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79章 純陽絕學(1)   
  
第79章 純陽絕學(1)

華山,人稱西岳,素與東岳泰山並稱.

《水經-渭水注》有載:"其高五千仞,削成四方,遠而望之,又若花狀."

古時"花","華"通用,故"華山"即"花山".

古籍中載此地為"軒轅黃帝會群仙之所",自秦始皇首祭華山,曆代帝王多有祭西岳者.

天下名山,此必占一席之地.

提到華山,就不得不想到它的"險".

但現在,花愷還得在這"險"字頭上加一個字……

冷!

在現世,他不是沒有去過華山,可那個華山和這個華山怎麼完全不一樣啊.

他敢打賭,這華山比現世中的那座至少要高上幾倍.

上面積雪終年不化,成片成片的冰川雪峰,完全是一片冰雪的世界.他很想問一句,為什麼這中原大地會存在這種地方?這樣的地方就算不是南北極,也該是在西邊那片高原上吧?

別問他怎麼知道,上山近一年,他就沒有見積雪化過,說冰天雪地有些誇張,但終年銀妝素裹卻是無疑.

這里沒有他所知道的那座宏大的,幾乎連綿覆蓋整個華山的純陽宮,只有傳說中的純陽觀.

就在華山深處,坐忘峰上.

三面都是連綿無盡的山脈,前臨一道無底的深淵,將唯一通向外界的出入口攔斷,就像天神劃下的一道禁區,橫絕塵世.

這種所在,飛鳥都要絕跡,也難怪世間多有傳聞,卻從來無人得見.

旭日初升,天地間的第一縷晨曦劃破了昏暗的夜幕.

一座小小的道觀就建在坐忘峰那雪白的峰頂,花愷身穿一襲單薄的藍白道袍,從道觀中步出.

風雪彌漫,他竟絲毫不覺寒冷,反而感覺隱隱有些躁熱.

觀門一開,一只白色大狗汪汪大吼,如一道白色的電光閃出,在雪地上狂奔,吐著舌頭,搖頭甩尾,發了瘋似的撒潑,一轉眼,就跑遠了去,雪白的身軀與冰雪融為一體,再難看見.

道觀往前數十步,就已經是懸崖絕壁,往下數丈,就是一片云煙滾滾,讓人如同置身一片云海仙境.

但花愷知道,穿過這層云煙,下面就是那道深不見底的溝壑,就像潛藏地底的巨獸,張開黑幽幽的巨口.

"唉……"

看著瞬間遠去的白慫,花愷輕歎一口氣,陡然縱身一躍.

並不是想不開要投崖自盡,卻見他雙臂大張,衣衫獵獵,如大鳥般在云海上滑翔.

十余丈後,去勢漸緩,眼看就要下墜,左右腳尖各自相互在腳背連點,身形便違背常理陡然向上竄升.

接連數次,袍袖飄飄,落于數十丈外的一處崖壁,突出的一塊巨大平整的懸岩上.

花愷得意地一甩袍袖,坐上懸岩上的一塊形貌古怪的巨石.

這里叫望仙岩,坐在這個方位,正好正對著初升的朝陽,之前是他那兩個便宜師兄修煉純陽功的所在,不過人家現在等級太高,早已經不需要,自他來後,也就成了他的地盤.

盤坐在怪石上,一念空靈,心若止水,眼如古井無波,只是靜靜注視著那道青天云海一線間的金弧,萬道金紅霞光綻放,一瞬之間鋪滿了這天地.

丹田這中,一縷縷純陽之氣升騰,隱隱間,竟與這初升的朝陽氣息相近.

至大,至純,至陽.

毫無燥熱凌虐之意,與這朝陽給天地間帶來生機般,他的身體也在這縷縷純陽之氣中一點一滴地完善著,每一滴血,每一寸肉,無不蘊藏著龐大的生機.

他並不是像小說里寫的一樣,是為了吸收什麼天地靈氣,太陽精華,只是感受那一絲初陽的浩瀚之韻,得到那至大,至純,至陽的意境,使自己體內真氣化為純粹的純陽之氣.

一年來的修煉,他不說參透了武學的奧秘,卻也對于自己所練的武學有了自己的見解.

得益于三寶符,他一開始就了解了人身本源的奧秘,純陽功雖然博大精深,他依然只是學得皮毛,但這並不影響他了解其中的本質.

所為的內功,不外乎精血化氣,氣壯精血,精氣還神,神以為禦這一過程.

與三寶符並沒有本質的區別.

依舊脫不出精,氣,神這三者樊籬,本質為三寶的錘煉與應用.

只不過不同的功夫,自然有不一樣的神妙.

他以意境煉心,以心煉神功,說來有些云山霧罩,不知所謂,三個字可以概括:不科學.

但實際上他早已醒悟,此世的武學之道,走的根本是唯心這條路,與現世所謂的科學完全背道而馳,要是什麼都想著用科學來解釋,甚至存著諸如科學練武,科學修仙的念頭,那就趁早自殺得了,免得走火入魔,生死不由己.

說來他的純陽真氣早已經達到一重完滿,體內百竅俱通,純淨無垢,身清,氣清,心清,自成一片清靜天地,此所謂"一氣化三清",為純陽功第一重"化三清"之境.

說來能這麼快達到這種境界,也得益于他那所謂的"玲瓏之體".

這個什麼體也只是從老呂那兒聽來的,他很確信自己絕對不是那種天生寶玉,這"玲瓏之體"估計脫不開兩個源頭.

一是三寶符,不過雖然三寶符神奇,練到高深處也應該有這作用,但以他平日里那種比蝸牛都慢幾百倍一樣的體驗,估計不可能是這原因.

八成就是穿越那莫名其妙的一下,讓他年輕了近十歲,再來個"玲瓏之體"也不奇怪了.就連白慫這貨,也產生了莫名的變化,竟然能在這海拔數千米的高山雪峰之上來去自如,雖然它本就是高山犬種,可還沒至于像現在這種強壯.

若非如此,他也不敢任憑它在這絕峰之上撒歡胡鬧,一般的狗恐怕連這氣溫都難以承受.

言歸正傳.

雖然有個什麼體,"化三清"也早已完滿,可卻依然遲遲無法進入第二重"沖陰陽"之境,說到底還是因為他沒能真正踏上"唯心"這條路.

花愷心無旁騖,古井無波的雙眼中只有初陽映照.

就在那輪大日完全浮現,整個躍出云海之上,那浩瀚的生機,那至大至陽至純的意境,使他心靈都在顫抖,那不是懼怕,是感動.

從這一絲感動中,他捕捉到了那縷意境.

不是突然暴發的運氣光環,是一點一滴的積累,是水到渠成,臨門一腳.

金紅的日輪印在眼中,似乎替換了黑色瞳孔,平添一絲莫名的浩瀚威嚴氣息.

純陽之氣已經充塞體內清靜天地,滾滾翻騰湧動,流轉四肢百脈.

原本透明氤氳的氣息,不知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化,漸漸帶上了一絲絲熾白的金芒,璀璨奪目.

那是旭日的顏色.

一絲,兩絲……直至所有真氣全部充斥了熾白金芒,似乎達到了某種極致,再次發生了轉變,熾白中隱透紅光.

此刻,花愷全身每一寸都在震動,從里到外,都有絲絲聲響透出,筋骨顫鳴,血流奔湧,由小到大,從清脆到沉悶.

陡然化作一聲輕隆隆巨響,從肉身,到心靈,似春雷乍破.

熾白的純陽之氣翻湧,如海納百川,湧入氣海,一絲一縷,漸漸勾勒出一輪大日的形象,綻放無量光芒.

旭日初生,其道大光.

至此,他沖破了桎梏,正式進入純陽功第二重:沖陰陽.

正應了那幾句口訣:

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

陰陽生返複,普化一聲雷.

上篇:第78章 花前月下,劍氣琴音照肝膽    下篇:第80章 純陽絕學(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