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61章 人散曲未終   
  
第261章 人散曲未終

遠處的練霓裳遠遠看著古三通帶走花愷,早已經按耐不住,縱身而起.

雖然隔得太遠,並沒有聽到什麼話語,但以她對花愷的了解,他不可能這麼輕易放手,也不可能讓人像提溜著小雞仔似地把自己帶走.

只能有一個原因,他不得不放手,身不由己.

諸葛正我看了一眼傅宗書,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走了過去,緩緩抬起一掌,將一絲真氣打入傅宗書體內,便抓著他飛身而去.

朱無視在原地神色陰晴不定.

囚了三十年的古三通此去如龍入大海,他本視為手到擒來,囊中之物的花愷,也似乎脫出了掌控,心中極為不甘,可事已至此,卻也只能拂袖離去.

驚世之戰,就此落下帷幕,無數江湖中人都還恍若置身夢中.

曲終人散,可這一戰的影響,卻還是醞釀中的風暴,在不久的將來,必將席卷整個江湖.

……

京城外郊.

"小姑娘,你跟著老子作甚?"

挾著花愷奔行中的古三通忽然從空中飄落,回首喝問.

不多時,一個白影飛射而至.

"放下他!"

練霓裳直接拔出長劍,直指古三通.

"嘿嘿,女娃兒輕功不賴,竟然能跟上老子."

古三通嘿然笑道:"你不認得老子嗎?"

"不敗頑童,古三通."

見花愷在他手里不言不語,又目緊閉,練霓裳目中暗藏憂慮,只是面上並不顯現,冷笑道.

"知道老子名頭,還敢拿劍指著老子,你找死嗎?"

練霓裳只是冷笑不語,森冷的劍氣已經說明了一切.

"好膽氣!"

古三通不怒反喜,目光在兩人間來回轉動:"看來你和這小子關系不淺啊,嘿,這小子也是好福氣,竟然有你這樣的紅顏知己."

說著,臉色卻又突然一沉:"不過,你要老子放下,老子偏不放,你能奈我何!"

練霓裳大怒,就要挺劍刺來,一直狀似昏迷的花愷忽然睜開眼睛:"古三通,你不想見兒子了?"

"大哥!你沒事吧?"

花愷笑了笑,卻有些虛浮的模樣:"霓裳,古前輩沒有惡意,你不必緊張."

古三通惡聲道:"哼!那可未必,你若是不快點給老子解釋清楚,老子不但有惡意,還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花愷冷笑道:"你若不好好伺候好我,小爺若掉了一根頭發,可就沒人帶你去找兒子了."

"你……!"

古三通一口惡氣上湧,偏偏還發作不得,好懸沒憋出口血來.

"好好好,你小子記住,如果不能給老子一個滿意的解釋,哼哼!"

古三通橫眉毛豎眼睛,喘著粗氣,最後只能眼睛一瞪:"女娃兒,不想他死就別廢話,趕緊讓開!"

說罷又飛身而起,練霓裳自然也緊跟了上去.

古三通身法不見出奇之處,只是邁開兩腿狂奔,卻讓精擅天山輕功絕學穿花繞樹的練霓裳趕得氣息急促,才勉強跟上.

不多時,便進了一個樹林,到了一個破敗的小屋之前.

古三通雖然披頭散發,衣衫襤褸,自天牢破困而出,卻一直是威風凜凜若天神,如今見了這個不起眼的破敗小屋,神色卻有些異常,竟露出濃濃緬懷與傷感.

"沒想到三十多年過去了,此處竟然還是半點未變……"

花愷的聲音更為虛弱:"你要懷古傷今,也得選個好時候,把小爺拖死了你上哪里找兒子?"

古三通神情一滯,臉色頓時一臭:"哼!我看你這小子邪門得緊,受了這樣的傷勢還面若無事,竟然還能說話,老子能拖得死你?"

練霓裳神色微變:"古……前輩,我大哥究竟怎麼回事?"

古三通臉色發臭,哼哼唧唧道:"哼,這小子中了姓傅的傷心小箭,竟然不死,真是禍害遺千年."

"傷心小箭?"

練霓裳眉頭微皺,卻想不起這是什麼武功,只是見花愷的確有些虛弱的樣子,不勉擔憂道:"大哥……"

"霓裳,不用擔心,你哥哥本事大得緊,區區小傷算不得什麼."

花愷輕笑,只是看起來已經有些勉強.

"胡吹大氣!哼!"

古三通現在看著花愷鼻子不是鼻子,眉毛不是眉毛,橫豎是不順眼.

"哼."

練霓裳早已不滿他的惡聲惡氣,長眉揚起,就想要伸手接過花愷.

古三通冷笑:"嘿嘿,女娃兒,你若不想他死,就把這臭小子拿走."

說罷,不管愣住的練霓裳,提著花愷就往破屋里走.

屋中與外面看的一樣簡陋,不過倒是桌椅床榻俱全,只是多年未有人住,積著厚厚的灰塵.

古三通震袖一拂,屋中頓時刮起一道輕風,滿屋灰塵飛旋,卻半點不能靠近他周身.

眨眼的功夫就將屋中積塵清掃乾淨.

練霓裳剛想進屋,便聽到古三通聲音傳出:"女娃兒,守住門戶,莫讓人驚擾了老子,包括你,否則這臭小子死了可不關老子事!"

她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站在了屋外,美目暗藏憂思,卻也不敢松懈,時刻注意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練霓裳也未曾挪動過一寸,只是在屋外閉目靜立.

只是至今仍舊不見屋中有動靜,內里卻不想面上般冷靜,早已心焦如焚.

若不是記著古三通的話,屋中也尚有呼息之聲傳出,以她的暴烈的性子,早已按耐不住闖了進去.

忽然,她神色一厲,抽劍在手,指著他們先前來時的林中方向喝道:"誰!出來!"

"練姑娘,又見面了."

這是一個溫和清淡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無情那坐著輪椅的孤高的身影,身旁還跟著四個劍童.

練霓裳眉間微不可察的一皺.

哪怕無情對她有恩,但現在卻是非常時期,她無法容忍一絲意外和任何的潛在威脅存在,而無情的武功不在她之下,卻突然出現在這里,這就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不過畢竟是她的恩人,她也不能冷臉相待,只好試探道:"無情公子,你怎麼會在這里?"

她神情雖隱蔽,卻瞞不過無情的雙眼,他能在短短時間內找到幾人的行蹤,自然明白發生了何事,也不放在心上,微微側首對一旁的劍童示意,一個劍童走上前來,手上還托著一個盒子,躬身遞了過來.

練霓裳疑惑道:"這是什麼?"

"十三凶的隨身之物."

無情微微笑道:"花兄已將十三凶首級讓于盛某,這些東西盛某卻不能據為己有,如今物歸原主."

練霓裳略感意外,卻也接了過來.

"多謝,只不過區區小事,怎麼還勞煩無情公子親自前來?"

她道了聲謝,不經意地說道,她心中依然不放心.

"練姑娘不必如此,盛某此來,除了物歸原主,還有兩事想提醒花兄與練姑娘……"

上篇:第260章 天劍斬皇城(完)    下篇:第262章 傷心一小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