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64章 胸有凌云志   
  
第264章 胸有凌云志

"你要回天山?"

花愷心神從石上的經文收回,意外地看著練霓裳.

練霓裳點點頭:"我要去完成我師傅的遺願,繼續她未竟之志."

"你……"

你腦子沒病吧?

花愷噎了噎,怕她發飆,終究還是沒把這句話說出來.

因為他聽她說起過,她的師傅凌云鳳,哪怕他沒見過,也不由心生敬佩,恨不能一見.

凌云鳳本名凌幕華,與天山祖師雖是夫妻,卻志趣相左.

霍天都醉心武學,一心融彙天下劍法,獨創一派絕學,在後世留下燦爛一筆.

于他來說,芸芸眾生,終日奔波勞命,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實是愚昧之極.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與他無關,唯獨劍法武功,才是他心心念念所在.

而凌云鳳卻恰好相反.

這是個奇女子,當得起心懷天下,天生俠骨這八個字.

忍見家國禍亂,眾生疾苦,卻置身事外,非她所願.

管盡人間不平事,救世上可憐人,願以一己之力,為天下蒼生盡一份綿力,否則練得這一身武功又有何用?

這才是這女子的心中所想.

本是天山之上的神仙眷侶,逍遙世外,羨煞世人.

但她甯願拋棄這一切,毅然闖入那滾滾紅塵,世間濁流,最終落得個孤獨逝去的淒涼收場.

對于這兩個人的選擇,花愷不知道如何評價.

霍天都有錯嗎?

恐怕沒有,人各有志,沒有誰規定有本事的人一定要心懷天下.

嚴格來說,花愷自己也是這樣的人,只求獨善其身,世人禍福與我何干?

區別只在于,霍天都是個萬年死老宅,他卻喜歡到處跑,為一己好惡左右.

凌云鳳錯了嗎?

也沒有,更沒有誰有資格規定,天下女子,就只能在家相夫教子.

當為沖天凌云鳳,不做籠中金絲雀.

花愷做不到,所以他更佩服這樣的人.

她一生心願,只有兩個,一是家國大義,天下蒼生;二是能與霍天都再厮守.

凌云鳳已死,遺願只是希望在她忌日,將她的遺骸送歸天山.

生前不同厮守,死後當要相伴.

可練霓裳卻說要繼續她的遺志,這就不是件小事了.

花愷小心翼翼地道:"你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練霓裳斜了他一眼.

美則美矣,可是太冷.

花愷雙手虛按:"我錯了."

練霓裳收回目光:"你沒錯."

"啊?"

她目光湛然:"此次京城一行,見了太多高手,方知此前不過是坐井觀天,我往日里引以自傲的武功,便連自保都難."

"所以你想去求師霍天都?"

花愷明白了,這個心高氣傲的妮子是真受刺激了.

練霓裳昂首傲然道:"不,我師傅能創下反天山劍法,我也不會墮了她的名頭,我練霓裳也絕不弱于人."

在她心中,終究對這個從未承認過的師公有怨氣,認為自己師傅勞苦一生,晚景淒涼,與他有脫不開的干系.

再加上她心高氣傲,哪里可能會去求霍天都?

"我……唉……"

花愷本想說,我可以教你啊.

話到嘴邊還是化作了一聲歎息.

當初在明月澗,他們只是以交流武功的方式,練霓裳才不知不覺間和他學了一套白骨爪,哪怕知道花愷身懷無數絕學,又有任她予取予求之意,她也不屑一顧.

現在她明白了自己遠不如人,更不可能接受他的"好意".

花愷皺眉道:"那你好好練功就是,令師之志,固然令人欽佩,可這不是你一人之力能為."

練霓裳笑了笑:"放心吧,我會量力而行."

"好吧,既然這樣,我也不攔你了."

這個魔女不像一般女人,性子拗得很,下了決定的事,估計這天下沒有人能讓她改變主意.

況且在他想來,她八成也就是像她師傅一樣,練練功,行行俠,仗仗義.

也就是苦逼點,也折騰不出什麼大事來.

這也未必是件壞事,總比她心里想著那個卓一航,悲苦一生要強得多.

花愷只能無奈道:"如果有事,你就去明月澗尋我吧,不要什麼事都自己死抗."

猶豫了下,還是伸出手,搭在她頭頂,揉了揉她那霜雪一般的白發:"記住了,別把你大哥我當死人,現在這世上,你不是舉目無親了."

練霓裳目光閃動,竟然沒有拒絕他這種親昵.

她其實還有些事情並沒有告訴花愷.

熊廷弼的遺物是什麼,花愷不知道,可她知道,結合之前無情所說的事情,讓她想到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

私仇,國恨,都容不得她退避.

她知道只要說出來,花愷必然要為她出頭.

但她心中的傲氣,還有這次花愷因她負傷,都讓她不願這種事再次發生.

聞言也只是輕輕一笑:"你也要保重,還有,你那三百六十五劫法,最好不要太過刻意,我怕你執念太深,反而不美,三百六十五劫,談何容易?須知這天下沒有完美無缺之法."

說罷,將無情送來的那個盒子留下後,便轉身離去,毫不拖泥帶水.

花愷也同樣不是婆婆媽媽的人,說了這麼多,已經是難得,只是目送她身影消失,搖了搖頭.

看了一眼旁邊巨石上的經文,這次來京城謀取金剛不壞神功,雖然有些波折,總算沒有空手而歸.

接下來要做的,依舊是修煉,外加尋找更多武學,煉成更多劫圖.

練霓裳的忠告他也沒放在心上.

只是她有一句話說得很,三百六十五劫,談何容易?

他幾個世界的積累,有純陽為基,通曉無數武學,至今不過找出一百零三法,其余不是重複,就是根本不足以凝煉穴竅.

而一百零三法中,因為時日不長,他只煉成了兩劫,凝煉了兩個穴竅.

一是驚神指,二是得自倚天的金剛不壞神功.

前者他稱為驚神劫,左手一根食指,堪稱一指驚神.

後者為金剛劫,使得他筋骨皮肉,五髒六腑,都有脫胎換體之感.

如今他肉體之堅,生命力之強,已經十分駭人.

哪怕他什麼都不做,普通刀劍連他的皮都割不破.

與十三凶一戰,被歐陽大陰陽一線穿胸而過;與傅宗書一戰,中了傷心小箭,練霓裳和古三通都以為自己是靠著"邪門"的玉液符.

其實其中大半,都是仗著練成了金剛劫.

否則就算有玉液符,他也不敢這麼奔放.而且那傷心一箭,他也未必能擋下.

也因為金剛劫的強大,讓他對這類功法更為上心,知道了古三通這個人,自然不想放過他的金剛不壞神功.

若是他的肉身再強上一些,哪怕還沒有成就先天,他也有信心在不用符的前提下,也能與先天一戰.

隨手拍出一掌,刻有經文的巨石應聲粉碎,隨即邁開大步,離開了這間破屋……

上篇:第263章 萬劫不滅身    下篇:第265章 媚舞起尸間(2/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