那個……"

老安只是個出身卑微,連名字都沒有的普通人,哪里見過什麼陣仗,在門前見到的那一幕早把他嚇壞,花愷追問,他吞吞吐吐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花愷干脆不問:"帶我去看."

"哦哦!"

……

半刻之前.

一隊身著明光甲,肩披玄色大氅的騎士出現在花宅門前,身後還跟著一隊隊手執長槍的軍士.

一個騎士上前幾步道:"將軍,末將等業已查清,駱逆等賊便藏于此宅中."

當頭一個頭戴銀盔,左肩上有一個銀色虎咬,面目冷硬陰鷙,目光在花宅門前掠過,舉手一揮:"圍起來!一只蒼蠅都不許放出!"

一隊隊手執長槍的軍士魚貫而出,將整個花宅前前後後圍得嚴嚴實實.

"叩開大門!"

門里老安聽到動靜,疑惑地打開一條門縫,看到門外的情景頓時嚇得老臉煞白,也虧得他這把年紀沒有白活,還能想到去報信,掉過頭,急急忙忙地就往里跑.

叩門的騎士見狀,回頭看身銀盔將軍:"將軍,要不要抓起來?"

"將軍"冷聲道:"讓他去,甕中之鱉,誰都跑不了."

說著帶著一隊騎士下馬,踏入大門.

"帶人去搜查,一草一木都不許放過,掘地三尺,也要將人給本將找出來!"

"是!"

花愷跟著老安,張德順和焦大也跟在身後,沒走多久,就碰見了一群肆無忌憚在宅院里搜查的軍兵,所過之處一片狼籍,沒等他質問,那些軍兵見到他,就已經圍了上來,一圈長槍將他團團圍住,怕是他再敢動一動,就要被捅成馬蜂窩.

花愷本身心志堅韌,哪怕初臨此界時,第一次直面人命的催殘時才心志失守,留下了憾疚,他至少也敢向那對自己來說窮凶極惡的山賊揮起屠刀.

而在那之後,他的心志更越發堅定,眼前這些刀兵還嚇不到他.

只是陰著臉,心中恚怒.

任誰莫名其妙地被人強闖進家里來,大肆搜查甚至破壞,還對自己刀兵相向,都不可能有好心情.

面對這麼多軍兵,他還有怒發不得,否則這些人估計不會對他客氣.

心念電轉間,正在尋思著自己究竟哪里攤上了事,周圍軍兵豁然分出一條道,一個頭戴銀盔,面目冷硬陰鷙的將軍在一群身穿明光鎧,肩披玄色大氅的甲士簇擁下,大步走來.

這將軍兩眼深凹,哪怕面無表情也顯得猶為陰鷙,陰冷的目光在花愷幾人身上掃過,高凸的眼眶上的眉毛微皺,頭向一個明光甲士微偏.

那甲士立即稟道:"將軍,此人是剛到洛陽不久的商人,旬月之前開了家酒樓,喚作'花樓’,不是什麼重要人物,應該與駱逆無關."

將軍冷哼一聲:"哼,有關無關又豈是你說了算?全都拿下!押入大牢,嚴刑逼問!"

甲士連忙躬身應是,對著軍兵一揮手,立即一隊軍兵如虎狼一般直接將花愷等人扣住,更將刀槍架在脖子上,粗暴地用力一壓,想要將他們壓跪地上.

"慢著!"

雖然刀槍臨身,花愷依然下意識地抗拒,但這些軍兵的力量根本不是他能抵抗得了的,心念急轉間,他只知自己不能跪,更不能就這麼讓人押走,否則只怕立時便生死不由己.

急切間只能大聲喝道:

"這位將軍,敢問在下所犯何罪?竟讓將軍不惜私闖民宅,更以刀兵相向,我大唐立法,素以禮為本,何時變得如此野蠻?況且聖人尚言'不教而誅是為虐’,將軍哪怕是要殺人緘口,也得讓在下死個明白吧?"

這個時候的花愷除了動嘴,什麼也做不了.

別說這些不知深淺的甲士和這個為首的將軍,這些軍兵就能讓他死得不能再死.

反抗是必死無疑,一個小商人的身份沒人會在意,或許裝得像個儒門士子,讀書人的身份可以讓人高看一眼,起碼有個開口的機會.

"大膽!"

一個甲士大喝,上前抬腳,朝著花愷就想踹下去.

"慢,"

將軍慢悠悠開口攔阻,陰鷙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又掃了他兩眼.不得不說,花愷急切間的應對也的確湊了些效果,加上他的外貌氣質不凡,讓將軍心中多了些猜疑.

本朝崇文也尚武,文武並重是不錯,但因種種原因,往往文人比武人稀罕,所以讀書人依然處處讓人高看一眼.

不過將軍依然沒將他放在心上,只是花愷話中的刻意逼迫雖引起了他的注意,也一樣觸怒了他,陰冷的眼中,露出一種看到了玩味的眼神.

"你區區一介賤賈,也懂禮法?讀過書?"

此人外里話外透著明顯的蔑視和羞辱,花愷心中恚怒,但人為刀殂,我為魚肉,只能暗自咬牙.

氣雖忍了,口中卻道:"大唐盛世,威服四海,天下百姓皆為上國子民,販夫走卒屠狗輩也知仁義禮法,通曉詩書道理,在下雖行商賈之事,卻讀過詩書,也是聖人門徒.更何況,禮為匡人,法為治國,禮儀教化,宣講律法本就是你等為官之責,若是有人不知禮法,那便是朝庭教化無功,官員尸位素餐,難道將軍真是如此想法?"

以這陰鷙將軍的性子,若是苦苦哀求,他必定是毫不理會,可花愷偏偏沒有,反而處處透露著挖苦譏諷.

以陰鷙將軍的閱曆,自然聽得出他的激將之意.

但花愷還入不了他眼,哪怕說得天花亂墜,也是反掌可滅.

雙目陰冷地一掃,冷笑道:"哼,好一個牙尖嘴利.好!你既口口聲聲仁義禮法,那本將給你一個機會,若是能找出一條本將有違禮法之處,本將雖不能立即將你放了,卻能給你一個體面,如何?"

上篇:第56章 勁    下篇:第58章 執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