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30章 三百六五劫   
  
第230章 三百六五劫

一如他先前不由自主探出那一指前,那一聲驚雷,體內那種破碎之感.

那是打開了一處"寶藏"的聲音.

潛藏在經穴之中,與經穴相似,卻有別于經穴,如淵似海,這寶藏的名字,應該叫"竅",穴竅.

他曾在道家經籍上看過一句話:一成一毀是為劫.

銅人上的"劫"字,十有八九是出于這里.

每一個劫字,都應該有著相應的修煉法門,用以修煉自身,這是"成",是打開身竅的圖引.

指元篇的發勁之法,能破碎"劫"中的一切阻礙,開辟劫中身竅,這是"毀",是鑰匙.

元者,本也,玄也,

指元指元,他現在才明白,這"指元"二字,本身已經指明了這本秘笈所要闡述的最根本奧妙所在--穴竅.

一旦打開身竅寶藏,舉手投足,盡是莫大威能.

他左手那根食指,現在恐怕不需使出半分內力,僅憑肉身力量,一指頭就能將一塊巨石戳碎.

想通了銅人上劫字的奧秘,先天之境,花愷再無疑問.

銅人上共有三百六十五個劫字,正好囊括十二正經,八脈奇經,體表浮絡,十五別絡,與若干隱穴,隱脈.

暗藏三百六十五幅劫圖,就是三百六十五個身竅.

修成三百六十五幅劫圖,將這三百六十五個身竅全數打開之時,就是他成就先天之日.

而且這他的先天之境,和一般的先天絕對不同,究竟有多少不一樣,也只能等真正成為先天之時才能知道了.

但以他如今這根食指來看,只會強得超出想象.

只可惜,不知為何,銅人上只有"劫位",並沒有"劫圖".

若說指元勁是鑰匙,劫圖便是道路,沒有路,空有鑰匙,也不過是鏡水花,水中月.

一般人哪怕得了這銅人和指元篇,悟出其中奧妙,也難以有所作為.

但花愷不同,他有無數武學,每一門武學,都有可能是其中一張劫圖.

別人空有武學,也不可能毫無限制地修練,而他卻可以.

只是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從無數中武學中,一個一個找出相應的劫圖,別無他法.

練霓裳聽了他對于穴竅的說法,只覺難以置信:"三百六十五劫,三百六十五竅,天下間從來沒有聽過的說法,難不成這世間學武之人都錯了不成?"

"錯未必錯,只是所知不全罷了.誰也說不清這世間有多少未知之事,武學一道,浩如煙海,哪怕是練成了天下第一,又敢說能盡知武學之秘?"

花愷感慨道,在他想來,既然武學之中早就包含著相應的劫圖,也許在習練之時,早就打開了某一個身竅,自己卻不知不覺.

那些人只知道自己所練的武學威力,較之尋常武功,要遠遠勝出,便是所謂的絕學.

這是正存在于武學一道中,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一個未知領域.

穴竅的發現,他自認為,應該是武道之中,能與最初的武學開創,相提並論的成就.

在他心里,隱隱覺得,這也許更是打破武道極限的一個關鍵所在.

而隱藏著這個天大秘密的穴道銅人,究竟是出自誰人之手?

也許他永遠都找不到答案.

"你真要將這三百六十五個劫圖全數修煉?"

花愷笑道:"既然有機會修得圓滿,何樂而不為?"

練霓裳搖了搖頭,覺得這個念頭太過瘋狂.

她的天資也算是世間少有,否則也不會年紀輕輕,武功就練到這種境界.

但哪怕以她的天資,此時知道了這個天大的秘密,對于這個想法也起不了半分心思.

因為這根本不可能.

三百六十五幅劫圖,就相當于三百六十五門絕學.

若是把心橫一橫,練個十幾二十門還有可能,三百六十五門?根本想都不用想.

而且花愷還不是只修這三百六十五之數,還要先從無數武學中一一找出對應的武學才行.

"我有自知之明,只要能煉出十數個身竅,就已經是貪天之功."

花愷臉皮抽了抽,練霓裳這話,看似謙虛,其實已經是狂得很.

若他不是掛比,別說三百六十五個,能練出一個已經謝天謝地.

"好吧,等我找出劫圖,讓你來挑,你想練哪一門,我就傳你."

花愷隨意地說道,卻忽然見練霓裳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不由摸了摸臉:"怎麼?我臉上有東西啊?"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花愷一愣,撓撓下巴:"這個嘛,你不會以為我對你有企圖吧?"

練霓裳忽然笑道:"不,你這人心中沒有情."

"什麼話?難不成我是石頭不成?"

花愷臉一黑,心中卻不由自主有些抽動,不想在這上面糾纏,便道:"就算沒有情,還不能有欲嗎?"

練霓裳並沒有扭捏之色,只是笑道:"也許有,但至少對我沒有."

"好吧,若你真要找個理由,我就告訴你."

花愷隨意坐到一旁的石頭上,感慨道:"應該是一個緣字吧,那一天,我看到了你一夜白發,心中便起了憐惜,只想好好待你."

轉身她笑道:"你信不信?"

練霓裳不由手拂白發,好一陣出神才淡聲道:"我信."

了解她個性的花愷也不覺得出奇,想了想忽然道:"既然話到這里,咱們便是一家人.我也想問問,你今後有何打算?我看你雖然表面無事,卻天天坐在洞外發呆,那花海就真有這麼好看?"

見她側首不語,花愷繼續說道:"你別告訴我是因為你的容貌,這些日子,你的容貌也恢複得差不多了,這頭白發雖然恢複不了,卻也算不得什麼.可我一提,你就又出神發呆,跟我說說,你到底怎麼想的?"

練霓裳心下氣惱:"我早就說過,只等此間事了,便去赴了故人之約,再完成師父遺願,我便回返天山,從此再不入中原了."

花愷卻依舊不依不饒,毫不客氣地說道:"那卓一航呢?你真能忘了他?你難道沒有想過,那天之事,或許是個誤會?"

他本來也是對那卓一航的優柔寡斷極為氣憤,不這些日子見了練霓裳經常神思不屬的模樣,又想到她原本的結局,天山之上,百年孤苦,郁郁而終,實在不忍.

雖然覺得卓一航著實配不上練霓裳,這時卻也是真心想為她化解心結.

練霓裳自然想過,但每當她看到自己一頭白發,就是心灰意冷,只覺一頭青絲,盡為他換作白發,就算是再成鴛侶,又能如何?

木已成舟,覆水難收.

不由笑道:"是誤會又如何?事已至此,不如兩不相見."

"好,既然如此,那過些時日,我便上武當,將姓卓那小子一劍殺了,為你出氣."

"你!"

花愷抱胸笑道:"怎麼?舍不得了?"

練霓裳也惱了,英眉一豎:"好,你既然這麼愛管閑事,口口聲聲要為我出氣,那便與我一道上武當,將武當鬧個天翻地覆,你敢不敢?"

"你自己說的,一言為定!"

練霓裳冷笑道:"別說我沒提醒你,武當上代掌門,十絕之一的紫陽道人,雖然傳聞數年前已經羽化,那日我闖上武當山,卻偶然發現那老道仍然在世,你武功雖強,卻還遠不是十絕之敵."

花愷悠然一笑:"是不是對手,打過才知道,你就准備好,怎麼當面質問你那情郎吧."

上篇:第229章 一指能驚神(6/16)    下篇:第231章 羅刹闖名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