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66章 亦顛亦狂算因果   
  
第66章 亦顛亦狂算因果

花愷有點傻眼:不會吧,這破玩意兒還是什麼信物?那老無賴還真的是呂純陽不成?

最傻眼的是宇文山這個陰人,怎麼之前還是個任他魚肉的小商人,轉眼就變成了純陽仙人的親傳弟子?

不可能!

"他娘的!臭小子,真邪門."

柳十員一臉不爽,剛才還一口一個小兄弟,轉臉就變成了臭小子.

在場諸人或許只有與花愷有過接觸的他,最是清楚這小子的情況,本來還暗自打著算盤,偷偷將這小子拐了,收為弟子,沒想到早就被人捷足先登.

若是別人也就罷了,憑他柳老賴的名聲,搶過來就是,偏偏是那個呂純陽.

不止名聲大得沒邊,武功也比他強得多,在無賴這點上,柳老賴都自愧不如,甚至連一向仗之倚老賣老,以大欺小的年紀也比不上,你說這上哪說理去?

"臭小子,你師父呢?"

以他們這些人的眼力哪里看不出來花愷身上一絲武功都沒有,剛才那禁斷乾坤山河的一劍自然不可能是他能使出的,而是呂純陽留在劍上的一道劍意罷了,若是呂純陽親自出劍,又何止是禁斷方圓百丈而已?

就是不知道呂純陽是不是真的親臨此地了.

花愷眼珠一轉,他心思不淺,雖然心中萬般驚疑,卻沒有放在臉上.

甭管是真是假,這明擺著是他讓發飆呀,而且這是個機會,收割一大波的機會.

話題一轉道:"這事先放一旁,我說,你們這些人,先是無原無故闖我家門,又誣我窩藏逃犯,還狠下殺手,想要我小命,現在還無視我這個主人,在我這宅中大打出手."

一手叉腰,一手拿劍對著周圍指指點點.

"看看,你們干的好事,我這房子還能住嗎?別的先不說,先跟你們算算這筆賬,說說吧,你們誰來賠我?"

柳十員老臉微紅,看了一副廢墟般的狼藉現場,還真不好賴.

這廢墟起碼超過一半兒是他和宮傲奉獻的.

他一身武功本就是大開大合的霸道之學,自身又是個打起架來容易興奮的主兒,宮傲也差不多,而且這就是個無法無天,無所忌憚的人.

柳十員搓了搓手:"這個,那個,小兄弟……"

"哦,柳前輩不必多說,您救我一命,小子感激不盡,就是將這宅子送給您老也無不可,更何況這些?對了,這位公孫……小姐姐剛才護持我等,也算了,其他人,都來算算賬吧,怎麼賠償我?"

被他用劍尖點了點的公孫幽,如明月般的臉龐都禁不住黑了.

看他的年紀,叫她一聲姐姐倒是沒什麼不對,但是為什麼要加個小字,聽起來這麼憊賴?而且這麼漂亮個人兒,怎麼讓人感覺這麼不爽?

不過,這人還真是俊秀,明明是個男人,怎麼長這麼俊?

啊呸!

公孫幽看著花愷那張臉,差點就被自己給帶歪去,臉上的神情自然有些不對勁,讓一旁的公孫盈看得一臉狐疑,怎麼自家一向清冷面癱的姐姐變得這麼表情豐富了?

柳十員一邊大笑一邊手自己蒲扇般的大手拍著花愷肩膀:"啊哈哈!小兄弟果然恩怨分明,是個大丈夫!其實這事兒跟老夫真沒什麼關系,都是這個姓楊的攛掇,老夫才來的,你要算賬找他就對了!"

不要臉的老貨,剛才還一口一個臭小子呢.

花愷吸著冷氣捂著生疼的肩膀,用眼角鄙視了這老頭一眼.

饒是楊尹安為人端正淡漠,也被這老貨的無恥給弄氣得眼角直抽搐.

這時,安如歸陰柔的聲音傳來:"哼,小輩,休要裝瘋賣傻,速速將逆犯交出來,否則,休怪咱家不給呂純陽臉面."

花愷已經見識過這太監的厲害,雖然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可舉手投足都能置人于死地,不大敢惹毛他.

不過受了一肚子氣,這死太監和那個什麼"駱逆"可以說是罪魁禍首,現在有了靠山大腿,不發一發飆,實在是念頭不通,那個姓駱的現在找不著正主,只有死太監一個目標,因此……

"你個死太監,捉拿犯人捉去啊,關我屁事!朝廷的行事風格都是這麼霸道麼?無憑無據就能陷人于罪,不經審訊判決就要置人于死地,我朝可有哪條律法如此?說出來讓我開開眼界!否則別怪小爺去那皇城之外,立石敲鼓,親口問問當今聖人與聖後,看看這大唐天下是不是真就如此昏暗,百姓就真難見召召天日!"

諸人:"……"

自先皇高宗顯慶五年始,就在東西兩京朝堂闕門之外設下肺石和登聞鼓.所謂肺石就是一種赤色石頭,意喻"赤心不妄".

百姓立石上,便有左監門衛奏聞聖聽,擊登聞鼓,便有右監門衛奏聞,都是百姓直達天聽,鳴冤訴情的途徑.

只不過平民見聖,哪那麼容易,雖然有途徑,都是有代價的.比如百姓立肺石,就得在上面站立三天不下,才能得奏,一般人站上三天,再被風吹日曬,估計不變成臘肉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這種事並不是像某些腦殘劇一樣,隨隨便便敲敲鼓就真能見到皇帝,牽涉極大,若是李治這種還算得上心軟的仁君還好,若是碰上些沒有多少體恤之心,甚至是暴君的話,那就離死不遠了.

因此能做敢做這種事的人,一般不是走投無路,就是義無反顧的英雄式人物.

所以,在諸人眼中,花愷說的番話,和他的神情,都是大義凜然的,敢罵這個身懷絕世武功的當朝權宦為死太監,也應該是膽色過人.

但前提是,如果這無恥之徒沒有直接溜到柳十員身後,只從這老貨肩膀上露出一顆頭才敢喊出來的話……

"……小子,老夫現在相信你是呂純陽弟子了,這無恥的作風簡直如出一轍."

被當成擋箭牌的柳十員要不是覺得打壞了他房子不好意思,估計都要直接將他扔出去.

安如歸本來已經夠白的臉更白了,氣得渾身發抖,被人頂撞罵死太監還是其次,這種無恥更氣人.

深深地吸了口氣才壓下了要暴走的真氣,咬著牙根:"小畜生,看在呂純陽份上,咱家本待留你一命,你這是自尋死路.莫要以為姓柳的能護你周全,今日除非呂純陽親至,否則你必死無疑!"

"那你就是想賴賬了?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看到死太監蠢蠢欲動的手,哪怕周遭百丈內都被禁絕,花愷也有點發毛,誰知道這東西是不是靠譜.

為了安全著想只有……

關門!放……老頭!

上篇:第65章 劍落九天鎮山河    下篇:第67章 世有真仙號純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