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96章 落日照孤村   
  
第96章 落日照孤村

祁家村,座落在平原西北的一個山坳中,臨著桑干河.

踏入村口,就是一條蜿蜒的泥石小路,兩邊多是樹木干草搭起的房屋,錯落有致.

此時已近黃昏,村中雞鳴犬吠,炊煙嫋嫋,形貌雖然簡陋,卻是生機勃勃,落日映照下,給村子蒙上了一層詩意,別有一番世外之地的安甯祥和.

花愷跟著祁老人走進村子時,這個小小的村莊就被驚動了.

如此偏僻的一個小村莊,常常好幾年都見不到幾次外人,尤其是如此俊俏非凡,貴氣逼人的少年.

一村子男女老少聞風而至,把他當猴兒一樣圍觀,其中那些大姑娘小媳婦,不知是不是地處邊地,學了胡人風氣的緣故,作風極為開放大膽,看向他的目光肆無忌憚,像是要把他活吃了一般.

許是祁老人的原因,村中的男人也沒有將他這個外來者當賊來防,目光中透著純樸和善.

直到花愷有些狼狽地來到祁老人簡陋的房子里,還有人提著一些雞蛋魚干肉脯之類的上門.

簡直是一家來客,全村動員,還真是個好客得嚇人得的純樸村莊.

祁老人也是好不容易將這幫熱情的村民給轟走,花愷才心有余悸地松口氣.

祁老人領著他一邊往屋里走,一邊唯唯道:"山野之民,不懂什麼禮數,讓小公子見笑了."

花愷笑道:"老丈何必如此,此地民風純樸,倒是比許多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之輩強勝百倍."

祁老人滿臉皺紋的臉上綻開笑顏,他沒那麼多想法,只聽得花愷是在稱贊自家人,就很是歡心了.

進到家中,又見他搓著手有些小心道:"家中簡陋,怕委屈了小公子."

花愷看在眼里,暗歎了口氣:"老丈,我不是什麼嬌貴人物,能有一處棲身之地已經感激不盡,反倒是我叨擾了老丈."

"哎,不礙的,出門在外,相互扶持本是應當,當不得謝的."

祁老人生怕怠慢了對方,見他如此說,才略微放下了心,又扯起嗓子向一直在外頭舍不得離開浮云馬的小豆丁喊道:"狗娃!莫貪玩了,快去喊你爹爹回來,就說家里來客了,讓他帶些野物,去安靖堡換些糧米回來."

花愷不知道他說的安靖堡在哪,但聽來也不像什麼簡單的事,連忙攔住:"老丈,在下不過暫歇一日罷了,您沒必要如此麻煩."

"不麻煩,不麻煩的,那安靖堡也不遠,去去就回了."

花愷見攔不住,干脆直接道:"您要這麼做,就是要趕我走了?"

祁老人不知道他話中哄嚇之意,只以為真是自己哪里沒做對怠慢了人,慌忙道:"好好好,那就依小公子,不去,不去,狗娃,快去叫你爹爹回來就是."

"好噠!"

小豆丁雖然舍不得大馬,卻也懂事得緊,立馬甩開小短腿噠噠噠地跑開了.

花愷松了口氣,早知道這里人這麼熱情,他就不來了,一個人過得久了,面對別人的熱情,他總會和有些負擔和抗拒.

除去這讓人難以招架的熱情,在祁家村這一夜倒是過得挺自在,也趁著機會,向祁老人和他的兒子了解這個世界,只是他們見識也有限得緊,所知不多.

祁老人家中只有這三口人,原本他三個兒子.

不過這三個兒子在七年前,宋太祖趙光義親率大軍攻伐北漢時,招募鄉軍時全去投了軍,雖然此戰滅了北漢,他兩個兒子卻都死在了戰場上,只剩二兒子得全性命活了下來,不過也失了一條左臂.

而且這個世界也在是因為這場戰爭而走上了岔道,原本他所知的曆史中,趙光義此戰之中,先敗遼軍,再破太原,攻滅北漢,是有宋一朝難得的勝仗,為進取幽云奠下了基石.

可在這個世界,這位宋太宗雖然也勝了此戰,滅了北漢,但他本人卻在此戰中受過重傷,雖然保住了性命,卻留下了隱患,此後數年,就因舊患複發,駕崩薨逝.

三子趙矬~承帝位,倒比他所知的原本那位宋真宗早了十幾年登上帝位.

其余祁老人和他兒子所知也不多,都是些瑣碎事,花愷也聽不出什麼來.

倒是對那位宋太宗有些好奇,堂堂九五之尊,竟然真的親上戰場,還負傷而歸,絕對是個奇葩.

所謂天子親征,許多時候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雖然跟著大軍一起,卻肯定是在被大軍層層保護,做個吉祥物罷了,只要能做到不瞎指揮,扯後腿壞事,就是明君聖君.

如果還能知兵事,曉謀略,能指揮大軍作戰,那就是雄才大略,英明神武.

可無論哪種,都不過是坐鎮中軍,嚴防死守,又哪里可能真的親上戰場?

真正能上陣撕殺的,恐怕曆史上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開國皇帝了.

這位倒是厲害,直接上陣撕殺,把自己的命都搭進去了.

花愷拉著祁老人和他兒子說了大半夜的話,第二天一早起床,發現一家三口早已開始了一天的活計,連那顆小豆丁都不例外.

屋里矮桌上,還擺著一些吃食,是早為他准備好的早飯.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混雜著一些不知名的草根之類的東西做成的饃饃樣的黑乎乎一團,又干又硬,還有股怪異的味道.

和著晾曬的魚干煮成的湯水,雖然有些腥,好歹有些鮮咸味道,總算能下咽.

想來之魚湯還是因為招待他才拿出來的,想起昨夜吃的東西,花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這村子的日子過得這麼艱難,昨日那些村民竟然還能一見他這個外人,就送出了許多于他們來說很難得的東西.

默默地吃完那難以下咽,卻重得有些難以承受的食物.花愷就在心里盤算著怎麼報答一下這家子人,還有這些個熱情的村民.

走到門口,正看到祁老人的兒子,祁二拿著一把刀,肩上跨著繩子,腰上系著個革帶,正要出門.

他好奇道:"祁二哥,這是要上哪去啊?"

祁老二憨厚一笑:"小公子您醒了,俺進山打獵去."

花愷才想起昨晚聽說過的事,這祁老二當過兵,上過戰場,手上也有幾分功夫,那把樸刀也是他在戰場上得來的,會一手飛刀之術,想來腰上革帶中裝的就是飛刀.

上篇:第95章 塞北有鷹飛    下篇:第97章 人間此恨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