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21章 青天有明月   
  
第121章 青天有明月

開封府衙,只是站在門口花愷都能感受到它的凜然正氣.

這個地方才是開封城內,除皇城之外,氣運最為濃厚的所在,比之僅存的監國四寶都要勝出一籌.

有著天波府的面子,因為花愷想參觀一下,三人直接被請進了府衙大堂等候通報.

這也並不奇怪,不說天波府,只說楊六郎本人,別看他年輕,可是已經官封殿前司左右金班槍都指揮使,封爵保靈侯,見了包拯都不用怵.

娶的老婆更牛!

柴郡主,後周世宗柴榮之女,後來過繼給宋太祖趙匡胤,被敕封金花郡主,從小被趙匡胤養大,與八賢王趙德芳兄妹相稱,更是當今天子禦妹,包黑炭見了都得恭恭敬敬.

也是後來的楊門女將之一,出身顯赫,能力品性盡皆不凡,沒了金沙灘的那場劫難,這個楊延昭簡直是個人生贏家.

花愷在大堂上左看右瞄,堂上正中有一塊"正大光明"匾,桌案後是一副碧海青天圖,正氣凜然.

最吸引他目光的,是堂上右上角蒙著黃綾的三個物事,趁著堂上沒有其他人,花愷用了張觀照符,雙眼頓時一突.

不出意料,金色云氣彌漫,這並不是他驚訝的東西.

滔天的血腥煞氣映入眼中,周身汗毛都被激得直直豎起,凶厲之極,偏偏如此煞氣竟沒有半點邪異,反而浩大光明,正氣凜凜,實在是個異數.

如此神異的東西,又在開封府大堂之上,不用想他都知道是什麼.

"花兄?"

正當花愷為那滔天煞氣所驚時,身後傳來驚喜之聲.

花愷隨手掐了個靈訣抹掉觀照金瞳,轉身笑道:"展兄,別來無恙?"

這位南俠此刻一身朱紅官衣,衣袖,下擺均繡碧海紋邊,頭戴黑紗,更加氣宇軒昂.

展昭用他那極有辨識性的嗓音發出爽朗笑聲:"哈哈哈,果然是你,花兄!"

"呵呵,恰巧來了開封,便想來與展兄一敘,順道拜訪包大人,不知包大人可能拔冗一見?"

展昭笑道:"別人展某不敢說,不過花兄大名,此時已傳遍朝野,哪怕市井百姓都知曉,北伐大業中,有一位少年英雄一人一劍,獨面千軍,擊退遼國援軍,又力挽狂瀾,助楊將軍打下寰朔二州,是複土大功,包大人也曾對花兄表示過贊歎之意,對你這位少年英雄可早就緣慳一面呀."

花愷面上抽了抽,剛想說話,一旁的楊八妹忽然插了進來,兩眼放光盯著展昭:"你就是禦貓展昭?"

展昭這才注意到他身邊兩人,頂著楊八妹有點灼熱的目光道:"這兩位是?"

楊八妹的目光灼熱中帶著審視,俏聲道:"我叫楊延琪,他是我六哥楊延朗."

"原來是天波府保靈侯當面,展昭失禮了."

楊八妹一把推開想說話的楊六郎,興奮地道:"展昭,聽說你在江湖上有個南俠的稱號,武功高得很,咱倆打一架怎麼樣!"

楊六郎一拍臉,一副果然如此的丟人模樣.

展昭一臉尷尬:"這……"

"砰!"

"哎呦!"

花愷屈指在她那光潔的腦門上甩了個暴粟.

"你……!"

"小侄女,不如我來跟你打一架怎麼樣?"

楊八妹被他這一句堵得一滯,撅著嘴捂著額頭訕訕閉嘴.那一天她不服輸,纏著花愷跟她打了好幾場,搞得花愷煩不勝煩,直接往她身上各處會致人痛楚卻不傷人的穴道,經脈招呼,兩人武功差距太大,她完全沒有招架的余地,被打得痛不欲生,早就怕了,哪還敢在他面前炸毛……

展昭雖有些驚詫他們的關系,卻也沒多問,尷尬一笑:"諸位稍待,我讓人去請包大人."

說著招來一個衙役去請人,花愷又跟他提起祁二,交談之中,知道他已經告了一狀,後被包拯安置在府衙中.

正想詢問詳情,堂後轉出一行人.

頭前一人,寬額闊面,頷下長髯,身穿黑底金繡蟒袍,最特別的是,此人面如黑漆,額間有一白痕,形似彎月,昂首闊步,一身正氣.

我去!

花愷差點噴了出來,包青天?!

不用人說他都知道這是誰.

他知道這里有包拯沒錯,也知道包拯很可能就是個黑炭也沒錯,可他特麼怎麼都想不到這個包黑炭和他曾經在電視劇上看過的那個包青天幾乎一模一樣!

連那一步三搖,有點像是唱戲一樣的步伐都特麼一個樣……

"見過保靈侯."

花愷有點暈,那低沉雄厚,極有戲劇味的腔調也如出一轍……

這位包大人顯然是個很守禮的人,與楊家兩人見過禮後,才看向花愷:"這位想必就是北伐中力挽狂瀾的少年英雄吧?"

這位包大人面帶微笑,黑漆一樣的臉竟然顯得有些慈祥……

花愷眼睛還有點發直,怎麼會這樣呢?

直到楊六郎捅了捅他才回過神,面色如常笑道:"少年不假,英雄不敢當,一時激憤而為,當不得包大人贊譽."

包拯上下打量他幾眼,並不避諱人,眼含贊許道:"好,好少年!"

花愷摳了摳額頭,想要稍稍掩蓋下自己內心的得意,他怕自己會飄飄然起來,趕緊看向他身後那位有三縷短須的清瘦中年道:"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公孫先生吧?"

清瘦中年神色意外:"花公子認得在下?"

"呵呵,聽聞包大人身旁,有文公孫,武展昭,是包大人左膀右臂,一眼便知."

清瘦中年聞言只是謙笑,欠身一禮.

花愷才道:"包大人,在下此來,一是為了與展兄敘舊,二是為了拜訪包大人,順便詢問一下祁二一案,不知包大人可能見告?"

包拯一捋長須,略微沉吟,沉聲道:"聽展護衛說,花小友也曾目睹祁家村慘案,算是當事之人,自無不可,但本府也有些話要詢問,還望花小友莫要見怪."

花愷也不在意,笑道:"好說."

又見他側首道:"至于保靈侯與這位楊家小姐卻是無關之人,此案還未到公開之時,還請回避一二,公孫先生,你且代本府請二位到偏廳奉茶."

他倒是極有原則,毫不客氣.

公孫先生欠身道:"是."

楊六郎拉著不情願的楊八妹,在他引領下離去.

包拯在手一引道:"花小友,請移步書房一敘."

"好."

來到書房,各自落座.

包拯手捋長須,開門見山問道:"聽展護衛所說,花小友只身追查此案,可有所獲?"

花愷微微沉默,他雖然不知道前因細節,卻已經知道凶手是誰,只是他不能肯定,這個包拯知道之後,還有沒有那個膽子接下這案子.

畢竟潘美的身份地位,都遠在包拯之上.

若真是他所知那個包青天,自然無虞,可現在畢竟是一個真實的世界,眼前的,也是個活生生的包拯,雖然樣貌相差無幾,可是不是那個幾乎稱得上是完美化身的青天還未可知.

若是他敢,那麼將此事交給他,才是讓潘美身敗名裂,且難逃一死的最佳途徑,以他在潘美府中看到的那東西,恐怕也只有開封府那三口鍘刀敢殺,能殺他了.

他當初說的話可不僅是說說而已,只為殺人而殺人,自然直接殺了了事,可為報仇而殺人,只殺人而不誅心,只是讓仇人一死了之,等于什麼意義都沒有.

他昨天去尋了已被貶謫為民的王侁,割下他人頭給潘美送去,也是為了讓他心生恐懼.倒是便宜了那王侁,只是他心中戾氣未消,也需要一個人宣泄一番,只好先拿他人頭收些利息.

包拯何等閱曆,只是一眼便看出花愷心思,和聲道:"花小友可是有何顧慮?"

花愷回過神,一下拋開顧慮,這事他說出來也沒什麼,他敢與不敢,其實都沒什麼,最多他自己麻煩些罷了.

當下直言道:"是有些,只因在下已查出那祁家村慘案的真凶是誰,只是那人位高權重,怕是包大人不敢查."

包拯並沒有見怪,一捋長須,微笑道:"原來如此,敢與不敢,花小友不妨說出來,自然知曉."

花愷看向他雙眼:"好,此人便是當朝宰輔,開國元勳,韓國公,潘美!"

包拯聞言一驚,正色道:"花小友可莫要信口開河,汙蔑當朝宰輔可是大罪,不知小友可有證據?"

"沒有,此事是我親耳聽到."

包拯側首:"那恐怕不足為憑."

花愷笑道:"所以此事還需要包大人明察秋毫."

包拯閉眼沉吟,半晌才道:"此事,本府自會察明,若是為真,便是皇親國戚,本府龍頭鍘下也誓難留他!"

話鋒又轉:"可若是此事是假,本府也定要問你信口開河,構陷當朝宰輔之罪,你,可聽清了?"

花愷心下一松,不僅沒有不快,反而暢快一笑:"哈哈哈哈,應當如此,包大人不愧青天之名,佩服!"

"那在下便告辭了,大人若有需要,可隨時召喚在下,在下這些時日會暫住天波府中.對了,這是當日祁家村殺人者留下的箭鏃,希望能幫到包大人."

花愷掏出那枚箭鏃遞了過去,這東西是當時留下的唯一物證,他自然不會留給那個遼人,當時就要了回來.

上篇:第120章 東京演夢華    下篇:第122章 暫上黃金台(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