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29章 有女尋夫來   
  
第129章 有女尋夫來

開封府到底是開封府,展昭也不愧是展昭,花愷求上門後,展昭只用了半天時間便幫他找到了人.

知道了人的下落後,花愷並不急著去找人,只是悠哉悠哉地走在開封城大街上,這座北宋都城在曆代都城中,都算是挺特別的,處處是飛橋流水,極有韻味.

河水蜿蜒,巷陌交錯,茶樓酒肆隨處可見.

嗯?

花愷忽然駐足,目光落于前方不遠處--

一個年輕婦人,帶著兩個小童.

女人看年紀只有二十出頭,去是面上微帶苦色,身單薄樸素的穿著,也在召示著她的日子過得並不好.

不過這些都遮掩不住她那如遠山含黛,秋水橫波的盈盈眉眼.

兩個小童一男一女,都不過五六歲,一般人在這個年紀,都是粉嫩嫩,帶著嬰兒肥,但這兩個小童卻是面帶菜色,四肢干瘦,明顯是長期營養不良所造成的.

娘仨俱是一身風塵仆仆的模樣.

"娘,我餓."

兩小中的男童忽然拉住年輕婦人的裙角,不肯再走,嘴里帶著口腔喊起餓來,一雙小眼盯著路邊,那里有一個賣餅的小攤,正冒著騰騰的熱氣,香飄四溢,勾得小童眼睛發直,嘴角已經掛上幾絲晶瑩的哈喇子.

年輕婦人停下來,看著路旁小攤,下意識地摸了摸挎在肩上的包袱,臉現為難.

她蹲下看著男童:"春哥,再忍一忍,等找到你爹,我們就能吃飽了,好不好?"

小男童扁著嘴,兩眼冒著淚花,嗚咽起來:"娘,我真的好餓,爹什麼時候來呀?他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旁邊的女童也漸漸抽泣起來,卻沒有說話.

年輕婦人看著兩個孩子的模樣,簡直心如刀割.

若是可能,當母親的又怎麼可能餓著自己的孩子?可她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一路尋來,靠著鄉親接濟的些許盤纏和干糧早早就已用完,這一路都是靠著乞討才勉強來到這京城,如今又哪里來的東西吃?

將兩個孩子摟進懷里,想哭又不願哭,不能哭,年輕婦人只能咬著自己泛白的唇,幾欲咬破.

她雖如此說,但心中實是已沒了分寸,不管那人是否真是孩兒爹,如今是連見都無法見到,又如何去認?

況且她非一般鄉野村婦,也曾讀書識字,有些事情雖不願去想,不願去信,但心中卻如明鏡般,此一去,若是錯了也便罷,倘若真如她所想,怕是容不得半點回還余地了.

眼中閃過一絲掙紮,但一想到懷里兩個孩子,還有驅使她來京城的因由,頓時就堅定下來.

"走,娘帶你們去找爹!"

婦人先是牽著兩個孩童走向她之前暗暗記下的一條街巷.

這條街巷不賣吃食酒肉,倒有許多紙店書攤.

婦人帶著孩子走到巷旁一個小攤上,攤旁豎有一張幡,寫著:代寫書信,訟狀.

攤主也是個讀書人,也不知婦人和他說了什麼,先時還是一臉和氣,聽了婦人所說,便頓時變了臉,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便帶著怒色,連連揮趕年輕婦人,似乎她是什麼掃把星,多接觸一些,都要給他帶來黴運一般.

年輕婦人雖然失望,卻是早有心理准備,也不沮喪,在街上連走了十來處,將街上的字攤逐一光顧了一遍.

但無一例外,都得到了相同的待遇.

所有人在聽了她要寫的東西都像趕瘟神似的將她趕走.

年輕婦人牽著兩個孩童站在街口,輕歎了一口氣,既無人肯為她寫這一紙訴狀,那便唯有憑自己這一張三寸之舌,只望那位包大人當真如天下人所傳一般,是這世間的一片青天.

正想牽著孩子離去,身後忽然傳來一個清朗的聲音:"你要寫訴狀?我為你寫如何?"

婦人回頭一看,卻是一位年輕之極的少年郎,只是這個少年郎的相貌也太過出眾,兼有一身出塵之氣,讓人一見難忘.

她稍一猶疑,才道:"這位小郎,是你在說話?"

少年笑道:"不錯,你不是要寫訴狀嗎?我來為你寫."

"這……"

少年笑了笑,自顧走到一旁一個字攤,對那攤主道:"可能借紙筆一用?"

這攤主也是被婦人光顧過的,知道她要做什麼,也將少年的剛才話聽在了耳中,這時聞言,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說你這個少年郎,可知道她所寫訴狀要狀告何人?你就敢多管閑事?去去去,小小年紀,可莫要不知天高地厚,為你家中招災惹禍."

攤主直接揮手驅趕.

那年輕婦人也走了走來道:"這位小郎,多謝你仗義相助,只是小婦人之事,確實有些牽,不敢連累小郎,相助之情,小婦人只能心領了."

"啪!"

"現在可以了吧?"

少年也不管其他,直接在桌上拍下一塊銀錠,看著攤主似笑非笑道.

攤主看著銀錠眼中泛光,在兩人臉上掃了一眼,點頭道:"行,行,你既不聽我勸,也由得你,希望你莫要後悔."

然後伸手一撈,將銀錠抄在手中.

少年也不理他,鋪上一張紙,剛拿起筆,那攤主注意力從銀錠上轉回,嘲笑道:"你這小娃子知道如何去寫訴狀嗎?也不聽她訴說訟情,要狀告何人,如何寫?"

少年懶得回他,大筆一揮,直接在紙上寫下一個大字:

冤!

好字!

那攤主眼一亮,這字鐵劃銀鉤,力透紙背,實在不像一個十幾歲少年能有的筆力,尤其這字體,竟然從所未見.

不過他嘴上卻譏笑道:"哪有人如你這般寫訴狀,怕是遞上去,衙門先要打你幾板子."

少年仍然沒理會,只是在紙上又落下的自己的款,只有兩個字:

花愷.

少年正是一路尾隨在婦人身後的花愷,這年輕婦人他之前第一次去開封府,離開時在街上就遇到過一次,當時她也是帶著兩個孩童,這婦人眉宇間的那絲堅強讓他多看了一眼,之後無意從她嘴里自言自語念叨的一些東西,聽到了些有點耳熟的東西,只是當時趕著進宮,而且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自然沒去多管.

卻沒想到現在又讓他再遇上了.

將紙遞給婦人:"將此狀遞上,包大人自會受理你的冤情."

"嗤,你以為你是誰?落個款就能讓人包大人受理?你是皇親還是國戚?姑娘,我勸你還是不要聽這小子胡鬧,免得到時受皮肉之苦的是你啊."

花愷也懶得理這嘴欠的家伙,只是笑看著年輕婦人.

她猶豫了下,最終還是接了下來,只是看她神情,也並不是很相信,只是不想辜負人的一番好意罷了.

左右也不是什麼大事,花愷也只是隨手幫了個忙,就算沒有這張訴狀,也不過是讓婦人多費些周折,而有他這紙訴狀,卻能讓她安穩許多,底氣也更足,也使一些人有所顧忌,畢竟,僅僅是他的名字,現在在這開封城中,分量已經不輕.

"後會有期."

花愷若有所指地說了一句,便離開了,直接往自己目的而去.

……

一個幽靜的坊巷中,坐落著一座同樣幽靜的院子.

花愷出現在這座院落前,敲響院門.

半晌,里面有一個嬌柔的聲音應道:"誰呀?"

院門也在這時打開.

露出的是一個女人的身影……

上篇:第128章 道宮名純陽    下篇:第130章 有鳳潛深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