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72章 百竅皆通,玲瓏之體驚世資?   
  
第72章 百竅皆通,玲瓏之體驚世資?

來到前廳,已經有一大群人在廳中看著他.

一個純陽真人弟子的身份,讓原先的小透明已經變得有些招人矚目,尤其是楊尹安帶來的那群年輕弟子,甚至是公孫兩姐妹,畢竟都是年輕人,免不了還有勝負心,對于這個能得到一位神仙般人物青睞的小子都是挺好奇.

花愷眉頭一挑,無視那些年輕的長歌門女弟子眼中的灼熱,還有男弟子眼中的殺氣.

除了之前見過的柳楊公孫姐妹諸人,花愷見到廳堂中多出了幾人.

一個長髯垂胸,相貌清古的儒雅老者,一個豐神俊秀,神色間帶著幾分風流不羈的青年,還有幾名持劍之人.

想來那老者就是大名鼎鼎的駱賓王,差點坑死他的老混淡了.

這青年倒是讓他有幾分好奇,看他身邊長琴相伴,應該也是長歌門的.

"咦?"

原本在廳中只是抱酒葫蘆啜的老呂,見到他之後驚咦了一聲,放下葫蘆,花愷只覺眼一花,這老頭就站在了自己跟前,抓起他一只手.

"嘶,怎麼可能?"

老呂一臉不可思議,瞪著眼:"說!你小子剛才做了什麼?"

"做什麼?哦,沒什麼啊,練了會功啊."

花愷一臉無辜道,他知道老呂肯定是看出自己練成了純陽功才這樣,這事肯定是不可能瞞得過的,他又沒法解釋,只好裝傻充愣.

老呂兩眼發直,練了會功?

"練了會"你就練成了老子的純陽功?你怎麼不說你蹦一蹦就能上天?

他是一個字都不想信的,可是事實擺在眼前,這小子的的確確是修成了一縷真氣,又確確實實是純陽真氣.

老呂百思不得其解,揪著自己的胡子,都快揪掉了.

哪怕他活了這麼久,被世人尊奉為真人,仙人,也從未見過這麼離譜的事情.

要是花愷練成的是純陽劍法,那他雖然也會驚訝,可不會這麼難以接受,就當他真是絕世天才吧.

可偏偏是純陽功,真氣是那麼好修成的嗎?

那真的就像是女子十月懷胎一樣,哪怕再是天賦異稟,也不可能一簇而就,必定是要經過一段水磨的功夫,沒個兩三年想都不要想.

原本老呂傳花愷這兩門武學,也並沒有指望他能學成,只不過打算讓他先感受一番,讓他潛移默化之下早早熟悉適應這兩門武學,只等回華山後再真正傳授,也可事半功倍.

可這是什麼?你躲進房間里自己瞎撲騰幾下就練成了?

他怎麼都想不到這世上會有外掛狗這種破壞平衡,該千刀萬剮的混淡.

老呂揪了兩下長須,心下暗忖:難不成天生經竅俱通的玲瓏之體,真就有如此驚世之資?

這念頭剛起,隨即又否定,哪怕玲瓏之體也不可能有這麼誇張.

一時間,堂堂的純陽真人覺得自己的智慧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廳中都是絕頂的人物,尤其是之前見過花愷,知道他身無一絲一毫武功的人,也一眼看出了他此刻的異常,心中俱是驚震不已.

柳十員喃喃道:"花小子,老夫怎麼也算救了你一命,跟你討個商量如何?"

花愷疑惑:"您老請說."

柳十員身形一閃,大手一伸將他攬了過來:"你也拜老夫為師如何?"

花愷被他夾在粗壯的臂彎里,臉都漲紅了,兩只"小手"撲騰著想要把他拉開.

"放,放,放開……"

"嘻嘻,柳前輩,你這是要收徒弟,還是要殺人啊?"

二娘公孫盈為人向來率直愛鬧,見狀笑得眉眼彎彎,倒是解了花愷厄運.

發現花愷的窘境,頓時松開大手,訕訕道:"哈,一時情急,莫怪莫怪,怎麼樣,花小……"

面對他這種當面撬牆角的行為,老呂冷笑一聲,也不說話,斜盯著他.在老呂斜視之下,柳十員說話聲音越來越小,一句話都沒說完就閉上了嘴.

花愷好不容易喘勻了氣,感激地看了一眼公孫盈.

再看這些人的神色,哪還不明白自己的情況似乎真的很了不得,有點驚世駭俗了.

不過他能怎麼辦呢?

社區空間的存在不是不能在此世暴露,相反,他遲早要讓大社區的榮光照遍諸天萬界!

咳,停止了中二的腦抽,玩笑歸玩笑,卻也並非完全虛假,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只好抬頭望天……花板,一副"天氣好好,你們都怎麼了?我什麼都不知道"的無辜模樣.

不過,空氣安靜了好一會兒,看著眾人臉上依然是"你當我傻?"的表情,尤其是老呂那幽幽的眼神,還是讓他有些發毛,眼珠一轉:"師父,我這師父都叫了幾聲了,這還沒正式拜師呢,徒弟知道您老世外仙人,不在意這些俗禮,不過徒弟卻不能沒有表示,我這兒正好有幾瓶珍藏的絕世佳釀,拿出來獻給師父品嘗一番,就當是徒弟的拜師禮可好?"

"嗯?"

老呂雙眼頓時像兩只百瓦的燈泡亮起.

傳說呂洞賓詩文風流,劍法絕世,嗜酒如命,兼好游戲風塵.

別的不知道,但這好游戲風塵和嗜酒如命簡直是讓他刻骨銘心,.

這"絕世佳釀"四字簡直直擊老呂致命點,頓時將外掛狗的事拋諸腦後.

事實上以他久經塵事的一雙眼睛,哪看不出來花愷身上有秘密,只是是人都有秘密,只要不是行奸作惡,他也不放在心上.

而花愷的人品,他早就試探過,心中有數,否則他堂堂純陽真人又怎麼可能隨意收徒?

老呂動心道:"比你那琉璃釀還好?"

花愷下巴一揚:"天地之別."

"絕世佳釀?"

"應該不比您說的宮中秘釀,東海酒神倒差."

"快快,快拿出來!"

一旁柳十員也早豎起耳朵,按捺不住道:"怎麼,什麼琉璃釀?酒神倒?是東海蔣家的酒神倒?花小子,你竟藏有如此美酒,能與酒神倒相比?"

天下江湖,文武俱風流,這盛唐之中,少不得詩酒二字.

詩放一旁,單說酒,不論草莽貴胄,就沒幾個不好酒的.

東海酒神倒的名頭別人不知,在座的幾位都是知道的,聽聞有能與此相媲美的好酒,就連淡漠的楊尹安都有些意動.

"能不能比,晚輩也不知道,不過應該不至讓諸位失望才是."

花愷叫來老張讓他去取酒,隨口答道.

上篇:第71章 天地同歸,大道純陽煉凡骨    下篇:第73章 酒前一問,千金一跪師亦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