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59章 天劍斬皇城(7)   
  
第259章 天劍斬皇城(7)

"人劍合一!好厲害的一劍!"

"此人劍法已臻絕頂!"

一劍光寒,照徹天地,也驚住了所有人.

孤劍破日勢!

劍光如虹,其勢浩大,大有連頭頂大日都能射落之勢.

而劍光所指的傅宗書再是厲害,也不禁微微色變,尤其是看清那劍光中的人影時,更是神色微滯.

與他相斗的朱無視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便直接抽身飛退.

這驚人一劍,目標明顯不是他,倒不如先退到一旁,靜觀其變,以待漁人之利.

別人驚的是這一劍的聲勢,傅宗書等人驚的卻是這一劍的劍意,浩浩蕩蕩,綿綿無盡的純陽之意,

這樣的劍意,哪怕他們都是蓋壓世間的大高手,也是生平僅見.

驚固然是驚,但想僅憑這一劍傷得了他,那也是不可能.

傅宗書接下的舉動讓所有人一驚,包括花愷.

不是因為他用出了多麼驚天動地的招數,而是他突然雙手籠袖,含胸拔背.

這是好聽的,其實說是縮頭縮腦更合適,完全一副忍氣吞聲,任人宰割的模樣.

別人是以為他要束手就范而驚異,花愷眼里卻完全是另一副模樣.

這個姓傅的好像變成了道旁隨處可見的一塊石頭,讓人無處下手.

當然,別說是一塊石頭,就算是一堵石牆,也擋不住他這一劍.

可姓傅的這塊石頭,卻讓他有一種感覺,這一劍很難刺下,而且,若他真的強行刺下去,等待他的,或許就是石破天驚的反擊.

這讓他升起一種無處下口的無奈感覺,這老東西難道練的是烏龜神功嗎?

退至一旁的朱無視眼中卻乍然閃過一絲驚疑:這老鬼,難不成他真得了那人的武功?

百念千轉,時間卻只是在刹那之間.

這時人們才反應過來,這突然闖入的人,竟是要對那位能與鐵膽神侯分庭抗禮的傅丞相出手.

莫不成這人真是失心瘋了?

花愷接下來的應對也同樣讓人驚異.

人與劍合,身在空中,分光化影,倏然分化成一道道虛幻的人影.

眨眼之間,上百道人影,漫天紛飛,劍光如水,鋪天蓋地.

如此劍法,讓人盡皆相顧失色.

面對這漫天虛實莫辨,讓人分不出如個是真,哪個是幻的人影劍光,傅宗書的雙手縮得更緊,背彎得更佝僂,頭垂得更低.

漫天人影,如水劍光,沖刷而下,發出一陣陣絲絲縷縷的密集聲音,真就像流水在沖刷著頑石,聽在人耳中,卻是打心底里直發寒顫.

照理說,便真是鐵石,在這鋪天蓋地的劍光沖刷下,也早已變做鐵屑石粉,何況血肉之身?

但事實卻是每一道劍光落在那傅宗書身上,都像泥牛入海一般消彌無蹤.

既出乎人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畢竟這個傅丞相是能和十絕抗衡之人,誰也不相信他會真的輸給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哪怕這人再是劍法如神,也沒人相信這麼年輕的人能夠比肩十絕.

更不可能一招沒出就伏首認輸,卻原來是一種奇特神異的招數.

"呵呵呵呵,這位小哥好劍法,真是年少有為啊.只是小哥究竟何意?本相與你無怨無仇,為何要對本相下如此辣手?可惜了,小小年紀,有此造詣,卻偏要自尋死路."

傅宗書那佝僂的身軀已經在漸漸站直,垂下的頭也漸漸抬起.

貌似溫和的聲音卻讓花愷心中驟緊.

下一刻,傅宗書已經笑眯眯地抬起頭,與此同時,籠起的兩袖中赫然現出兩只拳頭,看似平凡,無可匹敵之意卻充塞了天地.

漫天虛實莫辨的人影,卻被這兩只平平的拳頭盡數籠罩.

果然是石破天驚!

朱無視已經驚呼出聲:"老東西!你果然得了那人的的遺留!花小友速退!這是忍辱神功,越是挨打,越是厲害!"

花愷中途換招,又怎能沒有防備?

這一式群龍無首正是在虛實之間變換,進可攻,退可守.

"嗡~"

漫天劍光之中,一道劍光忽然落下,化生玄劍.

傅宗書笑眯眯的神情突然一滯,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因為他雙拳打出,忽然便如陷泥潭,只是不過一瞬,便恢複了笑容,雙拳微微一震,便毫無阻礙地打了出去.

又是一道劍光落下,禁絕一切的無形氣場頓生,籠罩方圓百丈.

就連激戰中的古三通,諸葛正我二人也不由停了下.

這一劍當能禁斷山河,但花愷的修為遠還達不到那種地步,想要禁絕這兩人都不可能,只不過他們同樣受到了其中禁錮之力的影響,真氣運行不暢,大驚之下,不約而同地停了手.

"砰!"

花愷與傅宗書的身形同時一震.

人影劍光乍收,拳勢消彌.

"這是什麼劍法……?"

傅宗書驚色難掩,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殺你的劍."

花愷神情淡漠,語聲清冷.

傅宗書目光微凝,便和聲笑道:"呵呵呵,本相素來與人和善,不知何處得罪了小哥?"

花愷忽然一笑:"呵,不如我送你去見見那十三凶,你親自問問他們?"

傅宗書笑容漸消:"你殺了他們?"

"無一漏網."

"好,好得很,果然是少年英雄."

傅宗書臉色一沉,再無笑容.

一旁的朱無視目光閃爍,驚喜交加.驚的是他之前並不放在眼里的花愷竟能殺了十三凶,喜的也是他竟然殺了十三凶.

傅宗書似乎卸下了偽裝,冷笑道:"小小年紀,仗著有幾分功夫便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妄言.你莫不是以為自己殺了十三凶,便真有資格與本相放對?"

"殺得殺不得,一試便知."

傅宗書眯起雙眼:"年輕人,本相當朝宰輔,摯領百官,自有胸襟,便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臣服本相,本相答應,不止是你,那個姓練的丫頭本相都可以留下一命."

"好啊."

花愷干脆地答道,讓朱無視和古三通,諸葛三人都是一驚.

他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們生出果然如此的感覺之余,更是驚異.

"打贏我,隨你處置."

"呵呵呵呵……"

"好,好,好!"

傅宗書一連叫了三個好,兩手又緩緩籠于袖中.

神色莫名,腰背佝僂,一股奇異的氣息和意境,頓時彌漫了整個天地,連數里外觀戰的江湖群雄難逃影響,心中莫名升起一絲哀傷.

自始至終一直儒雅平和諸葛正我,第一次出現的異常的神色,臉上驚怒與悲愴交加,幾乎是一字一句地道:"傷,心,小,箭!"

朱古二人神色一震:"什麼?!"

花愷卻顧不上這些,他一手藏在袖中,分別化開玉液,龍虎二符.

玉液化生,剛才被那兩拳震出的暗傷迅速恢複,狀態也瞬間恢複全盛.

身如龍虎,體內氣血如大河洶湧,真氣沸騰.

雙手握住白虹劍,緩緩舉向頭頂……

上篇:第18章 最後的"鬼"    下篇:第260章 天劍斬皇城(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