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65章 劍落九天鎮山河   
  
第65章 劍落九天鎮山河

啊啊啊噢噢噢噢~!

如果可以,花愷是想這麼叫的.

蹦極很刺激,如果蹦的時候連根繩子都不綁那更刺激,再如果下落的地方還是個絞肉機,那已經不叫刺激了.

可惜他發現自己想叫也叫不出口,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禁錮了,連手腳都動不了.

在場諸人無一不是當世絕頂,楊,柳,安三人更是世間難存的宗師人物,哪怕是生死搏殺時也一樣眼觀四路,耳聽八方,他一動時,諸人就已發現.

只是兩方僵持之下,沒人會去注意他這個無關緊要的人.

如宮傲等人自然更是毫不在意他這麼一個不懂武功的人,如柳十員卻是大急,在他騰空之際,就氣急敗壞喊道:"小子!你干什麼!要找死嗎!"

手上黑刀唰唰唰急揮,黑光銀蛇大盛,想要逼退對手去解救花愷.

可這時候,也不是任何一方想收手就能收手.

死老頭!小爺做鬼也不放過你!

花愷只來得及在心里惡狠狠地咒罵了一句,就已經不由自主地落到庭院中.

剛一落地,余波勁氣,和來自長歌門人與明光甲士的幾道劍氣刀罡就要臨身.

噗!噗!噗!……

一連串如擊敗革的悶響,花愷睜開緊閉的雙眼,卻驚愣地發現自己竟然毫發無傷.

更是看到自己周身升騰著一縷縷淡淡的藍白色氣勁,形成一個橢圓的氣罩.

那些刀光劍氣,遇到這個氣罩,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一點漣漪都翻不起.

"咦?!"

想來營救柳十員驚咦了一聲,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這里的異象,連安如歸,楊尹安兩人也將目光投了過來.

諸人心中雖多了些驚疑,卻不會因為他而停下,只是在他身上多放了些注意罷了.

"小子,拔劍!"

耳中又傳來老無賴的喝聲.

花愷哪還不知道,這老道雖然無賴,卻是個不得了的無賴.

有些疑惑地抬起手,發現之前自己感覺左手中多了的東西,竟是一把古樸的長劍.

劍長三尺余,古樸之極,劍柄劍鞘都是灰撲撲,唯一飾物就是劍柄吞口護手處有一圓環,環分兩儀作太極狀.

聽到老無賴的聲音,花愷右手握上劍柄,微微用力……

"嗡--!"

現出一截青灰的劍身,古舊黯淡.卻發出一聲龍吟般的輕吟,聲音極輕,剛剛入耳可聞,卻似乎響徹了整個天地,將諸人的注意都吸引了過來.

長劍在他手中輕輕顫動,花愷已經完全沒有心思理會其他,他的心神已經完全沉浸在手中的長劍上.

一道浩瀚無極,沛沛然充塞天地的劍意將他身心都包裹,讓他有種置身太陽中的感覺,浩瀚無邊,炙熱無匹,卻只是一種直抵靈魂的溫熱,沒有半點滾燙.

那種充盈炙熱的感覺,讓他不由自主地揮動長劍,一道沛然劍氣從長劍上射出,高高飛起,似要飛入那高不可及的九天之上.

這輕輕一揮,讓場中所有人都心神一震,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幾息之間,一點星光,從那已經入夜的高高天上閃爍,竟化作一柄純淨無暇,恍若琉璃的透明劍器,如同九天星辰隕落,帶著浩然無匹之勢下落,沛沛然莫可抵禦.

"轟--!"

星落大地,一股浩瀚氣勁轟然炸開,卻沒有任何人受到震動,連一根頭發絲都沒有吹起.

但是,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因為他們不得不停.

琉璃劍器已經插在院中大地上.

以插在地上的琉璃劍器為中心,一個覆蓋方圓上下百丈的巨大氣場,像是圓形的琉璃罩,倒扣地上,遮蓋了整個花宅有余.

氣場中,勁氣消彌,刀光乍斂.

再無一人能提起一絲一毫的內力,就連行動都變得遲滯,恍如置身泥潭之中.他們再想打,估計只能掄起刀劍拳頭砍砸了.

上下八方,方圓百丈之內俱被無形力量封鎖禁錮.

一劍,鎮山河!

楊尹安,柳十員,安如歸,衛人雄,公孫姐妹,宮傲……

所有人全都束手而立,滿臉駭然地看著場中那柄琉璃長劍,還有,依舊沉浸劍意,毫無所覺的花愷身上.

花愷依然拿著長劍,在舞動,

實際上,諸人眼中他根本沒有動,只是手舉長劍站立場中.

而在他自己的感覺中,他現在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自己"手握長劍,一舉一動,舉手投足,化作一招招玄奧莫測的劍勢.

耳中還有個浩大的聲音在誦念著玄之又玄的經文口訣:

"上德無為,不以察求.下德為之,其用不休.知白守黑,神明自來.陰陽之始,玄含黃芽……白里造真朱,朱中煉白陽,朱白渾一,純陽無量,浩浩然,吞吐乾坤,諸邪辟易,此為純陽訣……"

"口口相傳不記文,須種靈根堅髓骨……"

"第一峰,仙門扣,惟產金花生恍惚……"

"性須空,意要專,莫放猿猴取次攀……"

……

恍恍惚惚不知過了多久,花愷陡然清醒過來,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手中的長劍,要不是還有些理智,他幾乎就要將長劍甩手扔掉.

然後他就發現了場中的異常.

一個個都睜著一雙同樣見了鬼似的眼睛盯著他,直盯得他全身發毛.

接著他看到了那柄插在地上的通透劍器,劍氣升騰不休,那覆蓋方圓上下不知幾許的氣場.

兩眼爆突,內心忍不住喊了句:見鬼!

大純陽神技"鎮山河"?!

這也太誇張了吧,這真的還能叫武功?

"小兄弟,你是純陽弟子?"

別人比他還驚,柳十員最是性急,按捺不住,三步並兩步跑到花愷身前打斷了他的思忖.

"啊?"

花愷還有點懵比.

"柳莊主,你眼拙了,此人不僅是純陽弟子,更是呂祖親傳."

楊尹安已向這邊走來,口中淡聲道.

柳十員環眼一瞪:"你怎知道?"

花愷:"??!"

小爺什麼時候成了純陽弟子?什麼時候成了呂祖親傳?

不對!是老無賴?

難道這老無賴真的是呂純陽?!要不要這麼扯?主角光環也沒這麼誇張啊!

楊尹安不語,只是兩道湛然目光看向花愷腰間一物,和手中長劍.

柳十員順著他的目光一看:"山石印,純陽劍!"

"沒錯了,純陽劍為呂純陽隨身佩劍,山石印也素是他的隨身信物,只有他與其親傳弟子才有."

山石印?純陽劍?

看了眼灰撲撲的長劍,花愷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腰間,那里不知何時綴上了個有點眼熟的青石條.

這……不是當初老無賴想用來底酒賬的破石塊兒麼?

上篇:第64章 當春天地爭奢華(下)    下篇:第66章 亦顛亦狂算因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