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62章 傷心一小箭   
  
第262章 傷心一小箭

無情很干脆地離開了.

因為他看得出練霓裳對他的防備,也不以為意,將事情說完後就轉身離去.

他只說了兩件事.

第一件,是成是非的下落.

以無情的耳目,也沒有查到成是非的來曆,只能查到他從小就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小混混,因欠賭資被人賣進宮中.

這樣的人天下間多的是,他也沒怎麼放在心上.

只是練霓裳卻大費周章將他從宮中內監救出,那夜自己被人伏殺,尚且拼命相護,相必瓜葛不淺,他也就關注了一下.

那天練霓裳被十三凶伏殺,無暇顧及成是非,也幸好十三凶的目標不在他身上,這小子也機靈,不知道怎麼就逃脫了.

練霓裳原本以為那小混混恐怕已經凶多吉少,正愁怎麼和花愷交代,沒想到這小子這麼命大,倒是意外之喜.

還有另一件,就是十三凶伏殺她的原因了.

練霓裳為人孤傲,江湖中少有人能入她眼,真正能算得上她至交的也就寥寥幾人.

至于異性,在花愷之前,屈指算來,也僅有兩人算是例外.

一個自然是為他一夜白頭的卓一航.

還有一個,名叫岳鳴珂,是十絕之一,天山一門祖師,天都居士霍天都的徒弟,和她也算得上是同出一門.

她怎麼也想不到,當初岳鳴珂交給自己的東西,竟然會關系到朝堂爭斗,兩國紛爭,還差點成了她的催命符.

"嘎~"

正思慮間,身後破屋的門忽然打開.

她猛然轉身,見到古三通打開門走了出來.

"古……前輩,我大哥情況如何?"

古三通斜睨了她一眼,撇嘴道:"哼!這小子邪門得緊,死不了."

練霓裳眼含焦慮,低聲道:"古前輩,先前是小女子冒犯,還請您大人大量,不計前嫌……"

"行了行了!"

古三通不耐煩地揮手道:"說了死不了就死不了,老夫已經為他驅散傅老鬼的傷心箭意,剩下的,過個兩三天,這小子自己就能跑能能跳……"

"嘎~"

話沒說完,破屋門又從里面打開.

"你……!"

古三通瞪著兩眼,顫巍巍地指著已經若無其事站在門口的花愷.

這小子是不是專門跑來和他作對的?

老子話剛說完,你就跑出來打臉?

他心中暗自驚駭.

花愷的傷勢他再清楚不過,哪怕最為難纏致命的箭意已去,那種傷勢換了一般人也是必死無疑.

這小子邪門,非但不死,還能堅持這麼久,如今更是轉眼間就活蹦亂跳的.

念頭一轉,想到當初這小子在自己身上動的手腳,似乎也不是很難理解.

花愷好笑地看著跳腳的古三通,這老小子性子果然是跳脫得很,難怪有個不敗頑童的稱號,也不知道他這樣的個性是怎麼在天牢底下一待就是三十年.

走出來拍了拍練霓裳肩膀笑道:"放心,我已經沒事了."

練霓裳看了他幾眼,感覺他似乎真的好了,而且身上根本不見任何傷痕,連衣服都是完好無缺,不由問道:"大哥,究竟怎麼回事?那一戰,不是你勝了嗎?為什麼會受傷?"

她至今一想到花愷當日那一劍,都是從心底里感到顫栗,那真的不像是人間的劍.

這樣的一劍之下,本該一切都灰飛煙滅,可那個傅宗書非但沒有死,反而重傷了花愷.

花愷聞言,也在回想當時情形,歎道:"是我小瞧了這天下."

古三通哼道:"嘿,小子,憑你當日那一劍,你的確有資格小瞧天下人,用不著假惺惺!若非你偏偏遇上的是傷心小箭,天下十絕,任何一個遇上你那一劍,都不敢拍著胸脯說能全身而退."

花愷笑了笑,沒和他爭辯.

實際上他對自身實力的估算並沒有錯,錯的是他沒想到這世界真的會有傷心小箭這樣的武功.

這門武功他也聽說過,不過卻是在小說里.

那里面對這門武功的描寫太過誇張,練成之後,能在萬里之外,取人性命,簡直就是州際導彈.

沒想到真讓他碰上了.

雖然沒有萬里之外取人性命那麼誇張,但就他見識過的那一箭,恐怕隔個十幾里殺人是輕而易舉的.

因為這一箭,傷人的不單只是力.

最可怕的,是當這一招使出,人心中只要有半點憂思悲情,就會被勾動,化作利箭一般,鑽心噬骨.

試問只要是人,又有誰會沒有一點傷心事?

這也是他身上完全看不出傷痕,衣服也完好的原因.

因為這一箭根本不是外面射來,而是在心里射出.

這就是傷心小箭,名符其實.

說起來很不可思議,這根本不像是武功的范疇了.

當時的諸葛正我想來早就看出他中了傷心小箭,身受重傷,才刻意那麼說,把勝名給了他.

實際上他和傅宗書誰勝誰敗,還真不好說.

話又說回來,若是真有人能將這一枚"小箭"射得足夠遠,萬里之外殺人,也並非全然不可能.

"哼哼,你也別得意,幸虧傅老鬼的傷心小箭練得不倫不類,不過是半吊子功夫,否則你小子再邪門,這條命也早就不保了."

古三通似乎就喜歡和他過不去,剛說完之後,覺得自己似乎太抬高這小子,又補了一句.

"古前輩,這傷心小箭到底是什麼來曆?"

練霓裳好奇地問道,她師從凌云鳳,乃霍天都之妻.霍天都之師,又是百年前的天下第一--名士張丹楓.

因此她也算是名門之後,傳承深遠,天下武學不敢說盡知,卻也少有不知道的.

偏偏如此詭異厲害的武功她卻沒有半點耳聞.

古三通聞言,臉上竟然難得地露出一絲驚佩:"這天下間,能讓老子說一個服字的,只有一個半人,其中的"一個",就是創下這門功夫的那人."

花愷試探道:"元十三限?"

"嗯!?"

古三通眼一突,驚道:"你小子怎麼知道!?"

"聽說過."

花愷撓撓下巴,敷衍道.

古三通懷疑地看了他幾眼,這個名字在江湖上流傳並不算廣,而且已經死了三十多年,他又上哪里去聽說?

"這名字好奇怪."

練霓裳好奇道:"這人能創出如此奇功,又讓古前輩如此佩服,想必是個驚才絕豔之人了."

"嘿嘿,那你可錯了."

古三通笑道:"小子,既然你也知聽說過,那你便來說說."

花愷也不推辭,笑道:"霓裳,這人原本應該叫元限,只不過他有十三種武功,無論敵人見了他哪一種,都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死,所以他的十三門武功,每一門都是敵人的一大限,于人便讓人稱作元十三限."

"而且,傳說此人論天資,只是一個平庸之輩."

練霓裳驚道:"怎麼可能?如此人物也算平庸,那世間還有誰不平庸?"

"或許是傳言有誤吧,我也不太清楚."

花愷隨口道,他哪里知道真正的元十三限是什麼鬼樣?不過是照本宣科罷了.

古三通搖頭道:"沒有錯,這個人不光平庸,而且算得上愚鈍,正因為如此,老子才佩服他.嘿,若是你小子面對是元限的傷心小箭,哼哼!"

"這……"

"好了!"

練霓裳還待再問,古三通臉色突然一變,打斷了她:"小子!如今你也沒死成,跟你廢話了這許久,快告訴老子,我兒子在哪里?素心在哪里!"

他說變就變,翻臉跟翻書似的.

花愷聞言笑道:"前輩,你也算對我有恩,你老婆兒子的下落我自然會告訴你,算是報答你的援手之德,不過……"

"怎麼!你算計老子,老子還沒跟你算賬,現在還想打什麼主意!"

古三通怒道:"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好好好,看來你是看老子好欺負,來來來,咱們打過再說!"

花愷悠然道:"老頭你也這麼大年紀了,這麼毛躁做什麼?聽我說完……"

上篇:第261章 人散曲未終    下篇:第263章 萬劫不滅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