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八卷 第二十二章 肉盾攻城   
  
第八卷 第二十二章 肉盾攻城

朱慈炅這兩天比較郁悶,他禦駕親征也有幾次了,還從沒碰到過像熱蘭遮城這麼難啃的硬骨頭,以前都是他靠熱武器去碾壓別人,這次碰到熱武器同樣先進的荷蘭,他簡直有點無從下嘴的感覺.

熱蘭遮城是一座典型的"棱堡",這種棱堡是歐洲文藝複興時期的偉大發明,特點就是城牆極不規則,到處都是棱角,而且高低錯落,火力點超多,火槍和火炮攻擊死角也多,除非你的火炮射程比棱堡里的敵人遠兩三里,用密集的炮彈把棱堡的棱角全削平,不然,那真是超難攻破.

大明現在的火炮比起後金來自然能遠點,但是跟荷蘭人比,那還差的遠呢,荷蘭人就喜歡造射程超遠的加農炮,大明的榴彈炮跟他們比起來不是遠了兩三里,而是近了兩三里!

當然,要說十五萬人攻不下五百人駐守的堡壘那是不可能的,就算這五百荷蘭人是躲在鋼筋混凝土工事里面十五萬人堆上去也要堆死他們.

現在朱慈炅就准備用人堆,令他郁悶的倒不是將士不肯用命,而是他要用將士的命去把一座堅固的堡壘堆下來,那可都是跟隨他征戰了幾年的禁衛軍精銳啊,想著這次起碼要損失幾千人,他這心里別提多難受了.

要說這荷蘭人修堡壘的本事,比孫承宗都厲害,熱蘭遮城選的位置那叫一個毒啊,正好扼住台江內海的出海口,如果要從正面進攻那光是搶灘登陸就不知道要被他們轟死多少人.還好有何斌進獻的航道圖,大明的艦隊得以從廢棄的鹿耳門航道進入台江內海,這樣就可以讓地面部隊從陸路繞到熱蘭遮城的側面,損失降低了一倍都不止.不過就算是這樣,要硬攻的話最少也要陪上幾千條人命.

朱慈炅為了將損失降到最低,海面上和陸地上都想了辦法,海面上他准備讓超級戰列艦從台江內海抵近熱蘭遮城,與城里的炮台對轟,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陸路則盡量多制造點攻城器械,特別是攻城車,散彈攻擊是砸不爛攻城車的,光是實彈的話,撐死一輪也就幾十發,只要排散點,一次也轟不中幾輛.

正當朱慈炅命人到處砍伐樹木制造攻城器械時,陳璋押著普特曼斯和一千多名荷蘭人俘虜趕來了,朱慈炅興奮不已,立馬讓陳璋押著普特曼斯前來覲見.

普特曼斯這貨這次倒是老實了,因為一路上陳璋不斷的警告他,這次要見的是大明帝國皇帝陛下,如果他敢稍微有點不敬,那直接就是凌遲處死!

死,他已經不怎麼怕了,但是凌遲處死他還是很怕的,最少要割三千刀,還要讓他哀嚎三天三夜,是個人都怕啊!所以,他見到朱慈炅之後,很主動的跪了下來,也不吵,也不鬧,就閉著眼睛跪在那里等候死刑宣判.

朱慈炅倒還沒想過要判普特曼斯死刑,他饒有興趣的打量了這貨一番,然後問道:"他願意去勸降熱蘭遮城的守軍嗎?"

普特曼斯聞言,睜開眼睛,茫然的看著朱慈炅,不知道這位皇帝陛下在說什麼.

跪在旁邊的陳璋連忙把他頭按下來,低聲用荷蘭話訓斥道:"蠢貨,不要盯著皇上看,這是大不敬."

等把普特曼斯的頭按下去了,陳璋這才恭敬的回道:"回皇上的話,我們提督大人已經問過他了,他不願意去勸降熱蘭遮城的守軍,死都不去."

朱慈炅倒沒有泄氣,他繼續對陳璋道:"告訴他,如果他願意去勸降熱蘭遮城的守軍,朕不但會放他回去,還會賞他一萬兩白銀."

陳璋立馬低聲翻譯了一遍,普特曼斯也懶得說話了,只是搖頭.

朱慈炅見狀,加碼道:"白銀十萬兩."

陳璋又翻譯了一遍,普特曼斯還是搖了搖頭.

這下朱慈炅有點不耐煩了,他生氣的道:"一百萬兩,告訴他,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了,如果不同意,朕就砍了他的腦袋用火炮轟到熱蘭遮城里去."

陳璋用嚴厲的語氣翻譯了一遍,普特曼斯還是一個勁的搖頭,再多的錢總要有命去花啊,回去有什麼用,不但會死還會被扣上背叛國家的罪名,連他的家族都要跟著遭殃,還不如死在這里當個英雄!

朱慈炅不禁有點怒了,大喝道:"當朕不敢殺你嗎?來人啊."

立馬有兩個錦衣衛疾走進來,跪在那里恭敬的候著.

陳璋見此情景,連忙行禮道:"皇上,請息怒,微臣來的時候我們提督大人讓微臣給皇上稍來一句話,他說,如果普特曼斯實在不願意去勸降熱蘭遮城的守軍,那就把所有俘虜來的荷蘭人全部推到陣前去當肉盾,看城里的荷蘭人敢不敢開炮!"

朱慈炅聞言,眼睛一亮,點頭贊道:"恩,這個主意不錯,那就先把他押下去吧."

普特曼斯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沒想到,這個押他來的大明將領竟然會替他求情,也不知道他說了句什麼話,大明的皇帝陛下竟然就這麼讓這位將領又把他押出來了.雖然他知道這次自己生還的希望不大,但是如果能不死,有幾個人會去尋死呢,因此,他對這位大明將領還是很感激的.

不過,第二天他就感激不起來了,因為第二天一早他就被這個大明將領連同所有被俘虜的手下一起押到了攻城大軍的陣前,望著遠處熟悉的熱蘭遮城,普特曼斯不由懊惱的問道:"我不是說了我不會去勸降嗎,你把我們押過來干什麼?"

陳璋也懶得回話,直接領著手下押著一千多荷蘭俘虜來到最前面的攻城車旁,然後大聲下令道:"全部綁上去,每輛攻城車上面綁上五六個."

陳璋的一眾手下立馬分散開來,普特曼斯也被押到最前面的攻城車旁,這時候攻城車上面已經站了兩個明軍士兵了,押著他的兩個士兵直接抬著他往上一扔,車上的兩個士兵立馬把他擺了個仰面朝天的姿勢,然後掏出繩索一頓綁起.

普特曼斯終于知道明軍要干什麼了,他大聲嚷嚷道:"你們這是虐殺俘虜,你們這幫野蠻人快點放我下去......."

他們這邊這麼大的動靜,熱蘭遮城的守軍自然是看見了,此時負責守城的是普特曼斯手下的兩個中尉,他們雖然在望遠鏡里看不清被綁在攻城車上的人具體的長相,但是衣服他們能看出來啊,跟他們身上穿的一樣的!

乏克啊,明軍竟然這麼無恥,拿俘虜當肉盾,這下他們糾結了,到底開不開炮呢,開炮的話,一炮不一定能轟爛一輛攻城車,但是上面綁的人肯定會被轟的血肉模糊,那可都是他們的同僚啊!

其中的一個高個中尉數了數明軍的攻城車,有點希冀的道:"他們那種攻城車總共才兩百輛,就算下面擠十個人也才兩千人,要是他們光用那種攻城車來攻城的話,我們壓根就不用開炮,到了城牆下面他們總要出來爬城牆的,到時候再對著他們射擊,這麼近的距離,只要三百人我就能把他們兩千人全干掉,就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跟著攻城車一起沖啊."

明軍並沒有給他們多少考慮的時間,這邊俘虜才綁上攻城車,那邊海面上十艘超級戰列艦已經緩緩向熱蘭遮城逼過來.

另外一個矮個中尉見此情景,連忙道:"那好,給你留三百人,我帶另外兩百人去開炮,如果他們只是用那種攻城車攻擊的話,我就不向這邊開炮,如果還有其他人跟著那我只能盡量對著其他人開炮了,希望不要傷到了上面的人."

高個中尉聞言,點頭道:"好,就這樣,希望他們只用那種攻城車攻擊,我們還有希望把上尉他們全救回來."

他們這邊剛商議好,海上的戰艦已經進入部分炮塔的射程范圍了,那矮個中尉連忙跑到炮台那邊,大聲下令道:"一到十號炮台點火,開炮."

不一會兒,"轟轟轟"一陣轟鳴,二十多發炮彈飛向明軍的戰艦,這一至十號炮台都是射程最遠的三十二磅加農炮,三十來斤的炮彈傷害力是很恐怖的,明軍戰艦只要是被轟中的無不木屑橫飛,船舷和炮門如果被砸中,那直接就是個大窟窿,甲板被砸中也會被砸出一個大坑,不過他們這總共都不到三十門三十二磅加農炮,能命中的也就幾發,明軍的戰艦倒沒多大損傷,還在繼續向熱蘭遮城靠攏.

明軍的戰艦剛進入十八磅加農炮的攻擊范圍,立馬開始轉舵打橫,荷蘭人這邊大炮剛點火,那邊明軍的戰艦已經響起轟鳴聲,"轟轟轟"一片散彈像雨點一樣砸向熱蘭遮城,城里面的荷蘭士兵立馬開始躲避,棱堡就是這點好,到處都是棱角,你從任何角度攻擊,守城的士兵都能找到對應的死角躲避,所以明軍這輪炮擊一個人都沒砸到,倒是緊接著響起轟鳴的二十多門十八磅加農炮加農炮有把在明軍的戰艦上砸出幾個大窟窿.

那矮個中尉得意的從隱蔽處跑出來,正要招呼炮兵繼續裝填炮彈,對面的明軍戰艦突然又想起轟鳴聲,"轟轟轟",又是一片散彈飛過來,嚇的那中尉趕緊跑回隱蔽處,大罵道:"哦,射特,怎麼可能,他們裝填彈藥怎麼這麼快!"

明軍的炮火就是這麼快,幾乎就是十來秒鍾一發,而且還不止這些,前面十艘戰列艦剛發射完十輪轉舵離開,後面馬上又冒出來十艘,中間間隔才幾分鍾,那矮個中尉見此情景,只得命名所有炮兵跑到那些處于射擊死角的炮台去裝填炮彈還擊,這樣下來,他們的發出炮彈的數量少了一倍還不止.

這邊炮戰才開始不久,側面的明軍開始攻城了,他們竟然真的只推著兩百來輛攻城車,頂著人肉盾牌,沖過來!

熱蘭遮城里的兩個中尉見此情景,不由同時露出驚喜的表情,才兩千來人,根本就不用開炮,等他們爬城牆的時候直接用槍打,用刺刀捅,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攻上來,到時候還真有可能把他們俘虜的同僚全部救回來!

這兩千人攻的下熱蘭遮城嗎?他們真的是來送還俘虜的嗎?答案下章揭曉.

上篇:第八卷 第二十一章 連續作戰    下篇:第八卷 第二十三章 大明驚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