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22章 相話平生事(3/16)   
  
第222章 相話平生事(3/16)

"在下花愷,如花似玉的花,愷樂之愷."

花愷昂首道.

練霓裳輕笑出聲:"哪有男人叫如花似玉的?"

她冰雪聰明,知道他怕是故意如此說,心中生起一絲感激.

縱是此時心悲,卻也忍不住嘴角勾起:"愷者,樂也.你這人這麼無賴,怕是難有什麼傷心事.一個男兒,長得也比我……也比天下女子都俊,說如花似玉倒也算得,也算是人如其名,為你取名之人,確有先見之明."

她本想說比她自己都美,只是想起自己已是滿頭白發,形容枯槁,哪里還有什麼美貌可言?

神色微微一黯,便改了口.

花愷笑道:"這你便說錯了."

練霓裳奇道:"哪里錯了?"

"我這名字其實俗氣得很,我自幼便是孤兒,後來有幸,得一老人收養,他見我連名姓都沒,便要為我取一個,正巧看到一幅字畫,上書'花開富貴’四字,于是就給我取了個花富貴之名,以寄望我以後平安富貴."

練霓裳忍不住輕輕一笑,頗感好奇道:"果然是俗氣得很,不過倒也樸實.那你該叫花富貴才對,怎地叫了花愷了?"

"後來我長大了些,嫌這名字俗氣難聽,便央求他給我改名,初時他不肯,被我纏得煩了,便氣得隨口道:你不喜歡富貴,那就叫花開!"

花愷面現感慨:"我一聽,花開多好聽啊?于是便歡喜地大聲叫好,他無奈,只得為我改了名字,不過,到底還是沒叫成花開,而是給我取了個諧音,說是天意如此,既然富貴求不來,那便望你一世無憂,平安喜樂吧.只可惜,我再也見不著他了."

他說著,眼中竟現出一種孺慕.

這些話,並不是他虛構,確實是他自己的身世經曆,名姓由來.

那個老人就是當年他所在的福利院院長,只是如早已逝去,再難相見.

"他待你可真好."

練霓裳歎道,她此時竟對花愷有點同病相憐之感.

她也是自幼父母雙亡,本為一老僧所養,後被狼叼了去,竟然不死,反而被群狼哺養.

之後被她師父凌幕華發現,帶了回去,收入門牆,為她取名霓裳,撫養她長大,傳授了她一身武學.

而她師父也早已經逝去.

不過,她覺得自己比之花愷,還多了一分幸運,至少她知道自己生父姓練,花愷卻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

花愷微笑不語,旋即又是一愣.

這樣的話,他可從來不會和人說起,也少有對人露出這樣柔軟的一面,如今怎麼竟然全都做了?

"方才所誦之詞,可是你做的?"

練霓裳這時又想起這事,忍不住問起.

"偶然得之."

花愷模棱兩可地道.

他不屑竊人之功,但也沒辦法說出實情,只能隨口敷衍.

本來這也不是練霓裳真正想問的,聞言只是點點頭,也只當他是自謙,並沒有探究,反是問道:"這詞寫的是我麼?"

花愷知道她所想,笑道:"練姑娘不必多心,玉羅刹之名,天下皆知,你的事跡,江湖上也多有流傳.這半闕詞,只是有感而發,不必掛懷."

她點點頭,捧起發絲,怔怔出神.

"佳人絕代,白發未老……佳人絕代,白發未老……"

花愷微微一歎,道:"你又何必如此?紅顏白發,更覺璀璨.與你原貌相較,倒是更添幾分清麗絕俗,冰清玉潔,不外如是."

"呵."

練霓裳淒然一笑,摸了摸自己枯槁的面容,白發是真,紅顏何在?

也只當他是安慰自己.

見她模樣,花愷也不急,笑問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弄得這麼狼狽,可願意說與我聽?"

本來只是隨口一說,以為她不會自揭傷疤,卻不想練霓裳輕輕一笑:"有何不願?"

"當日,我孤身上武當,想見他一面,問他願不願隨我離去.我還沒問,他便說要棄了武當掌門之位,隨我浪跡天涯."

說到這里,她臉上放光,似乎歡欣已極,下一刻,卻變得神色狠厲.

"但武當那幾個老道,糾集了門人弟子,阻住去路,不讓他走,還要把我這妖女邪魔擒下,好顯他武當威風."

她恨聲道:"黃葉那老道,誑我放下兵刃,便放我們離去,我為求他能與我離去,在武當解劍岩前放下隨身寶劍,那老道卻反口不認.他那徒弟反拿了我的劍,說我乃是懼他武當之威,棄劍臣服,要我行獻劍之儀,羞辱于我."

花愷心下搖頭,以這魔女的稟性,那武當弟子這豈非自取其辱?

果然,在她接下來的述說中,武當四老中的白石和紅云因曾敗于她手,自感被折辱,在對她逼迫一番後,又讓她滾下山去.

若是真能讓那個卓一航隨她離去,練霓裳估計還能委屈一下,忍上一忍,這樣玩弄羞辱,豈非逼她動手?

當下練霓裳便與他三人大打出手,而且還是三人氣量狹小,被練霓裳幾句話說得先動的手.

只不過這兩人聯手,也不是她手下之敵,另外一老又加了進來,所謂的武當四老,武當僅存輩份最高的四人,竟聯手對付一個女人,可笑的是,他們仍然不敵.

更有讓人不恥之事,四人各自都有徒弟,四徒加入了戰陣,八人聯手對陣,更有無數武當弟子在旁.

在花愷看來,這簡直是武當一門上下,聯手欺侮一個女人.

可恨的是她心心念念的那個他,武當掌門卓一航,竟然不敢發一言,只能袖手在一旁痛哭無措.

更在練霓裳與八人斗了千招開外,氣力衰竭時,被人挑撥了一下,便向練霓裳發了暗器.

雖沒傷了練霓裳身,卻傷了她的心,她悲憤之下,殺出武當.

之後來到了這幽谷,被花愷遇上.

這一切與花愷所知大同小異.

當初只是故事,便讓他義憤填膺,如今親身聽來,又因目睹了一夜白發,對練霓裳生出了特別的憐愛之心,更是心中憤怒難抑.

這些武當弟子,簡直一個個都是無恥之尤,枉稱俠義正道.

至于那個卓一航,更是不知所謂.

堂堂掌門之尊,說話竟然沒一人聽從,竟然還優柔寡斷至此,看似尊師重情,左右為難,實則是上不能敬師長,下不能保至愛,無用無能之極.

竟然還能被人挑撥,對至愛之人出手暗算.

花愷不知他當時所想,也不知其中有多少曲折.

也根本不需要知道,只憑這一條,他便枉為男兒.

"哼!想不到武當正道名門,數百年傳承,如今竟都是一群不孝之徒!"

他這話是由心而發,他與張老道亦師亦友,雖不是同一個世界,只憑武當兩字也讓他感同身受.

"你放心,等我解決一件事,便親上武當,讓這群不孝之徒給你跪地請罪,為你出這口惡氣!"

他前半句還是溫聲柔語,說到後半句,已是怒氣勃勃.

上篇:第221章 知己負紅顏    下篇:第223章 惺惺共相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