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82章 坐忘眾生   
  
第82章 坐忘眾生

那便是《劍典》與《氣典》.

這是兩部記載了呂洞賓最為精深奧妙,又截然不同的兩大絕學.

當然,這也並非說是《純陽功》與《坐忘經》比不得這兩部寶典,恰恰相反,二者都是呂洞賓一身武道的總綱,涵蓋他一身的武學道理,各有玄奧,越是勤修,功力越是精深,幾無止境.

劍氣二典雖各有精妙,卻也一樣脫不出這兩者樊籬.

那兩人雖同出一師,一身所學卻截然不同,各自傳承劍氣兩典,可以說是正反兩極的兩條路子.

現在輪到了花愷,純陽功修至二重,根基已固,已經到了准備選擇的時候,不過,這個選擇也不是那麼容易做的,所以才要讓他下山經受磨礪,以參悟日後路途.

這兩貨還為這個取了個名字,叫"兩儀之惑",倒也暗合這兩部絕學的奧妙.

可花愷對此是嗤之以鼻,連帶這個規矩的說法也是一樣.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兩人當初被老呂給忽悠瘸了.

老呂這個人雖然年紀一大把,還是個道家高人,可完完全全是個多動症患者.

這老頭根本是個完全坐不住的人,平日里就喜歡到處瞎逛,美其名曰"云游天下".

當初他剛上華山時,老呂也剛剛回返,只教了他半個月,又找借口說什麼忽有所感,就下山"云游尋道"去了,一年中回不過兩次,至今未歸.

花愷倒是想把老呂同志的一身武學全給學了,雖說他傳下的武學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脈,因為兩者難以共存,但也不是不能共存,呂洞賓本人就是明證.

而且他外掛在身,想來不是什麼難事.

別的不說,就那根冰棍剛才所用的太虛劍意和萬劍歸宗,就夠他眼饞的.

不過他也深知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有些東西不是越多越好的,業成于勤,精于專,廢于惰,荒于博.

現在所修的幾門武學他都有些疲于應付,就別去覬覦更多了.

雖然暫時不用考慮這些,但終于可以下山倒是讓他很高興.

靜極思動,上山一年,雖然只是窩在山上哪也沒去,人也只見了三個,但那種初涉江湖的興奮感是一點不少,到了現在,這種興奮也所剩不多,想進入社區空間,又怕自己的突然消失惹出麻煩,只能埋頭修練.

若非有經驗模版的存在,讓他練武也有種當年玩游戲刷怪升級的感覺,他怕是早要無聊死了.

白練一閃,花愷將手中劍重歸腰間,飛身一縱,打算回去收拾一番,立馬下山.

身若孤鴻,越過云海,就在距離坐忘峰只有數丈之際,一個溫良醇厚的聲音響起:

"七星拱瑞."

空中憑空生起一股颶風,無形之氣被莫名的力量抽動,在空中生出七個氣旋,七柄透明的氣劍從氣旋中緩緩探出,透射著熾白的精芒.

劍尖閃著鋒銳的寒芒,全部指向花愷.

劍氣咝咝呼嘯,以迅雷之勢電射仍然身在空中的他,七柄氣劍每進一寸,劍光越盛,劍嘯越厲,每進一寸,一劍融入一劍,短短一瞬之間,七劍化一,襲向花愷的,已經變成了一柄數丈長短的巨形氣劍,閃爍著熾白色精芒,隱隱泛著通透藍光,威勢凜凜如天威.

在七個氣旋生起之際,花愷就已全身真氣凝滯,運轉艱難,七劍形成之時,手腳都像是被凍僵,笨拙難動,待到巨劍出現,他就已經被一股氣機鎖定,避無可避,如影隨形,如芒在背.

躲不開,擋不住.

他連拔劍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巨劍臨身.

當被氣劍擊中時,花愷卻全然沒有半點傷痛,只是全身經脈穴竅被封禁,真氣再難調動.

提不起真氣,輕功無法維系,只能從云海之上摔落.

"啊啊啊!受氣包!你等著,小爺不會放過你的!"

他摔落的身影很快就沒入云海,向著底下的深淵掉落,可氣的是他連垂死掙紮都做不到,因為他連手腳都被封禁,只能淒厲地大喊.

攻擊他的人他不用想都知道是誰,這是呂洞賓的北冥劍氣,天下間除了他本人,便只有一人能使.

而能有這等深厚得嚇的功力,和精微到極點的掌控力,氣劍臨身,只禁而不傷,也只有他那個修練了《坐忘經》與《氣典》的便宜二師兄--李忘生.

《氣典》,顧名思議,以練氣為首.

而《坐忘經》,卻是花愷對老呂同志的另一半壓箱底功夫不大感興趣的另一個原

《坐忘經》以坐忘為名,"坐忘"者,忘物忘己,忘情絕性.

這忘情絕性並不是貶義指.

忘情非絕情,絕性非絕人性,正好相反,有情而忘情,至性而能絕.

這是至情至性之道.

至情者,莫過于天道.

雖然他看過不少網絡小說,動不動就和天過不去,什麼誅天破天,什麼踏天傲天,要不然就把所謂的天道寫成了最大的幕後陰謀大BOSS,也不知道這"天"造了什麼孽.

而事實卻是,"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所謂"天施地化,不以仁恩,任自然也.","天地生萬物,人最為貴.天地視之如芻草,狗畜,不責望其報也."

天地化生萬物,卻不以為仁,不以為恩,無論人畜草木,在天地眼中都是一視同仁,任其自然.

忘情無為,大愛至公,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道.

這句本是述說天地至情至公的話,竟被許多中二主角曲解,甚至用來當成天地無情的佐證,也是可笑.

而《坐忘經》的宗詣,正是忘物忘己,忘情無為,大愛至公.

說白了,根本就是要把自己給練沒了,往著"天道"的方向前進,以身融天地,是天人合一之道.

雖非絕情絕性,卻是非得清心寡欲不可.

雖然不是絕對,但花愷知道,要修練《氣典》,《坐忘經》必不可少,《純陽功》雖然一樣可以修練,卻肯定不如前者.

就在花愷淒慘地大叫著掉入深淵之際,坐忘峰的一處峭壁上,兩道人影衣袂飄飛,看著花愷已經沒入云煙的身影.

其中一個道髻高高挽,一絲不苟,面目俊秀溫和,卻自有一股淵亭岳峙的沉凝氣度的青年道士,閉上了眼睛默念著道祖尊號:"道祖在上,小道此舉實是不該,恕罪恕罪."

隨即睜開眼睛,長呼了一口氣:"呼,終于將這妖孽轟下山了,總算是念頭通達了."

身後謝云流雙手抱胸,冷峻的面上嘴角扯出一個弧度:"哼."

……

上篇:第81章 劍中流云    下篇:第83章 東都異象(謝喝酒的熊貓打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