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81章 劍中流云   
  
第81章 劍中流云

心中正自高興,異變徒生,身前云海突然洶湧翻滾起來,一道道白色云煙從湧動的云海中升騰而起,化作一道道云劍,一道,兩道……百道,千道……

轉瞬之間,云海之上升起了無數白色云劍,恍恍然如充塞天地.

無數云劍上下左右翻飛,紛亂不休,明明是有形無質的云氣,偏生透著無匹的鋒銳之意,讓人感覺遍體生寒.

成千上萬的云劍,讓花愷回想起了小時候生病被拖去紮屁屁,那針尖在屁股邊上將捅未捅之際,那種緊驟心寒的感覺,現在是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像是面臨針紮一般,讓他通體毛孔緊縮,心中抽緊,難以自抑地冒出一絲絲寒氣.

一股不祥的預感隨之而起……

無數云劍依舊紛亂翻飛,不過那看似輕柔實則鋒銳之意暗含的劍尖都隱隱對准了同一個目標……

云劍翻飛看似紛亂,毫無章法,實則暗含法度,劃出一道道直線,圓弧,鋪天蓋地的云劍彙聚,如龍卷般朝著花愷絞來!

"我嗶--!死冰棍!小爺跟你沒完!嗶--!"

"嗆啷!"

花愷本想騰身飛起,脫離那云劍籠罩之地,沒想到他剛飛身而起,云劍像是有靈般,掉轉劍尖,去勢不減向他刺來.

他只能氣急敗壞地大罵了一句,右手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腰間一抹,一柄長劍如白練般抽出握于手中.

體內真氣急轉,純陽之氣瞬間布滿劍身,劍花一抖,長劍輕顫,直直刺出.

身形倒轉,頭下腳上.

卻不是刺向那些云劍,而是反向地上刺出.

"噗"的一聲悶響,似乎刺破了某種無形之物,一股勁氣以劍尖為中心爆發,蕩開圈圈漣漪,方圓數丈之地籠罩著一個淡淡的球形氣場.

純陽劍法,玄劍化生勢!

那無數云劍眼看要刺落,卻在觸碰到球形氣場之時,速度突然驟減,如入泥潭.

咻咻破空聲不絕,一道道云劍連綿不絕刺落,卻無不是落于氣場之中,就寸寸難進.

一時之間,花愷周身數丈插滿了無數云劍,從外面看去,就像一個插滿了無數劍刃的大球.

云劍雖受阻,卻只是去勢被緩,那無匹的鋒銳之意仍在,依然在以緩慢卻堅韌的去勢在刺落.

說來話長,其實其間過程眨眼都來不及.

花愷手中長劍刺落地面,"叮"一聲清脆金鳴,長劍壓成一道劍弧,轉瞬又彈起,他借勢翻轉,身形如陀螺般旋轉,高高竄起,如若飛龍升天.

長劍高舉,劍尖朝上,熾白金光隱隱,嗡嗡顫鳴不止,直指頭上千百云劍.

純陽劍法,孤劍破日勢!

人如飛龍,劍若白虹,經天貫地,云劍牢籠轟然炸破.

花愷略顯狼狽地從空中翻身落地,晃了晃頭,顯然剛才那一下破得並不輕松,震得他有些恍惚.

只是云劍牢籠雖然被撞破,卻沒有消失,只是打了個旋,無數云劍又恢複了原狀,在云海之上翻飛不休.

那數量依舊讓花愷絕望,就在他以為自己免不了要受些折磨,而且還要丟一番大臉時,千百云劍紛亂之勢乍然一緩,隨即漸漸松散,重新化作一道道淡淡云煙,融入蒸騰的云海.

"哼."

伴隨著一聲隱含嘲諷的的冷冷悶哼,云海之中竄出一個人影.

花愷恨恨地轉過頭,面色不善地瞪著不遠處,落在一個峭壁之上的修長身影.

此人體態頎長,同樣一身藍白二色的道袍,腰系水云藍絲絛,在這云海風中飄飄蕩蕩.

肩背一柄古樸青銅長劍,一根草繩將一頭長發高高挽起一條長馬尾在腦後飄動,眉目狹長如劍,直指鬢角.

面色淡漠冰冷,只是靜靜站立,就好像一柄冰冷的長劍釘在崖壁之上,鋒銳襲人.

花愷咬牙切齒:"死冰棍!你想死嗎?"

此人如寶劍藏鋒般鋒銳暗蘊的眸子寂然無波,只是兩片嘴皮輕啟,輕輕吞出一個字:"來."

淡漠冰冷之極,可其間隱含的鄙視嘲諷之意,只有花愷一聽就能聽出來.

花愷雙眼冷冷盯著來人,手中劍偏轉,斜指地面,純陽劍氣隱隱透體而出.

那人劍目開瞌,云海湧動,云煙再次有升騰的趨勢.

一陣山風呼嘯而過,吹起兩人衣襟袂角,發絲飛揚.

"……"

"喂喂,大師兄,誤會誤會,有話好好說嘛!"

花愷畫風突變,臉上堆起近似諂媚的燦爛笑容.

雖然深感奇恥大辱,但花愷還真的不敢來……

謝云流:"……"

哪怕他那如同萬年不化的堅冰一樣的臉色,也一樣被這種無恥給擊得一陣陣抽動.

花愷絲毫不以為恥,反正這種事情已經發生過無數遍.

因為自己的天資驚豔絕倫,他那兩個便宜師兄心懷妒恨,時不時就喜歡找他麻煩,連那個溫文敦厚,老實巴交的二師兄也不能例外.

只不過實在打不過人家,他也每次都只能選擇大度地原諒這兩個凡人.

花愷一臉親切的笑容,搓著手道:"大師兄,怎麼還勞您大駕,可是有什麼吩咐小弟?"

"……"

謝云流害怕自己一時忍不住,將他一劍捅死,直接開口道:"時機至,下山."

話音一落,也不給花愷說話的機會,足尖一點,人如飛劍破空,轉瞬即逝.

雖然這根人形大冰棍說話極為吝嗇,沒頭沒尾,但花愷還是聽懂了.

純陽觀雖是道觀,受道家影響極深,可並不講究出世,反而入世.

自他那倆師兄起,就有個規矩,弟子修練有成之時,便要下山,或行俠仗義,或扶危濟世,只要不胡作非為,也無甚規矩,並不限人做什麼.

目的只有一個,探尋自己的下一步道路.

呂洞賓有兩大絕學,一名《純陽功》,就是花愷現在所修,一名《坐忘經》,與純陽功截然不同的一部內功絕學.

他那兩位師兄就各自得傳一部.

但這兩部絕學,僅僅只是呂純陽一身武道的根基所在,他那兩位師兄各自學得一部,以此澆鑄根基,小有所成後,就開始得傳更為艱深繁雜的絕學.

上篇:第80章 純陽絕學(2)    下篇:第82章 坐忘眾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