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官場日記第93章 囚徒困境   
  
第93章 囚徒困境

g,更新快,無彈窗,!

2010年1月14日周五(肆)

"我沒去,當時是任隊跟老羅上去的,"智倫現在心里沒有了主意,只能實話實說,可是他不想出賣任曉,不想把任曉收紅包的事給捅出來,"我本來也在後面跟著的,可任隊跟老羅走了一半就退回來了,我也就跟著下了樓."

"小王,其他的就別說了,基本情況我已經知道了."蔡福把手往後一揚,"你剛參加工作,我也不多說你什麼了.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以工作為主,不要腦子想著別的什麼東西.你出去吧."

智倫被蔡福說的一頭霧水,可是他又不知道到底蔡福說的"基本情況"是什麼情況,也不好解釋什麼,就悻悻地退出了蔡福的辦公室.可當辦公室門關上的一刹那,他似乎又記起來自己來找蔡福是彙報先鋒化工現場會准備情況的,蔡福一問別的問題,把自己的正事給忘了.他又敲了幾下蔡福辦公室的門,推門進去了,"蔡大隊,我跟您彙報一下先鋒化工現場會的准備情況吧?"

"不用彙報了,你掌握好進度就是了."蔡福背靠著椅背在閉目養神,眼都沒睜一下.

智倫"哦"了一聲,從蔡福的辦公室退了出來."這個人真奇怪,昨天還委婉地批評我,說我不及時跟他彙報,可是今天我主動找他彙報了,他倒不聽了,真奇怪!"

回到辦公室,智倫坐在椅子上思考起剛才蔡福跟自己說的話.看蔡福生氣的表情,蔡福應該是對老羅這件事很生氣的,他為什麼生氣呢?現在最直接的原因是老羅的銷售點不符合條件,而他們給出了符合條件的錯誤結論.可給老羅審查是任曉帶隊去的,蔡福要打板子也不應該只打在自己的身上,不對,肯定還有事!智倫使勁回想著蔡福剛才說的話.剛才蔡福說"我怎麼聽說當時是你去二樓看的啊?"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智倫心里一驚,當時在現場的人有誰?任曉,老羅,自己,其他三家批發公司的人一直站在門口沒有進來,那就只有他們三個人了.蔡福說他聽說是自己上的二樓,可是分明是任曉去的,要不是陷害嗎?!蔡福是聽誰說的?老羅嗎?不至于吧,自己把老羅的紅包還給了他,他不應該陷害自己的,那會是誰?用排除法,只能是任曉了!又是任曉!操,這個混蛋!這樣就解釋通了,蔡福最後說"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以工作為主,不要腦子想著別的什麼東西",這分明就是說自己不想著工作,腦子里只想著勒索人家的好處嘛!任曉明明自己收了老羅的好處,可是卻把屎盆子扣在了自己的頭上!

任曉!小人!你不得好死!智倫攥緊了拳頭,眼睛瞪著任曉,任曉還在那里得意地哼著小曲,智倫好想沖過去一把揪起他的衣領把他臭揍一頓,可是自己卻沒有能說的出口的理由!難道要在眾人面前說兩個人誰收紅包,誰沒收紅包嗎?這當然不能算是理由.任曉這個小人居然讓自己"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口"!智倫也想到了馬上就去找蔡福把問題解釋清楚,可是轉念一想,蔡福已經明確表態,說他已經知道了基本情況,現在他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是他王智倫收了老羅的紅包,而且任曉肯定已經在蔡福的面前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沒收了,自己再去怎麼解釋,蔡福都不一定會信自己.況且自己剛來單位上班,同事感情肯定不如蔡福和任曉兩個人,這件事即使鬧大了,蔡福肯定也會向著任曉的!操!真是沒處說理了!---其實在官場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一定程度上就是爾虞我詐的關系,官場上什麼樣的人是好人,在你關鍵的時候或是落難的時候,你不要指望有人會幫你一把,那些不落井下石,不再踹你一腳的人就是官場上最好的人了,因為再踹你一腳的人大有人在.當你和你的同事共同承擔一項工作時,如果工作出了問題,絕對不會有人主動承擔責任,一般情況下都會在領導面前相互指責,以趨利避害.就是著名的"囚徒困境"在現實中的表現了.

智倫自己坐在那里生悶氣,終于熬到了下班點,智倫氣沖沖地拿起外套就沖出了辦公室.智倫一個人在縣政府辦公樓東側的小公園里坐了半天,他真沒想到上班後破事會一件一件地向自己襲來,讓自己應接不暇,他真的不知道以後要以什麼樣的態度去工作.自己不圖錢,可偏偏就有人盯住自己不放,這是要把自己逼走的節奏嗎?今天下午這件事蔡福肯定對自己也有了意見,自己還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難難難!真的好難!幾個月前,剛剛參加工作的智倫還覺得自己面前是一條光明的坦途,可現在這條坦途上已經布上了一層陰影.智倫可能還不知道,這只是他噩運的開始,後面還有無數的驚濤駭浪在等著他!

今天下午的事情,事實是這樣的.老羅盡管身患殘疾,腿腳不便,可是他是富陽做煙花爆竹零售最早的一批人,業務熟練,每年的生意都很好.以前老羅的煙花爆竹的銷售點在村里,那個村只有他一家賣鞭炮,自然也沒有競爭.可是今年他想再拓展生意,就把銷售點搬到了安平鎮的鎮區.在同一鎮區上還有其他兩家在賣煙花爆竹,老羅的名聲在外,他們非常忌憚老羅的到來,所以處處想給他找茬.恰好老羅銷售點二樓住人的情況就被他們發現了.這兩家之一就有蔡福的一個親戚,他就把情況捅給蔡福.蔡福先是詢問了安興公司的齊姐,齊姐忌憚他們安監局的人,就說自己一直在門外,沒有進門,當時只有任曉和智倫還有老羅進到銷售點內了,自己也不太清楚情況.蔡福又問任曉,任曉肯定不會自己承擔責任,他就把所有的事情全推到了智倫的身上,蔡福又來問智倫,智倫一開始還吞吞吐吐,讓蔡福對任曉的話深信不疑了.這件事智倫是真真切切被任曉給算計了.

智倫在小公園里一直坐到六點左右,劉總給智倫打電話,說他已經到縣政府辦公大樓前了.智倫稍微調整了一下情緒,給小佳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晚上不回家吃飯了,就去樓前找劉總了.

劉總跟智倫想找一個安靜點的飯店,可以好好說說話,找來找去最後去了一家咖啡廳,找了一個小包間就坐了下來.智倫沒精打采的樣子引起了劉總的注意,劉總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智倫把今天下午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劉總說了.劉總也很同情智倫,他說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考公務員,自己真受不了這種委屈.兩個人一人要了一個牛排,一瓶紅酒,吃了起來.

通過了解,智倫知道了劉總家境並不太好,父母都是富陽農村的普通農民,父親身體還不太好,嶺西大學本科畢業後,劉總為了照顧家里生病的父親,決定回富陽工作.在經曆了公務員考試失敗後,高不成低不就的劉總一直未在富陽找到合適的工作,直到臨近畢業離校之前,夏總來嶺西大學招聘.其他的同學都不看好夏總的先鋒化工,覺得這個公司規模實在太小,但對劉總來說,這卻是一個很好的回富陽的機會,而且夏總給的報酬薪金還算豐厚.來到先鋒化工之後,劉總為了能多掙錢給父親看病,都省了租房子的錢,每天睡在辦公室,沒日沒夜的工作,那個時候也正是先鋒化工的第一次創業時期,夏總也需要一個人來這樣拼命的幫她.工作不到兩年,夏總就把劉總提拔成了公司的副總,分管公司行政部,打理公司大大小小的基本事務.可是就在劉總被提拔不久,他父親就突發腦溢血去世了.沒有了父親悲傷過後,劉總用這幾年的積蓄在富陽城區買了一套小房子,把母親接來了城里.

說完了自己的慘痛經曆,智倫又向他介紹了自己的基本情況,當說到自己跟夏總的關系的時候,劉總不敢相信夏總跟智倫到目前為止僅見過了四面.劉總說他非常看好夏總和智倫之間的感情,他說他跟著夏總工作了三年多的時間,從來沒有見過夏總這麼重視過一個男人.

官場小貼士:其實在官場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一定程度上就是爾虞我詐的關系,官場上什麼樣的人是好人,在你關鍵的時候或是落難的時候,你不要指望有人會幫你一把,那些不落井下石,不再踹你一腳的人就是官場上最好的人了,因為再踹你一腳的人大有人在.當你和你的同事共同承擔一項工作時,如果工作出了問題,絕對不會有人主動承擔責任,一般情況下都會在領導面前相互指責,以趨利避害.就是著名的"囚徒困境"在現實中的表現了.

上篇:第92章 早請示多彙報    下篇:第94章 輕易相信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