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明軍工帝國第十七卷 第十二章 棱堡遍地   
  
第十七卷 第十二章 棱堡遍地

一起上過戰場的袍澤最是情深,關步雖然不是什麼武舉進士出身,但卻是潘風最信賴的手下,兩人一起曆經了不知道多少次大戰,簡直就親如手足一般.

要不是身懷沙俄棱堡位置的重要情報,潘風真想掉頭回去搭救關步,雖然不一定能救下來,或許自己還會丟掉性命,他也在所不惜,因為他們早已是換命之交.

正當潘風心如刀絞的時候,風中隱隱傳來關步的嘶吼聲:"潘將軍,不要管我,快走."

潘風聞聲,忍痛向後看去,只見倒地未死的十多個明軍將士在關步的指揮下,紛紛掏出手雷,不斷的向追來的敵騎扔去.

"轟轟轟"手雷不斷炸響,那十多個明軍將士身上的箭矢也越插越多,最後,關步也如同一只刺猬般的倒下去.

其實,第一波手雷就將沙俄騎兵的前排炸的一陣大亂,為防止大面積的沖撞,他們的速度已經明顯減緩,關步再率殘余的十多個明軍傷兵這一頓亂扔,沙俄騎兵就更亂了,大部分人都勒住了戰馬,彎弓搭箭往關步等人狂射起來,他們顯然已經放棄了對前方明軍的追殺.

在袍澤的拼死掩護下,潘風率領六十余騎終于逃脫了沙俄騎兵的追殺,但是,他一點劫後余生的興奮感都沒有,有的只是巨大的傷痛,不是因為背上的箭傷,而是因為關步的犧牲.

含著熱淚狂奔了將近半個時辰,後面的追兵早已不見了蹤跡,前面不遠處正好出現一條小河,潘風抹了把眼淚,嘶吼道:"減速,下馬,將傷口處理一下再走."

這波箭雨中受傷的明軍將士很多,有的甚至傷的比他還重,如果再不幫他們處理一下,很有可能他們會跑著跑著就摔下馬去,從此再也爬不起來了.

隨著他一聲令下,剩余的六十余名明軍將士紛紛勒馬減速,很快,他們便在小河旁停了下來.

戰馬剛一停住,沒有受傷或者受傷較輕的將士紛紛飛速下馬,去幫助那些重傷員下馬又或處理傷口.

潘風這個時候才感覺到箭矢貫穿處火燒火燎的疼,鮮血已經將他半邊衣服都浸濕了.

他剛勒住戰馬,就有兩個士兵飛快的來到他跟前,他伸出手,在兩個士兵的協助下小心的翻身下馬,然後筆挺的站在那里,強忍著劇痛抬起雙手,咬牙道:"來吧."

那兩名士兵聞言,各自掏出一把特制的小剪刀,然後齊齊握住箭矢的兩頭,"一,二,三.",齊聲一喊,"咔"的一聲將箭矢的兩頭齊著他的軍服剪斷.

這一下的確痛徹心扉,潘風忍不住渾身一顫,額頭上頓時爆出一排汗珠.

緊急治療還未結束,兩個士兵又各自掏出一包藥粉輕輕的按在兩邊的傷口上,然後又掏出繃帶連衣服,帶箭杆,帶藥粉一起纏起來,在兩人的熟練配合下,潘風的腰上很快就多出一個白色的繃帶圈.

潘風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腳,感覺傷口已經差不多被封閉住了,他隨即抬頭向四周看了一圈,見其他傷兵差不多也完事了,便立馬下令道:"把傷重的都綁到馬鞍上."

很快便有幾個傷的搖搖晃晃的士兵被同袍抬上馬,用繩索將腿部和腰部固定在馬鞍上.

潘風見眾人都忙的差不多了,緊接著下令道:"上馬,走."

剩下的士兵紛紛翻身上馬,隨著他打馬向明軍大營奔去.

打馬奔行了大約兩個時辰,明軍大營在望,這里位于鄂畢河支流雷姆河上游,正是西域荒原和西伯利亞平原交界處.

只見一條百余米長的鋼鐵大橋橫跨雷姆河兩岸,在雷姆河北邊大概十里處一個嶄新的火車站已經建成,以火車站為中心,東南西北四面都在修築城牆,黑壓壓的數十萬人正在緊張有序的忙碌著,一座能容納五六十萬人口的大城池已經慢慢露出雛形.

城池四周密密麻麻的全是明軍的軍營,連綿足有百里,潘風虛弱的抬頭看了一下前面的大營,扯了扯缰繩,稍微調整了一下方向,打馬向中邊偏西的一個營門奔去.

很快,營門已近,他抬了抬手,六十余騎隨著他慢慢降低馬速,好讓營門口的衛兵看清楚他們的樣子.

潘風在邊防軍第二軍團也算是比較有名的將領,站崗的衛兵自然認識他,當他們穿過營門的時候,分列兩邊的衛兵不但沒有阻難,還拱手齊聲道:"潘將軍."

潘風點了點頭,帶著手下慢慢奔入大營,入營後他便用嘶啞的聲音下令道:"你們速速回營療傷."

說罷,他便打馬直奔中軍帥帳,而他後面的騎兵則齊齊向右一拐,很快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營帳中.

此時,邊防軍第二軍團主將馬祥麟正筆挺的站在帥帳中一個大木桌前面,皺眉盯著桌子上的地圖,而桌子兩邊,有兩個士官正抬著尺子在地圖上比劃,並時不時比照著桌邊的幾張小地圖用細毛筆在大地圖上添加著一些什麼.

這才不到一天時間,東邊已經發現敵人五座棱堡,西伯利亞之戰恐將艱難無比啊.

正當馬祥麟皺眉思索的時候,帥帳外傳來一陣馬蹄聲,不久,馬蹄聲止,帳外的親衛齊聲喊道:"潘將軍."

緊接著,腰纏繃帶的潘風疾步走進來,單膝跪地朗聲道:"末將潘風,參見馬將軍."

馬祥麟一看他腰間那塊巨大的血跡,不由疾步上前一把將他扶起來,關切的道:"瘋子,你這是怎麼了?"

潘風搖頭悲聲道:"末將在發現敵人一座棱堡時,右後方突然竄出來兩千余敵騎,要不是關步他們舍命相阻,末將恐怕也回不來了."

馬祥麟聞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歎息道:"為國捐軀,雖死猶榮,節哀."

潘風默默的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染血的地圖,雙手呈給馬祥麟,同時,低沉的道:"將軍,這是敵人棱堡的位置圖,這個棱堡是一座三層棱堡,看那規模足足能駐紮上萬守軍."

馬祥麟接過地圖,展開仔細看了一下,隨後便直接交給後面繪圖的兩個士官,並下令道:"快把位置算出來,彙報給孫副帥."

說罷,他又轉頭關切的道:"瘋子,你的傷要不要緊?"

潘風搖頭道:"將軍放心,末將並沒什麼大礙,不知其他各路情況如何."

馬祥麟再次歎息道:"唉,這次怕是有點麻煩了,才回來十多路偵騎就發現敵人六座棱堡,不過你發現的這座是最大的,其他棱堡最多都只有四五千人規模."

這次的確是麻煩了,身處中軍帥帳的孫傳庭此時也是眉頭深鎖,這才一天不到,邊防軍第一軍團和邊防軍第二軍團的偵騎竟然發現沙俄十余座棱堡,這西伯利亞平原簡直是棱堡遍地啊!

上篇:第十七卷 第十一章 偵騎遇險    下篇:第十七卷 第十三章 經緯度坐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