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四卷 第十九章 假意投靠   
  
第四卷 第十九章 假意投靠

王嘉胤最近心情很差,前幾天那場大戰可以說是他起事以來敗的最慘的一次,在人數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竟然敗給了一幫操練不到半個月的新兵,而且還損失了將近兩萬人馬,他這心里別提多窩火了.

失敗的原因很明顯,都是那些轟天雷和火藥槍造成的,他沒想到盧象升還藏著這樣的殺器,數量雖然不多,卻正好把他陣型全打亂了,空有人數優勢也不得不飲恨而歸.

不過那東西也就能蒙他一次而已,既然被他知道了,自然不可能再吃虧上當了.

他正命人趕制巨盾,等盾陣一成,火藥槍和轟天雷就不足為懼了,這麼厚的木盾火藥槍打的穿嗎?扔轟天雷也沒用,把木盾往頭上一舉,你使勁扔吧,看能炸的到我一根汗毛不!

辦法是想到了,王嘉胤卻是越想越氣,自己怎麼這麼蠢呢,還沒試探一下就直接撲上去了,要是早知道他有那些玩意,能吃這麼大虧嗎?

男人,一旦心情不好就容易酗酒,像張飛,因為關羽被害,心情不好,天天喝的酩酊大醉,結果.......

王嘉胤本身就是個酒鬼,只是一般行軍打仗的時候他要以身作則,忍著不喝而已,現在他心情不好就管不了這麼多了,也是天天喝的酩酊大醉.不過他和張飛不同,張飛是喝醉了以後愛耍酒瘋,愛打人,他卻是喝醉了就往榻上一倒,睡的不醒人事.

這天申時剛過,天將擦黑,王嘉胤在大營內巡視了一番之後正要回帥帳胡吃海喝,圖謀一醉,大營外,平陽府方向卻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一個精壯的漢子騎著一匹略顯老態的棗紅馬向王嘉胤的大營狂奔而來.

還未到大營門口那漢子便開始勒馬減速,等到得營門外約十步遠時他便已經連人帶馬停住了.

看守營門的義軍士卒開始還以為是平陽府那邊來的同行呢,所以並沒有上前呵斥,但一看這漢子穿的邋里邋遢,身上什麼令旗都沒有,他們就有點站不住了.

一個小頭目上前呵斥道:"什麼人,跑這里來干什麼,不知道這里是府谷王的大營嗎?"

那漢子不但不怕,反而驚喜的問道:"是府谷王王嘉胤的大營嗎?"

那頭目一聽,生氣了,大喝道:"放肆,竟然敢直呼我們大王的名諱,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吧?"

那漢子不屑的道:"叫他名字怎麼了?不叫他名字難道還叫他姐夫?那也得等我姐原諒了他再說."

那頭目一聽,嚇了一跳,結結巴巴的道:"姐,姐,姐夫,你是我們大王的小舅子?"

那漢子傲然道:"那當然,我姐可是你們大王的原配夫人."

那頭目一聽,更害怕了,這得罪了大王的小舅子可不得了,聽這漢子的口氣可不像是在撒謊;再說了,誰敢沒事跑這來撒謊啊,如果一稟告大王,發現他不是,那他不死定了!

想到這里,那頭目連忙把臉一撮,換上副笑臉,獻媚道:"原來是舅老爺駕到,不知您可否將名諱告知小的,小的好給你去通傳."

那漢子倒也不難說話,直接回答道:"去告訴你們大王,就說甯武張立位前來投奔."

那頭目連忙一拱手,掉頭一溜煙往大營里跑去.

王嘉胤正令人去准備酒菜呢,沒想到酒菜還沒送進來,那看門的頭目卻跑進來了.

只見那頭目急匆匆的跑進來,單膝跪到地上,邀功道:"大王,您小舅子來了,正在大營外等候."

王嘉胤聞言一愣,小舅子?哪個小舅子,他嬪妃多了,小舅子更是多的他都記不清了.

他不由問道:"什麼小舅子啊,叫什麼名字?"

那頭目獻媚道:"他說他是甯武張立位,前來投靠您."

王嘉胤聞言,"蹭"的一下從站起來,大喜道:"是立位,他終于肯來了!"

說罷,也不等那頭目起身告退,直接就往外跑去.

那頭目徑自站起來,邊笑邊喃喃自語道:"嘿嘿,果然沒錯,看樣子大王對這位舅老爺還挺看重的,這條大腿,我抱定了."

王嘉胤當然不知道他在後面嘀咕什麼,這會兒他心思全在張立位身上,正愁沒有可堪重用的親信呢,張立位就送上門來,他怎能不喜出望外.

王自用,高迎祥,李自成等人都可堪重用,但那畢竟都是外人,怎麼有自己人用起來放心,再說這張立位也不是一般人,家里是甯武衛世襲百戶,從小就跟隨他父親練習武功,學習兵法,比王自用和高迎祥那幫泥腿子強多了.

所以,他准備好好籠絡張立位一番,然後委以重任,這樣他就能制約住他手下那些"外人",漸漸將他們手里的兵權收回來了.

他跑到大營正門口一看,正是他小舅子張立位.此時張立位已經下了馬了,正一臉不滿的盯著他呢.

王嘉胤知道這是張立位在生氣他撇下老婆到處風流呢,他毫不在意,男人嗎,只要有能力,哪個不風流的,到時候給他送幾個如花似玉的小妾,讓他嘗嘗個中滋味,他自然就不會再心存不滿了.

王嘉胤這是嚴重低估了他們姐弟之間的感情,以為這張立位哄哄就沒事了,所以他看到張立位板著個臉,也不在意,而是大笑道:"立位,你總算是來了,可把姐夫給等慘了,你還沒吃晚飯吧,來來來,我們一起去喝兩杯."

張立位可是心懷鬼胎而來,自然不會老板著個臉,他假裝哼哼了幾聲便隨著王嘉胤往帥帳走去.

王嘉胤想好好拉攏他,自然是殷勤備至,酒菜給他上了一大桌不說,還頻頻舉杯敬酒,很有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架勢.

張立位本來還有點頭疼怎麼在軍營里勸這個酒鬼喝酒呢,現在,他竟然自動送上門來,那就使勁喝吧,喝完了好送你上路!

王嘉胤那酒量自然不是他對手,才一斤酒下肚就倒在帥位上呼呼大睡起來,一旁服侍的親衛趕緊將他抬到榻上,蓋好被子.

張立位也不急,他假裝迷迷糊糊的問道:"國忠哥呢?好久沒見他了,想念的緊."

旁邊服侍他的親衛聞言臉上不由露出崇敬的表情,這位背景可真不簡單啊,不但是大王的小舅子,還跟親衛統領稱兄道弟,絕對是條粗的不能再粗的大腿了,抱大腿的人哪里都有,這位也不例外,他獻媚道:"您說的是我們王統領吧,他正在不遠的軍帳里用餐呢,要不小的給您去通傳一聲?"

張立位揮了揮手,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迷迷糊糊的道:"不用了,你帶我過去吧,我就不在這里影響大王休息了."

那親衛見他這樣子,連忙躬著身扶著他往王國忠的軍帳走去.

上篇:第四卷 第十八章 詐降之計    下篇:第四卷 第二十章 暗夜刺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