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六卷 第二十五章 大敗而逃   
  
第六卷 第二十五章 大敗而逃

後金的突襲著實把朱慈炅嚇了一大跳,好在各軍團的將領都不是泛泛之輩,反應都很及時,所以皇太極並沒有撈到什麼好處.

正在攻城的秦軍和東江軍雖然被城里一波火炮偷襲損失了幾千名火槍手,但是後續的火槍手沖上來將井闌推到前面二三十步遠之後城里的火炮暫時是打不到他們了,火槍手很快就進入了射擊位置,在彈幕的支援下,攻城的步兵飛快的沖到城牆下面,架起云梯,瘋狂的向城牆上爬去.

此時明軍和盛京城里的後金軍都在調整火炮位置,不過明軍這邊只要把釘在地上的炮架撬起來,幾個人合力往前推行兩百步,然後再把炮架釘地上就行了,後金那邊卻要又是刨土又是墊磚,十幾個人抬著上千斤的炮管使勁擺弄,搞了半天還沒把射距調整好.

正當他們忙的不亦樂乎的時候,"轟轟轟轟"明軍的火炮又開火了,不過這一發只是試探性攻擊,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只是砸爛了城中的一些房舍而已.

這個時候,朱慈炅又站了起來,他焦急的問道:"怎麼樣,怎麼樣,差多遠?"

孫元化放下望遠鏡,肯定的道:"打過頭了,再回調兩度."

朱慈炅立馬大喝道:"快,傳旨,前排六一八式榴彈炮回調兩度,再發一輪實心彈."

不久,調整之後的火炮又開火了,"轟轟轟轟"一排實心彈向城中落去.

朱慈炅又焦急的問道:"怎麼樣,怎麼樣,可以了嗎?"

正在這時,城里的火炮也開火了,"轟轟轟轟"炮聲明顯散亂了很多,那炮彈更是到處亂飛,運氣好的還能砸到井闌上,殺傷幾個火槍手,其他大部分都砸空地上了.

孫元化立馬開口道:"就是這個位置,應該有幾發炮彈正好砸中了,快換開花彈."

朱慈炅毫不猶豫的道:"快,傳旨,前排六一八式榴彈炮換開花彈,先射十輪."

很快,前排的榴彈炮再次開火了,一輪開花彈下去,城里很多地方冒起了濃煙,朱慈炅不由拍手道:"好樣的,初陽,打中了,打中了,他們的火藥桶都爆了,哈哈哈哈."

孫元化謙虛的道:"這都是皇上指揮有方,不過開花彈殺傷力不大,最好再射十輪散彈,把他們砸個落花流水,看他們還敢呆那里放炮不."

朱慈炅點頭道:"恩,有道理,傳旨,前排六一八式榴彈炮射完開花彈,再射十輪散彈."

解決完敵人的火炮朱慈炅才有空閑去看兩邊的戰況,盧象升這邊還好,敵人的騎兵已經倒下一大半了,獲勝只是時間問題;曹文詔這邊就不妙了,火槍兵已經差不多全被砍翻了,長槍兵也沒剩下多少了,只有騎兵還在那里苦苦支撐,關甯軍可總共才四萬騎兵,戰況之慘烈可想而知!

朱慈炅放下望遠鏡,毫不猶豫的下旨道:"傳旨,令秦良玉率禁衛軍第一軍團三萬騎兵前去支援右路的關甯軍."

錦衣衛的傳令兵聞聲飛奔下瞭望台,很快,護衛在瞭望台前面的三萬騎兵向右邊狂奔而去,日月龍旗下,一員女將勇猛無比,直接率軍沖入敵軍陣中,所過之處寒芒四射,後金騎兵紛紛捂著脖子栽落馬下.關甯軍見增援來了,士氣大振,在曹文詔和曹變蛟的帶領下,瘋狂反撲,漸漸挽回了頹勢.

朱慈炅見右路已經穩住,又舉起望遠鏡向城牆望去,此時明軍已經在火槍手的掩護下沖上城牆,與敵軍展開瘋狂的厮殺,城牆上不時有人影跌落,有明軍將士,也有後金兵和蒙古兵,場面混亂無比,一時也看不出勝負來.

朱慈炅疲憊的放下望遠鏡,用略帶沙啞的嗓子下旨道:"傳旨,前排六一八式榴彈炮轉移至城牆左右拐角處,防止敵人從左右兩邊增援."

旁邊的秦明月見他這個樣子,不由心疼不已,連忙打開身邊的食盒,舀出一碗冰糖蓮子燕窩粥,遞到朱慈炅面前,擔憂的道:"皇上,先喝點粥休息一下吧,這都到晚膳的時間了."

朱慈炅聞言,抬頭看了看天色,果然已經夕陽西下了,不知不覺竟然打了一天了,還好中午的時候趁著火炮攻城,他讓所有將士匆匆的吃了頓干糧,不然他們怕是要餓的手腳發軟了.

朱慈炅看了看四周的戰況,忍著饑腸轆轆的感覺,撒謊道:"朕還不餓,要不你給成功吃吧,給朕倒杯水就行了."

秦明月無法,只得把碗遞給一旁的鄭成功,趕緊給朱慈炅倒水去了.

鄭成功其實早就餓了,這看了一天的大戰,癮是過夠了,這腿也快站麻了,肚子也快餓癟了,他一把接過秦明月遞過來的冰糖蓮子燕窩粥,咕嚕咕嚕幾口就喝下去了,喝完才記起來這是皇上賜的,他趕緊賣乖道:"謝皇上,謝謝明月姐姐."

不遠處的施維拉見狀不由咽了口口水,他也餓啊,這曠世大戰看的太過癮了,他雖然站那里沒動,但渾身始終處于熱血沸騰狀態,那消耗比騎馬趕路還厲害,能不餓嗎.但他偷偷的觀察了一下兩邊,發現大明的官員一個個都恭敬的站在那里,根本就沒人露出半點想吃飯的表情,他也只得捂著肚子繼續觀戰了.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天色都暗下來了,終于有個渾身浴血的將領跑到瞭望台上,單膝跪地,氣喘籲籲的道:"啟稟皇上,左路的建奴騎兵已被擊潰."

朱慈炅仔細看了看眼前的血人,這才認出來是盧象升手下的總兵徐弘業,他連忙上前扶住他的手臂道:"徐將軍快快請起,我軍將士的傷亡情況如何?"

徐弘業感動的站起來,顫聲道:"回皇上,我軍傷亡不是很大,才陣亡幾千人,受傷的也不到一半."

暈,這還叫不大!朱慈炅又問道:"那敵軍呢?"

徐弘業稍微想了想,這才回道:"具體人數還要打掃戰場之後才知道,不過他們逃走的不到四成."

不到四成,那就是不到四萬人,也就是說敵人的傷亡起碼有六七萬,相比起來明軍的傷亡的確不大.

朱慈炅滿意的點頭道:"恩,很好,傳朕旨意,天雄軍這個月餉銀加倍,陣亡將士撫恤翻倍,立功將士待報上來以後另有重賞."

徐弘業激動的再次單膝跪地行禮道:"多謝皇上恩典."

朱慈炅責備道:"都說了不要行禮了,趕緊去吃飯吧,去告訴建斗,先吃飯,吃完飯再打掃戰場."

徐弘業又磕了個頭,這才激動的去了.

又過了大約半個時辰,天地都昏暗了,又一個血人跑上瞭望台,單膝跪地,氣喘籲籲的道:"啟稟皇上,右路的建奴騎兵已被擊退了."

朱慈炅大贊了一聲好,這才上前去護住他的胳膊仔細看起來,這臉上身上都被血糊住了,實在認不出來啊!他只得尷尬的道:"這,這位將軍快快請起,辛苦了,辛苦了,我軍傷亡情況如何?"

那血人並未起身,而是跪在那里痛苦的道:"回皇上,我關甯軍火槍兵,長槍兵全倒下了,傷亡暫時無法計數,估計最少陣亡一半以上,騎兵也陣亡了兩萬余人,其余全部負傷,連趙率教老將軍都,都,都陣亡了!"

說完,那血人眼角流下兩行血淚,直挺挺的跪在那里,渾身顫抖不止.

朱慈炅聞言,直接呆住了,這傷亡也太慘重了,竟然陣亡五萬多人還犧牲一個總兵!

此時,孫承宗拿著塊濕毛巾輕輕的走上來,邊為那血人擦臉,邊安慰道:"變蛟,不要過于傷心,我們為將者能馬革裹尸而還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歸宿了.我大明多少將士戰死他鄉,連尸骨都找不回來,像薩爾滸大戰中我大明西路軍主將杜松,副將王宣,趙夢麟,還有三萬多將士,無一生還,他們又葬在何方,魂歸何處啊!"

說著說著,他自己竟也回過頭去,偷偷的抹了把眼淚.

變蛟,曹變蛟,朱慈炅回過神來一看,果然是個英氣逼人的年輕將領,不是新任總兵曹變蛟又是誰.

能把大明第一猛將打成這副模樣,應該是後金的主力了,朱慈炅試探著問道:"是皇太極?"

曹變蛟恨恨的道:"正是,皇太極,多爾袞,湯古代,阿巴泰,德格類,濟爾哈朗,豪格,鼇拜都來了,他們真不要臉,打著打著就圍上來了,四五個人圍攻我,害得我沒法去救趙老將軍."

朱慈炅聞言錯點暈倒,天啊,是這幫人,你被四五個圍攻竟然沒事,真猛將啊!他見曹變蛟還一直對趙率教的死耿耿于懷,連忙引開話題道:"令叔曹文詔曹將軍還好吧?"

曹變蛟聞言,表情果然好多了,他拱手道:"多謝皇上掛念,我叔父他還好,只是腿上被捅了個窟窿,其他地方都是小傷,不怎麼礙事."

好吧,受傷多處,腿上還被捅了個窟窿,都傷成這了竟然還算好的,可見其他人的傷必定輕不了.他繼續扯道:"那你呢?傷到哪里了,給朕看看."

這下曹變蛟尷尬了,他憋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道:"這個,這個,皇上,微臣並未受傷."

朱慈炅假裝懷疑道:"真的嗎,起來讓朕看看."

曹變蛟連忙站起來,惶恐的道:"微臣怎敢欺瞞皇上,微臣真沒受傷."

朱慈炅假裝檢查了一下,然後滿意的點頭道:"恩,不愧為大明第一猛將,被四五個敵將圍攻都沒受一點傷,不錯,不錯,餓了吧,趕緊去吃飯吧,告訴曹文詔,就說朕說的,先吃飯,其他事情吃完飯再說."

曹變蛟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打發走了,不過朱慈炅只是不想看他太傷心而已,該獎勵的還是少不了他們的,待曹變蛟下了瞭望台,打馬遠去了,朱慈炅立馬道:"傳旨,關甯軍升為一等軍團,本月餉銀加發三倍,所有陣亡將士撫恤金翻三倍,副將趙率教追贈為太子太師."

待曹化淳安排人去傳旨後,朱慈炅看了看天色,考慮是不是收兵算了,這天的黑蒙蒙的了,要不是月光還算皎潔根本就看不清人影了,還打什麼?

他正要開口問孫承宗,又一個血人跑了上來,單膝跪地道:"啟稟皇上,盛京南面的城牆攻下來了!"

哇特!朱慈炅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剛還看不出勝負,怎麼突然就打下來了呢?他興奮的沖到那血人跟前一看,這人他熟,是祖大弼祖二愣子,他一把扶住祖大弼的胳膊道:"祖將軍,免禮免禮,辛苦了,你們是怎麼把城牆攻下來了,傷亡如何?"

祖大弼站起來,摸了摸腦袋,傻乎乎的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打著打著敵人全跑了,這個傷亡我也不大清楚,我光顧著殺敵去了,沒注意這些."

什麼都不知道那你跑過來干嘛,難道就為了報個喜嗎?朱慈炅沒好氣的問道:"孫傳庭呢,他為什麼派你過來?"

祖大弼壓根就沒注意朱慈炅的口氣,他繼續傻乎乎的道:"孫將軍正在和毛將軍商量城防的事情呢,他說我說話討喜,皇上肯定會喜歡,所以讓我過來報個喜,對了,孫將軍還讓我問皇上,要不要繼續進攻."

天都黑了還進攻什麼,這個孫傳庭肯定是早就算到今天已經算是結束了,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了,所以才派這麼個活寶過來報喜,朱慈炅不由揮手道:"不打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你先回去吃飯吧."

祖大弼一聽說吃飯,高興壞了,竟然還知道拱手謝過皇上,這才歡天喜地的去了.

朱慈炅早已又累又餓,他知道身邊的官員也都有些扛不住了,現在各處都已傳來捷報,已經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他趕緊讓大家各自回營吃飯休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也不遲.

第二天一早,朱慈炅剛睡眼惺忪的爬起來,孫承宗便紅光滿面的跑過來報喜道:"皇上,盛京城里的守軍全跑了!"

他這會兒正迷糊著呢,聞言不由下意識的問道:"真的啊?"

孫承宗興奮的回道:"千真萬確,盛京城里大多是蒙古兵,皇太極都被打跑了,他們哪還有心思守城,都趁夜逃了!"

上篇:第六卷 第二十四章 曠世大戰    下篇:第六卷 第二十六章 遼東全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