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95章 塞北有鷹飛   
  
第95章 塞北有鷹飛

江山一副畫,

明月青天掛.

冤魂嘯殘陽,

碧血濺金沙.

--序言

……

草野廣袤,青丘起伏,天上有大雁橫空,時有飛鷹唳響,大地之上偶有走獸出沒,一派蒼茫之景.

有一條小道彎彎曲曲地嵌在平原上.

此時道上,有馬蹄聲漸漸.

"嘚,嘚,嘚……"

那是一匹白色的駿馬,遠遠看去,就好像一朵浮云在地上飄動,"云"上似乎騎著個人.

走得近了,才看得分明.

馬確是駿馬,全身雪白無一根雜毛,長長的馬鬃被整整齊齊地編成麻花辮,馬上的人,更是出乎意料的俊秀出塵.

一身藍白長衫,不道不儒,說是道,似乎有些過于華麗,說是儒,又難掩那道家出塵之意.

兩道濃眉如墨,鼻若懸梁,唇如丹朱,明眸皓齒,臉上線條流暢卻不失硬朗陽剛,簡直是一張毫無瑕疵的臉.

這等稱得上禍國殃民的容貌氣度,竟然是一個男人,嚴格地說,只是個少年,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

少年騎在馬上,任由白馬慢悠悠地前行,臉上一片百無聊賴.

忽然,他那幾乎就要瞌睡的兩眼忽然一亮,臉上現出一絲喜色.

"駕!"

雙腿一夾馬背,催促座下白馬疾馳起來.

白馬一陣奔騰,少年眼前兩個人影逐漸清晰,那在小道上緩慢前行的兩個人轉眼被他趕上.

這是一老一少,老的年約六十許,須發染霜,膚如古銅,臉上鐫刻著一道道深深的歲月痕跡.

小的短手短腳,兩頰尚未消去的嬰兒肥圓嘟嘟煞是可愛,只是看起來似乎有些營養不良,滿臉菜色,身材纖瘦,身高不足一米,頂著顆圓圓的腦袋,像顆小豆丁兒似的.

許是馬蹄聲將老人驚著了,滿臉惶恐警惕,將小孩緊緊抱在懷里,縮在道旁.

少年看出老人的驚慌,雖不知他為什麼這麼害怕,也知道是自己嚇著了他,連忙飛身下馬,拱手一禮.

"老丈莫怕,在下只是個過路的,想向老人家問個道."

老人聞言,才抬起頭來,看到少年的模樣,才略微鎮定.

這少年的雖然有些非道非俗的怪異,卻怎麼也不像是他所想的人.

不過看這容貌穿著氣度,怕也不是一般人,他有些唯唯諾諾彎腰行禮:"貴人有話,但問無妨."

言行中依舊透著警惕惶恐.

他懷中的小豆丁呼扇著眼睛,啜著手指,從老人的肘彎縫隙偷看著少年,烏黑的雙眼雖然帶著孩童的好奇,卻同樣也有著一種不屬于他這年齡的恐懼和茫然.

兩人的反應讓少年心下有些不是滋味,這是什麼樣的環境,才造就了老人和幼童這種如驚弓之鳥一般的惶恐卑微?

他也只能盡量和顏悅色地道:"老丈,我可不是什麼貴人,我姓花,自小在山上修行,此次下山游曆,走得遠了些,迷了道路,不知道此地是何處所在?"

他的態度也讓老人微松了口氣,沒了那麼惶恐,溫聲道:"原來如此,此處為遼國邊界之地,屬大同府地界."

遼國?大同府?

花愷在心里轉動著念頭,後者雖然有些陌生,但遼國卻是聽過的,如果是他所知的那個,那不是南唐就是北宋了?

"老丈,聽您這口音,可不像遼人啊?"

其實他哪知道遼人的口音什麼樣,只是老人說話和他的也沒差多少,瞎蒙罷了.

老人歎了口氣道:"唉,我看小公子也不是遼人,老漢也不怕跟你說,這地界雖是遼國,可又能有幾個契丹人?多是我大宋之民,只是這大宋失了幽燕之地,我們這些漢人就是想回也回不去了."

北宋時期麼?

花愷總算知道了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還好這世界背景依然是自己熟悉的.

"老丈,我也是漢人,不知道若要去這宋國該怎麼走?離此地還有多遠?"

老人目露憂心:"小公子,不是老漢多嘴,這宋遼邊境可是亂得很,你孤身一人,怕是走不遠啊,再說那大宋邊關,可不能隨意進出,況且此時宋遼兩國有些不和,就算你能走到,那些兵將怕是不會放你進去,過去也有不少漢人想要回宋,卻是連關門都未進,便被人當作奸細一箭射死."

對他的好意,花愷只能心領,也不必要和老人解釋太多,只是微笑道:"老丈不必憂心,我也只是問問罷了,我自小在山上長大,對這世道也不甚知曉,不過既然下山來了,自然想要多了解些,總不能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甚了了吧?"

老人將信未信,只是萍水相逢,他也不好說太多,話點到就是了,遲疑了下才道:"沿此路直去,至一三岔口處,再轉向東南去兩百余里,便是雁門山,那里有座雁門關,過了此關,便是宋國代州地界了."

"多謝老丈,這里有些銀錢,便算做在下的謝禮吧,告辭."

花愷掏出一小塊銀錠,塞到老人手中,就要上馬離去.

"使不得使不得!"

入手的沉重讓老人大驚失色,連忙拽住花愷,死活要把銀子還回去.

"舉手之勞,當不得小公子如此重謝,不是老漢不識好歹,實是老漢這山野之民,要這許多銀錢也無處用去,反會招來災禍,還請小公子收回."

話說到這份上,花愷也只能無奈收回,這怎麼他遇上的竟是這樣的人?太純樸了些.

那老人塞回銀兩,又遲疑了下:"小公子,恕老漢冒昧,天色已晚,這方圓數百里人煙稀少,荒郊野外,您孤身一人,實在危險得緊,怕是走不遠的,不如到我老漢那里歇息一晚再上路吧?"

花愷此時只有一個念頭:這人真的是純樸到家了.

他只是微微考慮了一瞬,便順水推舟答應了下來,實在是他也累了.以他這身修為,身體倒沒這麼容易累,只是自從來到這世界,騎在馬上跑了一天,眼中望見的,盡是這荒涼的大漠,一個人影都見不著,心累啊.

見他答應,老人竟然笑得很欣慰,怕是很高興自己救下了一個不知道世間險惡的迷途少年.

花愷牽著馬,與一老一幼同行,走不了幾步,就發現這小豆丁啜著小手,一直在盯著他的馬看,哈拉子都沾了一手.

笑了笑,直接從老人手里抱起小豆丁,擱到馬鞍上,逗得他驚呼了一聲,愣愣地坐了一會,才反應過來,然後立馬用兩條小短手抱著馬脖子咯咯直笑.

老人原先還怕他摔著,見走了一會兒,花愷一直扶著,小豆丁還穩穩坐在上面,也不由放下心,也笑呵呵地看著小豆丁,眼中是化不開的慈愛.

花愷對于這匹出自劍俠世界的浮云馬很有信心,這馬速度雖算不上頂尖,卻勝在平穩,跑動之時不止像朵云,人騎在上面也像坐在云上一般輕巧平穩.

不是他買不起更好的馬,只是劍俠世界的馬跟人一樣,有點變態,以他那乍學乍練的騎術跟本駕馭不了,只能選擇這匹溫馴的……

除此外,他手中隱含內力,此時就算有人伸手去推也推不動小豆丁.

一路上,花愷也對老人有了些了解,知道老人姓祁,小豆丁是他孫子,住在離此不遠的一個叫祁家村的小村子,也是這方圓兩百里地唯一的村落,只有二十來戶人家,都姓祁.

這個時代的確是北宋,皇帝叫趙,據他所知,曆史上的宋真宗就叫趙.

不過這個北宋似乎與他所知的有些不一樣,不管是曆史還是野史傳說.

因為他從祁老人嘴里聽到了一個名字:楊業.

之所以提到此人,是因為幾年前,此人就在雁門關大敗遼軍十余萬大軍,威震契丹,讓契丹人聞風喪膽,聞之而色變,遼人皆稱:楊無敵!

提到大宋,雁門關,祁老人就激動地說起.

若說這名號還不夠出名,那麼,"楊家將"三個字,就真的是讓花愷如雷貫耳了.

楊業,正是楊家將那位號稱金刀令公楊無敵的楊業.

不過據花愷所知,楊業在宋太宗趙光義時就已經戰死,而且那一場威震契丹的雁門關之戰,也不是發生在真宗時期,而是太宗時.

不用說,他又來到了一個被魔改得面目全非的世界……

上篇:第94章 諸天降臨?    下篇:第96章 落日照孤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