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八卷 第十章 准備打劫   
  
第八卷 第十章 准備打劫

何斌又名何廷斌,原鄭芝龍手下海盜十八芝之一,早年隨鄭芝龍在東番亦商亦盜,手下也聚集了幾千人,荷蘭人占據東番以後,一眾兄弟逐漸分散開來,鄭芝龍等人開始往東番北部的魍港發展,而何斌等人卻繼續留在赤嵌附近做營生.

後來鄭芝龍攜鄭芝虎,鄭芝豹等兄弟降明,十八芝內部產生巨大分歧,楊天生,陳衷紀,何斌,郭懷一等人趨向于隨鄭芝龍一起降明,李魁奇,劉香,楊六,楊七等人卻想留下來繼續當海盜,最後,十八芝兄弟徹底決裂!

李魁奇,劉香等人狠辣異常,在楊天生,陳衷紀,何斌,郭懷一結伴前去福建投奔鄭芝龍時半路設伏,襲殺了楊天生和陳衷紀,何斌和郭懷一僥幸逃得性命,帶著幾百個手下狼狽回到赤嵌,彼時東番附近海域已經被李魁奇,劉香封堵,何斌和郭懷一為了生計不得不帶殘余的手下投入荷蘭人門下,充當通事和買辦.

何斌現在過的並不舒坦,雖說給荷蘭人辦事能撈不少錢,但荷蘭人對東番的百姓太過凶殘,任意欺凌不說,稍遇反抗便成片成片的屠殺!他感覺自己這完全是在助紂為虐,每天都在遭受良心的煎熬,因此他染上了酗酒的毛病.

這天晚上,他又獨自一人關在房中借酒消愁,突然門面響起親信小范的聲音:"大哥,山東海商許奇求見."

這個許奇他倒是聽手下提起過,做的生意頗大而且為人豪爽,好像很想給荷蘭人供貨的樣子,反正他是給荷蘭人做代理,撈回扣才是最主要的,越豪爽的人他越喜歡,所以他讓人通知許奇這兩天有空來談一談.

人家是來求他的,何斌自然無需太過客氣,他並沒有起身相迎,而是坐在那里淡淡的道:"讓他進來吧."

不久一個頗為精干的中年漢子滿面春風的走進來,熱切的拱手道:"何大人,久仰,久仰."

何斌也不見外,直接抬手道:"許掌櫃,要不坐下來喝一杯吧."

那許奇竟然也不見外,直接一屁股坐到他對面,微笑道:"那許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麼直爽的人倒也少見,何斌驚奇的看了他一眼,取出一個酒杯,親自為他倒滿一杯,然後舉起酒杯道:"好,爽快,來干一杯."

那許奇也不客氣,直接端起酒杯,與他碰了一下,跐溜一口就把杯中酒干完了.

何斌仰頭喝掉杯中酒,大笑道:"好,很久沒有見到過許掌櫃這麼爽快的人了,有什麼事情直說,何某能幫到的絕不含糊."

沒想到,那許奇並沒有怎麼激動,而是繼續微笑道:"的確有個忙需要何大人幫,不過......"

哎呀哈,這就新鮮了,求人幫忙還跟人賣關子,何斌饒有興趣的問道:"不過什麼啊,許掌故的?"

那許奇卻突然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低聲問道:"何大人這房間安全嗎?"

何斌被他這副表情唬的一愣,莫名其妙的問道:"什麼安不安全,這可是我休息的地方,還能有什麼問題嗎?"

那許奇聞言,也不說話,而是神神秘秘的從懷里掏出一封信,鄭重的遞給他.

何斌本來還有些猶豫要不要接,但一看信封上的字,他立馬激動的將信奪過來,迫不及待的將信打開看起來,信很簡單,就一句話:"老十六,聽說你在東番混的不怎麼如意,來跟我們一起報效朝廷吧,包你高官厚祿,輝煌騰達."

何斌盯著信尾的印記,顫聲問道:"大哥他還好嗎,這信誰寫的?"

那許奇拱手道:"王爺聖眷正濃,自然好的不能再好了,這信是南洋水師提督鄭芝虎鄭大人寫的."

何斌聞言,立馬熱切的問道:"原來是二哥寫的,你是朝廷派來的嗎?"

那許奇聞言,緩緩從懷里摸出一塊腰牌遞給他.

何斌接到手里看了一下,臉色大變,嚇的差點把腰牌扔出去.

他為什麼這麼怕呢?因為腰牌上刻著:錦衣衛第十四所千戶許天琦!

沒犯事的人見了錦衣衛都心驚膽戰,何況是他這種當過海盜,又在為蠻夷效力的人呢.

許天琦取回自己的腰牌,呵呵笑道:"何大人不必驚慌,我們錦衣衛可不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要說怕,我還得怕何大人三分呢,何大人搭上了鄭家這條船,輝煌騰達那是指日可待啊!"

何斌聞言驚奇的問道:"大哥現在有這麼大能量?"

許天琦搖頭道:"王爺倒沒這麼大能量?"

何斌被他給說糊塗了,難道鄭家還有人比王爺還牛,是二哥嗎?提督好像還沒王爺大吧!

許天琦見他這副樣子,知道他想不明白,連忙解釋道:"是鎮南王世子,他被皇上認為禦弟,深得皇上寵愛,現在正住在紫禁城里陪皇上呢!"

鎮南王世子?何斌聞言,暗暗吃驚,大哥最大的兒子好像才十歲吧,有沒有搞錯,何斌有些不能置信的問道:"你說的是小鄭森嗎,他好像才十來歲吧,皇上怎麼會如此看重他?"

許天琦猜測道:"這個,或許是因為他跟皇上年齡比較接近吧,不說這些了,說正事,說正事."

何斌聞言下巴都快驚掉了,這意思就是說當今皇上才十來歲咯,不過他也知道忌諱,背後議論皇上可是要殺頭的,他連忙接口道:"嗯嗯,說正事,說正事,對了,二哥讓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

許天琦鄭重的道:"皇上想收回東番,但荷蘭人在海上的勢力實在是太強了,所以需要何大人幫忙將荷蘭人的艦隊引到呂宋去."

何斌大喜道:"真的啊,那實在是太好了,這荷蘭人實在是太凶殘了,簡直把東番的百姓當牲口一樣糟蹋,我早就恨不得把他們全殺光了.不過他們的水師的確很恐怖,必須他們引開才能拿下東番,說吧,要我做什麼?"

許天琦問道:"你知道他們發往巴達維亞的貨船什麼時候起航嗎?"

何斌點頭道:"這個當然知道,每次都是我的人幫他們上貨卸貨的."

許天琦大喜道:"那就好,他們每次要起航之前你派人把具體的起航時間告訴我就行了."

何斌畢竟是海盜出身,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他不由擔心道:"你們是想假扮西班牙人去劫他們的貨船嗎?那可要小心點,他們的貨船都是武裝商船,上面火炮可不少."

許天琦呵呵笑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的火炮比他們還多."

............

巴達維亞的東升酒樓的一個包廂內,一大幫人正在那里胡吃海喝,這幫人的組合比較奇怪,有富貴逼人的大明商人,有低聲下氣的漢人翻譯,還有幾個痞子不像痞子,流氓不像流氓的當地人,不過他們都在拼命恭維一個頗為富態的當地人.

這人在巴達維亞可是個大人物,他是當地有名的一個大海盜,也是當地有名的大富商,更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通事!

這家伙叫普突,出了名的不好巴結,一般人想請他都請不到,蕭九成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聽到這家伙的嗜好,這家伙愛喝酒,但一般的水酒你敢請他喝,他不一槍崩了你就算客氣的了,他只喝陳年好酒,而且必須是白酒,什麼葡萄酒,果酒,藥酒,都不喝.

陳年好酒哪是那麼好找的,這家伙一個月也難得喝上幾頓,所以他特別饞酒,只要有好酒,你一請他就到,你不請他也會自己來.

這可把蕭九成給難到了,他上哪兒找陳年好酒去啊!

好巧不巧,這事竟然也傳到朱慈炅耳朵去了,要說陳年好酒,誰有他多啊,他一個小孩又不能喝酒,這五六年的貢酒他可沒喝過幾口,全在皇宮的酒窖里存著呢,既然能派上用場,他自然不會小氣,他直接派人給蕭九成送去一千斤!

蕭九成試著求人給普突送了一小瓶,這下可不得了了,普突簡直黏上蕭九成了,一有空就跑來找蕭九成,每天不喝上一頓他就賴著不走!

沒過幾天他就和蕭九成稱兄道弟開了,蕭九成也松了一口氣,終于可以實施他早就預謀好的計劃了.

這天蕭九成又設宴邀請普突,普突自然是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了,灌了他差不多一斤白酒之後,蕭九成用半生不熟的土話,假裝為難的道:"普突兄弟,能不能幫個忙?"

普突這會兒已經喝的云里霧里了,聞言拍著胸脯道:"兄弟,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幫不幫的,什麼事你說."

蕭九成假裝懊惱道:"唉,我也是初次做生意,很多事都不懂,竟然一次招了幾百個上貨卸貨的苦力,現在才發現,壓根就用不到這麼多人,現在人都帶過來了,讓他們每天都閑著也不好,你看,荷蘭人那邊的商船不是很多嗎,要不你給他們找點活干干."

普突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呢,這點小事也就他一句話的事情,他立馬拍著胸脯保證道:"沒問題,明天就讓他們去幫荷蘭人上貨卸貨吧."

于是第二天幾百個苦力跑到荷蘭人的貨船那邊干起了上貨卸貨的活,他們手腳勤快,力氣又大,連荷蘭人都豎起大拇指誇獎普突找的人不錯,這幫人也慢慢的變成了荷蘭貨船的專用苦力.

漸漸地,荷蘭貨船的結構被他們摸的一清二楚,一艘貨船有多少人,配了多少火槍,又配了多少火炮,這些一一被他們記下來,最重要的,這些貨船什麼事後起航,將開往哪里也被他們摸的一清二楚.

荷蘭人還不知道,他們的貨船已經被三股強大的海盜給盯上了,一場針對他們的洗劫活動即將展開!

上篇:第八卷 第九章 教化蠻夷    下篇:第八卷 第十一章 海上攔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