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53章 天劍斬皇城(1)(16/16)   
  
第253章 天劍斬皇城(1)(16/16)

一道如白玉般,如大日一樣耀眼的熾白劍罡,爆出一聲戾嘯,似乎無視了空間,刹那之間,已從遙不可及之處到了眼前.

比他的長槍不知快了多少.

那臃腫癡肥的長臂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槍到中途,手中傳來一道巨力,他那堅逾精鋼的槍杆瞬間斷為兩截,脫手而出,打著旋飛到半空中.

人影一閃,練霓裳身前已多了一人.

花愷將練霓裳攬在懷中,看著她渾身讓人觸目驚心的傷,眼中布滿了心痛和怒火.

從上官海棠突然出現,與朱無視彙報時,花愷聽在耳里,聽到有人伏擊練霓裳,他已經是顧不上其余,全力趕了過來,沒想到還是晚了.

"當啷啷--"

兩截斷槍這時才掉落地上.

肥胖長臂人被震得倒退幾步,才立定身形,眼中驚疑不定,喝道:"你是什麼人?敢壞大爺好事!"

花愷目中冷光閃過,沒有理會他.

從懷中掏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白玉小瓶,對練霓裳輕聲道:"張嘴."

練霓裳絕處逢生,神情也不見悲喜,只是心中暗松了一口氣.

花愷給她灌下了玉瓶中的萬靈散,這是他從劍俠世界中得到的丹方,功能解百毒,治百病,起死回生,號稱萬應萬靈.

就這一小瓶,還是他聚集了青天和倚天兩個世界的資源才煉出來的.

練霓裳身上流出的血都是發黑發青,顯然是中了劇毒,花愷不明毒性,也不敢用玉液符給她療傷.

若是化學毒素還罷了,要是生物毒素,豈不是嫌她死得不夠快?

"臭小子!聾了嗎?你以為你能救她?實話告訴你,今日這里早已有眾多高手布下天羅地網,哪一個都不在大爺之下,你就是再厲害,也萬萬不是對手,玉羅刹必死無疑,識趣的快快放下她,大爺饒你一命,速速離去!否則大爺的霸王槍可不是吃素的,連你一塊送去見閻王!"

長臂人撿起斷裂的長槍,拄在身旁,他這槍本有丈六長,哪怕斷成兩截,也還有近丈長.

他不是傻子,剛才的一擊讓他心中極為忌憚,所以想通過言語恫嚇,想著能讓這突然出現的高手自動退去.

花愷置若惘聞,看著練霓裳吞下萬靈散,面色立時恢複一絲紅潤,便道:"你且去一邊調息,這里有我."

練霓裳點了點頭,便自顧坐到一旁,閉目調息,全然不懼有人驚擾.

花愷這才轉過身,面無表情道:"可敢報名?"

長臂人昂首道:"嘿!老子獨孤威,人稱'人在千里,槍在眼前’的霸王槍,就是你大爺我!家師常山九幽神君,若是怕了,現在離去還不晚."

獨孤威神情狂傲自得,在他想來,就算這年輕人再厲害,也不可能強出自己太多,更何況,聽到九幽神君這四個字,想必腿都已經嚇軟了,還敢多管閑事不成?

"好,現在你可以死了."

花愷冷淡的聲音中隱伏著驚濤駭浪,他強抑殺意,不過是要問清楚自己要殺的人是誰,不僅僅是眼前這個人,而是所有參與了今晚這場圍殺的人.

他沒打算問太多,這已經是他忍耐的極限,有了一個名字,總能順著這條線都扯出來.

"你說什麼?"

獨孤威瞪著眼睛,似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只是花愷已經不會再給他機會.

"嗡~"

一聲清吟,很輕微,卻很清晰,似傳遍了四野,聲達于九天.

獨孤威只見到了一道白光閃過,清淺疏淡,就像天上灑落的月光,就感覺到了兩臂一輕.

正自奇怪,卻看到了半空中那道藍白色的背影,他身旁還有兩個物事在飄落.

有些迷惘,因為那兩個物事好眼熟……

因為那正是他的雙臂,其中一只,還握著半截長槍.

人劍七式之一--翰音于天.

易經有言: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雞鳴振動翅膀,引頸高唱,稱為翰音.

本意是說,雞非能登天之禽,翰音怎能聞于天,雞鳴之聲登于天,是弄虛作假,用雞叫充當鶴鳴,以欺世盜名,故不可長久.

這一劍卻是截其表意,取其中凶卦而成.

這式劍法沒有多少玄妙,就是一個快字,快到了極點.

翰音一出,就代表著凶險已至.

花愷並沒有就此停手,伸手一撈,將那截斷槍握到了手中.

"霸王槍?哈!"

原本冷淡的表情驟然一變,充滿暴戾.

"霸王槍!"

"昂--!"

他倒拖槍尾,于半空中擰身回首,拖出一個巨大的血色月弧,其中似有龍首隱現,巨口大張,龍吟驚天.

這是天策府羽林槍法--定軍式.

亢龍回首定軍中!

"嘣!"

一槍抽在獨孤威左肩,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獨孤威猛然側倒,半邊身子變得很奇怪地狀態垮塌了下去,似乎只剩下一邊沒有骨頭的爛肉.

花愷仍然沒有停手.

"霸王槍!"

"嘣!"

"老子讓你霸王槍!"

"嘣!"

"我讓你霸王槍!"

"嘣!"

"我讓你大爺!"

"嘣!"

"我讓你人在千里!"

……

喊一句抽一槍,抽一槍喊一句.

不多時,地上只剩下獨孤威一顆瞪大著眼睛的頭顱,血泥糊了一地.

可憐他以槍法稱雄于世,卻慘死于自己的長槍之下.

"唰!""唰!""唰!"

幾道人影落地,見了現場情形,不由一怔.

"你是何人?"

"是你殺了他!?"

看到地上的人頭,幾個蒙面人滿臉驚怒喝問.

花愷臉上戾氣未褪,手持染血長槍站在一旁.

傻子都知道是他殺的,只是他這時的模樣有些駭人,再配上獨孤威的死狀,哪怕幾人都不是什麼善茬,也不禁心中生起一絲驚懼,便色厲內荏地用怒喝來掩飾.

"朋友,你是架梁子的?"

其中一個人看出他不是很好惹,獨孤威的武功在他們之中也能排在前列,卻死得如此慘厲,便想迂回道:"我等也不是非要與玉羅刹為難,只要她交出東西,我等立時就走,絕不再與她為難."

花愷這時才側首看去,五個蒙面人,身材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男有女.

嘴角扯出一絲弧度:"哦?你們要的什麼東西?說說看."

那人以為他是裝傻,心中恚怒,不過忌憚于他,不想節外生枝,還是忍氣吞聲道:"已故遼東熊經略的遺物,只要交出來,此事便就作罷."

熊經略?

花愷只是在心中過了一遍,就放了下來.

他多問一句,同樣只是為了扯出線頭,而不是真想廢話.

于是莫名地笑了起來:"她身上的傷,應該有你們一份……"

"現在,你們可以死了."

上篇:第252章 窮途又末路    下篇:第254章 天劍斬皇城(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