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65章 全都是戲   
  
第165章 全都是戲

為"喝酒的熊貓"萬賞加更(一)

……

……

搖搖頭,也不再去注意這早已經知道結果的一幕,還不如吃喝重要.

想著,花愷直接拿起筷子對付起桌上的酒食來.

這時身旁卻傳來一個聲音:"這位兄弟真是好心性,江湖上這麼多的頂尖門派,高手都在此地,可說天下群雄有小半都來了,如此難得的盛事,小兄弟竟也能毫不在意."

花愷轉頭看去,卻是一個矮瘦的葛衣老者,正在好奇地看著他.

"您是?"

那老者一捋頷下山羊胡,笑道:"老夫崆峒派,唐文亮."

花愷心中微動,崆峒五老的老三?

咦?這五個老家伙什麼時候坐到自己這桌了?

他左右一看,卻發現剛才見過的崆峒五老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他這一桌.

原來宋遠橋見他貴氣逼人,也感念他出手奢豪大方,不想怠慢了,便將他引到了極靠前的一桌,這基本都是為各派掌門所准備的地方,崆峒五老一來,也被引來了這里落座.

他想了一想,大概明白了.

崆峒派七傷拳雖然大名鼎鼎,可他卻沒什麼興趣,所以也沒太在意,只是向老者點點頭:"哦,久仰."

"……"

唐文亮臉頰微微一抽,你很沒有誠意知不知道?

他一開始坐下,就對這麼一個年輕俊秀之極,又是個身無武功的少年竟然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還能坐在自己旁邊,感到非常好奇.

又見他面目俊秀,氣息純淨,頗有好感,就想搭個話,卻找不到機會,畢竟自己可是武林耆老,江湖名宿,怎麼能主動招呼一個小年輕呢?

嗯,這一定是因為這小子不是江湖中人,應該是哪家與武當有舊的貴公子,特意來看熱鬧的,嗯,就是這樣.

呼,老夫不動氣.

唐文亮把胡子吹得得翹起,忍了忍,又心癢難耐挑起話題:"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

花愷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這老頭什麼毛病?

"在下花愷."

隨口應了一句,就繼續對付桌上食物.

"!"

唐文亮雙目一瞪,你踏娘的會不會聊天?

老夫都一而再地放下身份,主動跟你搭話了,你這樣一開口就把話聊死真的好嗎!

你知不知道,就你這小身板,老夫一拳能打死十個?

唐文亮心里那個氣呀,可他也不能因為人不會聊天發彪啊.

到底是富貴公子,不知到人情世故,世事奸險啊,這武當山今日龍蛇彙聚,說不得便要大打出手,你一個半點武功不會的富家公子也敢往里湊合?真真是不知死活.

唐文亮一邊氣得吹胡子瞪眼,一邊倒又有些為這小子擔心起來.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為什麼,一見這小子就覺得很投緣,否則他堂堂崆峒五老,又哪里是易與之人?還主動搭理一個小輩.

唉,罷了,看在這點緣分上,稍後若是打起來,老夫便回護一二便是.

唐文亮心中想中,搖頭歎了口氣.

花愷聽到動靜,瞥了他一眼,見這老頭臉上表情變化豐富,不由嘴角抽了抽,這老頭有不會有什麼毛病吧?難道這七傷拳練多了,不止傷心肺髒腑,還傷腦子?

若是他知道唐文亮的心理活動,怕是要更無語地說一句:老頭,你戲太多了……

這時,廳上響起一聲暴喝.

"張翠山!你既明言知曉凶手是誰,卻這又不說,那又不語!是何道理?莫不是凶手真就是你!還是以為我少林好欺不成?"

少林三僧中,空智的脾氣最是暴躁,見張翠山左右推搪,立時大怒.

"哼!你少林不好欺,難道我武當就好欺?你說我五師弟殺你少林弟子,卻無憑無據.可敝派三師兄俞岱岩卻是明明白白傷在你少林大力金剛指之下,諸位今日來得正好,還請幾位大師見告,用金剛指力傷我三哥的人究竟是誰?"

張老道身後一名弟子站了出來厲喝道.

"這……"

少林三僧微微一滯,他們認得這個喝問之人,是武當四俠,張松溪,一身武功怕是不在他們之下.

空聞皺著一雙白眉:"張四俠,此事老衲早已詳查過門下弟子,並無人傷過俞三俠."

"是嗎?那麼這又如何解釋?"

張松溪冷笑一聲,從懷中掏出一枚金錠,上面非旦有著清晰的指痕,就連指紋都如刀刻斧鑿一般,每一道細微紋路都纖毫畢現.

花愷雙目一凝.

這金錠雖非純金,但也比不得精鐵堅硬,要在上面留下指痕不難,可連指紋都清清楚楚地印了上去,這就不容易了.

他自忖可以將這枚金錠捏圓搓扁,甚至融成金水也不難,可就是要做到相同的的印子,卻不大可能.

這根本不是單只內功深厚就能做到的,而是以極為高深的外功指力所留,偏偏外功就是他的短板.

能單純以血肉之軀的幾根手指,做到這樣的地步,這少林七十二絕技諾大的名聲,還真的不能小看啊.

花愷啜下一口酒,雙眼微闔.

他原本對少林那些絕技還沒多大興趣,因為在他看來,有純陽功在身,又在第一次穿越時莫名其妙地來了一次洗筋伐髓,成了老呂口中的玲瓏之體,全身經脈穴竅俱通.

就連少林最為高深的兩大絕學,易筋,洗髓二經,都對他都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何況其他?

現在看來,倒是他想錯了.

少林寺千百年傳承,諸般絕技經曆代高僧千錘百煉,又怎麼可能沒有可取之處?

他在這里盤算著別人家里的老底,那邊張松溪舉著金錠高聲道:"請天下英雄共鑒!要在這金錠著留下指痕雖不是什麼新鮮事,相信在場有少英雄都能輕而易舉辦到,但是能留下如此痕跡的,在下實在想不出,這天下除了少林金剛指力外,還有哪一家能做到!"

江湖群雄議論紛紛,正如張松溪所言,捏金生印容易,但捏出如這金錠上的印痕一般卻難如登天,他們所見所聞,除了少林金剛指力,也的確想不出第二種武功能做到.

難不成真是這少林所為?

武當三俠俞岱岩四肢被廢,殘臥病床整整十年,江湖共知,武當少林兩派也為此事糾纏許久,江湖上多有傳聞,只是因為少林聲望,也一直只是傳聞,如今張松溪拿出證據,倒是讓許多人將信將疑.

少林眾僧聽得眾人議論,臉色都有些不對.

空聞見此,合什道:"善哉善哉,本派之中練成金剛指力之人,除了我師兄弟三人,也只有三位門中前輩長老,可這三位前輩在寺中禪坐,已四十余年未出山門,如何能傷得了俞三俠?"

六俠中又出來一人哼道:"哼,我五師哥說的話大師不信,他信口無憑,難道大師所說便不是一面之辭?"

空聞在三神僧中算是佛法最為精深,最有涵養之人,見人頂撞,也不著惱,只道:"莫七俠若不信老衲之方,老衲也無法."

七俠莫聲谷道:"晚輩怎敢不信大師之言,只是諸位大師認定這幾樁血案與我五師兄有關,那幾位少林大師死于我五師兄之手,我們也認定我三師兄傷于少林高手之下,誰又知道其中有甚隱秘?若是真有陰謀,我們各自都如此魯莽問罪,壞了和氣,豈不是讓人得逞?倒不如從長計議."

空聞點頭:"善哉善哉,此言有理."

三僧中另一位,空智卻按捺不住了,只見他站了出來,橫眉怒目厲喝道:"那我空見師兄的血海深仇便就此不顧嗎?張五俠!其余之事我暫且不問,那用卑鄙手段殺我空見師兄的謝遜惡賊,你卻必須交代他的下落來,今日你說也要說,不說也要你說!"

他這話一出,江湖群雄也不再議論,都是臉色微變,靜靜地看著張翠山,眼中神色莫名.

一時間廳中寂靜.

六俠中的二俠俞蓮舟見此,便知今日局勢終究已然難了,也不再顧忌,凝聲道:"倘若屠龍寶刀不在那謝遜手中,大師還會如此急于尋訪他的下落嗎?"

他話已說得極不客氣,直指少林神僧心懷貪念,覬覦屠龍寶刀.

空智聞言暴怒,一掌拍在身前木桌之上,桌下四腿登時折斷,厚厚的鐵木桌面寸寸碎裂粉碎,木片木屑四射紛飛.

見他如此神功,眾人都是心中一凜.

只見他同時厲聲大喝:"好!久聞張真人武功源出少林,武林中都道張真人武功青出于藍勝于藍,我卻不知是否言過其實,今日便趁著天下英雄在此,我們斗膽向張真人請教一番,以證此言!"

此話一出,江湖群雄群情湧動,江湖傳聞,武當張真人學究天人,早已是天下第一,只是他年逾百歲,名聲雖響亮,見過他出手的人卻已紛紛逝去,如今已經所剩不多.

若不是武當七俠的名頭和武功修為,都是有目共睹,武功確實江湖少有,威震天下.

別人抱著徒弟已經如此厲害,師父又當如何的想法,怕是都只當它是流言.

如今武當張三豐,已經屬于武林神話一類.

如今少林三神僧竟挑戰起這位武林神話來,當時便是群情激動.

有人想看他武功究竟如何神奇,有人想看他是否真如傳聞一般厲害,有人純粹是想見識當世第一的武功,也有人是想看武當笑話.

總之在場之人,幾乎都是盼著張三豐動手.

眾人都用期盼的目光看向張老道,卻只見他手捋長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空智這時卻又道:"江湖中人,既糾葛不下,那便以武論高低,只是張真人武功蓋世,天下第一,我師兄弟三人自非敵手,且張真人又高我等兩輩,若是一對一,怕是對真人太過不敬了."

眾人聞言,哪還不知道他是打著以三敵一的主意,先前說得豪邁,如今卻打這主意,哪怕對手是張真人,也有人暗中曬笑,只是都忌憚少林之威,不敢明著出聲.

只是眾人都安靜看戲之時,廳中卻突然傳出一聲嗤笑.

"噗嗤--"

江湖群雄大驚,立時聞聲尋去,何人如此大膽?

上篇:第164章 群雄齊至    下篇:第166章 驚人之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