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90章 魔功妖法   
  
第190章 魔功妖法

"胡說八道!"

朱長齡臉色難看:"張少俠,周女俠有所不知,這兩人本是兩個流浪乞兒,朱某憐憫他們,讓他們到莊中某個差事,也好有口飯吃,卻想不到這兩人手腳不乾淨,偷盜莊中財物,被小女發現,如今竟還想誣陷朱某,真是忘恩負義之徒!"

他說到這里,像是怕二人不信一般,又道:"兩位若是不信,不妨先到莊中一坐,朱某將兩個負義之徒,當著二位之面押回莊中,讓兩位質問一番,也好讓他們心服口服."

周芷若看了眼仍在掙紮的兩人,又與師兄對視一眼,巧笑道:"好啊."

朱長齡大喜,然後真就一派坦蕩的模樣,押著兩個"下人",也沒有離開過張,周二人視線,一起往朱武連環莊行去.

走不多久,就見到一片連綿的莊園,眾人從山上行來,居高臨下,將這片莊園盡收眼底.

真是好大一片莊園,屋宇連綿,雕梁畫棟,在這西域昆侖群山中,竟有這麼一片奢華莊園,這朱武兩家當真是豪奢.

朱長齡滿面春風地將張,周二人請進莊中正廳,一臉欣喜地道:"劍神弟子駕臨敝莊,真是令蓬蓽生輝,讓朱某喜不自勝啊,這昆侖之地,地廣人稀,二位遠來,怕是久未進食,還請稍座,朱某這便讓人奉上酒菜,好一敬二位."

"真兒,你速速去請你武伯伯來此,便說有貴客至,請他快來拜見."

朱長齡連番吩咐,那模樣當真是歡喜之極.

一般人看了他這模樣,八cd會感動,但是張,周二人卻只是靜靜看著,不發一言,面上也很平靜.

等朱長齡一番忙碌下來,酒菜也已經擺了上來,朱九真也帶著一個與他年紀相若的大漢回來.

周芷若這時開口道:"朱莊主,不如先放開這二人,讓他們說幾句話吧."

"好好,"

朱長齡連忙應是,招呼家丁將捆得嚴實,被堵住了嘴的二人押到廳前,又哈哈笑道:"來來來,張少俠,周女俠,此等小事,不必太放在心上,邊吃邊審也就是來,真兒,還不快給貴客倒酒?"

朱九真連忙應是,給各人倒了杯酒,經過張無忌時,有意無意地腳下一滑,半邊身子都貼到張無忌身上,連忙站直,臉上一片羞紅,她本就美豔,這樣一來,更是嫵媚之極.

朱長齡斥道:"怎麼毛手毛腳的?還不快敬張公子一杯?"

朱九真含羞帶怯一般端起一杯酒:"張公子,真是對不住,真兒敬您一杯."

說完,朱唇輕啟,酒杯微傾,一杯酒下去,臉上紅霞頓起,美豔不可方物,一臉嬌羞卻期待般地望著張無忌.

張無忌冷漠的臉上微微一滯,有些不自然地偏開臉,端起酒杯應付似地灌了下去.

朱長齡看著兩人神色,滿意地笑道:"哈哈哈,張少俠真是海量,周姑娘,來,朱某也敬你一杯."

周芷若拿眼斜了張無忌一眼,隨意端著酒杯喝了一口,才道:"朱莊主,現在我能問他們話了吧?"

朱長齡仰天長笑:"哈哈哈哈,可以,當然可以,來人啊!"

一連陣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聽聲音竟是不少人,數十個勁裝武士,手執利刃,從廳外進來,眨眼將廳中人圍了個嚴實.

"朱莊主,這是何意?"

周芷若開口問道,不過看她神色似乎並沒有什麼意外,也不見驚慌,一旁的張無忌仍然是面色冷漠.

此時的朱長齡,早已沒有先前胸正氣凜然,敦厚長者的模樣,臉上帶著得意,甚至略顯猙獰之色.

"哼哼,劍神傳人?我還以為有多厲害,不過如此,想來那什麼劍神也是徒有虛名,兩個乳臭未干,真以為我驚天一筆要如此巴結你們不成?"

周芷若只是淡聲道:"你果然是在惺惺作態,不過你費這麼大功夫,究竟想干什麼?"

"廢話少說,誰不知天下間只有張翠山一家知道謝遜下落,也只有那個所謂的劍神知道屠龍刀真正秘密?快將謝遜下落和屠龍刀秘密說出來,或可放你們一條生路!"

"爹,不行,您要給女兒出這口氣,至少讓女兒在她臉上劃幾刀."

朱九真看著周芷若那張絕美的臉龐,怨毒地說道.

"哈哈哈,真兒如此說,為父豈有不允之理,好."

周芷若嬌笑道:"看來你們是吃定了我們."

朱長齡冷笑道:"雖然我也不信什麼劍神真有多厲害,何況他的兩個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但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你們適才所喝的酒都下了一種無色無味的奇毒,若無解藥,哪怕我不動手,你們也會在一個時辰內,功力漸散,七竅流血而亡,勸你們別想著動手,此毒專克功力深厚之人,越是內力深厚,越是運功,毒發就越快,到時,便是有解藥也無用了."

一旁後來的那個大漢說道:"朱兄,與他們說這麼多干什麼?先拿下再說!"

"也好,與我拿下!"

幾個手執利刃的勁裝武士一擁而上,卻只見寒光乍動,伴隨著幾聲慘叫,全都倒飛而出.

朱長齡大吃一驚:"你竟然還敢動手?真是不知死活!"

周芷若手持雙劍,人如月宮仙子,吟吟笑語:"朱長齡,你真以為你那區區小毒,能奈何得了我們師兄妹?"

朱長齡叫道:"不可能的,你們明明喝了酒!"

他卻不知,兩人均身懷花愷所傳的純陽功,哪怕只是化三清一層,卻也能煉化諸邪,百毒難侵,所以才敢毫不防備地喝下那酒.

張周二人一開始就對朱長齡的話一個字都不信,朱長齒此人,他們來時早就聽自家師父說過,武功稀松平常,卻為人貪婪陰毒,心機城府極深,又哪里真會相信他的鬼話?

只不過是別有目的,才與他虛與委蛇,不過是張無忌為了誘他先動手,才好達到自己的目的.

"哼,也罷,不管你們中沒中毒,左右不是兩個黃毛小兒,都給我上!"

數十個勁裝武士頓時殺出,而朱長齡趁著周芷若揮起雙劍應付武士之時,與那大漢武烈暗使一個眼色,同時朝周芷若攻去.

武烈高高躍起,一拳打落,而他伸出一指,藏在眾武士之間,直直點出,正是當年南帝一燈大師的絕學一陽指,可笑如此絕學,竟被他使得如此陰毒.

本一言不發的張無忌忽然橫琴在膝,冷聲道:"你既暗算在先,就莫怪我辣手!"

雙手往琴弦上一搭,驟然撫動,雙手如幻,琴音錚錚.

"鴻雁來也楚江空,碧云天淨!"

魔音亂心,更有一道道無形銳氣憑空而現,射向周圍之人,一時慘叫不絕.

朱長齡與武烈內功雖深厚,被琴音一亂,數道勁氣打來,抵擋不住,打得倒飛而出,一口血噴了出來.

一個照面之下,竟是數十人倒地不起,兩個內功深厚的高手也受了重傷.

"你這是什麼魔功妖法?!"

朱長齡驚懼萬分,這等功夫他何曾見過?只當是什麼妖法魔功.

"平沙落雁曲,請君傾耳聽."

張無忌撫起琴弦,竟是一改冷漠之色,如見情/人,一臉柔情.

錚錚之聲不絕,如江河順流,如飛鳥盤旋,如春風撫面,從低鳴到高亢,從高亢到平緩,漸至于無聲.

一曲終了,朱,武二人已經是篷頭亂發,滿身血痕,緩緩跪倒,啪嗒一聲趴倒在地,再無氣息,竟是死了.

除了寥寥數人外,廳中竟無一活命.

這人竟只是彈了一曲,便殺人如麻,而面色如常.

除了周芷若似乎不以為奇,僅剩下的三個活口都是被嚇到了.

"把《一陽指》與《蘭花拂穴手》交出來."

才殺了數十條人命的張無忌,淡漠地對著三人中的一個,朱九真道.

他們此來雖是張無忌要去光明頂見他母親,卻還有另一個任務,便是順道來朱武連環莊取來朱,武兩家祖傳的《一陽指》與《蘭花拂穴手》秘籍.

若非為了這個,他又怎麼會留下朱九真?早已經辣手摧花.

除了朱九真,便是剛才被捆住的兩個"下人",正縮在廳角,兩眼驚恐地看著這個"陌生"的張無忌,再次用出眼神交流大法.

俊男:這麼沙發果斷的,真是小張?

瘦子:我怎麼知道?

俊男:這特麼的其實是六指琴魔吧?

瘦子:我怎麼知道?

俊男:你個坑貨!早知道這鬼任務這麼危險老子就不來了!

上篇:第189章 劍神傳人    下篇:第191章 九陽神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