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98章 千里殺人蹤(1)   
  
第98章 千里殺人蹤(1)

一掌劈斷箭矢,小心翼翼地將這具小小的身體取下.

小豆丁那尚存嬰兒肥嫩的小臉上,兩只小小的眼睛尤自圓張,還存留著一絲痛楚,和茫然.

像是根本還不明白自己到底遭遇了什麼,他年紀太幼小,連生死兩字的含義都尚未明了.

兩只小小的手掌上,十根手指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彎曲著,那是一種極度緊繃的狀態,必然是生前承受了極大的痛苦.

他全身顫抖,緩緩伸出手,將他那兩只尚未能瞑目的雙眼抹下.

花愷雖自認為不是什麼道德高尚的人,可眼前這一切卻真的是在挑戰人性的丑惡極限,也一樣是在挑戰他的極限,無論如何無法容忍.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內心那瘋狂的殺意,不敢再去細看祁老人的尸體,偏著臉,將老人和小豆丁的尸體擺在一起.

從旁邊撿起那兩截斷箭.

箭杆為竹制,尾羽為白褐色,箭鏃為精鐵所制,尾端有雙燕尾倒鉤,這樣的箭鏃射中人後,哪怕不死也再難取出,極為歹毒.

僅憑一杆箭,花愷根本看不出什麼端倪,但他在箭鏃上看到鐫刻有一個銘文印記.

漢字?

那一筆一畫都清清楚楚的文字讓花愷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漢字,但那種陌生感又讓他意識到這並不是漢字.

閉上眼睛,在自己腦中龐大的資料庫中搜尋了好久,才找到了相似的文字.

契丹文?

花愷眼中透出一股凜然的殺意.

又忽然想到什麼,眼中暫斂殺機,抬起左手,露出手腕上的蘊靈玉符,臉上露出不解的神色.

原本玉符中的五鬼已經不在其中,發現現世中的異變後,他心中有別的打算,就將五鬼留在了那邊.

現在的玉符是空的,但他也不是想要召喚五鬼.

而是玉符毫無反應讓他有些不解.

這玉符除了養魂外,還有鎮魂之力,能鎮懾亡魂,也能感應,使亡魂顯現.

照常理,祁家村中人死不久,血都沒干,亡魂不會散去這麼快,怎麼會全然沒有感應?

正自疑惑間,一個凌亂的腳步聲傳入他耳中.

本要爆發的殺意,在兩耳微動間就消弭了,臉上露出悲歎之意.

不多時,一個獨臂的身影,踉踉蹌蹌地出現在屋前.

先前只見兩具尸體花愷就有所猜測,這人正是祁二,進山打獵竟讓他逃得過了這一劫,或許對他來說,還不如就此死去,獨自存活,要經曆的刻骨之痛才是真正的災劫.

祁二搖搖晃晃地跑過來,情緒激蕩間,腳下錯亂打了個趔趄,連滾帶爬靠了過來,一下跪落.

顫抖著伸著雙手,想要觸摸兩具早已冰冷的尸體,卻怎麼都伸不下去.

"啊……呃……"

臉上哀痛欲絕,張著嘴,想要哭喊,卻根本喊不出聲,喉頭滾動了兩下,竟然噗的一聲,噴出口腥紅的鮮血.

花愷闔了闔雙眼,心中微歎,曲指往他腦後風府穴彈出一道指風,祁二兩眼一閉,便陷入昏迷.

若不如此,花愷怕他極度哀痛之下,再傷了自身.

草草安置了下兩具尸體,又將祁二提進屋中,駢指點了他幾處大穴,以防他在自己離開這段時間醒來,再出意外.

再走出屋外,已經是渾身殺意難掩,幾欲瘋狂.

強壓住內心的狂暴,花愷仔細地在村中搜索了一番.

早上他出去時,村莊還是一片安甯,他回來時只是黃昏,村中人就已死絕,血都未干.

屠殺時間必定不遠.

他不相信這麼短時間內,凶手能走出多遠,更不相信他們能做得干乾淨淨,不留下半點蛛絲馬跡.

看尸體的傷口,都是被利刃所殺,乾淨利落,那些斷首斷肢,更是被一刀砍下,不是高手,就是慣經殺伐的沙場老卒.

若是別人,或許分辨不出,但是花愷一眼就能看出,殺人者身手未必多高,反倒是經驗極其老道,九成是後者.

終于,在那條泥石路,通向村後頭的出口處,讓他找到了一絲痕跡.

村中因為被血流殘肢覆蓋,難以辨別,到了出口處,就看到了一段看似平常的泥沙路段.

可花愷看得分明,路面上有一道道極細小的劃痕凌亂交錯,顯然是用枝葉掃過的痕跡,上面還覆蓋了一層細沙,不細看根本難以察覺.

顯然是殺人者想要掩蓋痕跡.

卻不知道是因為倉促,還是別有用心,留下了這堪稱明顯的破綻.

但花愷不管那麼多,他只想找到殺人者,然後,血債血嘗!

"唿--!"

"駕!"

浮云在他一聲呼哨中疾馳而至,花愷也不等它停下,飛身而上,打馬飛馳.

循著蹤跡一路追尋,跑了幾里路,那段泥石路終于在一處河灘處斷掉了.

前面一道河流將線索直接截斷,再難看到半點痕跡.

花愷騎著馬在灘上徘徊了些時,便駐馬河岸旁,望著奔流的的河水,猛然抽出腰間軟劍,懊惱地揮出一劍.

"噗!"

一道劍罡帶著他的怒氣,將不遠處一株碗口粗細的小樹應聲切斷.

"嗯?"

花愷下意識掃了一眼自己弄出的動靜,無意間在那株小樹的方向再次看到了些端倪.

那株小樹長在數丈高的山壁上,倒是沒什麼異常.

但是它前方不遠的一片草木卻是多有斷折,下垂,倒像是有人攀附,踩踏過.

花愷拍了拍馬脖子,直接飛身飄起,輕飄飄落在那處山壁上.

站在這地方他才發現,這山壁後竟然有一條崎嶇的山道,夾在兩山之間.

而在山道上,多有踩踏過的斷折草木,一路延伸,直通山谷深處.

腳下輕點,那在此間堪稱驚世駭俗的蓋世輕功展現,在山林峭壁間騰挪飛奔,一路追尋著痕跡深入.

行不出里許,蹤跡又徒然斷絕,但花愷已經不需要了,他已經聽到了動靜.

身形高高拔起,落到山壁高處一塊突起的山石上,兩耳微動,尋找著他剛才聽到的動靜.

花愷嘴角微扯,露出一絲殘酷的冷笑.

找到你了!

山谷之中,一隊軍卒正在行進.

看其頭上迥異于中原人的髡(kun)發,就是那種剃得光禿禿的腦袋上,東一揪西一揪留著一撮毛,有的還編成辮子,不難知道這是一隊遼國士兵.

軍卒人數不算少,略略數去,約有千余之數,成長蛇隊列,在山間疾行,隊伍之中,時有軍官呼喝,花愷雖然聽不懂,卻看得出是催促軍卒加快速度.

他們在趕什麼?看這方向,可不向是殺了人後避開,反而是向著他來的方向趕.

花愷也只是微微奇怪,旋即就被滿腔的殺意壓過,縱身一躍……

上篇:第97章 人間此恨絕    下篇:第99章 白刃血紛紛(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