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十卷 第三章 驗定律驅雷掣電   
  
第十卷 第三章 驗定律驅雷掣電

徐孚遠和夏允彝其實都是明末比較有名的文士,同時也是比較有名的民族英雄,徐孚遠倒還罷了,只是文名甚著,曾起兵抗清,後追隨于鄭成功麾下;夏允彝之名尤盛,他與陳子龍一起在江南起兵抗清,兵敗後留下了著名的絕命詩自殺殉國,忠烈之名甚至都在陳子龍之上,這點在明史中都有記載.

按理來說這麼兩個才氣橫溢,忠君愛國的志士在明末又或是南明朝廷應該是大官,應該在青史上占據很大的篇幅,為什麼他們好像一點名氣都沒有呢?

也怪他們倒黴,崇禎朝那會兒,也就是他們參加科舉的時候正是溫體仁和周延儒這兩個大奸臣當權之際,科舉考試完全成了排除異己,結黨營私的工具,連陳子龍那樣的大家,明詩殿軍都被刷下來兩次,他們的科舉之路有多艱辛可想而知.

比如夏允彝,萬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就高中舉人,直到崇禎十年(公元1637年)才進士及第,徐孚遠比他更背,因為名門之後的背景備受打壓,蹉跎到崇禎十五年(公元1642年)才考上舉人,兩年後崇禎就掛了,天下大亂,他甚至連金榜題名的機會都沒了!

這兩人在崇禎朝是命背到了極點,在崇正朝卻是幸運到了極點,他們在徐光啟那里學來的西學知識原本並沒有太大的用處,但恰逢我們的崇正皇帝開科取士,選拔理科人才,于是,西學的底蘊讓他們做出了一個簡單的邏輯代數題,同時也坐上了升官的火箭.

殿試之後的第二天,聖旨到,徐孚遠和夏允彝同時被提拔為工部侍郎,從三品銜,雖然不如工部左侍郎和右侍郎那麼大權在握,但已然是假假的三品大員,堪堪步入大明高官之列.

朱慈炅為什麼要給他們一個沒有實權的虛銜呢?這主要還是為了教授方便,如果給他們安排了實職他們就得去坐班,平時學習的時間就少了,這電磁學對明朝這會的人來說可是真正的'天書’,工作之余聽聽課可學不會,必須全力學習,才有望學成,所以朱慈炅並沒有給他們安排什麼事,他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專心學習電磁學.

話說這'天書’般的電磁學,在明朝怎麼教呢?現在人之所以能極快的接受電磁學知識,是因為電磁學的應用已經很廣泛了,電燈,電視,電腦,電話等等,到處都是電,天天都能看到,自然就容易接受了.

明朝那會可電什麼都沒有,唯一接觸電的機會怕就是暴雨天那恐怖的雷電了,那轟隆隆的雷云能把人魂都嚇出來,誰沒事去研究那玩意啊!

為了教授徐孚遠和夏允彝電磁學知識,朱慈炅可是費盡了心機,准備了詳盡的教學計劃.

要教授人電磁學,首先必須讓他們接觸到電,就好比學寫字,首先你總得看見字吧,字都沒看到,怎麼學寫?

電這東西,到其實不難,當然這里說的並不是讓人大雨天跑外面去淋雨看雷電,其實一個小實驗就能讓人看到電.

崇正皇帝朱慈炅老師的第一堂實驗課就在他的私人書房進行,徐孚遠和夏允彝此時的心情是緊張無比的,話說皇上莫名其妙的給他們提到從三品,卻又不給他們安排活干,這難免讓人心中忐忑,現在皇上終于招他們前來覲見了,不緊張那是假的.

但是,還是沒活干,皇上只是讓他們站那里好好看什麼實驗!

'實驗’是什麼個意思徐光啟,畢懋康他們那些老牌親信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但徐孚遠和夏允彝這兩位萌新卻是一臉懵逼,他們就那樣呆呆的站在那里,傻乎乎的看著.

首先,兩個小太監一人背了床厚厚的毛毯小心的疊放在桌子上.這,什麼個意思?毛毯你要麼擺床上,要麼擺地上,桌子上需要擺毛毯嗎?或許接下來有比較貴重的東西要拿出來吧,擺個毛毯是怕磕壞了,徐孚遠和夏允彝都是這樣想的.

但是,沒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出場,皇上想讓他們看的好像就是毛毯,而且還不是正常的看,因為皇上直接下令讓幾個太監用厚厚的棉被吧窗戶給堵住了,整個書房頓時烏漆嘛黑的.

這時候,皇上開口了:"複齋,彝仲你倆仔細看著啊,曹化淳,可以開始了."

徐孚遠和夏允彝頓時有一種淚流滿面的沖動,這難度大的有點超乎他們的想象,烏漆嘛黑的怎麼看啊?您好歹點個燈啊!

朱慈炅當然不會給他們點燈,點了燈那才叫看不見呢!

他剛一下令,兩個小太監立即開始反方向拉動兩條毛毯,'呲啦,呲啦’,微弱的聲音響起來,兩條毛毯之間出現微小的電弧.

徐孚遠和夏允彝驚奇的看著這一切,這個貌似,好像在哪兒見過,只是小閃光沒這麼密集而已.

那兩個小太監反複拖動這兩條毛毯,書房里'呲啦,呲啦’的聲音響個不停,這時候朱慈炅又說話了:"怎麼樣?複齋,彝仲你們見過這種現象沒?"

雖然是在黑暗中,徐孚遠仍是恭敬的拱手道:"回皇上的話,微臣見過,像大冬天穿的多一點,晚上脫衣服睡覺的時候偶爾會看到."

夏允彝接著恭敬的道:"回皇上的話,微臣也見過,也是在大冬天晚上脫衣服的時候看到的,不過這東西好像不能碰,有點麻人."

他倆都有點佩服那兩個小太監了,那麻人的感覺可不好受,這兩個小太監竟然一直忍著,一點聲響都沒發出來.

朱慈炅聞言,立刻拍手道:"見過就好,曹化淳,把窗簾撤了."

很快,窗戶上蓋著的棉被被人取下來,徐孚遠和夏允彝還一直盯著那毛毯呢,這會兒他們才看到,那兩個小太監手里都拿著兩個厚厚的木夾子,並沒有用手直接抓著毛毯,難怪他們一點聲響都沒發出來,搞半天他們壓根就沒摸毛毯.

朱慈炅當然知道靜電麻人,被電著了可不好受,他自然不會讓小太監直接用手接觸,而且實驗並沒有就此結束,他還需要那點靜電保持在毛毯上,人一摸,那靜電可就沒了.

待書房大亮,朱慈炅立馬親自走到毛毯跟前,掏出一個毛絨絨的手套帶在手上,然後招手道:"複齋,彝仲你們過來,仔細看著."

徐孚遠和夏允彝聞言只得恭敬的走上前去,緊緊的盯著朱慈炅手上的手套.

朱慈炅緩緩的將手背靠近毛毯,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隨著距離的接近,那手套上的絨毛竟然直接炸開了,朱慈炅的手背上就跟放了個刺猬一樣.

朱慈炅又下令道:"複齋,彝仲你們都把手靠近毛毯,就跟朕一樣,只是靠近,不要碰到."

徐孚遠和夏允彝立馬好奇的將手緩緩靠過去,兩人明顯感覺到,手上的毫毛也豎起來了,這個他們還真沒試過,到底怎麼回事呢?

朱慈炅並沒有開口解釋,反而問道:"你們知道這毛毯上的是什麼嗎?"

徐孚遠和夏允彝都沉思起來,半餉都沒回話,朱慈炅不得不引導道:"都大膽的猜,說錯了不要緊."

徐孚遠其實早就有所猜測了,這會兒他才小心的道:"微臣斗膽猜測,這毛毯上的東西有點像雷電,很小很小的雷電."

朱慈炅聞言眼睛一亮,這都敢想,天才,絕對是學物理的天才!他不由點頭贊許道:"複齋說的很對,這就是雷電,天上的雷電也是這樣產生的,只是那是兩團很大很大的云團相互之間摩擦產生的,那云團最少都是方圓幾里甚至是幾十里大,所以產生的雷電很大很大,大到足有幾里甚至是幾十里長."

這話要是放在現代說自然是沒什麼,大家都知道是這麼回事,但放明朝那會兒說就有點驚俗駭世了,那會兒可迷信著呢,大家都認為天上的雷電是雷公和電母放出來的.

看著眾人驚駭的表情,朱慈炅不由摸了摸頭,尷尬的道:"呵呵,那相互摩擦的兩團云團應該是雷公和電母拖動的,凡人怎麼去天上拖動那東西啊?"

好吧,這個謊撒的比較的切合當時的神話背景,眾人紛紛做恍然大悟狀,崇敬的看著朱慈炅,皇上就是厲害啊,連雷公和電母是怎麼把雷電放出來的都知道!

對于明朝人來說朱慈炅當然厲害,要知道人類發現和應用電的曆史可不是一兩個實驗就做到了,物理和化學的定律都是從無數的實驗中驗證出來的,為了發現和證明電的存在,無數科學家研究了幾十年才研究出來.像一百年後的科學家富蘭克林,為了證實證明了空中的閃電與地面上的電是同一回事,就曾跟個瘋子一樣,在暴雨中放起了風箏!

徐孚遠和夏允彝可比他們幸運多了,不必冥思苦想幾十年,也不必跟瘋子一樣跑暴雨里去放風箏,朱慈炅會通過一個個的實驗告訴他們,電是什麼,電的特性是什麼,電磁學的基本定律有哪些.

著名的科學家牛頓曾經說過:"我之所以看的遠,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牛頓說的那些巨人指的是哥白尼,卡文迪許,伽利略等科學先驅,而我們的崇正皇帝朱慈炅對明朝的這些人來說也是個巨人,一個看到過幾百年後科技發展成果的'科學巨人’,徐孚遠和夏允彝注定將站的更高,看的更遠!

上篇:第十卷 第二章 念師恩加官進爵    下篇:第十卷 第四章 證道理電磁相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